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地球士多 | 亡灵节哭泣比赛变喜剧,圣诞岛红蟹迁徙迎雨季

2020-11-4

扫码下载APP

地球事儿多,所以我们开个杂货铺子,Earth Store,一个新栏目。

墨西哥——年度哭泣大赛

10月28日,墨西哥人为去世的亲人准备的亡灵节装饰,万寿菊花瓣引领亡灵回家。图片:AFP
10月28日,墨西哥人为去世的亲人准备的亡灵节装饰,万寿菊花瓣引领亡灵回家。图片:AFP

10月31日至11月2日是墨西哥的亡灵节。由于病毒仍在肆虐,墨西哥大部分地区关闭了墓地,并取消了公众庆祝活动,这让许多人失去了集体为逝去亲友悲痛哭泣的机会。

 

墨西哥中部的滨河圣胡安市(San Juan del Río)一直是认真发展“死亡文化”的城市之一,这里的“死亡博物馆”吸引了全球的游客。每年亡灵节期间,该市还会举办“最佳哀悼者竞赛”,评出“哭得最好”的人,通常有数百名观众在现场观看。

 

但如今已经有超过9.2万墨西哥人死于新冠疫情,在数百人面前哭泣的风险太大,于是今年的比赛改为线上进行。

 

在当地殡仪馆的赞助下,滨河圣胡安市旅游局通过电子邮件接收参赛者的哭泣视频,限时两分钟,由评审团进行评估。今年有27名参赛者发送了作品,是去年参赛人数的两倍。

 

其中许多参与者采用戏剧化的哭法,他们在坟墓前哭得像肥皂剧里的主角。也有人走喜剧之路,不用别人请他们“就位”,就已然成为优秀的“演员”,比如一名参赛的女士为自己更年期停经而爆发了眼泪。

 

“你总是很守时,”她哭道,“然后有一天,什么也没说,你再也没有回来。”

 

“嘲笑死亡是墨西哥文化的一部分,”该市旅游局局长爱德华多·吉伦(Eduardo Guillén)说,“这是一种直面问题、让自己不再脆弱的方法。”

 

来自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的查韦斯女士凭借出色的情绪转换赢得了最高奖项,并获得了约164美元的现金奖励。在查韦斯女士精心制作的视频中,她注视着家附近某个死人的坟墓,先是咯咯笑,然后抽泣。

 

她不忘一本正经地解释了形象版权问题:“拍这个视频前,我已经征得他的同意。”

 

但今年最令人感同身受的哭泣是比利亚雷亚尔女士的作品,她将自己的哀嚎献给了悲惨的2020。31岁的比利亚雷亚尔女士先是取下自己的口罩,然后给自己的摄影师喷了喷消毒剂,随后开始为今年的“沮丧、失业和无尽头的隔离”悲声痛哭。

 

她说:“毫无疑问,这是我们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一年之一。” 但她补充道,不要沉迷在泪水中,而应该嘲笑这些痛苦。“墨西哥人总是有能力在悲剧中寻找喜剧,从坏事中看到好的地方。即使根本没啥好的地方。”

 

澳大利亚——年度森林大火报告发布,自然灾难令人担忧

2019年11月12日,澳大利亚居民望着大火向悉尼逼近。图片:AFP
2019年11月12日,澳大利亚居民望着大火向悉尼逼近。图片:AFP

上周五,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发布了2019-20年度森林大火的报告,对未来全球变暖的形势提出了严峻警告。报告认为,2019年澳大利亚林火这一类事件将会更加频繁和严重,而现有的应急管理将面临极大压力。

 

对此皇家委员会提出了80项建议,其中包括允许总理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新立法。尽管这些建议未明确提出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缓解气候变化的具体方法,但报告承认,在未来自然灾难中,全球变暖是核心问题。

 

皇家委员会呼吁对森林大火等环境灾难采取更加积极而不是被动的态度,并强调:“我们要做的不只是扑灭大火,一个有复原力的国家应当寻求通过多种措施来降低灾风险。灾难带来的后果很复杂,有时甚至是长期问题。”

 

但澳大利亚联邦和州政府在预防灾难方面的作为难以令人信服。今年9月下旬,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批准建造850座煤层气井,这是一个耗资36亿澳元的争议项目,环保主义者认为这将带来“灾难性”后果。而一周前,总理斯莫里森也拒绝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的目标。

 

非洲——“喜剧救济基金会”停止向非洲派遣“白色救星”

英国主持人杜利参与喜剧救济基金会在非洲的活动。图片:Instagram
英国主持人杜利参与喜剧救济基金会在非洲的活动。图片:Instagram

遭到“白人救世主”批评之后,喜剧救济基金会(Comic Relief)终于决定停止派遣名人(通常是白人)到非洲制作宣传视频。基金会决定与当地电影人合作,以“更真实的视角”展现非洲。

 

喜剧救济基金会是一家英国慈善机构,此前在宣传视频中经常使用遭受极端疾病或营养不良的人物形象来描绘非洲,这令许多人感到不适,VICE记者杰森·奥肯达耶(Jason Okundaye)批评这些画面传递的根本信息是“非洲人应当感谢欧洲的救世主”。

 

去年,喜剧救济基金会派遣电视节目主持人杜利(Stacey Dooley)前往乌干达的一家新生儿诊所,遭到广泛批评。工党国会议员戴维·拉米(David Lammy)指责杜利和孩子们合影的画面让人联想到“殖民地的图像、白人、美丽的女主人公抱着一个黑人孩子,画面中没有任何组织人员,也没有父母的身影”,他认为这使当地人“疲倦和无助的刻板印象”被永久化,而“世界不再需要白色救世主”。 

 

对于基金会的改变,联合创始人兰尼·亨利认为,这是一个可喜的举动。他在接受BBC采访时说:“这并不是说过去制作的视频没有起到宣传效果,但是现在是时候让年轻的黑人和棕色电影制片人负责,让他们有机会讲出:‘我想告诉你们我的故事。’ ”

 

在谈到停止使用疾病和饥饿图像的决定时,他说:“唤起人们爱心的方式有很多,但一直以来我们却都在用同一种方式令人不适。”

 

巴基斯坦——电影制片人希望打破对南亚强奸问题的沉默

9月18日,巴基斯坦的女性发起反对强奸游行。图片:AFP
9月18日,巴基斯坦的女性发起反对强奸游行。图片:AFP

巴基斯坦导演丹尼尔·K·阿夫扎尔(Danial K Afzal)最近发布了一部有关强奸幸存者的短片《蓝色:万花筒》,虽然短片只有9分钟,但他希望能够以此为契机打破人们在南亚强奸问题上熟视无睹的态度。

 

10月初,巴基斯坦的非政府组织“社会可持续发展组织(SSDO)”发布了一份报告,揭露在巴基斯坦疫情封锁期间,儿童性虐待和强奸是往常的4倍。而巴斯基坦联邦部长法瓦德·乔杜里(Fawad Chaudhry)在上月采访中表示,平均每年上报的强奸案有5000起,只有5%的人被定罪。

 

短片开头是发生在巴基斯坦某地的一次匿名对话,两位女士在讨论社区里一个女孩的故事:

 

-我听说她被强奸了,还被拍了视频,现在整个网上都知道。

-是的,如果女儿想去什么地方玩父母都同意,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她让整个社区蒙羞。

 

阿夫扎尔深知这种看似随意的对话意味着什么。他认为在南亚地区,性侵犯特别是针对青春期女生和儿童的性侵犯非常猖獗,而厌女症和受害者有罪论普遍存在,但没有人正式公开谈论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把它塞在地毯下”。

 

他说:“问题的根源是,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被教导要以某种方式看不起女性。我们仍然需要学习很多东西。 ”

 

阿夫扎尔的电影引发了许多巴基斯坦女性的共鸣,她们感谢导演为她们发声。但也有人质问他“为什么要展示巴基斯坦的负面形象”,甚至有一名男子认为“人们在看完这部电影后会更加坚决地强奸”。

 

“我被弄糊涂了,”阿夫扎尔说,“但对我来说,正是因为没有人敢谈,我才要更加强调这个问题。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工作,把这个‘怪物’带到世人面前。” 

 

加拿大——姜汁汽水没有“真姜汁”遭起诉

Canada Dry的姜汁饮料广告。图片:Canada Dry
Canada Dry的姜汁饮料广告。图片:Canada Dry

植物饮料里究竟有没有真的植物成分,一直是个玄学问题。这就导致许多人记忆里,葡萄汁不是葡萄味,而是“紫色的味道”,橙汁不是橙子味,而是“橘黄色的味道”。

 

生猛的姜汁就不一样了。在加拿大温哥华,维克多·卡多佐(Victor Cardoso)是Canada Dry姜汁汽水十多年的忠实用户,他坚信能散发出如此浓烈的姜味,怎么会有假,因此断定Canada Dry一定有“药用价值”,可以缓解他的胃病。

 

于是当他发现里面没有真姜成分的时候,便发起了对Canada Dry的集体诉讼。2019年1月,他作为加拿大消费者代表,正式向法院提出Cananda Dry使用“本品含有真姜成分”的虚假广告。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魁北克省和美国等地也发生了类似诉讼。

 

今年2月,法院决定各方达成协议,Canada Dry赔偿21.8万加元,但条件是不要求Canada Dry在加拿大销售的包装、标签和广告,并撤销阿尔伯特省的集体诉讼。

 

10月末,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C.)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维克多·卡多佐和阿尔伯特省的诉讼代表每人获得1500加元的赔偿,其余的赔款将支付律师费和B.C.的法律基金会。卡多佐的律师将收到每小时950时加元的酬劳。

 

根据法院文件显示,Canada Dry实际上“含有微量加工过的姜根”。但卡里佐的律师进一步对“微量”质疑道:“将生姜制成浓缩物,然后稀疏地分配到饮料中,达到一滴可以装满70罐的程度,”他又补充道,“而一滴是0.05毫升。这可真算‘微量’。”

 

圣诞岛——5000万只螃蟹爬向海洋

(密恐请迅速划过下图)

圣诞岛红蟹,它是红的,但不是熟的。图片:视觉中国
圣诞岛红蟹,它是红的,但不是熟的。图片:视觉中国

10月的最后一周,圣诞节岛迎来了雨季的第一场雨,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迁徙开始了。

 

在这个位于印度洋的澳大利亚海外领地上,数以百万计的圣诞岛红蟹(Gecarcoidea natalis)从丛林中爬出来,覆盖了通往海岸线的小径和道路。它们将在那里交配并产卵,每个雌性将向海洋中释放超过10万个卵。

 

自然历史学家大卫·阿滕伯勒(David Attenborough)将圣诞岛红蟹的迁徙称为地球十大自然奇观之一。整个过程最多需要六周的时间才能完成,到那时,通常岛上的游客蜂拥而至,想要看看这些“红了还能爬的螃蟹”。但届时红蟹将消失在森林里,如同它们出现一样迅速而突然。

 

野生动物摄影师克里斯·布雷(Chris Bray)在过去五年中,用镜头记录下了红蟹迁徙的壮观景象。震撼的不只是视觉,对于无法传递的声音,他只有亲自描述:“人们可能会以为螃蟹是非常安静的,但是当数百万只螃蟹一起走过森林时,所有这些小短腿一起行走,踩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当它们碰到那些人造塑料篷布围栏时,它们都在边缘上摩擦,仿佛大雨落在屋顶上。”

 

而当红蟹在“金属蟹桥”上攀爬时,尖爪刮擦金属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

 

此前由于“黄色疯蚂蚁”的入侵,圣诞岛的红蟹数量由1亿只下降到5000万只,岛上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因此当地人对红蟹格外保护,“金属蟹桥”是人们为保护红蟹而设计的装置,在主干道上,为了防止红蟹过马路时被压碎,当地人设立了一个天桥,引导它们安全爬过去。布雷说:“对它们(红蟹)来说,这是一个很酷的小发明。”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李卷

79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