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杀猪盘”受害者:亏了30万那天,我为骗子炖了一锅乌鸡汤

2020-12-9

扫码下载APP

“女性在这个社会已经那么难了,连期待幸福的权利都没有,未免也太残忍了。”

撰稿  姚家怡

编辑  赵小鲁

 

“我是一只刚刚被杀的的猪......”12月6日,微博认证的当事人夏女士上热搜了。这条微博不到100个字,目前累计的点赞数已超过32万。夏女士在9月26日清晨6点多发出这条微博后的两个多月来,陆陆续续有自称“杀猪盘”受害者的留言出现。

 

“杀猪盘”热搜微博截图。
“杀猪盘”热搜微博截图。

 

在三、四线城市生活的何悦是其中一个留言者,她与一个“杀猪盘”谈了约三个月,且损失大笔资金。她告诉全现在,“杀猪盘”受害者的遭遇大多雷同,“以为遇到了生命的另一半,单纯无知的自己被一步步套路,被骗去各种网贷平台借钱,最后发现不妥去报警时已经很晚了,天都塌了”。

 

根据受害者的描述,“杀猪盘”通常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骗子通过网络交友的方式,结识受害者,形成类似于“网恋”的关系;第二个阶段,骗子会以一起投资或博彩的方式,邀请受害者一起“赚钱”,实质是利用自建的平台系统骗取受害者的资金。

 

“其实杀猪盘不是一个单纯的诈骗,它带了太多的情感。”陈雅丽在福建省从事策展工作,今年9月遇到了杀猪盘,不过十天后她就识破是骗局了。此前,她甚至没有听说过这种骗局。看到“杀猪盘”登上热搜,她认为是一件好事,可以让更多人知道这种骗局的存在。

 

“那种很空的感觉,就好像失恋一样”

 

在线上博彩平台输光30万那天,果如最在意的不是这笔损失,而是能见到网恋两周的“男友”。果如是一名男同性恋者,当时是2018年,他研究生毕业不久,在一处政府机关的下属单位工作,这名网恋“男友”是在一款同志交友软件上认识的。

 

约定见面的这天,果如在菜市场买了一只乌鸡,炖好一锅乌鸡汤,等着“男友”来家里吃饭。“你今天还是要过来,跟我一起面对,虽然钱没了,但我还是喜欢你这个人。”果如在电话里催促他,可是对方一直以工作忙为由,拒绝赴约。

 

直到这刻,果如仍未意识到自己掉到了“杀猪盘”,他也不曾想过有“杀猪盘”这种事情存在。

 

过去一周,他跟随“男友”操盘一个博彩游戏,滚动到最高时,账户资金高达100万。而在约定见面的前一晚,原本充值了30万元的博彩账户,只剩下15万了。果如预感到难以翻盘,整晚没有睡好。结果,15万在隔天很快就输掉了。他以为“男友”会因为输钱难过,想着要安慰他,“今天我已经把乌鸡汤炖好了,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扛”。

 

但“男友”始终没有出现,果如甚至威胁说,如果他不来吃饭,自己就从四楼的家里跳下去。“你这么优秀,肯定不会跳的。”这是“男友”给他的最后一条信息。

 

概念图。图片来源:unsplash
概念图。图片来源:unsplash

 

意识到自己遇上“杀猪盘”的当晚,汤芸疯狂地给骗子道歉。

 

今年10月,汤芸在一个相亲平台上认识了一个自称程昆的男人,这款软件需要提交身份证做实名认证,汤芸也因此很信任程昆。两人在网上聊了一个多月,从最初用文字交流,了解彼此的兴趣爱好,到后来每天晚上9点固定语音通话。尽管时间不长,也俨然一对网恋情人,而程昆也主动把称呼从“宝宝”升级到“媳妇”。

 

根据程昆的自我介绍,他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同时透露自己在帮助客户做投资。汤芸知道这个研究所是真实存在的,也未曾起过疑心,但她对投资没有兴趣,没有主动问过程昆投资的事。一天晚上,程昆突然很着急地找汤芸,拜托她帮他的客户操作投资——客户酒驾被拘留了。看到那个粗糙的投资平台界面时,汤芸觉察到这场网恋恐怕是一个“杀猪盘”,按照套路,程昆会托她继续帮忙操作投资,以此骗取她存进投资平台的资金。

 

“当天晚上怀疑他的时候,心理斗争很激烈。我说怀疑他是骗子之后,他就立刻把我删掉了。” 汤芸回忆,她被程昆在聊天软件“飞书”上删掉好友后,第一反应就是怕自己误会了他,“是不是真的我错了”。 

 

那一整晚,汤芸都没有睡觉,一直给程昆的微信留言道歉,约他好好谈一谈。但是在理智上,汤芸已经没办法相信程昆,她在网络上搜索了很多“杀猪盘”案例,这些案例的经历和她的“爱情故事”如出一辙。

 

微博上关于“杀猪盘”的话题有超过12万的讨论。截图自新浪微博
微博上关于“杀猪盘”的话题有超过12万的讨论。截图自新浪微博

 

汤芸描述,那种难过是非常复杂的——既有被骗后的自责,觉得自己太蠢了;又有失恋的难受,周六时还哭了一整天。“很长一段时间,跟他每天都聊很多,就是很密切的联络,然后突然断掉......那种很空的感觉,就好像失恋一样”。

 

果如在“男友”消失后,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邀请他一起玩博彩游戏的“男友”,其实是设局骗他钱的。他独自在家,想到亏掉的钱是从家人和网贷处借来的,算上利息,他背负的债务将近50万了,便特别难受。他给两个同在北京的好友打电话,说的第一句是“出事了”。

 

在朋友的追问下,果如第一次说出自己是同性恋,也道出了这段“网恋”经过。朋友立刻反应过来,果如被“杀猪”了。

 

在汤芸把自己的经历发到网络上后,偶尔会有怀疑遭遇“杀猪盘”的人来私信,她发现这些受害者已经知道被骗了,只是不愿意接受现实,需要一个人来直接点明,那就是一个骗子。

 

充满PUA的套路,没经历过是不能理解的

 

骗子首先需要的是一个剧本。采访中,汤芸和果如均提到“剧本”这个词,他们觉得,“杀猪盘”是会根据他们真实的人生经历,做出一套能走进人内心的“剧本”。

 

刚认识汤芸时,程昆说自己的外公病危,正在住院。这个细节触动了汤芸,她既同情程昆,又觉得他很有孝心。因为正好在几个月前,汤芸的外婆病逝了,她特别能共情这种状态——事后,她怀疑程昆是从朋友圈里知道这件事,便给她设定了这份剧本。

 

果如的网恋“男友”更是一开始就抛出同是湖南老乡,又是青年北漂的共性。果如也特别信任他,把自己想做影视创作,希望能赚钱拍片的事情都告诉了他。这为后来“男友”带他赚钱埋下伏笔。

 

陈雅丽则发现,自己遇到的骗子并不高明,说话经常过于套路化,也无法自圆其说。例如提出要视频时,他总说网络太差,开了十秒的视频,卡得像GIF。但最初聊天时,她总会自觉地合理化对方的话,而且她一直想不明白的是,对方居然常能接上一两句非常契合的话。

 

陈雅丽遇到的“杀猪盘”。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陈雅丽遇到的“杀猪盘”。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访者总结“杀猪盘”的另一个特点是有PUA的模式。“骗子会跟你吵架,我跟这个骗子起码吵了三次,我发现其他人遇到的也是,有的骗子还拉黑你,要你去主动加他。”汤芸告诉全现在。

 

一次跟男性朋友去看电影后,“杀猪盘”的骗子就跟陈雅丽吵了一架。她觉得事情很莫名其妙,但是这种操作确实会令女性觉得,自己已经处于一段恋爱关系中。果如第一次接受“男友”的博彩游戏邀请时,对方也是以发脾气的方式来要求他一起玩的。而此前,果如已经拒绝过两次。

 

在“杀猪盘”的热搜微博里,还有不少批评受害者的留言,“这种都能有人信,贪心的下场啊”、“有的人本来就是贪心不足 ”。这些留言让汤芸很生气,她觉得至少相当一部分的女性只是想找一个男朋友,“只能说没有真正经历过,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没办法让你感同身受”。 

 

果如也觉得,没有真正遇到过“杀猪盘”的人,是不可能理解受害者的。甚至有朋友反问他,一个高材生怎么会上这种当?

 

在剧本结局里,主角宽恕了骗子

 

“为什么骗钱还要骗感情?”汤芸并没有被骗钱,但留下了心理创伤。最初注册婚恋软件时,她其实是想认真谈一场恋爱。而“杀猪盘”程昆,比她以前交往过的男友都更加主动,也更爱说甜言蜜语,那段时间,她真的以为自己遇到一个了正确的人。

 

在上一段恋爱中,果如还受到了“杀猪盘”后遗症的影响——他常常缺乏安全感,总是不自觉地质问男友正在做什么、见过谁。最后,男友实在无法接受这种“不信任”便分手了。

 

今年9月,腾讯新闻拍摄了一辑《杀猪盘单身男女“屠宰场”》的视频,化名为赵静的主角在被“杀猪盘”骗取15万元后,反过来让骗子对自己产生感情,把他约到线下见面,最后骗子被警察逮捕。陈雅丽看完这辑视频后,只觉得很揪心,因为赵静“反杀”后并没有觉得开心,反而显得有点难受——自己也成了欺骗感情的人。

 

《杀猪盘单身男女“屠宰场”》视频截图。图片来源:和陌生人说话-腾讯新闻
《杀猪盘单身男女“屠宰场”》视频截图。图片来源:和陌生人说话-腾讯新闻

遇上第一个“杀猪盘”的一个月后,陈雅丽又收到一个“杀猪盘”的私信,她觉得骗子正是利用女性的弱点来行骗。“女性在这个社会已经那么难了,连期待幸福的权利都没有,未免也太残忍了......给一个独立女性前所未有的甜蜜和关心,让她放下警戒心,一步步地完善她内心的人设,最后击中那根致命的稻草。”她在一篇回顾这次遭遇的文章中写道。

 

果如表示,同性恋者遭遇“杀猪盘”后,情况就更糟糕了,因为担心性取向暴露,有些同性恋者不敢去维权,甚至无法找朋友求助。

 

此前,汤芸还一直在给程昆留言,劝说他不要再骗女孩子感情。

 

果如则把“杀猪盘”的经历写成了电影剧本,并拿到了一个欧洲电影节的奖项。现实里,他每个月仍要还3200元的网贷,在剧本结局里,主角宽恕了骗子。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均为化名)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姚家怡

48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