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次元研究

次元研究

次元观测者,知性中二病

263 篇文章  •  1704 订阅

为什么说《我和机器子》是最接近《周刊少年JUMP》读者的搞笑漫画

为什么说《我和机器子》是最接近《周刊少年JUMP》读者的搞笑漫画

MacroKuo /  5-6

无论是通过我知猩猩和持男的描写来重新定义《哆啦A梦》开创的经典人物关系,还是JUMP漫画的恶搞桥段,这些相较过去的搞笑漫画更为善意的创作视角,都是跟当下日本搞笑艺人们“不会伤人的温柔搞笑”风格相通的。

真相并不只有一个:“身体是小孩,头脑是大人”的《名侦探柯南》和平成日本的多重性

真相并不只有一个:“身体是小孩,头脑是大人”的《名侦探柯南》和平成日本的多重性

MacroKuo /  4-28

无论是“柯南”和“平成”、还是“小孩”和“大人”、又或是作品元素的“恋爱喜剧”和“犯罪推理”——由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要素构成的这部作品,会成为国民动画的秘密,就在这一种“多重性”中。

超过4800名玩家请愿索尼辞退游戏部门负责人,取消独占游戏为何成为“罪名”?

超过4800名玩家请愿索尼辞退游戏部门负责人,取消独占游戏为何成为“罪名”?

郭亨宇 /  4-24

在 PS4 世代末期,在 PS5 平台尚未完全成熟之前,索尼确实需要做出一些应对来渡过目前这段世代更替的尴尬期。

《我家的故事》当选银河奖季度最佳:跨越生死边界,颠覆日剧“常理”

《我家的故事》当选银河奖季度最佳:跨越生死边界,颠覆日剧“常理”

MacroKuo /  4-20

《我家的故事》就是这样,在肯定了能剧和职业摔跤、家人和家人以外,还肯定了年老和年轻、传统艺能和说唱流行、甚至是生与死的一切,从而给我们展现出死后也能获得幸福的主人公与其父亲和睦相处的结局。

《进击的巨人》的12年(下):走出“为自我而活”的虚妄地狱

《进击的巨人》的12年(下):走出“为自我而活”的虚妄地狱

MacroKuo /  4-15

《进击的巨人》的“高墙”,与其说是村上春树口中捉摸不透的“体制”,不如说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活”的现代人给自己套上的气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