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爱奇艺,尚能饭否?

2020-8-17

扫码下载APP

作为开启了国内长视频网站付费时代的元老,爱奇艺已经亏了10年了。长视频两大巨头都成为困兽。

爱奇艺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盯上了。

 

爱奇艺周四发布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中披露,公司正在接受SEC调查。这一调查的动因,来自今年四月Wolfpack Research那份被业内嘲笑的做空报告。SEC要求爱奇艺提供2018年1月1日以来的某些财务数据和运营资料,以及做空报告涉及的资料。

 

Wolfpack Research的做空报告主要围绕爱奇艺业绩的四个问题提出质疑:一是虚报日活跃用户数高达42%-60%;二是虚增收入;三是虚增成本,用以消耗掉虚增的现金收入,典型例子是以20亿“天价”收购业绩平平的游戏公司天象互动;四是虚增现金流。

 

Wolfpack Research
Wolfpack Research

 

事实上,这份做空报告远没有同行浑水做空瑞幸的87页调查来得扎实,当时被一批业内人士、分析师直指“太过业余”,引用的数据缺乏权威性、准确度,选择用以证明流量诡异的案例是几年前的节目存在样本偏差,分析流于数字计算而不懂业务实际情况。

 

“意料之中。”中信证券分析师王冠然对全现在表示,这一调查的核心是SEC对可能存在财务瑕疵、业务模式瑕疵公司的审计。

 

爱奇艺对此回应称,“一直积极配合SEC所有常规问询及调查,与此同时,我们也主动聘请专业顾问进行内部独立审查。”“我们相信调查的结果将再次向所有投资者展示爱奇艺的稳健和担当。”

 

这次调查发起的时机非常敏感,中美在资本市场、科技、贸易等领域的冲突正在不断升级。8月11日,美国财长姆努钦宣布,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不符合会计准则的公司将于2021年底前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大批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都在考虑赴港上市的保险方案。

 

“如果爱奇艺澄清了这些指控,并在SEC的调查中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这将有助于恢复中概股的声誉和投资者的信心。”Sanford C. Bernstein资深研究分析师David Dai表示,他认为Wolfpack的报告没有任何根据,因为爱奇艺公布的订户和销售数据与其对手腾讯视频相似。

 

再次被抛上风口浪尖的爱奇艺,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爱奇艺还能打多久消耗战?

 

爱奇艺刚过完10岁生日。这一开启了国内长视频网站付费时代的元老,已经亏了10年了。

 

熬过了版权混杂期,熬过了催生天价版权的群雄争霸期,熬过了影视政策风暴整肃行业报酬体系,熬到国内最头部玩家仅剩腾讯视频和自己,爱奇艺的盈利之日仍遥遥无期。

 

爱奇艺去年全年亏损额高达102.8亿元,今年Q1继续亏损29亿元。据2020年Q2财报,本季度爱奇艺营收74亿元人民币,同比仅增长4%;净亏损1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3亿元亏损收窄了39%。事实上,从2015年至2020年Q2,爱奇艺五年半合计亏损约331亿元。

 

 
 

 

不同于抖音等平台的“流量—广告”基本模式,成立一两年就实现规模盈利,爱奇艺的长视频生意本质上是围绕“内容—用户”,讲究内容质量、创新、可持续的爆款、团队组织能力等等综合实力的比拼。

 

然而要命的是,用户增长这一黄金指标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增长乏力。2019年6月22日,爱奇艺高调宣布用户破亿;截至今年6月底,付费用户达到1.05亿,同比仅增长4%,较1季度末的1.19亿反而有下滑。这还是在疫情大范围催化线上经济背景下的成绩。

 

 
 

 

长视频两大巨头都成为困兽。

 

出海成为回避国内焦土战争、开辟新战场的重要策略。爱奇艺去年夏天开始进入新加坡,目前正在日本、韩国、泰国筹建原创团队,计划提供本土化内容。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去年底透露,计划在未来5年内让半数付费用户来自海外。

 

然而这一战略同样需要大规模的资金注入,更不论在海外市场将与Netflix、HBO等国际对手同台竞技。

 

奈飞在亚太、中东、非洲等地区渗透率目前相对较低,但增长将飞快,数据来自Statista
奈飞在亚太、中东、非洲等地区渗透率目前相对较低,但增长将飞快,数据来自Statista

 

对于爱奇艺管理层来说,让报表变好看的方法曾经有三:

 

一是爆款内容拉动会员付费、广告合作——屡证不爽,但“迷雾剧场”被断更让这一逻辑风险波动更大。

 

二是围绕IP打造全产业链的业务产品闭环——暂未看到明显成效。

 

三是涨价。一直犹豫遮掩试探,但引而未发。

 

“会员价格每提高一块钱,我们一个月得多赚一个亿。但提价取决于市场的发展程度。” 在去年破亿媒体会上,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曾表示暂不提价。到了今年,爱奇艺似乎认为这一时机成熟了。

 

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爱奇艺推出“星钻VIP” ,单月购买价格达到60元/月。在Q2财报电话会议中,龚宇称,黄金会员价格是9年前的定价,现在这个定价太低了,不能覆盖内容成本。言下之意,19.9元的黄金会员价也在酝酿提价。

 

“超前点播”模式也开始更广泛地应用。《庆余年》的超前点播被律师观众告上了法庭,但不能阻止爱奇艺在《爱情公寓5》《我叫余欢水》以及今年大热的《隐秘的角落》也如法炮制。

 

 
 

 

正是因为这些会员业务货币化的尝试,第二季度爱奇艺以会员数量同比2%的增长,获得了会员收入同比19%的增长,营收40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55%。

 

龚宇的表态颇有点自我激励的意思,“在波动的宏观环境下,我们仍然实现了季度的业绩增长,总营收同比增长了4%。”他没说的是,Q2营收74 亿元比Q1少了2亿元,4%则创下过去八个季度营收增速的最低点。

 

在龚宇的带领下,爱奇艺当然还能在行业中屡创佳绩。然而问题在于,资本等不了那么久了。

 

百度自身问题沉重,革新迫切。2019年Q1,百度净亏损3.27亿元,为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次,Q3更是创下惊人的64亿元亏损。虽然全年实现了盈利,但主要通过出售资产换来的。为了聚焦搜索、内容、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核心业务,百度曾卖掉百度音乐、文学、游戏、外卖等业务。爱奇艺的流媒体业务对百度来说曾是一大故事卖点,而如今迟迟不盈利的爱奇艺成了双刃剑。

 

腾讯有意识地控制腾讯视频的亏损,视频业务2019年营运亏损减少至人民币30亿元以下,不到爱奇艺的1/3。有市场消息称,腾讯意在争取分拆视频上市。

 

而在6月腾讯洽购爱奇艺消息传出时,爱奇艺股价暴涨,也说明了投资者的呼吁——两强内耗争霸可以休矣,要考虑盈利的事了。

 

 
 

 

新的对手正在叩门

 

爱奇艺的行业位置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

 

疫情期间,二次元起家的B站和长视频网站第四极芒果TV在用户数量、使用时长、公司股价上都高歌猛进。芒果和B站的用户时长大幅超过爱奇艺腾讯视频。

 

所谓的疫情红利在爱奇艺财报中体现不太明显,被抵消了,Q1会员大增23%,但亏损扩大61%。龚宇在Q2财报中解释称,疫情对爱奇艺的业务产生了极大影响,导致了用户行为异常、数据波动以及前所未有的挑战。

 

 
 

 

疫情期间,B站接近完成全年的用户增长目标,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大涨70%达到1.72亿,付费用户数大涨134%。在第二季度,B站的股价更是强势攀升,公司市值(144.5亿美元)目前已经超过爱奇艺(141.3亿美元)。A股上市的芒果超媒市值最新达到1338亿人民币(约合163.7亿美元),也超过爱奇艺,当然芒果超媒的业务不仅芒果TV。

 

B站(紫线)与爱奇艺(蓝线)股价上涨幅度
B站(紫线)与爱奇艺(蓝线)股价上涨幅度

 

要知道爱奇艺付费用户在1亿体量,B站月活1.73亿但付费用户仅有1340万(截至今年Q1),芒果会员则在1837万(截至2019年Q4)。小体量的挑战者在资本市场上打赢了巨头。

 

有投资者在交易软件社区惊呼,同样都是亏损,“B站市值凭什么超过爱奇艺?”

 

事实上,B站与传统长视频网站正在越变越像。B站正在稳步地购入版权,扩充自己的影视综内容库,不少都只有会员可看,还有一些是付费点播;从《哔计划》《非正式会谈》《说唱新世代》,到《灵笼》《雾山五行》《大理寺日志》《天宝伏妖录》,B站自制综艺正在不断发力,也逐渐成为最重要的动画出品方。

 

爱奇艺则在4月全渠道正式上线了 “随刻”,其目标是成为“中国YouTube”。

 

龚宇曾用三个词形容随刻:海量视频、创作分享、社区互动。目前,随刻已有超 300 万 PUGC 创作者,3000余个频道标签。龚宇预测,中视频的市场培育还需要2-3年的时间,这个赛道DAU仅有1亿左右,但考虑到长视频平台增长减速,这个业务也称得上是香饽饽。

 

随刻内容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PUGC内容,主要是MCN机构、个人、专业机构上传的内容,第二类是爱奇艺的长视频剪辑内容。负责这一业务的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葛宏曾任Airbnb全球副总裁,龚宇称其 “带来了在技术和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

 

而抢夺“中国YouTube”称号的还有B站和西瓜视频,这被看作较低成本获取PUGC,从而吸引流量的模式。背靠字节跳动的西瓜视频也不止一次在向长视频领域探出刺刀,自制综艺,屯购影视版权,最新的一击在于疫情期间用《囧妈》打响了春节档影片“院转网”第一枪。

 

圆首金老汉在《视频战争2020》中分析称,2019年视频领域的格局是所有人都需要思考如何面对抖音快手两极,今年更是“天下英雄,抖快之下,皆土鸡瓦狗。”长视频就不是一个好生意。规模壁垒完全依靠内容采购建立,而内容的供需市场都高度集中化,这直接导致供需双方的都不具备足够的议价能力。

 

有消息称,爱奇艺正在寻求赴港上市,爱奇艺曾回应称不予置评。如果成真,或许意味着爱奇艺与腾讯的交易出现变故。

 

Netflix如今正面临着群狼环伺的局面,而被看作“中国Netflix”的爱奇艺也越来越被架在火上烤,2020年注定艰难。

贾阳

71 篇文章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