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要教研还要带娃,被新冠疫情赶回家的美国女学者们如何挽救前程

2020-10-8

扫码下载APP

研究中断,会给一个青年教师获得终身教职造成严重阻碍,而新冠肺炎正给美国被迫回到家中的教师、特别是女学者们带来危机。

无论丽莎·维尔纳(Lisa Warner)今年有再多的踌躇满志,面对新冠肺炎大流行,她的计划都乱了阵脚。作为美国爱达荷州博伊西州立大学的助理教授,她必须完成生物化学课程的在线教学,而她的实验室,则不得不暂时关闭。

 

在美国疫情中关闭的不只是实验室,还有照料维尔纳四岁儿子的日托中心。这些都让她的生产力大不如前。维尔纳目前最担心的是,自己能否在合同规定的2024年之前获得终身教职——这是大多数美国青年学者希冀的保障。

维尔纳与她的实验室。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维尔纳与她的实验室。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与此同时,美国俄勒冈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一个3岁女儿的母亲玛丽亚·费尔南达·埃斯卡隆(Maria Fernanda Escallón)只有在衣帽间里才能工作——有时是后院里的小屋。只有这样,她才能在家务和育儿间偷得半刻清净,在那里,她正在写一本书,这是能为她换来正式教职的众多著作之一。

 

用于研究的时间被家庭抽走,而取得教职的时限慢慢逼近。深夜,埃斯卡隆通过邮件和其他在美的女学者交流着自己的故事。“我希望行政部门能够意识到,针对这一问题,他们今天的任何所作所为,都将影响到五至十年后美国学术界的面貌——其多样化的程度,以及有多少女性能在学术界掌握话语权。”埃斯卡隆说。

 

埃斯卡隆认为,行政机构当下的决定会影响五到十年后学术界的面貌。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埃斯卡隆认为,行政机构当下的决定会影响五到十年后学术界的面貌。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这场新冠肺炎大流行,揭示出了美国各地的性别不平等,学术界的女性未能幸免。疫情在春季学期爆发,网课计划立即上马,而研究人员们被匆忙赶出实验室。那些家中育有幼儿,或者学龄儿童的学者们,特别是其中的女性,不得不一边完成教学工作,一边监督孩子的学习。

 

上个暑假,包括维尔纳和埃斯卡隆任教的机构在内,许多美国大学都在努力制定相应政策来帮助那些需要照顾孩子的女性教师度过难关。这种措施对于遏制危机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开始。但学术界对女性的不友好早已有之,新冠肺炎大流行则加重了其中的性别差异。

 

这导致女学者,尤其是有色人种的女学者的大量流失。面对这种整体性的危机,个别机构所采取的行动远远不够。

 

无法维持的平衡

 

数据表明,在美国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女性完成的论文数量明显少于男性。相关报告显示,在学校和日托机构关闭,保姆离开后,至少三分之一的美国双亲家庭中,都是女性在专门承担育儿工作。

 

多年研究证明,女学者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这往往是导致她们离开学术界的原因。在英文社交媒体上,你能看到许多女性学者抱怨她们在疫情中的遭遇。她们称,自己被迫从学校回到家庭后,科研生产力大大下降,而这很可能让她们无法取得教职。

 

在网课中,学生对女性的评价也更加严苛。研究显示,由学生进行打分的期末评价中,性别偏见相当严重。女性和有色人种比男性更容易得到与“他们的外表或语气有关的评价,而这些与其教学能力并不那么相关。”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家詹娜·斯泰恩斯(Jenna Stearn)说。

 

面对现有的问题,并不是所有大学都拿出了一样好的举措。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社会学家乔亚·米斯拉(Joya Misra)研究与性别有关的学术不平等现象,她认为美国的某些大学“没有较为深刻地认识到女性教职工的实际情况”,而放任新冠肺炎大流行使得现有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例如,今年夏天,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宣布不允许教职工在远程工作时照顾孩子,这让人们感到震惊与失望。在密歇根大学,因为校方没有通过教工工会提出的,包括为身为父母的教职工提供补贴在内的一系列要求,工会的领导人举行了罢工。后来,校方才不得不暂时扩大了现有育幼补贴的保障范围。

 

还是有一些其他大学,为了解决问题采取了更加直接的行动。这些大学制定了一些政策,旨在帮助年轻学者获得终身教职,并防止女性和需要育儿的学者们因此遭受学术界的排斥。

 

和许多女性一样,维尔纳也陷入了是否申请延期的纠结。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和许多女性一样,维尔纳也陷入了是否申请延期的纠结。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教师资格倒计时

 

对于一名美国的青年教师而言,终身教职意味着加薪,以及无限期的工作保障。而它的授予,通常需要根据一个人研究、教学和服务的综合情况来最终认定。其中,研究所占的比重最大。2019年春季,女性占美国大学所有终身教职员工的40%;2018年秋季,有色人种女性占美国所有授予学位的大专院校全职教师的11%左右。

 

研究的中断通常都会给一个青年教师在获得终身教职的道路上造成阻碍,而新冠肺炎正在给许多教师带来这样的危机。

 

大多数美国大学都将申请终身教职的时间延长了一年。在博伊西州立大学,关于延期的事,维尔纳考虑过一阵子,但申请起来太过麻烦,并且她需要照顾孩子、网课教学以及和学生一对一沟通,从早到晚的工作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除了申请的困难,维尔纳还有一些隐忧:她担心,如果自己申请延期,会不会有人觉得她是一位无法维持生计的母亲?一些研究证明,同样的政策,给男性和女性所带来的好处并不对等。

 

该所大学的临时教务长托尼·罗克(Tony Roark)听到一些传言,一些包括维尔纳在内的教师,因为 “担心被认为不能适应环境”,而不愿申请延期政策。于是,校方只好缩减了申请延期政策的流程,并且为他们进行担保,这样就不再需要教师自己出面回应质疑。

 

维尔纳提交了申请,并在6月获得了一年的终身教职延期。其他20名教师,包括8名女性,也最终选择了这项政策。

 

博伊西州立大学还允许教师要求删除他们的2020年春季学生评价,因为这些评价可能受到大流行病对课程干扰的影响。

 

而该大学的教师们也不用担心在未来的评价中会出现微妙的性别歧视现象,比如在网课中对母亲轻拍哭泣婴儿的评论。罗克说,该大学已经实施了一项政策,教师们可以要求删除学生评价中的部分偏见性内容。他说,至少有三位教授参与了这项政策。

 

在俄勒冈大学,一些新政策最初让埃斯卡隆感到欣喜。行政部门进行了一项调查,以更好地了解新冠肺炎对需要照料孩子的和有色人种教师的影响,将其大部分的课程改为在线形式,并且可以自主选择延长终身教职的申请期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担心大学的这些解决方案,并没有解决她和需要照料孩子的人所遇到的其他问题。埃斯卡隆在6月与人合写了一封信,并把它寄给了大学的管理层。在信中,他们希望校方采取更多的举措:将资金重新用于支持照顾家庭的人;免除教师们所有非必要的工作,如在教师委员会和行政机构中的任职;暂停对科研生产率的要求;给家庭工作最重的教师提供教学支持。

 

截至目前,该校采取了一些额外的措施,为所有员工推出了一个新冠肺炎救济基金,资金来源是捐款——但并没有像信中所希望的那样,将未使用的资金重新分配给需要照料家庭的人。学校还在9月上线了两个网络社区,需要照顾和支持的员工可以相互联系,也可以找到提供保姆、家教或老年护理服务的人,帮助他们减轻家庭负担。

 

埃斯卡隆说,她对行政部门的反应感到欣慰,但仍在探索更有针对性的其他政策,以确保女性不会因为这场危机,更加落后于男性的同辈。

 

埃斯卡隆与她家中的办公室。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埃斯卡隆与她家中的办公室。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改变的第一步

 

在博伊西州立大学,罗克博士说,将改进现有的政策并颁布新的政策,以适应女性教职工所需要的长期支持。“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这些差异确实被鲜明凸显了出来"他说,"但这些需求会继续存在,即使它们不像现在那么强烈。"

 

疫情爆发后,美国大学普遍将教学方式改为了网课,而女性受到冲击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她们的教学负担变得更重,却仍需要比男性承担更多的教学服务工作。

 

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社会学家凯特琳·柯林斯(Caitlyn Collins)称,在大学内部,教学和服务工作往往被被认为是比研究更女性化的工作,应该更多地由女性承担。

 

“提供照料在美国社会中和女性气质密切相关,它被看作一种固有的或天然的女性工作,而不是一种后天获得的技能,"她说。"这意味着女性更有可能被要求承担这项工作,并且更有可能同意或自愿在家庭中扮演这种角色。"

 

学生们会 “一窝蜂地来向女性寻求建议,"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社会学家梅克·菲利普森(Maike Philipsen)说。他的研究重点是教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而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和社交隔离的紧张时期,美国学生们的压力可能比平时更大。维尔纳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她 "在与学生一对一交流上花费了许多时间,而在正常的时期,我不一定会和他们在一起。"

 

随着美国大学普遍将主要目标转变为努力留住学生,并且在线上教学中投入更多资源,专家们认为,目前重要的是改变对学者们的考核标准,适当减少研究的占比,并承认教学和服务工作具有更多价值,让其在终身教职认定、晋升和加薪中占有更大比重。

 

“不仅仅单纯是因为新冠肺炎大流行,即使在此之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也是女性成功的阻碍,"菲利普森说。"如果我们期待,在新冠肺炎过去后的日子里,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将不再成为女性成功的绊脚石的话,变革就必须从现在开始。"

 

参考:

https://www.nytimes.com/2020/10/06/science/covid-universities-women.html

 

————

 

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李一鸣

56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