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辛巴的粉丝帝国,被引导和误读的乡村中国

李当心 / 等2人
1-7

扫码下载APP

微博超话里,每天都有粉丝为辛巴辟谣,表达对辛巴的支持和想念,为辛巴归来的日子倒计时。

作者|李当心 马程

编辑|贾阳

 

“勤王军”进驻华盛顿,再次让世界认识到,文明社会中人群的认知撕裂能到达何种程度。事情的吊诡一方面在于,占整个人口那么大比例的人群集体沉浸在所谓的“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中,像散发群体性的癔症;还在于,两方面群体处在各自的“同温层”,无法沟通,互不理解。

 

相似的一幕也正在中国互联网发生。

 

过去的几个月里,大概没有哪个网红比辛巴遭受更多的非议。辛巴否认售假时,有意无意地引发了粉丝对质疑假货者进行网络暴力。糖水燕窝事件的处罚下来不到一周,辛巴粉丝被诈骗的新闻又再度冲上热搜。就在近日,快手要封杀辛巴的传言也甚嚣尘上。

 

有高校学者甚至评论称,直播圈有商业创新的意义,但黑帮化,会摧毁最基本的社会正义。

 

不过,尽管外界舆论滔天,似乎一点也没影响庞大粉丝群体对辛巴的支持。

 

燕窝事件之后,辛巴曾停播暂避风头,粉丝们只能看辛巴徒弟比如蛋蛋的直播。辛巴三年的老粉龙哥向全现在回忆,辛巴当时一开始就站在蛋蛋直播间外旁观着,在粉丝们猜到他也在时,集体喊他出镜。辛巴一站到镜头面前,粉丝们的留言就在直播页面飞速滚动:瘦了,瘦了。

 

辛巴站了一会,沉默无言,眼眶微红。龙哥猜测,“辛巴看了粉丝的评论,可能是被感动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怕哭了之后,又有媒体说他以哭来博取同情,其实他是被用户感动的,这只有老用户才能懂。”

 

辛巴在直播间里给用户鞠躬。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辛巴在直播间里给用户鞠躬。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在粉丝们看来,辛巴一年到头都被骂,快手上谁想火一把骂辛巴就行,就因为他做得好,对粉丝好,就被快手七八个家族攻击,而平台对辛巴也不够公平。“快手就这样,只要别人拿辛巴当话题炒热度,辛巴一回应就封。”

 

粉丝们热衷于进入丛林法则的设想,辛巴被想象成“美强惨”,而能理解他的粉丝则是伯乐和后盾。微博超话里,每天都有粉丝为辛巴辟谣,表达对辛巴的支持和想念,为辛巴归来的日子倒计时。

 

下沉市场眼里的完美男人

 

“我现在都懒得点开那些视频了,太假了。人家一场直播赚几千万,会费尽心思去诈骗六百万吗?”在辛巴的粉丝群里,这样的声音非常普遍:“他们就是嫉妒巴哥做得好。”“术业有专攻,没有人家的付出和努力,就别嫉妒人家的回报!”

 

龙哥是从18年就开始关注辛巴的老用户,在微博上有1万多的粉丝,算是辛巴的一个大粉。他告诉全现在,辛巴的粉丝们大多数是三四线城市的成年人群体,大多已经结婚生子,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对这样的群体来说,在互联网上对一个人百分百信任,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而粉丝对辛巴狂热又纯粹的信任,背后所包含的感情,已经超过了一家物美价廉的企业和用户之间能够建立起来的。自称只是购物粉的冬梅告诉全现在:“我认可他的产品,认可他的人,我还知道他做了很多正能量的事,做了很多公益,捐了很多钱,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受网络暴力,太不公平了!”

 

显然,吸引粉丝并不只是辛巴的“货”,更重要的是辛巴近乎完美的人设。在粉丝眼里,辛巴做事有魄力,目光长远,夫妻恩爱,孝顺父母,热心公益,是一个真性情、善良的男人。

 

在孙希看来,辛巴年轻气盛,处事不圆滑,但却真实接地气。“别的网红会在直播间里演戏,今天吵架明天和好,辛巴不会。骂你就是骂你,和好不可能,绝不演戏。快手大半因为眼红卖货骂过他的,辛巴到现在都不搭理,来刷礼物就踢。”

 

爱憎分明,说到做到,一诺千金,是孙希对辛巴的评价。“大多数人都希望有个这样的朋友,交往起来轻松,骂你也是当面骂你,不会私下整你。你看快手其他网红,多少人被爆出来过给营销号的转账记录,你从来没看到辛巴的。他这个性格,吸引人。”

 

辛巴曾在直播和采访中讲过自己年轻时的坎坷经历,白手起家,19岁创业开水果店,被城里的富二代带偏,负债累累,前往日本打工,成为倒卖纸尿裤的外贸商,才赚到钱,却因为违反雇佣规则在日本身陷囹圄63天……

 

“那可真是几起几落,太不容易。”龙哥向全现在感慨道:“最可贵的是跌倒了还能爬起来,几次跌倒又几次爬起来就更难了。”

 

辛巴告诉观众,自己每天睡觉前,都会总结今天做得怎么样,明天还要继续努力。这些励志的话语让在温州做技术工多年的李维深受启发,他觉得光是听辛巴闲聊,就能学到东西。

 

在李维心里,辛巴草根出身,却目光长远,有大格局。“能够一开始不卖货就刷一个亿,有些工厂就是有这实力也没这格局,人家就是瞄准了快手将来能做电商。愿意亏本卖产品,去留住粉丝,把量冲上去,人家是真的有头脑。”他计划明年从温州回到长沙转行做销售,就是受到了辛巴的影响。

 

多位粉丝告诉全现在,对他们来说,辛巴就像自己的孩子或者弟弟,他们为辛巴如今的成绩感到自豪和欣慰。辛巴在直播间里骂人,他们听得心直哆嗦,就怕辛巴因此遭人非议。

 

在辛巴身上,粉丝们能够看到自己成长的影子,也能从一个底层百姓奋斗到高位的经历中寄托成功梦想。一定程度上,维护辛巴,就是守护他们自己的英雄梦。

 

男粉丝们欣赏辛巴的魄力和性情,占据辛选用户60%以上的女粉丝们则喜欢辛巴和妻子初瑞雪在屏幕前的美满爱情。

 

曾经是辛巴粉丝的张红住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有一份朝五晚九的稳定工作,中年离异的她,一直和父母、孩子住在一起。1990年出生的辛巴,“眉清目秀,很会唠嗑,又会唱歌”,她几乎是刚关注辛巴就粉上了他。

 

在张红眼里,辛巴和妻子初瑞雪是很恩爱的夫妻,辛巴更是“好老公、好父亲”。2019年辛巴演唱会上,早已是夫妻且已育有一女的两人补办了一场婚礼仪式,辛巴还为初瑞雪请来了她喜欢的明星。初瑞雪直播的时候,辛巴哪怕不在,也会在打赏榜一、榜二出现。有一次,辛巴在初瑞雪直播PK的最后时刻去刷了80万,让她最后赢下PK,“这很浪漫”。

 

辛巴的妻子初瑞雪,专门开了一个拍二人家庭生活的快手号。在初瑞雪拍的视频里,辛巴一改在直播间里说一不二的作风,初瑞雪生产后,辛巴抱着她给她穿衣服,初瑞雪唱歌,辛巴搂着她,帮初瑞雪举着手机,夫妻二人还会一起合唱。

 

辛巴和初瑞雪的家庭生活号。图片来自于快手截图。
辛巴和初瑞雪的家庭生活号。图片来自于快手截图。

更让粉丝们相信辛巴人品的是,辛巴从快手上卖货就开始在做公益,他一直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在快手主页的个人介绍栏此前一直写着“生于农村,馈于百姓”。孙希在辛巴直播间里下的第一单,就是辛巴当时为老家通河助农带货的大米和蜂蜜。

 

孙希告诉全现在,辛巴很少在直播间说过捐了什么,但粉丝们都知道。因为快手上有个叫“媒体人”的10万粉丝号,一直在更新辛巴父亲在全国各地捐建爱心小学、慰问扶贫干部的视频,90%的内容都是辛巴扶贫相关。通过这个号,辛巴“不让在网络上宣传”的公益事迹被粉丝们所熟知。

 

快手号“媒体人”更新的辛巴扶贫视频。图片来自于快手截图。
快手号“媒体人”更新的辛巴扶贫视频。图片来自于快手截图。

“他说过,希望可以捐建更多的小学,毕生的梦想就是超越古天乐。”在辛巴的直播间里,龙哥不止一次听他说过这样的话。“有些捐款,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用辛选和818的名义捐助了不少学校。他去年捐1.5个亿的时候,他还在租房子住,这可不是作秀。“

 

在直播提到为疫情捐赠1.5亿时,辛巴站在好几排靓丽的女助播前慷慨表示,“国家需要,我全部奉上,因为这些本就不属于我。”这让李维非常感动:“现在社会有几个这样的人?”

 

宠粉的农村霸总

 

辛巴脾气不好,是粉丝和路人都公认的事实。

 

去年,辛巴站在公司桌子上开会的视频引发批评。今年10月,辛巴在上海酒店门前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在各个视角的现场视频中,辛巴和粉丝造成交通拥堵,酒店人员大喊“让开”,辛巴顿时勃然大怒,高喊道:“你是干啥的?”辛巴追到酒店大厅,情绪更加激动,“侮辱人格,有没有人权!”最终酒店向辛巴及粉丝道歉。

 

辛巴在酒店怒指工作人员。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辛巴在酒店怒指工作人员。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辛巴再次被不少网友批评“没素质”、“不尊重人”、“仗势欺人”。但在现场粉丝和“报道员”的叙述版本里,这成了辛巴宠粉、护粉的有力证明。

 

一位亲历事件的东北粉丝在直播中把事件起因归为上海人排外,“大堂经理直接啪!把一个人推倒在地了。老铁我一点不撒谎,如果你没看到现场事实真相,请不要往别人身上泼脏水,网络杀人于无形之中。”尽管在社交媒体上所有视频“证据”中,都找不到“酒店人员推搡粉丝”的内容。

 

“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会不会去做这件事?我仍然还会。我永远不会活在别人的嘴里,也不会活在别人的眼睛里。我讨厌不公平!我讨厌不平等!我讨厌被歧视!”在冲突当天晚上举行的辛选演唱会上,辛巴站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舞台,向粉丝们陈情。这位自称出身农民的网红,代表他的粉丝,喊出了对城里人傲慢的不满。

 

孙希告诉全现在,“他都是把粉丝当作贵宾,自己从没骂过一句,徒弟说粉丝审美low,他都抓着徒弟在直播间里道歉,怎么忍得了别人去推?”

 

孙希提到的“徒弟”实际上是辛巴旗下的主播安九,据称在国外学了很多年设计。安九在卖货时,嘲笑黑粉是“城乡结合部的,看不懂我的穿衣风格”。素颜的安九被辛巴抓到直播间里训斥,“城乡结合部什么意思?他们看不懂你设计的东西是不是?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设计的东西就是垃圾。”安九流着眼泪给用户鞠躬道歉。

 

安九在直播间里流泪道歉。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安九在直播间里流泪道歉。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孙希参加过两场辛巴的演唱会。从2018年开始,辛巴就开始为粉丝办演唱会,花几千万请来邓紫棋、王力宏等大牌明星,粉丝们不但全部免票,去了还能领取浴巾等小礼物。

 

在孙希看来,别的网红虽然也开演唱会,但辛巴完全不同。“他们那不叫演唱会,叫办活动,整场都直播卖货,割粉丝韭菜。辛巴演唱会基本不卖货。”在孙希印象里,2019年演唱会以“网红结婚斥千万请明星办演唱会”的噱头被送上了热搜。孙希特意澄清,“那场演唱会就是为粉丝准备的。结婚仪式是临时加的,一共也才十几分钟。”

 

不过,就在这场“为粉丝”举办的演唱会上,辛巴带货成交1.3亿元。

 

孙希曾在直播间里听辛巴说过,明年正式的婚礼在老家通河办流水席,只要用户们有时间,都可以过来参加和见证。

 

在辛巴的这套话语体系里,粉丝们被抬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粉丝和辛巴之间形成了一种近似亲密的关系。“的确就是用户成就了他。”龙哥肯定地说道。“不是他引领粉丝成长,而是粉丝见证了他成长。”

 

辛巴总是表示,他从来不在乎给粉丝花钱,“这是我倒贴**万卖给你们的。”孙希印象里,辛巴毫不吝啬向用户们送福利、发红包,每次都是大手笔。“别人送1000单,他送50万单,至少是10万单起步。送手机,一次就送1万台。双十一,光几块钱的福利商品送出去一千多万单。”

 

辛巴粉丝晒出的福利款订单。图片来自于微博。
辛巴粉丝晒出的福利款订单。图片来自于微博。

“第一次卖荣耀补了600万,第二次卖荣耀补了1800万,第三次跟张雨绮直播(卖苹果手机),张雨绮随口一说,但是钱并没有给我,我补了1200万。”尽管后来被证实,与荣耀、张雨绮的冲突、所谓的“亏钱倒贴”实为剧本,但这并未改变孙希这些粉丝对辛巴的感情。

 

粉丝们显然很吃这套,他们并不在意所谓的商业规则。龙哥这样解读,“辛巴团队不会让商家太暴利了,他都在为粉丝着想。”

 

“辛巴怼网红,怼品牌,却从不怼粉丝。”从老牌211毕业的孙希,并不喜欢辛巴在直播间骂人,觉得“看不下去”,也难以接受下跪拜师、徒弟喊爸爸这套做派。但仅宠粉这一条就让孙希毫不迟疑支持辛巴,“辛巴可以说把宠粉做到了极致,颇有种‘不把世界放在眼里,却把粉丝当成上帝’的霸总风范。”

 

孙希还记得辛巴的叮嘱,要理智消费,不需要的东西不要买,不必为了支持他而购买。在2020年的辛选演唱会上,辛巴先带着其它三位创始人一起对粉丝单膝下跪,又带着辛选主播给现场粉丝鞠躬,“我今天的这家公司,是你们给我的,我不要赚钱,我只要赚来你们的心。”

 

完美人设裂缝

 

2020年,辛巴的粉丝冲破了7000万,成为快手上的第一网红。据辛巴官方的数据,辛选的用户数量也已经达到了4500万。这样的粉丝体量,甚至超出了大部分的一线明星。

 

在这一年的年初,辛巴曾经因为捐款1.5亿而为大众熟知,风头一时无两。但随之而来的是,伴随着出圈而接受到更多的审视,辛巴竭力营造的“完美”人设也在一次次被封号、被爆料、被打假等风波中出现裂痕。

 

燕窝事件后,快手的处理公告。图片来自于微博。
燕窝事件后,快手的处理公告。图片来自于微博。

“我以前是铁粉,现在是铁黑。”微博用户浪神亮哥对全现在表示。最近一个月,他不断发微博,希望辛巴能承认的售假,给家人们一个交待。他甚至开了一个“我们都是辛库”的超话,号召大家一起吐槽辛巴。

 

2018年,亮哥在快手网红祁天道的直播间了解到辛巴,开始在辛选平台上下单,前后买过50多单,包括牙膏、蜂蜜、乳胶枕、马油、洗面奶等。但他发现这些产品有不少质量低下,马油涂在脸上很难受,就像包了一层膜;蜂蜜包装有问题,破烂,根本拿不出手。

 

亮哥虽然投诉了相关产品,但并没有因此脱粉。他理解辛巴的处境,“价格定到这么低,很难说没有几个差品,就当刷了几十块打赏”。他仍然被辛巴感动,佩服他的经历。

 

亮哥转黑的节点,是辛巴在燕窝事件后的态度和做法。

 

“他怎么能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呢?厂家明明写的是风味饮料,是他自己直播宣传是燕窝的啊!”亮哥有些生气,“尤其后面还引导网暴指出假燕窝的粉丝,这太不仗义了。”

 

张红便是亮哥口中买到假燕窝又被网暴的受害者。她告诉全现在,糖水燕窝是买给妈妈的礼物。当时她拆开燕窝,却发现没有固体物质。20多块钱的糖水,超出了张红可以承受的范围。“当时很生气,随手拍了一段视频。很多人也这样做啊。”

 

燕窝品牌商“茗挚”提出赔偿张红1万块钱,解释变成糖水是因“水溶性物质”,是“小概率事件”,要她把视频删了。

 

“我做错了吗?当时没想到视频影响那么大,王海还没有调查,我怎么知道燕窝是不是假的。我就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张红对全现在表示。

 

她以为事件就此过去。但两天后,辛巴在直播间里,称她是“诈骗团伙,我们一告到底!”辛巴在直播间上千万人面前举了两次手机截图,有一次超过30秒,张红的手机号码因此暴露给辛巴的粉丝。

 

上千个骚扰电话和诅咒短信、肮脏恶意的社交媒体评论立刻涌向张红。张红被诊断患上抑郁症。现在她搬离了之前的住址,工作也丢了,一家人的生活成了问题。她卸载了快手,不敢在社交平台再发声。张红至今也没有收到过来自辛巴的道歉。

 

辛巴的滤镜中,另一个重点是高性价比的产品。他首创了“卖货是给家人谋福利”的说辞。但辛巴口中很多“不赚钱”、“亏钱”的产品,实际是低价清库存,或者本身就具备高毛利率的属性。

 

此前,有媒体在调查中发现,辛巴的美妆产品面膜成本仅为2毛6 ,虽然他们订单多,但厂家的压力很大。广州一位化妆品厂的运营负责人王城表示,“一片就赚几分钱,万一中间再出点问题,比如外包装需要改,那边团队会直接把钱扣掉,我们就赔钱做了。” 王城表示,这些面膜在直播间可以卖到3-5块钱一片,终端的利润很高。

 

辛选的产品截图。图片来自于淘宝。
辛选的产品截图。图片来自于淘宝。

“(美妆代工)行业里并不想和辛巴合作。”王城身边有小厂跟辛选合作护肤品和美妆产品,“辛选采购员、评测员都很外行。味道好一点,包装好一点就可以。合作的时候主要还是谈价格,价格谈妥了,款式、设计都是走的代工厂自己的模板,谈不上品牌调性这些。”

 

王海就像一把利刃,把直播电商行业的灰色、黑色空间剜了出来。据王海调查,辛巴直播间的其他很多产品,如羽绒服、保暖内衣、蜂蜜等,都存在问题;甚至很多品牌产品,也并非名副其实,比如售卖的海外美妆产品,并非时承诺的保税仓发货。

 

草莽英雄、农民企业家的故事在快手电商野蛮生长前期,为辛巴带来了惊人的个人崇拜势能。人情社会、老铁经济可以不讲冷冰冰的规则,但快手一直在向上走,主动稀释土味文化。此前网星梦工厂大电商中心总经理盛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快手主播的受众较窄,整体不符合现在主流需求,也不利于快手的商业化。

 

在平台开始走向现代企业治理同时,辛巴和他的家族也在转向企业化管理,但显然辛巴的速度赶不上平台的要求。

 

平行世界

 

龙哥已步入中年,往常一年都发不了几条微博,网上冲浪时间大多用来刷快手。

 

辛巴被舆论围攻,龙哥心疼又心急。“粉丝们气不过他被冤枉,帮他辟谣,辛巴团队也不知道有没有公关,一点都不作为。”很多粉丝在快手制作、转发支持辛巴的视频,但根本无法影响到大众。

 

糖水燕窝事件发酵的11月27日,龙哥一口气发了整整8条微博:抨击王海,声称要起诉王海,质疑燕窝事件热度被资本操纵,扩散粉丝们整理出的官媒发声中对辛巴有利的部分。在得知全现在采访目的后,龙哥不断发来粉丝搜集出的辛巴被黑证据。

 

龙哥转发的粉丝搜集的王海黑料。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龙哥转发的粉丝搜集的王海黑料。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相较于7000多万的快手老铁,辛巴在微博上的粉丝不多。这些粉丝用微弱的声音对抗大众的“偏见”。有粉丝统计制作了微博异常数据图表。有粉丝潜入辛巴对家网红粉丝群里,替辛巴找被黑的证据,果然发现对家网红在营销号群里发红包顶辛巴黑帖。

 

18:06分,辛巴在微博上就燕窝风波道歉。龙哥随即改变口径,连续转发了两条称赞辛巴“召回产品退一赔三,为直播行业树立榜样,展现大企业担当”的微博。

 

龙哥替辛巴叫冤:“茗挚燕窝被好多明星主播推荐过,一出事舆论却只对准了辛巴,站出来的也只有辛巴。”

 

龙哥的微博很有代表性,在这些粉丝描述中,辛巴更像是一个受害者。“不要在乎那些刺耳的声音,等你真正破茧而出的那天,你会发现,原来那些伤害你的言语,都会变成庆祝蜕变成功的交响乐。”

 

另一位资深粉丝木头更是愤愤不平,她向全现在控诉,铺天盖地的舆论被自媒体引导,网友跟着都在攻击辛巴。“我只知道二十二个热搜,从四十几位在三四分钟窜到前几,甚至两三个小时都下不去,正常人都能看懂。”木头意指有人蓄意放大事态,抹黑辛巴,消费者们“就算吃亏也得到三倍补偿了”。不少用户还表示绝对不寻求赔偿,“谁退货谁不是真粉丝”。

 

辛巴粉丝制作的异常微博热搜数据表。图片来自于微博。
辛巴粉丝制作的异常微博热搜数据表。图片来自于微博。

在这些不离不弃的粉丝眼里,燕窝事件中的责任对错究竟如何已经不再重要。在某自媒体不符合法律常识的“辛巴或被判15年”报道登上热搜后,网友们笑嘻嘻围观,辛巴粉丝们的委屈愤怒更增加了正当性:媒体果然总是带着有色眼镜,报道充斥偏差。

 

“外界谣言破绽百出”,粉丝们可以列举出种种证据。比如那些嘲讽辛巴把家人当韭菜割的,必定就是无脑黑,因为辛巴从来不会叫粉丝“家人”,一律都称为“用户”。比如王海发文称辛巴卖的宾利月饼商标冒用,粉丝们则称,该月饼一年前销售时,辛巴就因为供货问题取消了与其的合作,不仅退款给用户,还一人额外赠送了两盒华美牌月饼。粉丝们“攻破”谣言的方式往往不是正面对打,而只能避重就轻,抓住谣言中的漏洞,想要扳回一城。

 

燕窝事件随着广州市场监管局对辛巴公司罚款90万刚刚告一段落,平静很快又被打破。“辛巴粉丝被诈骗”的视频再度闹上热搜首位。在视频当中,十几个粉丝在辛选楼下拉横幅喊道“请班长出来解决,让你的粉丝活下去!”他们表示在辛巴直播间购物后,接到了冒充客服的电话,被骗走几万到几十万不等钱财。

 

辛巴粉丝去辛选楼下维权的视频截图。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辛巴粉丝去辛选楼下维权的视频截图。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尽管媒体有拿到受害者身份和被骗金额信息,孙希信誓旦旦地告诉全现在:“是别人在搞他。”佐证是,这些人拍完视频就跑了,前后不到五分钟;有粉丝发现散打哥发红包让营销号们把消息顶上热搜;举牌的人中有一位前不久才去参加了二驴的演唱会。选择性地采纳有利于自己的事实,强化自己的观点,这些都似曾相识。

 

粉丝转发的关于诈骗风波的质疑微博。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粉丝转发的关于诈骗风波的质疑微博。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粉丝们竭力要让大众知道真正的辛巴到底是什么样子,洗刷他身上的黑点。

 

然而,在微博、B站、豆瓣以及知乎上,看客们根本没有兴趣去了解“狂妄”、“公益”标签后的辛巴。网友和粉丝们并不互相理解,也完全没有意愿去了解彼此。豆瓣相关帖子下的热评是这样的,“我说他骗子好多年了,这回终于让我老公闭嘴了。大量垃圾货,他出事一点不奇怪。”“我妈整天看辛巴直播,特别喜欢他,我已经懒得劝了。”

 

外界不断施加负面反馈,粉丝们更加认定外界对辛巴的不怀好意,只有老用户才是最了解辛巴的人。

 

在孙希的认知里,辛巴的粉丝大多是三四五十岁的成年人,社会阅历丰富,是最理智的人群。“你想骗这个年龄段的人很难,认识一个人从不看别人说啥,都有自己的判断。”在温州打工的李维,对辛选售后服务尤其满意,“他才是真正为消费者的利益考虑的人,懂得换位思考,替老百姓想。”

 

在辛巴的直播间里,所有产品都可无条件退换,且有运费险。辛巴建了粉丝群专门解决售后。这些在淘宝上或许司空见惯的服务,在快手的野蛮生长期并非常态。

 

2019年,快手开始大力发展电商业务,不少网红都开始卖货。李维曾经在别的主播直播间里下过一单,发现实物和直播间完全不同,并且不能退货。头部网红卖假货屡见不鲜,比如散打哥卖水滴保险涉嫌虚假宣传,二驴卖防辐射防原子弹的酒,卖大鹅发的是鸭子,卖大米收到的却是碎米。

 

背后有供应链的辛巴,卖的货物价格低廉,而且多数是旗舰店、保税仓发货。在粉丝眼里,辛巴是同行衬托出来的,简直就是快手生态里最良心的卖家。

 

“辛巴从200万粉丝到现在,这一路都是被骂过来的,被黑过来的!”在微博上到处控评的李萌告诉全现在,“辛巴从崛起也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三观正的人一般生活条件都不会太差。当网络一直去黑辛巴的时候,反而有一群善良的人,能理性辨别是非的人,更加支持辛巴!”

 

在李萌看来,辛巴现在的负面新闻,对买过辛巴产品的人群几乎没有影响,只是对路人影响比较大。去年8月,辛选曾经公开过一组数据,辛选用户复购率在90%以上。

 

据多个快手相关公众号表示,燕窝事件后,辛巴将被封号2个月,辛巴家族其他主播也会停播,接受培训。不过,近期辛巴的“大徒弟”蛋蛋宣布1月9日即将复播。

 

在快手上,粉丝们转发着辛巴鞠躬的直播录屏,许愿称:

 

“暂时休息,归来依然还是顶峰,让我们一起期待王者归来!”

 

“你不欠我们任何人的,你很棒了,我们一直等你回来,等你等你……”

 

                     

关注“20社”(quancaijing_20she)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李当心

47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