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公务员同性伴侣可享配偶福利,等待六年后,香港性别平权再进一步

2020-9-30

扫码下载APP

香港特区公务员事务局已经设立机制,允许香港公务员申报在境外缔结的同性婚姻,以及申请相关的公务员配偶福利。

等待了六年、经历了三次判决之后,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务员梁镇罡,今年终于可以和他的丈夫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一起享受公务员福利了。

 

9月23日,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在回复立法会议员查询时表示,公务员事务局已经设立机制,允许香港公务员申报在境外缔结的同性婚姻,以及申请相关的公务员配偶福利。截至9月22日,他们已经收到了四宗申请。较早前,税务局也已经容许在海外结婚的同性伴侣,以婚姻形式共同报税。

 

公务员事务局和税务局的决定,是因应香港终审法院2019年6月的判决作出的。这次判决的胜诉者,正是梁镇罡。

2016年香港同志游行。
2016年香港同志游行。

四年官司,三次判决,漫漫平权路

 

2014年4月,已经恋爱了两年的梁镇罡和斯科特在新西兰登记结婚。梁镇罡是一位同性恋者,从2003年起供职于香港入境处。从新西兰回港之后,他依据《公务员事务规例》,为丈夫斯科特申请配偶福利。但公务员事务局和税务局在2014年12月和2015年6月分别回复梁镇罡,称同性婚姻不属于香港《婚姻条例》及《税务条例》所定义的“婚姻”,因此斯科特无法享受配偶福利,两人也无法在税务系统中合并报税。

 

梁镇罡和斯科特为此愤愤不平,他们决定循法律渠道维护自己的权益。2015年的平安夜,梁镇罡入禀法院,认为公务员事务局的福利决定以及税务局的报税安排构成了性倾向歧视,请求法院对此进行司法复核。

 

2017年4月28日,原讼法庭作出判决,裁定梁镇罡针对福利决定提出的司法复核申诉得直,但驳回了他针对税务安排的司法复核申请。随后,败诉的公务员事务局提出上诉。上诉法庭2018年6月判决,公务员事务局上诉得直。判词中法官表示:“按婚姻状况区分配偶福利和合并评税的待遇,与在香港社会环境下保障异性婚姻的合法目的有合理关联,而有关限制不超出达致该合法目的所必要的限度。”

 

梁镇罡再次上诉至终审法院。案件拉锯至2019年6月,终审法院颁下最终判词,五位法官一致支持梁镇罡的上诉,裁定香港政府的决定涉及歧视,违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下令撤销有关决定。终审法院指出,梁镇罡与其外籍男伴侣,以及其他有同性伴侣的香港公务员均能享有已婚公务员的福利,下令公务员事务局作出赔偿,讼费由政府支付。

 

在税务安排上,终审法院判定,《税务条例》中“婚姻”一词应被解释为:“香港法律承认的任何婚姻、在香港以外任何地方由两个有行为能力结婚的人按照当地法律而缔结的婚姻,不论该婚姻是否获香港法律承认,即使是同性人士结婚亦能受《条例》保障。”

 

终审法院认为,在雇佣及税务方面给予配偶福利,并非为了保障婚姻制度,而是承认以家庭作为单位的经济现实,以及有助招聘和挽留员工。保障或促进婚姻制度并非公务员事务局职能的一部分。终审法院因此并不接纳上诉法庭“把雇佣及税务福利延伸至适用于同性已婚伴侣会削弱异性婚姻”的论点。

 

终审法院在判词中又指出,“以欠缺多数人的共识为由拒绝少数人的申索,在原则上抵触基本权利。”

香港终审法院。
香港终审法院。

“香港迈向平权的一小步”

 

公务员事务局的改革,并不意味着同性婚姻已经在香港合法化。原讼庭认为,是否承认同性婚姻,应交由立法机关决定,而非法院。终审法院的判词也指出,梁镇罡案与同性伴侣是否有权根据香港法律缔结婚姻没有关联。

 

目前,香港已经有部分法律条文涵盖了同性伴侣的权益保障。在《家庭及同居关系暴力条例》中,同居关系的其中一项释义,是“作为情侣在亲密关系下共同生活的两名人士(不论同性或异性)之间的关系”,因此同性伴侣之间出现的家庭暴力行为,也受到条例的规管。《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条例草案》则扩大条例中涵盖的“家人定义”,包括了同居的同性伴侣,他们可在需要时为其伴侣作出医疗决定。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是香港最大的雇主。截至2020年6月,香港共有超过17万名公务员。其实早在1998年,港府便制定了《消除性倾向歧视雇佣实务守则》,鼓励雇主自愿签署,为不同性倾向人士提供平等的机会,目前已有超过300家公私机构签署了守则。终审法院判决之后,梁镇罡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希望政府带头为消除歧视而努力,判决的胜利只是“香港迈向平权的一小步”。

 

最近几年,香港性少数权益的突破性进展,多数因个案而起,最终由终审法院以判词形式确定。

 

QT案便是其中一件里程碑式的案例。QT是一位英国女同性恋者,2011年与同性伴侣SS在英国登记为同性恋伴侣,受英国《民事伴侣法》保障。当年底,SS获得了香港的工作机会,两人计划移居香港。但香港入境处拒绝了QT以受养人身份申请赴港。2014年,QT状告香港入境处,2018年7月,终审法院判决QT胜诉,她能够持有配偶签证,享有香港的居留和工作权。

 

2018年,梁镇罡案和QT案都处拉锯阶段时,梁镇罡曾接受一家杂志的专访。采访中,他对记者说:“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不应再有什么同性婚姻或同性家庭。婚姻就是婚姻,家庭就是家庭,毋须再有另一个标签,我们都是一个人。”

 

本文图片均来自法新社。

 

参考资料: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79162-20190906.htm 

https://legalref.judiciary.hk/doc/judg/html/vetted/other/en/2018/FACV000008_2018_files/FACV000008_2018CS.htm

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cap189!zh-Hant-HK

https://www.doj.gov.hk/sc/public/pdf/2019/FACV_8_2018sc.pdf

https://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DIS=109273&QS=%2B&TP=JU&ILAN=sc

https://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DIS=115432&QS=%2B&TP=JU&ILAN=sc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E5%90%8C%E6%80%A7%E5%A9%9A%E5%A7%BB-lgbt-%E5%8F%B8%E6%B3%95%E8%A6%86%E6%A0%B8-77093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党元悦

50 篇文章

艱險奮進,困乏多情。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