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陪伴人类37年后,爱尔兰的明星海豚消失于海上,但这或许已是它最好的结局

2020-10-27

扫码下载APP

“我们很可能永远不能再见到芬筠,也不会知道它是死去了,抑或仅仅是离开港口,但这很可能是最好的了。”

“它已经成为小镇的一部分。”

 

在爱尔兰凯里郡的海港小镇丁格尔,官方的搜寻已经结束,但人们还在等待着海豚芬筠(Fungie)回来——它已经失踪超过十天了。

 

芬筠是一头雄性宽吻海豚,这些年来,它为小镇人们带来的不仅是一种陪伴,还有大量的工作机会,它俨然已经成为丁格尔小镇旅游业的一大支柱。对于游客来说,芬筠也是一头非常吸引的明星海豚,它的Instagram有1.5万个粉丝,游客总希望能在海湾偶遇到它。丁格尔水族馆的总监、海洋生物学家凯文(Kevin Flannery)在《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中表示,每年前来看芬筠的游客高达500万人。

 

37年前,芬筠第一次出现在丁格尔小镇的港口。那是1983年的秋天,即将有一场暴风雨,港口灯塔的管理员费瑞特(Paddy Ferriter)看到了芬筠,他也是第一个与芬筠接触的小镇居民,他以为这头海豚只是来躲雨,过一阵就会走了。

 

出乎意料的是,芬筠就此定居在小镇的港口。丁格尔当地记者迪斯凯(SeánMac an tSithigh)表示,关于芬筠选择留在小镇港口生活的原因,流传着一种说法:芬筠是孤儿,它母亲死于海上,因此只有留在港口里,它才有安全感。

 

2014年在海湾的芬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4年在海湾的芬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芬筠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0月12日,两天后人们发现它没有回到港口,这是相当不寻常的事情,自定居以来,它从未试过离开港口这么久。随后,小镇的人开始在海面搜索它,也有多名潜水员在海中搜索,但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当地的动物保护组织“爱尔兰鲸与海豚组织”(IWDG)的工作人员伍利(PádraigWhooley)推断,芬筠最初在港口出现时,年龄大约在5岁至10岁。那么,它现在的年龄至少有42岁,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资料,宽吻海豚的寿命一般在40岁至60岁之间。

 

“就一头雄性海豚而言,它肯定到了能拿老年免费公交卡的年纪了。”伍利说。小镇的人们也在担心,芬筠可能已经走到生命的尾声。

 

不过,搜救的船员仍然抱有希望:“如果芬筠死了,那么我们会在岩石的洞口里找到它,但现在没有见到,所以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而且芬筠失踪之前,正好风向转变使得鱼群离开港口,它也许是为了觅食游到海里,也可能是被最近游到港口的几条海豚吓到,便躲藏起来。

 

爱尔兰漫画工作者西亚娜(Ciara)以芬筠的形象制作了一幅画作。图片来源:西亚娜的推特
爱尔兰漫画工作者西亚娜(Ciara)以芬筠的形象制作了一幅画作。图片来源:西亚娜的推特

 

去年,它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评定为全球最老的独居海豚。芬筠没有与同类群居,却与人类发展出一种独特的共生关系。

 

自然科普作家凯西(Susan Casey)在2016年出版的《海洋之声》(Voices in the Ocean)一书中,如此描述芬筠和人类的关系:“他与人类保持联系,也并非完全隔绝于自己的族群(最近,有人看到他与两名女性发生争执)。在任何情况下,小镇都会保护芬筠的利益,如果以‘地球上最忠诚的动物’来形容他对丁格尔小镇的忠诚,他也是能随心去留的。”

 

丁格尔的极限游泳运动员摩尔(Nuala Moore)把芬筠称作“训练伙伴”,她说,自其小时候开始,芬筠就陪伴着她游泳。摩尔还常常带着防水相机给芬筠拍照,“如果你细看水面上拍的照片,会发现它有一小个片刻正看着你,我猜那是它为拍照而摆出的姿势”。

 

芬筠搜索小组的协调人法兰里(Flannery)在当地做游船导览,芬筠来到丁格尔小镇时,他只是一个12岁的小男孩。1987年开始,法兰里就在港口做游船导览,每年的二月至十月,法兰里总是会见到芬筠,而且它性格活泼,喜欢与人互动。

 

在今年疫情封锁期间,港口的船只不得营运,这也是37年来,首次没有船只再陪伴着芬筠——它总是“护送”着船只出入港口。法兰里觉得,或许芬筠也意识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不过,法兰里在封锁期间取得了官方的通行证,得以定期到港口陪伴芬筠。

 

芬筠失踪后,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它的照片,这张照片属于马赛(Jeannine Masset)。照片来源:推特
芬筠失踪后,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它的照片,这张照片属于马赛(Jeannine Masset)。照片来源:推特

 

BBC在报道提到,1980年代的爱尔兰经济环境相当差,而芬筠的到来则刺激了丁格尔的旅游业。

 

根据《爱尔兰邮报》(the Irish Post)的报道,芬筠的存在为当地带来超过100个工作岗位,每天有12艘导览游船在航驶,还有大量的纪念品、酒吧是以芬筠命名的,港口还有一尊芬筠的雕像。旅游网站猫途鹰在介绍丁格尔旅行的页面中,把芬筠称为当地非官方吉祥物,评论区也有不少游客说自己偶遇到芬筠,一名玩皮划艇的游客说,旅程印象最深的便是芬筠与其在海上同行,并且打了一个招呼。

 

“人们见到它的时候,就会大声地笑着、叫着,”摩尔回忆起丁格尔的游客们,“在这个世界,能让我们开怀大笑的时刻并不多,任何使得你停下脚步,欣赏大自然的事物都是特别的。而那个(与芬筠相处)时刻,更不只是欣赏大自然。”

 

芬筠的照片。图片来源:芬筠的Instagram
芬筠的照片。图片来源:芬筠的Instagram

 

芬筠还拥有一个自己的Instagram,有1.5万名粉丝,在它失踪之前,每隔几天就会更新一张芬筠或者丁格尔海湾的照片,照片总能取得几百个点赞数。

 

芬筠最近的一条Instagram动态,则只写着这么一句:“不幸地,我们还没有芬筠的消息,如果有新消息,我们将告诉你。”动态下面,有很多为芬筠祈福的留言,还有不少人说,自己感到“心碎”。

 

一个曾到过丁格尔游玩,并且见过芬筠的6岁小男孩,在知道芬筠失踪的消息后,非常担心它,并画了一幅画,希望能帮助到“带芬筠回家”。男孩的妈妈把画传给了当地的搜寻人员。

 

小男孩的画。图片来源:推特
小男孩的画。图片来源:推特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丁格尔水族馆的海洋生物学家凯文指出,老海豚的捕食能力会下降,如果芬筠已经无法自主捕食,那么它的生命也就会结束,此外,它失踪的时候,港口出现了更年轻的海豚,也许它是跟随着它们去觅食了——这是更容易的生存方式。丁格尔水族馆的凯文意识到,芬筠的失踪对丁格尔人来说,是情感和经济的双重打击。

 

“我们是一个2000人的小镇,非常依赖旅游业”,凯文认为,芬筠不在了,小镇旅游业的竞争力无疑大大减弱。

 

芬筠与游客。图片来源:芬筠的Instagram
芬筠与游客。图片来源:芬筠的Instagram

 

芬筠的失踪自然会冲击到游船等旅游项目,但是在从事游船业务的法兰里看来,当前的情况也许已经是最好的结局,芬筠悄悄地消失了,大家不会看到他慢慢地生病,甚至最后被解剖。

 

“爱尔兰鲸与海豚组织”的贝鲁(Simon Berrew)也持有相同观点:“我们很可能永远不能再见到芬筠,也不会知道它是死去了,抑或仅仅是离开港口,但这很可能是最好的了。”

 

“但这并不好受,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个家人一样。”包括法兰里在内,小镇里不少中年人都是与芬筠一同长大的。丁格尔水族馆的凯文则觉得,芬筠改变了很多人的观念,激发起人们关心海洋,能促成这些事情,对于一头海豚来说,是相当了不起的。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oct/19/irish-hunt-for-fungie-the-dolphin-put-on-hold-because-of-bad-weather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4602337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a-fun-loving-dolphin-disappears-into-the-deep-and-ireland-fears-the-worst/2020/10/23/384d0748-13c6-11eb-ba42-ec6a580836ed_story.html

https://edition.cnn.com/travel/article/fungie-dolphin-ireland-intl-scli/

https://news.sky.com/story/missing-fungie-ireland-gripped-by-mysterious-disappearance-of-beloved-dolphin-12111486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europe/dolphin-fungie-dingle-harbour-kerry-ireland-bottlenose-search-latest-b1232946.html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姚家怡

76 篇文章

那就说点什么吧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