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新造车企的超长春天,什么支持它们股价乱飞

2020-12-9

扫码下载APP

通过上市和增发,三家中国的新造车企都迎来了口袋最满的时候

新造车企又拿钱了。

 

北京时间12月7日,小鹏汽车公告称拟增发4000万股美国存托股(ADS),预计此次发行的净收入约为19.42亿美元。如果承销商使用超额配售权,此次募集金额约为22.3亿美元。

 

就在上周,同样来自中国的理想汽车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文件,计划增发47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净筹资额约16.020亿美元。

 

两家公司均上市不足半年,两家股价一路上升至翻倍,让现在成了继续融钱的最好时机。

 

图片:CFP
图片:CFP

 

从今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新造车企股价整体都是“一路向东北”,不断刷新自己的股价纪录,虽然到12月,蔚来、小鹏、和理想均有所回落,相比年初或发行价仍呈倍数增长。

 

至此,特斯拉还在不断突破车企市值的上限,而蔚来、小鹏、和理想也高调挤入车企市值排行的前20位,但这三个来自中国的追随者今年交付量加起来也不过7万台,便一举改变了全球汽车市场的格局。

 

究其原因,交付量上涨、毛利率转正都是支撑股价上涨的乐观因素,同时利好电动汽车的政策也为未来几年的新能源车市场增加了更多的确定性。

 

但在不断翻倍的股价、市值面前,这些利好因素都显得不够说服力。终于熬过了苦日子的蔚来、小鹏和理想就这么在美股市场跟着老大哥特斯拉坐上了一支“失序”的增长火箭。

 

估值飞涨

 

在今年,新造车的股价纪录就是用来打破的。

 

最大赢家特斯拉从年初的不到90美元,上涨至641美元,总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在全球车企市值第一的位子上已经坐了快半年时间。

 

齐聚美股的三家中国公司——蔚来、理想、小鹏也连续刷新自己的股价纪录。

 

其中,蔚来从年初的3.72美元飙升至11月23日的57.2美元,最高涨幅达到15倍;8月27日上市的小鹏在11月底最高涨幅223%;理想汽车则从上市时的16.46美元最高上涨至42.96美元,最高涨幅达208%。

 

在11月底股价回落前,三家中国造车新势力在市值上全部跻身美股车企前15,蔚来一度来到第三位,仅次于特斯拉、丰田,成为市值最高的中国车企。

 

根据12月8日数据,在车企市值排行榜上,蔚来、小鹏和理想分别排名7、15和19。市值分别为610亿美元、347亿美元和267亿美元。

 

12月8日全球车企市值排名
12月8日全球车企市值排名

 

今年前10个月的累计销量数据显示,蔚来以3.14万辆的交付量继续领跑,增速同比翻倍;去年才实现交付的理想冲至第二位,共交付新车2.19万辆;小鹏汽车交付量达1.71万辆。

 

三家交付量总数加起来约为7万台,对传统车企巨头来说,这一数字小得几乎可以忽略。比如长安汽车10月的单月交付量就达到了21.26万辆,全年交付量预期可达到191万。而在市值上,长安仅排在26,不及蔚来、小鹏和理想中的任何一家。

 

而就是这7万量的交付量,撑起了三家约1200亿美元的市值总和。

 

传统车企的市值情况一般可以通过市盈率判断,只是从未实现单月盈利的他们并不适用这一公式。

 

而通过市销率(总市值和主营业务收入的比率)计算,造车新势力与传统车企同样差别巨大。根据AI财经社报道,Choice数据显示,通用为、丰田为、长安的市销率分别为0.32、0.67、0.81。而蔚来今年平均市盈率约为9.8,都在今年下半年登陆美股的小鹏和理想则分别为50.3、369.2。

 

不管从哪个数据来看,股价和市值的暴涨让新造车公司来到了资本狂欢的中心,也带着一众低点“上车”的投资者赚地盆满钵满。

 

他们自己大概也没能料到这样的高光会来的这么快。

 

去年的这个时候,李斌还被称为“2019最惨的人”,当时蔚来已经往里砸了100多个亿,一边裁员、缩减支出,一边四处找钱,股价也一度跌至1美元,亮起退市警报。

 

何小鹏则在公开场合表示,按照2020年车市的发展,2020年对电动汽车企业来说会是“非常非常非常艰难的一年”,大家要做好过冬的准备。

 

理想汽车融资过程中也四处碰壁,后来的在经纬创投的张颖的建议下,找到“熟悉又有钱的哥们”——王兴和张一鸣——拿钱续命。

 

度过了四处找钱的阶段,位于股价高位的现在则是它们从市场上拿钱的最佳时刻。

 

12月2日,理想汽车发布公告称拟增发4700万份美国存托股份(ADS),若以当前股价计算,募资金额约16亿美元。如果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这个数字将超过18亿美元。加上市时14.7亿美元,理想在上市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募资额已经超过30亿美元。

 

在此之前的8月底,蔚来汽车也发布了股票增发计划,一下进账17亿美元,成为中国新能源电动车行业当时最大规模的一次增发。

 

12月7日,小鹏也发布公告称拟4000万美国存托股份(ADS),总额约为19.4亿-22.34亿美元。

 

通过上市和增发,三家中国的新造车企都迎来了口袋最满的时候,手握现金超过200亿元,为后续几年的新车开发、自动驾驶备足弹药。

 

为什么涨了?

 

如果抛开疯狂的股价,不管是特斯拉,还是蔚来、小鹏、理想,在财报里都给出了不断增长的数据,在车市的寒冬里,不断向好的数据是股价强势的基础。

 

去年年底才开始正式交付的理想,则在连续刷新单月交付纪录。1-10月,理想ONE累计交付2.19万辆。

 

根据小鹏公布的销量成绩。11月小鹏汽车交付量达到4224辆,同比暴涨342%;1-11月累计交付2.13万辆,同比增长87%。

 

值得关注的是,小鹏和蔚来也实现了毛利转正,告别了“卖一辆亏一辆”的惨状,这也是三家中国公司在盈利路迈出了关键一步。引用李斌在财报电话会上的原话,这对蔚来来说是“从ICU里出来了。”

 

从外部来看,今年疫情爆发后,美联储宣布降息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这也让更多热钱开始流向股市,继续挖掘为数不多投资标的。

 

此外,正向的政策消息也为新能源汽车市场增加了更多信心。日前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占比要达到车辆总销售的20%左右。目前这个数字还不足5%。

 

在美国,美国候任总统拜登在参选前也曾表示,2026年,美国电动汽车市场份额至少要达到25%,意味着销量需要达到400万。

 

不过,不管是身在局中的从业者,还是拿着真金白银入场的投资人,似乎都没能给这波暴涨找到充足的理由。

 

对此,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在一篇文章里提到,“如果硬要寻找理由,那可能跟市场突然认可了电动车的远期潜力、中国和欧洲大力推行电动车替代燃油车、美国下一任总统拜登大力支持新能源、中概股越来越变成了一个外在的‘科创板’等等因素有关,但这些都只是事后诸葛亮。”

 

市场的大热无可避免地在这个新型的行业里注入泡沫,至于泡沫的多少,这还需要留给市场去慢慢计算。不过对于分析师来说,预测造车新势力的股价已经变得更没意义,尤其是特斯拉在过去两年的持续增长已经多次打破了估值计算方法。因此也有质疑者表示,如今“市梦率”才是衡量这些造车新势力的新标准。

 

改变估值体系

 

如果车子只是能把人送到目的地,那巨头林立的汽车行业很难出现新的挑战者。

 

特斯拉的出现不仅仅是掀起了电动化的浪潮,更重要的是智能化,让汽车逐渐成为像手机一样的智能终端,这才最终改变了传统汽车行业遵循的制造业估值体系。

 

就像苹果手机的出现掀翻了曾经的诺基亚,前者带来的不仅是更大的屏幕,更核心的是软硬件结合之下形成的IOS生态。

 

图片:CFP
图片:CFP

 

但软件能力并不是传统车企所擅长的。对于一辆车上的零部件和对应的控制系统,一直以来所有车企的做法都是软件+硬件打包的方式让不同tier 1供应商定制,这样成熟且高效。但不同的供应商分别提供的子系统,甚至连开发语言都不同,导致系统之间相互割裂,传统汽车也不是一个统一的电子产品。

 

而特斯拉改变了原有的供应链体系,在底层上重构了汽车的电子电气架构,从第一辆车的设计开始就为车辆建立了一个统一的系统,这是智能化的基础。

 

在软件层面,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今年6月说过:“要达到领先地位,我们要达到必要的软件专业知识水平还需要很多年。”虽然传统车企的转型进度不一,但这也显示出传统车企在数字化转型时,需要补上的课还有很多。

 

电子电气架构的改变,带来最重要的变化,就是让汽车可以就像手机升级操作系统一样,实现整车OTA(Over-the-Air)升级。

 

当市场认为有行业的颠覆者出现,估值自然会被快速抬升。目前全球只有特斯拉、理想、小鹏、蔚来可以实现整车OTA,它们也正是此次股价飞涨中的明星标的。

 

不过,这种短期非理性的暴涨注定是难以持续的,不少投资机构认为,一旦目前低利率的现状改变,投资者可能集体转向更具周期性的能源、工业等领域,造成电动汽车领域股价下跌。

 

此外,当有传统车企真正实现转身,在电动汽车领域推出更好的产品,竞争格局也将会被再次搅乱。

 

——————————

请微信搜索关注“20社”,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李贤焕

50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