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蚂蚁集团暂缓上市,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2020-11-4

扫码下载APP

受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影响,今日港股开盘,阿里巴巴港股跌9.27%,微信支付母公司腾讯控股跌4.01%。

撰文 | 猪九诫

编辑 | 王晓玲

 

马云对监管的一次喊话,为蚂蚁集团喊来了一次全方位“风暴”。

 

11月3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宣布暂缓蚂蚁集团科创板上市,随后港香港证券交易所也公告暂缓蚂蚁集团港股上市。

 

据证监会公告披露,蚂蚁集团暂缓上市的原因,是此前两天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被四部门联合约谈,以及新出台的小贷法规所造成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

 

上交所关于暂缓蚂蚁集团上市的公告。图片:上海证券交易所
上交所关于暂缓蚂蚁集团上市的公告。图片:上海证券交易所

蚂蚁集团暂缓上市,让人不难联想到马云10月24日外滩金融峰会的讲话。在该峰会上,马云批评了目前国内银行的“当铺”思维,以及中国目前的金融监管政策。

 

然而马云的这次谈话很快遭到权威人士和媒体的广泛反弹与批评,与此同时,关于蚂蚁集团到底是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各大互联网巨头展开金融服务应该按照何种逻辑进行监管和估值,这些老问题再次在整个市场掀起了讨论。

 

此时看来,这正是蚂蚁IPO之争的关键。据腾讯新闻《一线》报道,蚂蚁集团暂停上市后需要重新调整上市板块的业务内容以及重新估值。

 

互联网巨头普遍布局金融的背景下,这必将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一万种解读

 

监管部门的联合约谈、全新出台的小贷新规,以及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让很多人联想到上个月马云那次震惊四座的讲话。

 

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称,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的讲话雷点太多,其中不光直指国内的银行把金融做成了当铺生意,主要靠抵押和资产进行贷款,没有“信用体系”;还把国际上包括中国通行的银行资本和风险监管标准《巴塞尔协议》称为老年俱乐部,要解决的是运转了几十年的金融体系老化的问题、系统复杂的问题;在他看来,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问题,而是缺乏健康金融系统的风险。

 

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发布演讲。图片:外滩金融峰会
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发布演讲。图片:外滩金融峰会

马云的讲话很快在国内引起一场金融监管的大讨论,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连发多篇文章讨论金融创新与监管的关系、互联网公司展开金融服务的风险、金融科技的发展问题。《金融时报》的连续发声,被认为是对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市场监管关系进行定调。

 

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11月2日当晚,蚂蚁集团被约之后,蚂蚁集团回应称,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与相关管理层接受了各主要监管部门的监管约谈。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沿着“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的十六字指导方针,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此时,蚂蚁集团上市生变可以说已成定局。

 

不确定性

 

11月2日晚消息密集,除了蚂蚁集团被约谈以外,还出台了全新的小贷监管新规,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根据该《办法》规定,未来小贷公司在展开业务时原则上禁跨省开展业务;个人网贷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30万元;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有分析认为,马云之所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关于金融监管的言论,正是因为之前已知晓新规要求,新的监管政策将对网络小贷业务造成重大打击,其中包括蚂蚁集团的“花呗”和“借呗”业务。

 

据公开数据统计,作为一家“支付”公司,蚂蚁集团的主要收入早已经不是支付,而是数字金融相关的业务。2020年上半年,蚂蚁集团的数字金融收入占比已经超过60%,而在蚂蚁集团的数字金融服务中,微贷业务又贡献了超过60%的收入。这块业务主要是类似于信用卡的花呗、个人借贷业务借呗以及对小微企业的贷款。

 

花呗的双十一广告。图片:视觉中国
花呗的双十一广告。图片:视觉中国

然而在全新的监管政策下,蚂蚁集团的这部分业务将遭受重大打击,其中仅小贷公司“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一条就将极大限制蚂蚁集团的微贷业务扩张。

 

据蚂蚁集团招股书,截止近年6月末,蚂蚁平台促成的1.7万亿元信贷余额中,约98%是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进行实际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其中仅有2%是通过旗下小贷公司蚂蚁商诚与蚂蚁小微发放。

 

在新的监管政策下,如果要发放1.7万亿元的信用贷款,蚂蚁集团需要出资5100亿元,而截止2020年6月末,蚂蚁集团旗下的两家小贷公司净资产分别为182.4亿元、175.9亿元,合计358.3亿元。

 

此次新规的出台,蚂蚁集团所面临的监管环境发生重大变化,蚂蚁集团是否需要对投资人有所交待?高规格的约谈又是否需要披露?11月3日晚间,财新网发文指出,蚂蚁集团的沪港同步上市,“充满了不确定性”。

 

更重要的是,在新政策下,蚂蚁集团300亿撬动两万亿的操作难以再现,小贷业务的高速扩张或将成为历史,而科技与金融之争下,其上市的估值逻辑自然也会改变。

 

科技还是金融?

 

希望用科技进军金融的,并非只有阿里巴巴。自2013年“互联网金融”横空出世以来,互联网公司进军金融领域成为风潮,针对普通消费者、个体户和小企业的小贷业务成为许多科技公司看好的摇钱树。然而,尽管做着和银行一样的事——靠发放贷款和收取利息赚取利润,却并未面临同样严格的监管。

 

11月1日,《金融时报》刊发的文章中表示:

 

要警惕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展金融业务带来的市场垄断、监管套利、数据安全及保护、信息科技监管有效性以及更易处罚系统性风险等一系列问题。为此,监管层应加强顶层设计,明确市场准入,严格金融业务准入和持牌经营要求,强化功能监管,保持监管一致性。

 

权威媒体的定调以及小贷新规的跟进下,未来科技互联网公司展开金融服务,在监管层面将与银行等金融机构保持一致,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

 

除此之外,将蚂蚁集团等公司认定为“金融公司”而非“科技公司”,将对整个行业的估值逻辑造成巨大改变。

 

一直以来,蚂蚁集团、京东数科、财付通等企业均声称自己是科技公司,并且纷纷改名去金融化,以此在资本市场上拿到更高估值。例如小微金服-蚂蚁金服-蚂蚁集团;京东金融-京东数科;360金融-360数科;小米支付-小米数科。

 

从“金融”到“科技”,这些实质上的持牌金融机构取得了更高的估值。此次蚂蚁集团上市,其对应的市盈率约40倍,345亿美元的公开募股规模(IPO)创下世界纪录,上市估值高达3150亿美元。

 

而在国内,与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业务类似的银行一直处于低估值状态,市盈率普遍偏低,很多都是个位数倍数,拿全世界最赚钱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来说,虽然年利润高达450亿美元,但是其市盈率仅5倍有余。

 

11月3日,《经济日报》刊文提到:

 

少数持牌金融控股公司“改名”硬往数字科技等概念“蹭”,想贴上数字科技的标签,难免有妄图游离于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之外的嫌疑,甚至还意图要享受真正科技企业上市才有的“市梦率”高估值、高股价、高融资额。

 

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后,腾讯新闻《一线》随即发文称,获悉其将重新估值。如果最终蚂蚁集团按照国内金融机构的估值逻辑进行上市,其市值或将大幅缩水,腾讯、京东、苏宁、百度等展开消费金融服务的公司也会受到影响。

 

受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影响,昨夜美股收盘,阿里巴巴股价跌8.13%。今日港股开盘,阿里巴巴港股跌9.27%,与支付宝业务类似的微信支付母公司腾讯股价跌4.01%。

 

尽管目前看来,蚂蚁集重启IPO时间难定,其定价和估值也难免下调,但对于后来者,好消息是科技与金融之争,终于有了确定的答案。

 

头图及封面来源:视觉中国

——————————

关注“20社”(quancaijing_20she)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猪九诫

157 篇文章

关注硬件、互联网,以及财富的一切。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