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淘宝直播前负责人被“秋后”追责贪腐,“轻罪”也要“杀一儆百”

2020-6-29

扫码下载APP

赵圆圆事件的违规,正是在蒋凡事件中备受怀疑但“查无实据”的嫌疑违规。蒋凡被罚酒三杯,而赵圆圆显然足以被用来“杀一儆百”。

周一下午,一则来源不清的微信群截图在直播电商圈炸起一片惊呼。

该群对话截图显示,“阿里内网官宣赵圆圆贪污。” 赵圆圆,本名赵阳,2017年8月加入阿里负责淘宝直播,此前从事市场营销工作15年,曾在奥美担任资深创意总监。今年3月,赵圆圆离职创业,成立“圆气文化”公司,提供直播电商培训服务,并与品牌直接合作进行带货直播。

随后所谓的内部通报截图流出,赵阳被阿里巴巴“予以辞退处分,并永不录用”,处分理由有三点:

一是赵阳在关联业务合作伙伴处任职/提供服务;

二是赵阳利用职务便利为为关联人士和合作伙伴谋取不正当利益(安排自己女友高薪入职某直播机构,领取薪资数十万元);

三是赵阳接收礼品及款待(有偿参会收取3万、接受礼品等累计价值5800元、为多家机构提供兼职服务)。

赵圆圆在微博发了一张“各色西瓜”的图片进行回应。直播机构MCN老板们面对全历史采访问题时,不是沉默,就是表示不太知情。淘宝头部直播机构纳斯的联合创始人骨头则对全历史表示,“有些事太表面,可能是欲加之罪。”

据36氪此前报道,赵圆圆的创业项目,阿里会是投资方之一。赵圆圆在与媒体对谈时也曾表示过接触了一些资本,跟每个资本方聊的都不太一样。不过据全历史查询天眼查信息发现,“杭州圆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只有赵阳和马飞两位自然人,各占70%、30%股份,与阿里无直接关系。也就是说,赵圆圆并非在阿里的“扶持”下进行创业。

赵圆圆于2017年入职,当时的淘宝直播离“刀耕火种”刚过去不久。2017年,淘宝直播生态里开始有了直播机构(电商直播语境中的公会、MCN)这样的新物种,帮主播进行招商、运营粉丝、售后、外宣等工作。这是整个生态开始成熟的重要一步,正是有了这些机构在前面探索各种玩法,淘宝直播的小二才能跟着做总结,并给出相应的引导和政策扶持。

赵圆圆此前对笔者谈起行业整体的一段迷茫期。他问过很多直播机构的老板,在看自家直播的时候在想什么,很多人说“一种深刻的孤独感”。往前跑的时候,大家都有迷茫,没有可参考借鉴的,不知道能做多久,尤其是在直播机构倒闭的时候。“2018年上半年,很多人惶恐,开始讲收割流量。” 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已经站在了行业的最前端了,2018年下半年,这种声音小了。

2018年,淘宝直播推出的“主播排位赛”机制,通过一次次实打实的榜单,将能量惊人的淘宝带货主播们面纱揭开。薇娅就是通过排位赛打出了“淘宝直播一姐”的名头。

2018年淘宝直播月增速达350%,全年拉动的GMV破1000亿,共有81名淘宝主播年引导销售额过亿元,月收入达百万级的主播数量上百。

以李佳琦在短视频平台的爆火为契机,淘宝直播在2019年成为席卷国内的新风口。马云出现在李佳琦直播间,阿里将淘宝直播的战略位置骤然拔高,并给予了令全平台都侧目的扶持力度:引明星入淘、“造节”目标至少20个、打造直播基地、增加PGC内容、扶贫村播、引入5G技术……

要知道,淘宝平台基本已经没有免费的流量了。“启明星计划”为了引明星入淘,承诺给予免费资源位倾斜,这让直播机构、品牌商和明星们无法拒绝。

阿里巴巴为表重视,将曾负责支付宝流量的大将玄德调任负责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

在这种全平台的流量扶持下,淘宝直播在2019年初颇有底气地喊出了“3年GMV破5000亿”的口号。而实际完成情况甚至比KPI好得多,2019年全年淘宝直播GMV已达到2500亿规模,火星文化创始人李浩预计在2020年淘宝直播平台的GMV有望达到4000亿-5000亿。在这种趋势下,两年就能超额提前完成“三年计划”。

而赵圆圆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PR角色。他频繁地出席各种行业论坛,非常积极地与各家媒体进行交流访谈。在北京的TMT媒体、电商垂媒记者中间问一圈,几乎人人都有赵圆圆的联系方式。在2019年杭州的一场直播行业峰会上,赵圆圆自己也曾玩笑地说,自己可能是淘宝直播甚至淘宝体系内最爱抛头露面的人了。

赵圆圆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账号上也不时发出第一手的行业见闻、经验总结,其微信文章阅读量往往达到10万+,从业者想从其中读取致富的风向,普通读者也不免要嗅一嗅这波炒上天的直播带货风到底什么味道。

赵圆圆2019年初曾对笔者称,李佳琦出淘宝到抖音找流量,即是来自他的建议。而“批量复制李佳琦”在赵圆圆当时看来是一个“完全可以”完成的挑战,保守说,一年就能复制“5-10个”。然而随着淘宝直播DAU从几百万攀升到1200万,头部主播的马太效应更加明显。薇娅、李佳琦每晚占去淘宝直播用户关注度的半壁江山;在618前夕薇娅的粉丝节活动当天,薇娅一个直播间更是虹吸了全平台的大部分流量。

在目前淘宝的流量分发逻辑下,一哥一姐的挑战者难以出现。而真正的挑战者来自站外。他们是抖音、快手两大超级流量平台助推起来的辛巴、散打哥、罗永浩。他们是被拼多多抢占的县市长直播。他们是在各大平台广泛下注的企业家主播董明珠和丁磊。

而这场直播电商你来我往的幕后,是这些内容平台、新兴电商平台蚕食阿里电商利益的汹汹攻势。

这个疫情期间,淘宝用户规模保持显著增长,2020年3月月度活跃用户(MAU)达到8.46亿,较上年同比增长1.25亿。2020财年,淘宝直播带来的GMV同比增长超过100%,2020年1月到3月,淘宝直播上的日活跃商家数同比增长88%。直播已经成为淘宝天猫增长最快的销售模式之一。

就在这一时间点,淘宝直播曾经最卖力的“号角手”赵圆圆离职创业。此时,淘宝直播已经成为了阿里舆论危机的台风眼。备受瞩目的未来“接班人”蒋凡因为卷入与(直播电商)网红张大奕的风波被降级降薪。3个月后,阿里仍不放弃追责处分赵圆圆,三项罪由涉及金额总计不算大,但对于非常讲求价值观的阿里来说,这显然不能轻轻放过,一定要将“辞职”变成“被辞退”。

赵圆圆事件的违规,正是在蒋凡事件中备受怀疑但“查无实据”的嫌疑违规。蒋凡被罚酒三杯,而赵圆圆显然足以被用来“杀一儆百”。

贾阳

71 篇文章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