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虞书欣为粉丝行为道歉:爱你的人,也可能是“坑”你的人

1-13

扫码下载APP

在所谓的饭圈规则下,除了“造星”的资本,几乎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

2021年1月13日,堪称新浪微博“道歉日”。

 

这一天,有关道歉的微博就没下过热搜,大家就像约好了一样,丁真为吸烟道歉,郑爽向金晨道歉,虞书欣针对粉丝行为道歉......其中甚至有“道了又道”,虞书欣粉丝发文致歉后,虞书欣本人及其后援团也发文致歉,随即登上热搜榜首。

实时热搜截图
实时热搜截图

事件并不稀奇,还是一桩偶像为粉丝极端行为买单的丑事。1月12日,一名微博用户发文称虞书欣是“老赖之女”。虞书欣粉丝看到该微博后,根据此人的微博信息发现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随即去学校账号投诉、打教务处电话、扒个人信息......

 

在饭圈,隐私透明是不成文的特殊“规定”。有些黑粉会被辱骂、被粉丝有组织地大举“进攻”,甚至是被P遗照,被“人肉”。不仅是粉丝,偶像的个人隐私也无法得到保证。身份证、护照号、家庭住址以几块、几十块的价格被出售。坐飞机时,偶像也会因为粉丝的操作被强制调换座位。因此在粉圈,粉丝们都很珍惜自己的马甲,不肯轻易“掉皮”。

 

在这些极端行为的反衬下,虞书欣粉丝虽然离谱,也不至于让人大跌眼镜。事件的反转还属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官方账号出面,校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报学通社 科普什么是“老赖”和“诽谤罪”,官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发了一段《乌合之众》的摘录:“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该微博现已删除
该微博现已删除

官方下场本就少见,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作为政法专业大学,是国内“五大政法”之一,这段话更是莫名多了点接近普法的意味。《乌合之众》的摘录被视作对粉丝的暗喻甚至讽刺,这彻底点燃了粉圈和围观路人的热情,大家都在等待作为正统的学校和亚文化饭圈“掰头”起来。

 

虞书欣的妈妈是不是老赖,学生的微博又是否构成诽谤,这些备受争议的问题暂且不表。但这一行为,等于是把粉丝逻辑搬到另一个言论次元中进行讨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发言,从某种层面上讲,代表着现实生活中的不追星的大多数,他们难以理解粉圈的话语体系,不明白所谓的争端,也不能对追星产生的冲动和热情感同身受。

 

粉圈和路人在各自的语境内自说自话的例子并不少见。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看来,自己的发言是正常行使对明星“评头论足”的权利,但在粉丝看来,这段话是“黑”,是对明星人格的诽谤。观众说“抠图不敬业”,粉丝说“明星身体不适、最近太忙”;原著作者指责抄袭,粉丝说“抄袭算什么,反正更红”;就连张艺谋也中了粉丝的招,他称刘浩存可以当周冬雨的接班人,本意是夸奖,但粉丝却认为是拉踩,意在踩周冬雨上位......

 

其中最吊诡的,是粉丝似乎比偶像本人更关心他的名声。他们自发地组织打投组、控评组,目的是清除网络上的负面评论,维持路人的基本好感。但在付出大量精力和财力之后,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偶像不得不反过来为粉丝行为买单——

 

肖战直到一年之后的今天,还在受“227事件”拖累;许凯替跑路的数据组还钱,称“不知道应援的钱会花到哪里”;虞书欣不得不出面道歉,尽管此事不受她的控制。因为事件持续发酵,她还被牵扯进从录制节目的廊坊大厂返回上海可能违反相关防疫政策的争议当中。

虞书欣和粉丝,图片:视觉中国
虞书欣和粉丝,图片:视觉中国

微博大V@耳帝认为,粉丝的行为是“宿主行为”:“见过太多博学理性的人,一旦碰到自己的自恋所寄托的爱与恨上,也都瞬间失智,发出疯魔言论。人真矛盾,一边极度自恋,自恋投射到傻子身上也觉得他闪烁真知之光,一边没有自我,必须寄托他物才能活。”

 

追星本该是个好词,它代表着对优秀、美的向往。但在所谓的饭圈规则下,除了“造星”的资本,几乎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当狂热粉从个体变成群体,应该怪谁呢?怪用数据评定明星热度和商业价值的资本?怪不加引导、只吃红利的明星?还是怪一些明明知道是个圈套,还替资本家卖命数钱的粉丝?这是一个在娱乐产业高速发展下难以进行解答的问题。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刘睿欣

126 篇文章

饭圈记者,有一只好小猫。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