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TikTok上有一群青少年在偷窃,但他们却声称是在反抗资本主义

2020-11-18

扫码下载APP

曾经做过小偷的特里斯·舒曼说,他理解这些偷窃者想要报复大公司的心理,但问题是,商店最后的做法通常是,提高所有商品的价格,以弥补遭窃受到的损失。

不是“偷”,是“借”

 

18岁的露西(Lucy)第一次偷东西是在一年前,当时她很想拥有商场里那条项链,但她买不起。于是她走进店里,撕开包装,悄悄把那串项链放进了口袋。

 

她在事后把偷窃的经过发布在自己经营的TikTok帐户@ferretsborrowing上,向3万个人公开她的偷窃事件。更让人惊讶的是,她把偷东西的技巧做成了PPT,分享给了自己的朋友。

 

这个PPT收获了TikTok上一些人的点赞,这些人大多是活跃在TikTok上“借用”社区(borrowing TikTok)的用户。所谓的“借用”指的是从连锁商店里面偷东西。这是个匿名的社区,他们使用变声效果来制作视频,分享偷窃的操作方法,甚至分享收益。一群青少年维持着社区的活跃度。

 

TikTok上的偷窃教学短视频 图源:TikTok
TikTok上的偷窃教学短视频 图源:TikTok

 

露西说:“我经常在上面回答初学者的问题,比如什么是最容易‘借’的东西?哪里最容易‘借’?怎么避开摄像头和保安?怎么取下商品的标签?”

 

对于16岁的德斯蒂尼(Destiny)来说,偷东西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德斯蒂尼在TikTok上有2万5千名粉丝。13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听说“资本主义”这个词。他想到,为什么大公司可以控制贸易,本地企业却难以生存。他不喜欢“资本主义”,并且相信自己可以为此做些事情——譬如入店行窃。

 

他说:“有很多公司不关心客户,只赚钱”,“我们用这种方式惩罚公司,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

 

有很多事情让德斯蒂尼产生这样的想法,比如他曾经从一家连锁宠物商店“借用”了一些虐待动物的宠物用品,并将其捐赠给当地的避难所。

 

“借用”社区的活跃用户主要在美国,露西和德斯蒂尼都是美国人,也有来自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的青少年加入。他们的目标就是要反对大型连锁店的统治。

 

少年的审判

 

这不是第一个出现的“小偷”网上社区。 2014年,Tumblr网站(美国常用的微博和社交媒体平台)“注销”了一批账户,因为这些账户详细发布了他们的偷窃过程和技巧,在平台上传播。但影响力并不大。

 

TikTok上这套思维方式却广为流传,反映了真正的世代变化。2020年YouGov的一份报告显示,偷窃大型企业被视为更容易接受,而且五分之二的年轻人说“在某些情况下,故意入店行窃是可以接受的”。

 

在Tumblr上仍存在青少年上传的偷窃内容 图源:Tumblr
在Tumblr上仍存在青少年上传的偷窃内容 图源:Tumblr

 

TikTok“借用”社区里的年轻人认为,“借用”不仅仅是在教人们如何偷东西,这是一场正义的较量。

 

因为他们在决定是否从店铺里偷东西时会评估这个公司的价值。如果他们不能确定即将下手的店铺是好是坏,他们就会去TikTok里面的#borrowingtips标签下找答案,这一标签拥有超过9500万的观看次数。

 

露西说:“我们真的想让他们受到惩罚。比起没有问题的公司,他们就应该受到伤害。”根据他们的连锁店思维,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公司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因为维多利亚的秘密是一家连锁店,而且公司的销售主管在2018年发表了反LGBTQ(性少数群体)的言论。

 

但他们的逻辑也受到了挑战。有人质疑,一个员工的问题是否就意味着整个公司应该受到批判?公司高层的价值观是不是代表了整个公司都反对同性恋,都是性别歧视者?这实际上是非常难以定义的,但是大多数“借用”社区里的青少年认为他们有信心做出审判。

 

曾经做过小偷的特里斯·舒曼(Terrence Shulman)在密歇根州经营一个治疗偷窃成瘾的中心,他说他理解这些偷窃者想要报复大公司的心理,但问题是,商店最后的做法通常是,提高所有商品的价格,以弥补遭窃受到的损失。

 

他说:“我并不是在说这些公司提高价格是对的,但问题是偷窃的行为没有对公司造成什么样的惩罚,反而最终导致(商品)价格上涨。”他认为最终并不是那些大公司受到惩罚,实际上仍然是消费者在承受偷窃带来的损失。

 

成瘾

 

社会学讲师丹·莫西(Dan Mercea)认为,TikTok上的“借用”社区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线下活动,这与大多数仅在线的点击行为不同。

 

“这些家伙正在接受线上社区的想法,然后将其付诸实践,然后重新回到社交媒体上,分享和炫耀他们在现实中所做的事情。” 他说,“这实际上是这种思维被传播的内在推动力。”

 

换句话说,他们正在发展一种有着内在驱动力的永续的运动。他们认为这实际上是在以非法手段对抗不正义的商业模式。但如果这种运动持续发展下去,仅仅偷窃一些小东西是不是无法满足他们?

 

Z世代偷走的大部分物品相对便宜,通常不超过20英镑。《盗窃:商店行窃的文化史》一书的作者雷切尔·施泰尔(Rachel Shteir)写道,剃刀刀片是最常被盗的物品之一,因为人们不愿意为金属和塑料支付高昂的价格。

 

丹·莫西的担忧得到了舒曼的证实。作为一个曾经的小偷高手,舒曼知道事情将如何发展下去。他警告说,即使你从道德审判的角度出发,你最终也极有可能沉迷于入店行窃。他说:“偷东西令人兴奋,即便这是你出于某种正义开始的,但它使人上瘾,你会发现自己突然就开始习惯四处偷东西了。”

 

尽管德斯蒂尼坚持自己的“仅限连锁店”精神,但他也承认,他觉得自己日渐沉迷于偷东西的兴奋感,现在他每周都想去试试手。

 

对于过去的小偷来说,偷一些小东西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或者是出于贫穷。但是在2020年,Z世代把偷窃赋予了反资本主义的含义,这或许将影响一代人的思想。

 

不过,有专家警告称,这种在社交媒体分享偷窃经验的行为,会鼓励其他青少年进行效仿,这是一个坏的示范,会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TikTok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TikTok告诉澳大利亚每日邮报,“TikTok是一个表达自己创意的平台,我们致力于确保该社区的安全。类似有问题的趋势违反了我们的社区准则,我们将删除任何跟此(分享偷窃行为)相关的内容。”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奥布雷

37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