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崇尚理性主义的法国,竟也是新冠疫苗阴谋论最流行的国度?

2020-12-4

扫码下载APP

在发明狂犬疫苗的路易·巴斯德的故乡,现代科学蓬勃发展的法国,人们却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更抵制新冠疫苗。

最近新冠疫苗研发不断传来好消息,这让不少疲惫应对第二波疫情的欧美国家松了口气。

 

12月2日英国宣布从下周开始就可以接种辉瑞疫苗。法国则更谨慎,政府决定2021年初首先给高风险人群接种疫苗,4月到6月再进行大规模接种,目的是“覆盖尽可能多的人口”。这一计划看起来合理,但能否顺利推进是大问题。因为在法国,目前有超过40%的成年人拒绝新冠疫苗。

 

法国既是笛卡尔逻辑思维和启蒙思想的发源地,也是阴谋论的摇篮,某种意义上,法国人的理性主义和怀疑一切的偏执是一致的,他们对疫苗的态度就是典型表现。

欧洲公司加紧生产干冰以运输疫苗。图片:AFP

欧洲公司加紧生产干冰以运输疫苗。图片:AFP

反对权威,质疑一切

 

2019年盖洛普发布的疫苗信任度国际研究报告显示,三分之一的法国人认为“所有疫苗都是危险的”,在接受调查的144个国家中排名首位。

 

新冠疫情给法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近期法国第二波疫情中,日增确诊病例一度超过5万,反对疫苗的声音却在继续增加。

 

11月益普索调查显示,46%的法国成年人反对接种包括辉瑞在内的任何新冠疫苗,相比之下,美国有36%的受访者反对,德国为30%,英国为21%,印度为16%。

 

疫苗接种至少要覆盖60%-70%的人口才能实现群体免疫,就目前法国人的态度来看,新冠肺炎在法国似乎还有个“长久而繁荣”的未来。

 

事实上,近年来反疫苗运动在不少发达国家都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但为什么在法国格外强大?

 

法国历史学家洛朗-亨利·维格诺(Laurent-Henri Vignaud)研究了反疫苗运动的兴衰。“在反疫苗方面跟法国不相上下的只有俄罗斯和蒙古,大家的共同点就是公众普遍不信任当局,”他说,“在法国,有30-40%的民众对所有政客和所有媒体都持怀疑态度。”

 

当然在其他国家,质疑权威也十分常见,但法国人则采取了特别尖锐的表现形式,在长期频繁的罢工、游行和冲突中,传统的中左或中右政治模式几乎崩溃了。

 

维格诺总结道:“如今这种深深的悲观情绪已蔓延到疫苗问题上。反对疫苗的人可以分为两类,有一类人相信,新冠疫情和疫苗是极左或是极右的阴谋,另一类人则永远对政府的提议持否定态度,无论是疫情还是其他什么问题。”

 

“但我怀疑他们不会直到最后都坚持不打疫苗。”他补充说。

反疫苗示威。图片:The Daily Beast

反疫苗示威。图片:The Daily Beast

法国公共卫生专家露西·吉米耶(Lucie Guimier)也认为,对于新冠疫苗,怀疑者的出发点各不相同。有人是顽固的反疫苗派,也有人提出的是合理问题。

 

她告诉France 24电视台:“通常研发疫苗需要10年。因此有些怀疑是完全合理的。许多人还记得2009年冬天法国接种H1N1疫苗出现的重大事故,当年出现了60多例发作性睡病(无法治愈的衰弱性疾病,白天过度嗜睡,有时伴随强烈的情绪波动)。显然,这让民众心有余悸。”

 

当时法国总统萨科齐因此陷入巨大争议。不仅是因为发生了后遗症,而且事后被曝出疫苗需求量只有600万,萨科齐政府却订购了9400万支,公众质疑政府与医药公司有内幕交易,对疫苗的不信任度进一步加深。

 

即使是强制性的医务人员接种也可能会遇到阻力。巴黎医院服务负责人马丁·赫希(Martin Hirsch)指出,大约五分之一的法国护士宣称自己对疫苗存疑。他告诉法国资讯电台:“连护士都开始反疫苗时,你就会知道这些阴谋论已经走得太远了。反疫苗给医疗体系和公共卫生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反疫苗的“科学依据”

 

欧洲国家对疫苗的质疑源于1998年的一篇论文。当时“反疫苗第一人”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指出,他接触的12个儿童病例在接种三合一疫苗(含被弱化的腮腺炎、麻疹和风疹三种病毒,简称MMR)后,出现了自闭症或类似症状。

2010年安德鲁·韦克菲尔德(中)接受调查,一名自闭症患者(右)前来支持他。图片:AFP

2010年安德鲁·韦克菲尔德(中)接受调查,一名自闭症患者(右)前来支持他。图片:AFP

尽管他没有明确向媒体肯定疫苗的危险性,但是他假定疫苗和自闭症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此前MMR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应用,在一些国家这三种病毒已经绝迹。因此这项“新发现”引发了大众恐慌。

 

但更重要的是,受抑郁症困扰的家庭找到了情绪宣泄的出口:“我们的孩子得了病,原来责任都在疫苗!”他们将安德鲁·韦克菲尔德视为敢于发声的英雄、追求真理的科学家,他也成为欧美国家的反疫苗“权威人士”。

 

尽管后来英国调查记者布莱恩·迪尔(Brian Deer)曝光了韦克菲尔德实验作假,直到2010年,英国医学委员会才吊销其医生执照,《柳叶刀》也完全撤稿当时的论文,但为时已晚,人们只会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疫苗恐惧”深入人心,反疫苗运动蔓延到多个国家。

 

2018年,整个欧洲的麻疹病例达到20年来的最高水平,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这是反疫苗运动复兴的结果。2019年,反疫苗进一步威胁着公共卫生健康:法国、希腊、意大利、加拿大、爱尔兰、美国和日本等地都出现麻疹爆发,WHO将对疫苗的犹疑列为2019年公共健康十大威胁之一。

 

自从新冠疫情开始以来,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带动了法国人反疫苗的情绪,他就是法国马赛的“邓布利多教授”迪迪埃·拉乌尔(Didier Raoult)。

广受欢迎的法国教授迪迪埃·拉乌尔。他曾在节目上批评法国新冠检测手段落后,政府体制僵化,阻碍了新检测方法的推广。图片:AFP

广受欢迎的法国教授迪迪埃·拉乌尔。他曾在节目上批评法国新冠检测手段落后,政府体制僵化,阻碍了新检测方法的推广。图片:AFP

拉乌尔是国际公认的传染病专家。今年2月,拉乌尔称“羟氯喹能攻克新冠”,并炮轰法国政府不采用羟氯喹是因为与生产瑞德西韦(当时广泛用于新冠治疗的药物)的药企有金钱勾结,因此在社交媒体走红。

 

但同韦克菲尔德一样,拉乌尔的”羟氯喹疗法“也被业界质疑临床试验造假,但当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推崇下,拉乌尔被视为救世者。同时在法国,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这位网红教授也已经成为“反体制”的圣人。

 

拉乌尔在2018年写了一本《疫苗的真相》,认为有一些疫苗是有用的,但不是全部。在新冠疫苗方面,他则直言“寻找疫苗是一种愚蠢的追求”。4月他告诉BFMTV:“一出现新疾病,就研发新疫苗,想一劳永逸地解决公共卫生问题的概率几乎为零……还不如集中精力研究如何治疗疾病。”

 

6月,在法国第二波疫情之前,拉乌尔在《巴黎人报》的采访中为自己的“新冠疫苗无用论”提供了论据,他说“新冠病毒经过突变后毒性已经有所减弱”。

 

他还不忘补充道:“我说了这么大胆的话,肯定会引起那些疫苗研究实验室的攻击。”

 

拉乌尔教授引发的各种猜测已经充斥了Facebook和Twitter的法语页面。Facebook上有超过110万用户关注了与拉乌尔相关的90个页面,他的支持者与最激进的反疫苗人士的重合度越来越高。法国社会党智囊团让·饶勒斯基金会7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Facebook上拉乌尔的支持者中,有89%的人支持这样的主张:“法国卫生部与制药公司相互勾结,向公众隐瞒了疫苗的有害影响。”

11月马赛反封锁游行,抗议者手举标牌“拉乌尔总统”。图片:AFP

11月马赛反封锁游行,抗议者手举标牌“拉乌尔总统”。图片:AFP

阴谋论

 

如今新冠疫苗即将问世,这让法国不同的反疫苗群体进一步团结起来,反疫苗运动愈演愈烈。无论是出于政治原因还是健康原因,他们逐渐形成了一致的看法:疫苗是政府与工业之间的资本主义阴谋,是统治者让民众陷入团体迷思(group-think)、盲目顺从的手段。

 

目前最流行的说法是“现代疫苗就是个医学版的‘特洛伊木马’”。阴谋论者们认为,整个大流行都是骗局,这就让政府能够进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计划,借此机会将电子微芯片放置在我们的皮肤下,以防止我们夺取更多利益或是权力。于是在他们眼里,致力于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的比尔·盖茨成为“既出售无用疫苗的资本家、又想将微芯片置于皮肤下的怪胎”。

 

11月11日,一部名叫《Hold-up》的法国新冠“纪录片”出现在网络上,导演采访了从出租车司机到备受争议的医学专家等30人,试图证明新冠疫情是一项灭绝人类的计划。这部影片在24小时之内播放量超过一百万,虽然在一天后就被撤下视频网站,但还能通过Facebook等平台看到,还收到了苏菲·玛索等名人推荐。

《Hold-up》海报。图片:Facebook

《Hold-up》海报。图片:Facebook

根据法新社核实,这部长达2小时40分钟的影片完全是由30人的虚假陈述拼接而成。比如一名受访导演认为“新冠病毒不比其他流感病毒更具攻击性”,他谴责当前“威权主义的健康意识形态”,认为目前的抗疫政策是种“监视手段”。

 

更离谱的是,视频中药剂师福迪兰声称,“新冠病毒是由巴斯德研究所制造的”,这是法新社证伪已久的假消息。巴斯德研究所是法国最具影响力的科学研究中心,但纪录片广泛传播后,针对研究所的攻击声浪越来越大,研究所不得不提起诽谤诉讼。

 

最无辜的是接受采访的法国前卫生部长杜斯特-布莱兹(Philippe Douste-Blazy),他在看到最终发布的影片后十分震惊,要求立刻下架。他说这是导演在断章取义:“我被采访了两个小时,却只在纪录片出现两次,每次仅30秒。”同时前部长补充道,由于政府缺乏透明度和沟通,阴谋论才会如此泛滥。

 

当然也有不少人保持理智。作为回应,一部2016年的伪纪录片《猫的真实身份》在社交网络上火了起来,这条影片断章取义的风格与《Hold-up》如出一辙,制作人挑拣出各种与猫相关的奇怪新闻和视频,以证实“猫是外星人”。

 

《猫的真实身份》是四年前法国导演威廉·拉布里(William Laboury)与巴黎郊区学校的高中生们共同制作的,视频的后半部分他向学生们解释了“阴谋论的原理”以及“信息如何被操控”。在舆论两极化越来越严重的当下,这条短片成为“对抗阴谋论的最佳答案”。 

《猫的真实身份》视频截图,制作者搜集了各种历史上猫的诡异图像和网络上的奇怪行为拼接成伪纪录片。图片:VIMEO

《猫的真实身份》视频截图,制作者搜集了各种历史上猫的诡异图像和网络上的奇怪行为拼接成伪纪录片。图片:VIMEO

尽管反疫苗声浪四起,研究法国反疫苗运动的历史学家维格诺相信,如果辉瑞或其他疫苗被证明安全有效,那么很大一部分法国人将同意接种。他指出,自2018年以来,法国已强制接种11种儿童疫苗,很少有父母会违反规定。

 

维格诺可能是正确的:当面对致命的新疾病这类有形事物时,许多本能的法国怀疑论将消退。对新疫苗有完全合理疑问的反对者,在看到疫苗的有效性后,将会逐步与那些政治偏执狂们分开。最终大多数法国人都会去诊所排队。

 

但疫苗之外,更严重的是法国人对国家的悲观思考仍会继续,与反疫苗对公共健康的威胁相比,这种情绪对政治健康的威胁将会更令人不安。

 

 

文章链接

 

https://www.lenouveleconomiste.fr/financial-times/nayons-pas-peur-des-anti-vaccins-82262/

https://unherd.com/2020/11/why-is-france-full-of-anti-vaxxers/

https://www.franceinter.fr/societe/un-faux-documentaire-sur-les-chats-qui-decrypte-les-ficeles-du-complotisme-refait-surface-sur-internet

https://factuel.afp.com/hold-une-video-truffee-de-fausses-informations

https://academic.oup.com/eurpub/article/29/3/512/5364298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李卷

43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