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火箭少女2年约满之后,我们给11位少女指不出明路

2020-6-25

扫码下载APP

“你能做的,要么是离开这个行业,要么你想继续待着,要想想你能凭什么?”

作者 | 刘睿欣

编辑 | 韩方航

告别典礼那天,锦鲤体质的杨超越再次哭上了热搜。

她的五官皱在一起,说自己“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和2018年一样,杨超越还是那个激动起来就放弃表情管理的女孩。台侧的成员们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地看着她,两年间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又好似一切都在变好。

在此前一个月里,火箭少女们仍在同时录制综艺《炙热的我们》、排练告别专辑和告别典礼。有网友整理到,火箭少女们在结束白天的工作后,常常还要凌晨12点再上班,3、4点下班,两天的睡眠时间不足6个小时。Yamy发文说熬大夜心脏疼,傅菁生病自己半夜出门买药,李紫婷戴着置留针录综艺,并最终宣布缺席毕业舞台......

好在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6月23日这一晚,孟美岐、张紫宁、主持人张大大纷纷登上热搜。告别典礼的帷幕缓缓落下,十一把椅子还在台上。这可能是两年来火箭少女们最接近成团夜热度的一次,却也是她们以火箭少女组合这个身份表演的最后一次。

她们诞生于中国迄今为止偶像工业最辉煌的时刻,即使网友们嘲笑这个不土不洋的名字,成团没多久前三名“跑掉”两人,我们仍然相信她们会有美好的明天。

然而2年之后,这个永远的中国第一限定女团,前路却突然迷茫了起来。不再作为团体,而作为个人的火箭少女101成员们,谁会一飞冲天,成为顶流?谁又将再度成为观众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些问题,在两年综艺和商业活动的练习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首先,可以确定地是,单飞的少女们在未来的发展一定不会像在团队内那么顺遂。不同于《偶像练习生》出产的NINE PERCENT与爱奇艺之间松散的合约,火箭少女101与腾讯视频签约了两年。两年期间,原生经纪公司将艺人和话语权让渡给平台方,再由平台方统一规划、助推,撬动资源。

在腾讯的强势规划下,与存续18个月但却仅仅合体58天被“嘲”上吉尼斯世界纪录的NINE PERCENT相比,火箭少女101拥有3档定制综艺、19支单曲,及27档以团体形式参与的节目,这还不包括因解散而产生的舞台和23日推出的新歌《5452830》。

这些持续的作品和曝光,不仅保证了火箭少女这个IP在偶像市场的价值,还能为公司带来最大的收益。毕竟仅有一个杨超越的闻澜文化,在收购时的估值是1.6亿元。

然而,根据协议,实际落在成员头上的收益极小。据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周俊武律师分析,在理想的五五分情况下,假设出道的火箭少女团接了一个广告,总收入是550万,减去各种成本后大概是500万。则这500万中的50%是归制片方公司的,剩余的50%在11个艺人经纪公司之间平均分配,也就是说摊到每个艺人身上的钱只有22万左右。

据娱理报道,火箭少女最火的时候,一场演出的报价是1000万,但主办方觉得这个价格太高
据娱理报道,火箭少女最火的时候,一场演出的报价是1000万,但主办方觉得这个价格太高

利益分配是公司和平台的博弈。对于两年前刚刚成名的、缺少话语权的少女们来说,“火箭少女101”这个名号带来的“名”要远比“利”多得多。

腾讯视频给到的是不少小经纪公司连门槛都摸不到的资源——天猫的双11晚会、巴黎时装周、米兰时装周、《时尚芭莎》晚宴以及大热电影《西虹市首富》的主题曲......在出道之前,她们大多都只是在练习室里对着大镜子练习的普通女孩,段奥娟在短视频平台上素颜唱歌,杨超越辗转漫展和直播挣份辛苦钱。

然而如今再看她们的数据:排在首位的孟美岐微博粉丝2419万,吴宣仪粉丝2328万,最少的Yamy也有544万。2000万粉丝是什么概念,这个数据超越了2018至2020几乎所有出道的偶像团体成员,仅次于同年出道的蔡徐坤。

但在解散之后,11位少女将回到原有的10家经纪公司。失去平台流量的倾斜和扶持,她们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在火箭少女内部,11个成员可以根据人气分为三档,孟美岐、吴宣仪、杨芸晴(Sunnee)、杨超越属于头部,傅菁、赖美云、张紫宁属于腰部、段奥娟、李紫婷、郭颖(Yamy)相对落后一些。

图源:DT财经
图源:DT财经

出道期间,腾讯视频曾给11位少女定下初步的职业规划:孟美岐影视、音乐双栖发展,吴宣仪、杨超越、傅菁主攻综艺和影视,其余成员做音乐,主要是为电影、电视剧演唱影视OST,如《清平乐》《长安十二时辰》《悲伤逆流成河》等。

规划并不清晰,她们的道路也势必不会如期望的那么顺遂。

如果以同类型的女团作为参考,从PRODUCE系列走出的女团I.O.I在经历大红之后,各自回家组团或solo出道。大部分成员的人气快速下滑,被粉丝形容为“拖航母”,只有极少数还能保持热度。火箭少女们因为影视和综艺资源,未来的选择会丰富,但命运也会更残酷。在这个选秀每隔几月就会推陈出新的时代,没有作品、热搜和话题,你很快就会被遗忘。

率先改掉微博认证的杨超越,或许是11人中最幸运,未来也最明晰的成员。在两年期间,她得到了腾讯系的最大扶持,至今已在5部影视剧中露脸,包括大投资的《将夜2》。而她的新东家传递娱乐,又尤其擅长影视制作和影视项目开发。旗下艺人李一桐、赵露思等,都是不缺影视资源和热度的新生代女演员。

杨超越,《将夜2》剧照
杨超越,《将夜2》剧照

回到乐华娱乐的孟美岐、吴宣仪,未来发展很有可能类似队友程潇,即同时兼顾音乐舞台和影视作品。在演艺事业方面,孟美岐参演了票房成绩不错的电影《诛仙1》,并在《演员请就位》里获得李冰冰的力挺。吴宣仪也有大IP网剧《斗罗大陆》,虽然这部剧因为受到肖战的影响还不知道何去何从。

作为国内目前的偶像第一厂牌,乐华虽然声名狼藉,但仍是最令人瞩目的一个。其掌舵人杜华近日也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节目中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即使考虑最坏的情况——让孟美岐和吴宣仪重新回到韩国组合宇宙少女出道,她们的处境也比两年前好得多。这两年的宇宙少女在韩国已经隐隐有了小火的趋势,还多次拿下音乐节目的“一位”。

发展状况相对较好的,还有成团夜前后宣布成立个人工作室的赖美云和傅菁。比起回到原公司,现有的状态管理成本更低,也更利于演艺事业运转。

赖美云原处的齐鼓文化由酷狗音乐控股,在音乐方面有一定话语权。原系列女团S.I.N.G也有成员参与《创造营2020》。隶属于香蕉文化的傅菁,现有的影视资源已经足够她闯出小小一片天。《你是我的命中注定》和《且听凤鸣》都在播出计划中,她参与的影片《阴阳师》,虽然因为是郭敬明的电影口碑未知,但热度是不用愁了。

傅菁,出演《且听凤鸣》还有杨超越
傅菁,出演《且听凤鸣》还有杨超越

Sunnee杨芸晴的未来也不错。两年间,以第8名出道的她已上升至火箭少女中人气第三位,她的粉丝也尤其“肯花钱”。目前,她的唱片经纪约已经签给了环球音乐,形势一片大好。解散首日,就即将开启加盟环球音乐发布会的直播。

在11人中目前人气暂排下位权的Yamy,未来会继续在rapper和时尚方向继续发展,但这明显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Yamy的老板,极创引力的创始人徐明朝曾对界面新闻表示,等Yamy回到公司,还是会给她做长远打算,只是“一步一步走得稳一些,相对好过一些。”毕竟公司“从来没有接触过饭圈文化,饭圈对于我(徐明朝)来说就像另外一个世界。”

当然,11人中还有前途尤为迷茫的。比如曾与乐华娱乐孟美岐、吴宣仪一同在成团夜第二天“叛逃”的张紫宁,她所处的公司麦锐娱乐曾在2019年传出倒闭的消息;隶属于AMG亚洲音乐集团的徐梦洁,在公司推出《青春有你2》的C位刘雨昕后,她的资源势必会被同类型的同事分去一部分;主攻音乐方向的段奥娟,虽然演唱过《陪我长大》《一起走的幸福》等影视歌曲,但总体出圈作品不多,后续发展也将局限;还有缺席毕业演出的异国偶像李紫婷,在公司开始力推《创造营2020》的新泰星Nene后,未来怎么发展,仍然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从左至右:张紫宁、徐梦洁、李紫婷、Sunnee、吴宣仪
从左至右:张紫宁、徐梦洁、李紫婷、Sunnee、吴宣仪

相较而言,同年出道的蔡徐坤更适合成为她们的“范例”。解散之后,她们应当快速地脱去团体偶像的外衣,与经纪公司重新商议后续的发展方向,并投入足够的资源。就如同尚雯婕所说:“你能做的,要么是离开这个行业,要么你想继续待着,要想想你能凭什么?”

而那些没想过退圈的成员,或许要做好心态巨幅震荡的准备。就像尚雯婕和快乐男声亚军养鸡(YOUNG-G,本名张航)形容的,“选秀,就像带你飞过七千英尺的天空”,而“吃过肉后,很难再过没有肉的生活”。

作为限定女团的拓荒者和探索者,火箭少女注定会在中国偶像产业史上留下名字。但回头看这两年的运营,你很难说腾讯视频为偶像工业输出了一个成功案例。限定女团的定义并非腾讯主创,它的目的也不是创造纯粹的偶像,而是更接近于与经纪公司合作捞一笔名声和快钱。

作为团体的火箭少女101,留下的作品过分速食,最被大众熟知的仍然是那首《卡路里》;作为运营方的哇唧唧哇和周天娱乐,直到最后一刻还在承受粉丝的怒火与谩骂;作为平台的腾讯视频,在2020年的《创造营2020》哑火后,几乎证明了选秀这条造星大道不可复制,投资回报比也微乎其微,未来很难出现能与火箭少女相配的豪华团综、团专。

毕业后的火箭少女们,未来的日子可能仍然是唱歌、拍戏、上综艺,但以团体身份再聚的机会不会再有。根据GQ报道,人气较低的成员徐梦洁已经在思考解散后的退路:“会怕没有那么多工作了,会怕赚不到那么多钱,没办法开咖啡店。”

6月23日之后的她们,仍然将继续作为国内偶像产业的第一批试验品,被动地反映产业发展过程中的繁荣和衰微,只是这些她们全然无法控制。

刘睿欣

129 篇文章

非常喜欢散步,有一只好小猫。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