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穿越疫情封锁线的美团,一季度却报亏损

2020-3-31

扫码下载APP

由于很多商家不得不主动关闭店门,美团2月的外卖单量受到很大影响,是往年正常水平的一半。

“自从中国爆发疫情以来,外卖骑手高治晓必须接受健康检查,每天花20分钟为自己的摩托车和衣服消毒,然后才能上路。”《时代》杂志用一个封面故事讲述了美团外卖骑手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这群在危险中挺身而出的外卖骑手们,很多家庭会挨饿,病人也无法得到赖以生存的物资供给。”

当疫情冰封中国经济,除了线上娱乐,外卖算是为数不多能够坚持营业的行业。

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数据,在疫情期间,一大波新用户涌入外卖平台,原本更偏爱在家做饭的70后、60后异军突起。外卖平台还拓展了书店、宠物店等更多商家资源。从2020年1月20日至3月18日,美团平台还新增了33.6万骑手。

但这些变化的背后,仍是无法阻挡的休克式收缩。

美团昨天下午发布了2019年年报以及Q4的季报,非常亮眼。而在一季度的业绩预告中,美团坦言,受到疫情的不利影响,一季度收入将会取得同比负增长值,经营会出现亏损。同时,如果随着疫情的持续使得用户需求及商家运营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到正常水平,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

坠落的不止外卖,还有旅游

餐饮外卖是美团占比最大的业务,占到总营收的56.2%,其次是“到店及酒旅”。对于美团来说,外卖业务属于“高频次但低利润率”,而酒旅业务则是“低频次高利润率”。两项业务同时受到打击,酒旅更是被“冰封”。

美团点评CFO陈少晖在电话会议中透露,餐饮外卖业务的瓶颈在于供给侧,由于很多商家不得不主动关闭店门,2月的外卖单量受到很大影响,是往年正常水平的一半。3月份以后,多数企业开始逐步复工复产,但一部分仍处于观望状态,对业务复苏产生影响。

相比于餐饮外卖,疫情对于“到店和酒旅”板块的影响会更加严重,复苏速度也慢于餐饮外卖。

疫情的蔓延让消费者变更或取消原有旅行订单的需求不断增加。机票和火车票方面,根据民航总局政策,在2020年1月28日0时前已购买机票且乘机日期在此时限之后的民航旅客在起飞前自愿退票不收取任何费用;根据铁路12306政策,自1月28日0时起,此前已购买全国铁路火车票的旅客自愿退票不收取任何费用。美团则对2月29日前的未使用订单提供免费取消保障。而随着海外疫情的加剧,旅游产业的复苏将面临更长久的等待。

除了疫情对商家端的影响,美团降低佣金、免佣金以帮扶整个行业度过难关,但也不可避免地将让财报更加难看。

美团称,对于到店业务,美团已减免湖北地区到店餐饮商家及本地生活服务商家2月份及3月份的佣金、以及全国到店餐饮商家及本地生活服务商家2月份的佣金。此外,美团对全国范围内新合作及规定期限内续约的到店餐饮商家及本地生活服务商家额外延长年费有效期两个月。对于酒店及旅游业务,美团向全国的酒店、民宿及旅游景点商家提供总值人民币10亿元的商家补贴,主要用于在线推广及营销。

过去的2019是美团最好的一年

作为最早进军下沉市场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美团收割了一大波用户和商家红利。截止2019年12月31日,美团近十二个月的交易用户为4.5亿,入驻商家620万。每位用户的平均年交易笔数一直还在不断上涨,达到27.4笔,同比增长15.4%。

2019年是其首次实现全年盈利,疫情将美团好不容易实现连续三个季度盈利的大好局面打破。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总收入由2018年的652亿元增至975亿元,同比增长49.5%。净利润远超过市场预期,2019年净利润为22.36亿元人民币,而市场预期亏损3.55亿元。

对美团来说,规模效应正在实现。毛利率改善是美团这一年能盈利的基石。这一点值得仔细分析。

美团在财报中将业务分为三块,外卖(到家)、到店和酒旅、新业务以及其他。

到店和酒旅毛利润率高达88%,没有太大变化。

有意思的是,外卖业务利润率非常稀薄,这部分业务,原先被美团创始人王兴形容为“脏活累活”,与BAT做差异竞争,赚的是辛苦钱。而在这一业务上,美团硬是再挤出了更多的收益,2019年毛利率为18.7%,较前一年的13.8%增长不少。而这其中,增加对店铺的抽成是常规操作。近期,美团宣布在疫情期间将佣金比例提升至20%,让原本低迷的餐饮行业更怨声载道。山东、四川、重庆、河北、云南等地行业协会相继发布公开信,呼吁外卖平台降低外卖佣金费率。

在新业务部分,美团的摩拜、买菜、小象生鲜、供应链等业务一股脑都算在该板块。2018年由于高价购买摩拜,美团全年大额亏损。而2019年由于包括摩拜在内的新业务止损,板块毛利率由2018年亏损37.9%转为2019年盈利11.5%。美团买菜等业务在疫情期间获得爆发式增长,但对于大盘子来讲,规模还是太小。

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效应是巨大的,不同行业、企业的风险承受能力各异。对于美团来说,疫情造成的冲击是可逆的,再次亏损后仍有起飞的能力。而更大的挑战在别处。美团的创始人王兴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美团的4.5亿用户和620万商家已经进入了增长瓶颈,美团要继续保持高增长,一个途径是努力开发新的业务线,比如面向企业的供应链、金融业务,而另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把镰刀挥向平台上的商家和用户。

贾阳

71 篇文章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