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浮城一刻|一台让整个村庄断网十八个月的旧电视,一项禁止吃韭菜的内部规定

2020-9-23

扫码下载APP

9 月 23 日,针对这一规定,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回应媒体,“我们食堂有韭菜盒子”。

一台让整个村庄断网十八个月的旧电视

 

过去 18 个月,英国波厄斯郡的艾伯豪森村每天早上七点宽带信号都会非常诡异地莫名中断。

 

现在这个谜团终于被解开了,经过工程师调查发现,原来罪魁祸首是村里的一台老电视。村子里的一户人家每天早上七点都会准时打开这台老电视,电视机发射出的电子信号会干扰整个村子的宽带信号。

 

此前,工程师曾尝试更换新的电缆,但是依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随后他们用光谱分析仪才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据 Openreach 报道,这位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的村民了解到事情真相以后,对此非常羞愧。

 

“他们同意以后不再使用这台旧电视了,”工程师迈克尔·琼斯(Michael Jones)说。

 

琼斯表示,那户村民停用旧电视以后,村子里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故障。

 

一份寄给游客的垃圾包裹

 

为了制止游客在国家公园内乱丢垃圾等不文明行为,最近,一位泰国环境部官员使出了一项特别的惩罚措施:将垃圾完好无损地包裹好,寄回给丢掉它们的人手上。

 

据《纽约时报》报道,泰国环境部长瓦拉乌(Varawut Silpa-archa)表示,他想借此呼吁大家关注考耶国家公园的垃圾问题。这一问题会危及动物——它们可能会在觅食时吃掉这些垃圾。他上周在脸书上发帖称,要追查在公园内乱扔垃圾的人。

 

邮寄回的垃圾包裹 图片:Facebook
邮寄回的垃圾包裹 图片:Facebook

 

瓦拉乌在 Facebook 上写道,“我会把你们扔的每一件垃圾都捡起来,用盒子包装好,作为纪念品邮寄到你们家。”他还贴出了一张快递盒的照片,盒内的透明垃圾袋里装满了用过的塑料瓶、易拉罐、撕过的薯片袋和瓜子袋。

 

包裹里还附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们把一些东西忘在了考艾国家公园,现在请让我们把这些还给你们。”瓦拉乌表示,这个包裹已经寄出,这些游客此前将垃圾丢在了他们租用的帐篷里。除此之外,考艾国家公园也已经将这几位游客拉入了黑名单,未来将拒绝这几位游客再次前往公园露营。

 

据了解,公园管理人员是在通过交叉比对设备租赁表格以及在帐篷里发现的处方药瓶,最终确认了这些游客的身份信息。现在这个垃圾包裹已经被寄出。

 

一个一气之下游泳回家的女人

 

 

 

9 月 16 日晚,武汉一男子报警称女友跳河失踪了,自己游了一半追不上。经民警询问,原来男子与女友彩礼没谈拢,二人找女方姑姑评理,没想到姑姑没站在女孩这边,女方遂跳河称要游泳冷静。民警搜救无果,最终女孩在电话中称已游到对岸自行回家。

 

一项禁止吃韭菜的内部规定

 

最近两年,特斯拉汽车价格频繁波动,使得外界为特斯拉这个品牌贴上了“割韭菜”的标签。

 

而特斯拉大中华区负责人朱晓彤则对于“韭菜”这个词格外介意,希望在公司内部“去韭菜化”。据中关村在线报道,朱晓彤在公司内部禁止员工说“韭菜”这个词,被发现一次就要罚款 10 元,上不封顶;还禁止上海特斯拉工厂出现含有韭菜的食物,比如韭菜包子、韭菜饺子。

 

9 月 23 日,针对这一规定,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回应媒体,“我们食堂有韭菜盒子”。

 

一本澳大利亚土著语词典

 

比利时鲁汶大学语言学教授教授弗斯特拉(Jean-Christophe Verstraete)经过 17 年的研究,完成了第一本澳大利亚土著语言乌皮塔木(Umpithamu)语词典。

 

弗斯特拉在最后两位会说乌皮塔木语的姐妹帮助下,共同完成了词典编纂。但是在编纂完成之前,姐妹俩就已经去世。据弗斯特拉介绍,除了文字工作以外,他还录制了两姐妹生前大量说乌皮塔木语的音频,这本词典将由书本和音频 APP 的形式构成,供后人学习使用。

 

弗斯特拉说,他在 2009 年和 2012 年分别为她们致了悼词。他说,两姐妹都非常认可这个项目的重要性,但是她们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知道,她们的身体状况可能撑不到这本词典问世。

 

现如今,包括两姐妹的孩子在内,只有少部分澳大利亚喇嘛喇嘛族人(Lama Lama people)能够听懂乌皮塔木语,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已经很少会用到这门语言。

 

“她们知道这有多重要,”弗斯特拉说,在合作的过程中,他与姐妹俩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以至于他称她们为 amitha,在乌皮塔木语中,amitha 是母亲的意思。“她们俩平时坚持用这种语言交流,也会对孩子们说,但孩子们总是用英语回答她们。”

 

上世纪六十年代,澳大利亚喇嘛喇嘛族人被强行从自古生活的土地上赶走。后来在澳大利亚政府的支持下,才慢慢搬回原来生活的地方。

 

弗斯特拉说,这门语言衰落可能有很多种原因,其中就包括澳大利亚政府推行的一项政策,这项政策在过去几十年内都在试图阻止喇嘛喇嘛族人使用他们的语言。据统计,澳大利亚共有 250 余种土著语言,但现在仍用于日常使用的语言只有十几种。

 

“词典是这门语言的一种遗产,”弗斯特拉说,“我们将印刷 600 本词典供喇嘛喇嘛族人使用,这是一种将语言传给后人的方式。”

 

伊莱恩·利迪(Elaine Liddy)是喇嘛喇嘛族的文化官员和护林员,也是其中一位词典编纂者的侄女,她说她对这本词典地出版感到很感动。

 

伊莱恩·利迪(Elaine Liddy) 图片:卫报
伊莱恩·利迪(Elaine Liddy) 图片:卫报

 

“我、我的兄弟姐妹还有我们族的年轻一代都没有学习过我们的语言,我们的第一语言是英语,”利迪说,“我认为这本词典将鼓励我们坚守自己的文化。尽管我已故的阿姨已经看不到这本词典了,但是我知道她和我们还在一起,就在我们身边指导我们。”

杨浩林

69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