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隐私被外卖平台泄露之后,这群北美华人准备发起集体诉讼

2020-10-21

扫码下载APP

数十万用户个人信息在互联网上被任意下载,维权前路茫茫。

折腾了十余天后,直到10月21日,周辰等生活在北美的国人还是没能找到为自己维权的渠道。

 

事情源于10月5日一封来自外卖平台Chowbus的邮件。

 

邮件内容很简单,是两个文件的下载链接,其内容却让几十万Chowbus用户彻夜难眠。两个文件中,是80多万条Chowbus用户的姓名、电邮地址及地址信息,以及几乎所有Chowbus平台餐厅的佣金率。邮件发件人,是Chowbus的官方邮箱,收件人,则是Chowbus的数十万用户。

 

居住在加拿大温哥华的周辰看到邮件时,已经是凌晨。她起初以为是垃圾邮件,点进去之后,赫然发现表格中是真实的个人信息,也包括自己的邮箱、手机号和地址。

 

她感到愤怒,当天就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文披露此事。之后,有网友联系到她,他们建立了群组,一起讨论此事。紧接着,周辰又把文章搬运到知乎,在知乎上也和一些隐私遭泄露的用户取得了联系。

 

他们的微信群,很快有了上百名成员,并在几天之后扩展到了两个400多人的大群。不断有群友抱怨,自己的电话和邮箱里塞满了垃圾电话和邮件,也不断有用户在名单中看到了自己和家人朋友的名字,甚至有人在名单中认出了就读于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艺人王源和欧阳娜娜。

 

Chowbus用户的怒火,在次日收到Chowbus创始人温林鑫的邮件后到达了顶点。

 

邮件中,这位不到30岁的年轻CEO说:用户信息是非法窃取的,我们已经在调查;还好,泄漏了的只是用户的名字、邮箱、电话号码和住址,用户的账户密码和信用卡信息并没有丢失。

 

周辰觉得,“这不是诚恳的认错态度”。

 

在另一封公开信中,Chowbus甚至提醒用户:“注意任何可疑的电子邮件是个好习惯,不要点击任何未知的链接或附件,即使它们好像是来自你认识和信任的人或者公司。”

 

而至今,Chowbus也没有公开数据泄露原因。载有Chowbus用户个人信息的网站依然没有失效,周辰们的个人资料已经在互联网中“裸奔”了两周多。这相当于,互联网上所有知道链接的人,都可以随意下载数十万用户的个人资料。

 

面对如此严重的隐私泄露事件,周辰等人决定,发起一场集体诉讼。

图片:视觉中国
图片:视觉中国

Chowbus:重要的华人外卖平台

 

Chowbus是近几年来在北美市场中迅速崛起的外卖平台,主营亚洲美食,2015年由温林鑫和张肃羽在美国芝加哥创办。领英账户资料显示,温林鑫2013年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随后赴美留学,在伊利诺伊理工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张肃羽则要年长一些,他2009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2013年取得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硕士学位,随后辗转多家小型科技公司,担任iOS工程师。

 

近几年来,随着中国赴美留学生群体的不断扩大, Chowbus在华人外卖市场中的份额也越来越大。

 

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公布的数据,2019年,在美中国留学生数量达到109万。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之后,大量中国在美留学生滞留,外卖App是他们维持基本生活的重要工具。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年7月, Chowbus获得了3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是近几年来美国送餐平台A轮融资的最高纪录。当时,国内媒体36氪曾采访Chowbus方面,后者在采访中称,过去一年间,公司的整体营收同比增长700%,员工人数增加了300%,今年已经实现经营现金流为正。

 

从规模上来讲,Chowbus并不是一家大型公司,首轮融资3300万美元,也无法与UberEat等美国主流送餐应用相比,但它在华人外卖市场上占据了重要份额,也因此,这次隐私泄露,深刻影响着众多在美华人。

 

这次隐私泄露产生的影响,也远比被泄露者想象中严重。虽然泄露信息中没有信用卡信息,但一些用户还是发现,自己的亚马逊账户被莫名其妙地登录并下单。甚至有自称是数据科学研究者,索要泄露文件,想分析数据撰写商业报告牟利,因为其中包括了数十万华人在20多个北美城市中的具体分布。

图片:视觉中国
图片:视觉中国

发起集体诉讼

 

生活在不同城市的在美留学生和华人,因为这次事件聚集了起来。

 

居住在芝加哥的于非(化名)是Chowbus的重度用户,他告诉全现在,自己每周有四到五顿饭都会在Chowbus上解决。他为此专门开通了Chowbus会员,每月9.9美元,可以免除配送费。

 

在于非看来,其他美国本地的外卖平台,比如UberEat和Deliveroo,亚洲食物的选择都不是很丰富。对于一个“中国胃”来说,Chowbus这种聚集了众多亚洲餐厅的外卖平台,就成了生活的必需品。而且Chowbus的优惠很多,推广也很快,他因此经常使用。更何况,Chowbus是一家芝加哥公司,办公地点距离于非家只有三个街区,这些都让他感到亲近。

 

然而这次,他的个人信息也在被泄露之列。愤怒之余,于非直接卸载了Chowbus,并表示之后也不会再使用。他被同学拉进了周辰组织的维权群里,在集体诉讼报名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10月5日,加州时间晚上十一点多,邓宁(化名)也收到了Chowbus的邮件,她在文件中发现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她很震惊,因为她并没有使用过Chowbus的外卖服务,只是注册过账号,在不同城市游玩时,点开看了看周围有什么餐厅。而这些地点,都被Chowbus记录了下来,出现了泄露的表格里。

 

邓宁在美国生活了十年,从高中开始就在美国求学,之后找到工作,顺理成章地留下,目前在湾区做商业分析师。在发现自己的隐私被泄露之前,邓宁对手机隐私问题很“佛系”。“手机每天都在记录我的地理位置,我的步数,其实没有隐私的问题在这上面已经见怪不怪。”邓宁对全现在称,而当她点开Chowbus泄露的文件,发现自己和朋友们的个人信息一五一十都被列在上面,还是“触动很大”,觉得自己所有的生活轨迹,都被公开了。

 

她关注了周辰的公众号,看到她发起集体诉讼之后,当即也决定加入了。

 

诉讼的发起人周辰,2019年移居加拿大,在此之前,她在国内担任过多年记者。

 

10月5日发现自己的个人隐私被泄露之后,她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连发四篇文章,跟进事件,并号召华人一起进行集体诉讼。接着,她组织起两个微信群,有100多人报名准备参与集体诉讼。

 

集体诉讼是指多数成员彼此间具有共同利益,因人数过多致无法全体进行诉讼,由其中一人或数人为全体利益起诉或应诉。在美国的法律体系中,集体诉讼是消费者维权的重要法律工具。

 

维权前路茫茫

 

而面对集体诉讼的重重困难,参与者们并不知道前景几何。

 

目前,发起者们仍在寻找合适的律师代理此案。有律师认为,现在无法量化Chowbus隐私泄露事件给用户带来的具体经济损失,影响时长也无法确定,因此集体诉讼的诉求尚不明确。

  

Chowbus事件发酵时,正值加拿大的感恩节时期,周辰每天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在组织集体诉讼上。她常常担心,“如果一不小心没坚持住,诉讼夭折了怎么办?“她并不知道,集体诉讼是否可以顺利进行。直到10月21日,Chowbus方面也未通过官方渠道与周辰等人取得联系。全现在曾尝试添加Chowbus创始人温林鑫的微信,后者没有回应。

 

集体诉讼的发起者们,有很多是在美留学生,他们过往没有过相关的维权经验,因此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

 

而在诉讼之外,也有许多琐事影响着发起人们的情绪。在北美华人论坛“一亩三分地”上,有博主表示,自己因为制作了查询Chowbus隐私泄露情况的工具,而收到了Chowbus发来的律师函。有志愿者整理了很多美国官方的投诉渠道,尝试向不同地区的政府投诉,也给议员写信,但至今没有回音。周辰则发现,不论是寻找志愿者还是征集报名诉讼的人中,都有Chowbus员工和利益相关方的身影,这也给他们的维权工作造成了不少困扰。

 

于非的观察是,“美国的主流媒体也没有怎么在说这个事情。”而更让他们心寒的,是华人媒体平台的失声。邓宁觉得,北美华人媒体的缺位,是这次隐私泄露事件暴露出的另一个紧要问题。以往,她虽然也会关注美国主流英文媒体发布的新闻,但多是在商业和经济领域。涉及到华人相关的新闻时,邓宁仍会习惯性地从北美华人开办的自媒体中汲取信息,比如《北美留学生日报》、《北美省钱快报》。但这一次,这些公众号好像“集体失声”了。

 

邓宁对此感到惊讶。“因为我知道这些平台他们的创始人也都曾经是留学生,毕业之后在帮华人做报道,”但这次,她没有在这些平台上看到对Chowbus事件的详细报道,觉得“很可笑”。

 

接受全现在采访的集体诉讼参与者们不约而同提到,他们对诉讼前景并没有太高期望。周辰说,“我们一开始也知道这个事情没有涉及到信用卡信息的泄露,所以不会赔很多钱。我们想通过我们的实践来摸索出一条最适合的道路,就是消费者权益被侵害之后应该如何合理合法地维权。“邓宁则更希望此次维权产生一定影响力,“这件事情只有最后有影响力了,才会让后面的类似平台更谨慎。“

 

集体诉讼前景未明,有群友向周辰感叹:“我看到过很多令人愤慨的事情,最后都不了了之。总希望能做点什么,在国内基本很难了,这次能参与其中,感觉也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现在,他们只对一件事没有疑虑:卸载Chowbus的App,退订Chowbus的邮件,以及持之以恒地,向Chowbus索要说法。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党元悦

56 篇文章

艱險奮進,困乏多情。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