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阿里如何学会低调? | 2021互联网展望

董芷菲 / 等3人
2020-12-28

扫码下载APP

经历今年的诸多风波后,阿里的下一年该往哪里走?

作者|董芷菲 李当心

编辑|罗立璇

 

2020年可能是阿里20余年的历史中最糟心的一年。年初由于疫情,线下经济遭受重创,阿里成为了带领中国商业走到线上、走向无接触的领头羊之一。

 

但到了下半年,情况急转直下——政治层面,阿里正在面对监管机构的强力审视,从蚂蚁金服IPO被叫停,到最近关于反垄断的调查,让阿里如履薄冰。

 

同时,拼多多、美团、京东等多个企业正在多个维度与阿里展开竞争;在公司内部,关于组织结构的动荡、价值观的偏离,以及各路业务的增长渴求,都在要求领导层重新凝聚组织核心、打出胜仗。

 

或许听起来有些自相矛盾,但阿里确实需要在激烈的内外冲突中,稳住身位,找到稳定向上的锚点。

 

风波与影响

 

如果要选出2020年年度商业事件,史上最大规模的IPO蚂蚁上市被中止,一定是其中之一。

 

在投资人、蚂蚁员工和媒体全部就绪等待财富盛宴时,11月3日晚,上交所和港交所宣布决定暂停蚂蚁金服的上市。

 

蚂蚁上市暂停不无迹象。11月2日,央行和银保监会共同发布发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对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公司的出资比例、单户网贷余额、经营杠杆率都进行了规定。同日,马云作为蚂蚁的实际控制人和管理层一道被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约谈。

 

蚂蚁集团。图片来自于官方微信。
蚂蚁集团。图片来自于官方微信。

这件事没有就此过去。12月24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局四部门又再一次约谈蚂蚁集团。

 

同日,阿里的“二选一”问题也被摆到桌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阿里称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

 

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进行调查。图片来自于市场监管总局官网。
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进行调查。图片来自于市场监管总局官网。

这引起了资本市场的波动。隔日(美东时间12月24日),阿里巴巴在美股出现上市以来最大跌幅,市值缩水近千亿美元。同日它在港股股价下跌了8.13%。

 

12月26日,金融监管部门对蚂蚁集团提出五项重点业务领域的整改要求,包括设立金融控股公司,严格整改违规信贷、保险、理财等金融活动,依法合规开展证券基金业务等。 蚂蚁金服的估值不复以往,前途依然未卜。

 

回看两个月前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发言,不禁让人感慨万千。“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明显不足”“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

 

不管怎样,阿里巴巴在经历了这次教训之后,可能很难回到过去。

 

明年,学会低调?

 

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向全现在透露,阿里明年要变得低调。 这分为两个层面。

 

首先是从公关层面的低调。马云之前的很多发言过于引人瞩目,比如他也曾经说过,“只要国家有需要,支付宝随时会上交国家”。实际上,这样的行事逻辑和呈现形式,对于阿里的公共形象,不能说没有产生过负面影响。

 

现在是阿里在公关层面重新调整的机会。不过,2019年9月,马云正式退休,更低调沉稳的张勇成为阿里巴巴的掌舵人之后,阿里的麻烦暂时稍微少了一些。

 

低调公关的第二点是主动调整和政府的关系。阿里巴巴曾经非常“刚”。比如,2015年工商总局指淘宝正品率低时,阿里选择了比较“硬”的做法:正面回应,并投诉对方的一位公职人员。

 

“蚂蚁和政府的关系一直比较复杂。”IMF前驻华干事Eswar Prasad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评论。

 

这些年来没有爆出类似那样严重的“冲突”。但是阿里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也远远没有达到马云自己提的“标准”,即“只和政府恋爱,但是不结婚”。

 

另外,张勇遇到棘手的难题还包括重新定义阿里与外界的关系,也就是互联网巨头与产业、政府,和社会的关系。

 

阿里以往非常喜欢使用“赋能”这一词汇。而在现在,这听起来像是拥有这接近9亿用户的淘宝和天猫,在向产业链发出自己的要求。腾讯的马化腾对此曾经做出过对照性的预防措施,强调腾讯的赋能是“去中心化”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阿里的体系内,确实强者恒强,中小商家的生意变得越来越艰难。

 

而且,阿里横向扩展的野心更大,从菜鸟网络(亚马逊只有仓储而没有配送这一端)、到支付和互联网金融……2020年,它甚至进军了制造业。9月,这个保密3年“迅犀数字工厂”浮出水面,服装中小商家可以按需小批量订货。

 

犀牛智造概念图。图片来自于猎云网。
犀牛智造概念图。图片来自于猎云网。

所以,怎么向政府证明,阿里对于无限扩张没有兴趣,或许还需要新的业务梳理以及一定的取舍。

 

更普遍的影响是,在不少阿里高层访谈中,你都能听到类似“我们有丰富的用户数据”的表述。这在新的互联网时代很可能会引起人们关于数据隐私安全的担忧。

 

业务不能低调

 

对阿里而言,经历了2020年这一年在舆论上的动荡,低调做事可能将成为其下一年对外形象的基调。

 

但作为国内市值最大的公司,在自己的主营业务上,阿里却不能低调。过去的一年里,无论是阿里的核心业务电商,或是增长良好、未来可期的新零售业务,这些战场的局势在2020年都有诸多变化。

 

据阿里2020年第二财季的财报,阿里的云计算业务收入同比增长60%至148.99亿元,预计两个季度内可以实现盈利。但在最大核心业务电商上,三季度阿里的移动月活用户增长几乎陷入了停滞,仅增长了700万,而从今年一季度开始,活跃在阿里平台上的买家数量增长速度也趋缓。

阿里巴巴移动端月活用户增长情况。图片来自于腾讯网。
阿里巴巴移动端月活用户增长情况。图片来自于腾讯网。

与之相对的却是竞争对手体量的迅速增长。三季度拼多多的年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7.313亿,和阿里相差不到3000万。除此之外,今年以直播电商作为重点的快手和抖音也依然处于快速成长期。

 

更重要的是,面对竞争对手的来势汹汹,逼近电商流量的天花板之后,阿里在电商业务上,不仅要去找到新的人群,也要尽可能地抢占用户的时间,增强人和货的匹配效率,进而促进用户的消费。今年11月份淘宝改版,显然在进一步向内容化和沉浸式体验迈进,也同时给了中小商家和主播更多展示和露出的机会。

 

对阿里来说,继续在这个方向上,促进淘宝基层生态的活跃,依然会是明年的重点。

 

另一个是,新零售业务在近两年已成为阿里第二大收入来源,也被阿里寄予厚望,持续加大投入的力度。

 

中国零售商业的其他收入指的就是新零售收入,在所有收入来源的占比排名第二。图片来自于阿里财报。
中国零售商业的其他收入指的就是新零售收入,在所有收入来源的占比排名第二。图片来自于阿里财报。

据晚点LatePost报道,今年4月,天猫超市升级为阿里同城零售事业群,上升为阿里巴巴CEO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今年的目标是实现成交额翻7倍。原属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饿了么新零售业务也被并入。

 

但在这个战场上,美团和京东的步步紧逼也给了阿里一定的压力。同样将同城零售作为1号业务的美团,近两年先后成立了买菜和优选的业务,和闪购一同形成同城零售的布局。而京东则在阿里升级同城零售事业群的同一时间,成立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持续推进全渠道布局。

 

出于战略和防守的需要,7月,饿了么宣布全面升级,从送餐升级到送“万物与服务”,和美团的战线从外卖扩展到“身边经济”。10月,阿里又在商超领域加大布局,收购了拥有大润发和欧尚的高鑫零售,意图发挥其供应链的能力,协同阿里其它部分业务,形成完全数字化的平台。

 

而在下一年,阿里在当前的生态之上,仍需继续加强对同城零售的业务整合和打通,推进和商超品牌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和美团正面刚的饿了么,被阿里收购以来并无起色,反而越来越处于下风。完成入淘的饿了么,要如何充分利用和支付宝等业务的打通协同,成为抵御美团的一柄利器,是阿里在2021年需要思考的命题。

 

此外,在同城零售的赛道上,社区团购无疑是今年各方势力混战的最热战场。已经在生鲜、物流上有诸多布局的阿里要不要重点投入社区团购,是盘亘在许多人心头的一个疑问。无论出于在电商业务上攻占下沉市场,或是在同城零售业务上的布局和防守,社区团购可能都是阿里不应该错过的一次风口。

 

目前,阿里投资了玩家之一的十荟团,在零售通、饿了么、菜鸟等多条线上都有布局,但对于这个老对手美团、拼多多都趋之若鹜的业务,阿里目前的投入似乎还并不明朗。

 

张勇在第二财季的电话会上表示,社区团购是处于一个超早期的发展阶段,消费者也会很容易去转变,他认为阿里拥有最好的条件,处在最好的位置,可以把握相关的机会。对阿里来说,社区团购大概率不会被放弃,但重点投入的时机可能还在未来。

 

迈入群策时代

 

相比马云天马行空、敢说敢做的风格,继任一年的张勇管理风格显然截然不同。在普华永道工作过多年、职业经理人出身的张勇,处事风格低调温和、理性务实。

 

马云和张勇。图片来自于搜狐。
马云和张勇。图片来自于搜狐。

张勇带领的阿里权力更加分散、民主,依靠制度和规则去驱动,而非强调个人的力量。

 

这一年,阿里诸多风波中都可见这种管理风格的差异。张勇上任后,阿里发布了新六脉神剑,更改了周报制度,取消内部系统中管理职级的展示。

 

据深燃报道,在蒋凡事件出来之后,张勇称自己经过很长时间的纠结、思考和讨论之后,最终由他来做了这个决定(不开除蒋凡),这后面所有的责任将由他来承担。

 

“谁都知道更简单的决定是什么。但我们毕竟还是个商业组织。”

 

而在最新的一轮组织调整里,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几位此前直接向蒋凡汇报的淘系高管现在转向汤兴汇报,直接向蒋凡汇报的杨光、刘博、汤兴承担职责更多,被解读为“过渡时期的阶段性安排”。

 

不过,在去年接受一财采访时,张勇也曾经谈到自己和马云风格的差异。外界评价马云“天马行空”,马云则评价张勇“脚踏实地”。但张勇认为这两种风格,缺哪边都不行。

 

图片来自于天下网商。
图片来自于天下网商。

张勇认为,公司不能光精耕细作,还要有愿景,要看长远、看未来,看别人看不到的局。”精耕细作也许能使公司效率获得显著提升,但没有办法发生化学变化。要想未来,想一些不确定的事情,对大的走势要有宏观判断。“

 

在组织变革上,张勇曾在湖畔大学关于领导力的授课中表示,商业设计和组织设计,是作为企业一号位不可推卸的两大责任。

 

2015年,张勇正式被任命为阿里巴巴CEO之后,确立了双十一后,一年一次的组织大调整,并提出了“小前台、大中台”的战略,希望沉淀电商和云计算等能力,建设统一的技术架构、产品支撑体系、安全体系、服务体系, 去支撑上面多种多样的业务。

 

而近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今年双十一后新一轮的组织大调整,比之往年更加谨慎,仅做了一些局部的调整。与之相对的是,继任一年后,张勇近期也在阿里内网发布文章,表示对对目前阿里的中台并不满意,现在阿里的业务发展太慢,要把中台变薄,变得敏捷和快速。

 

在湖畔大学讲课时,张勇曾经说过:“当我们问一个组织要速度的时候,我们应该让业务分开快跑,更应该把业务变成纵向的,必须独立的建制往前跑,策马狂奔。当我们问整个组织要效率、要积累、要沉淀的时候,要把有些东西横过来,让整个支撑体系包括商业沉淀能够有办法共享给其他团队。”

 

对今年经历了诸多风波,又在多个战场上面临更猛烈竞争的阿里,在2021年,的确需要在对外低调的同时,修炼好内功,跑得更快。而作为阿里的掌舵人,张勇需要把握好这其中的“收”和“放”。

 

                     

关注“20社”(quancaijing_20she)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董芷菲

51 篇文章

消费角度观察时代精神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