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特效化妆十五年:买法医解剖书学习,看恐怖片觉得好笑

1-22

扫码下载APP

以前学化妆那会儿,我一看见谁受伤了,第一反应都是,“哎,你别动,我先拍张照片”。

一周前,当我在Funhouse特效化妆工作室见到刘吉,问出“血浆是红墨水么”这个白痴问题时,他颇为无奈地说,“你看你是啥也不知道”。

 

但或许,很多普通人都和我一样,对特效化妆师这个职业一无所知。

 

刘吉就是个特效化妆师。师从艾美奖得主好莱坞特效化妆大师Mark Garbarino(代表作品《星际迷航:暗黑无界》《光灵》等),从事特效化妆行业十五载,他做过的特效化妆,自己都数不清了。

 

在电影《奇门遁甲》里,倪妮看到刘吉给自己做的扮丑装,突眼、龅牙、眼袋巨大,她心里一凛,“每次看自己,嗯?”,“我自己看自己都被吓了”。在综艺《元气满满的哥哥》里,刘吉用发泡胶为演员王鹤棣做了一个西瓜头。节目中,王鹤棣猫着身子,窝在一堆西瓜里,直到他缓缓地转过头来,才被其他人发现。后来,这个画面成为粉丝心目中的“名场面”。

 

王鹤棣西瓜造型。图片:《元气满满的哥哥》官微
王鹤棣西瓜造型。图片:《元气满满的哥哥》官微

当然,这些经典造型不是单靠涂涂抹抹就能完成的。过去十五年,刘吉重复了无数遍“拓模、模具雕塑、假皮压制、贴皮上色”的过程。

 

对于这个过程,他以老年妆为例向我们解释,“模具雕塑是特效化妆的关键环节,在演员的头模上雕出眼袋、法令纹等细节。现实中,怎么可能让演员一直坐在那儿,比对着去雕?所以要先‘拓模’,用石膏、藻酸盐等灌出一个跟演员头部一模一样的模具。在这个模具上雕刻好之后,反复压模获得最终的假皮。最后,用精细到0.1毫米的喷枪,一点一点喷出皮肤上的毛孔、血管。”

 

除此之外,作为中国特效化妆行业重量级的特效化妆师,刘吉的故事,也是一个行业发展的故事。透过他的视角,我们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个行业的“秘密”。

 

以下为刘吉自述:

 

刘吉。图片:受访者提供
刘吉。图片:受访者提供

 

光头和伤效,入行基本功

 

光头妆和伤效妆是一个特效化妆师的基本功,加上国内清朝戏和抗战片偏多,很多大腕儿又不能剃头,2005年我刚入行那会儿,做了无数光头和伤效。

 

先说光头妆。最难的是粘头皮,你要把它绷在头发上,绷得很紧时,整个头就像鸭蛋一样圆。有的演员头发少,把头发全堆上去就行。有的女性演员头发太多,像《富春山居图》里林志玲的光头妆,粘不好就会像一个大头娃娃。这时就需要化妆师很有经验——把头发都捋下来,上边粘上头皮,下边收成一个小辫儿,最后用电脑CG特效把辫子擦掉或者埋在衣服里,根本看不出来。

 

图片:官方剧照
图片:官方剧照

经常有人问我,怎么保证假头皮粘上去后大小刚刚好?其实做光头妆之前,化妆师得先比对着演员头围、肤色,确定具体用哪一张头皮。跟衣服和粉底一样,头皮也有S、M、L号,以及1-15号各种肤色。因为要带的假头皮太多,一般我们出一趟工,像1m*40cm那种黑箱子得带两三个。箱子里贴上明星照片,开箱检查时,安检员一看就明白了,“做电影的是吧,可以走了!”

 

比起光头妆,伤效妆更为多样,它最考验化妆师的观察力。

 

伤效妆。图片:受访者提供
伤效妆。图片:受访者提供

记得以前学化妆那会儿,我一看见谁受伤了,第一反应都是,“哎,你别动,我先拍张照片”。有些伤在日常生活中不容易见到,那就需要看一些专业的法医解剖书,或者医学院的彩图册,疱疹、红斑狼疮、尸斑、刀伤、烧伤、枪伤都能查到。再或者去医院多转转,我以前就跟着学医的同学去看过福尔马林泡的尸体,看他们解剖,那个味儿确实吓人,但因为那儿有你想知道的东西,慢慢也就不怕了。

 

真实是检验写实类特效最重要的标准,甚至是唯一标准,所以你必须清楚每种伤效在不同阶段是什么样子,骨骼结构与根数、皮肤翻出来的状态、真皮组织的层次、相应血液的颜色等等。很多需要在雕塑阶段就刻画出来,这样做出来的假皮才会真,就是不涂“血浆”,看上去也很疼。当然,血浆也不是真的,而是用蜂蜜、酒精、麦芽糖、食用色素等调制的,人也能喝。

 

妆面细节,由剧情和性格决定

 

剧本是特效化妆的起点。无论是哪一类写实特效,故事剧情、片子基调和角色性格决定了妆面的具体细节。

 

比如《太平轮》里佟大为的烧伤妆,因为身处战场、战火喧嚣,他的妆一定有种烟熏感,略微发黑。再比如,假皮上涂血浆要根据演员现场走位和地心引力原理,有些演员受伤后躺在地上,这时候还顺着身体的方向涂,那肯定不对。还有刀砍了或者子弹击穿脖子,噗呲噗呲不停往外涌血或者喷血,导演说“多来点(血),残酷一点”,那我们就往喷血装置中多放一些血。需要喷血时,工作人员打开埋在伤口下的血管开关,一般因为是特写镜头,演员手捂住伤口后,就看不见血管了。

 

佟大为的烧伤妆。图片:受访者提供
佟大为的烧伤妆。图片:受访者提供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看恐怖片、丧尸片,手突然飞出来啦、身体撕成两半,想象拍摄现场一定很好笑。

 

不过,整体而言,老年妆比伤效和光头妆的发挥空间都大,它的完成还要基于角色性格、年龄阶段、身份地位和演员本身的外貌特质,可谓“千人千面”。

 

《功夫之王》里,成龙是一个在西方生活多年的很和善的老人,那就不能把他往很刁的方向塑造:一是保留老大哥的面部特征,鼻子这块儿做较少处理;二是展现他自然变老时80岁的状态,有秃顶、耳垂变大、抬头纹和法令纹也会很深,眼睛有些浑浊……

 

老年妆。图片:受访者提供
老年妆。图片:受访者提供

《童梦奇缘》中,刘德华饰演的光仔喝了神奇药水,哐哐哐一天变老10岁,那我们只需要抓住他每个年龄阶段的特点,50岁、60岁、70岁分别什么样?重点是展现他急剧变老的这个过程,而不用塑造角色性格。女性又不一样,老太太脸上褶子相对要少一些,如果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像孙俪饰演的芈月,那她的变化就更小了。

 

有时候,为了适应片子基调或者让妆面效果更好,甚至需要稍微牺牲一下“真实性”。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被冻得很严重,整个末梢神经都会发黑,眼皮是黑的,鼻子也是黑的。想象一下,是不是像一个小丑,有些搞笑了,那我们就不能完全还原,而是在现实基础上进行艺术化加工,对冻伤位置和颜色稍作调整。同样要做调整的还有我们给《法医秦明》做的好多死尸,有种死尸叫“巨人观”,泡在水里很久,眼珠子爆出来,嘴巴嘟着,太吓人了,那我们也要进行一些美化。

 

成本低、工期赶,影视剧bug多

 

经常有观众吐槽影视剧里的特效化妆假,这些问题的出现,有多方面原因。

 

成本当然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尤其是一些网剧,制片组觉得不用花那么多精力、那么多钱,浪费。我们正常做一个老年妆得10万起步,有人两万就做了,效果可想而知。前几天我还看到一个电影,演员眼袋、眼尾褶皱都很假,浮了一层挂在脸上,那肯定整个雕塑的痕迹就假,不可能压制出的假皮贴在脸上就变得真。

 

现在国内称之为“特效化妆师”的人不少,可能有1000多人,但在我看来,真正对得起这个称号的不超过100人。基本上这个行业还是师傅带徒弟,有些人没出师,就去剧组当助理,跟剧组的其他人建立了关系。剧组再找特效化妆师时,就直接找他了,虽然他心里也没谱,但做了再说呗——他的手艺差,可要价低啊。

 

成本之外,工期也会导致化妆效果不尽如人意。

 

正常情况下,所有造型都需要试妆后定妆,比如我们拍《西游伏妖篇》时,预留出一个多月时间和导演磨合。其中,有一个九宫真人的老年妆,最终没用,原因是通常导演也是在看到实体造型后才确定要不要用。但像一些小制作,急着拍了上线,预留出的时间太短。比如,我们做老年妆,加加班,最快也要15天完成。如果比这个时间还短,那我们不能接,会砸了招牌。

 

“肥肥猪”造型,导演希望灵动,于是团队在鼻子和耳朵里埋线,线一直埋到头后边。当手按总装置时,他的鼻子和耳朵就可以动。图片:视频截图
“肥肥猪”造型,导演希望灵动,于是团队在鼻子和耳朵里埋线,线一直埋到头后边。当手按总装置时,他的鼻子和耳朵就可以动。图片:视频截图

而在好莱坞,工业化体系很完善。开拍前,导演已经将所有情节、分镜脚本都完成了,不可能剧本没写完就开机。写好剧本,所有工作人员迅速进入影片制作流程,由第一副导演去安排整体制作、拍摄排期。你要做多少怪兽、每个怪兽预算多少、最终妆面是什么,这些都已经在正式开拍前就确定了,开拍时要做的只是贴皮上色。如果预算报了100万实际花费远未达到,副导演可能还要问你,“你为什么省下来这么多钱?我没让你帮忙省钱。”

 

此外,好的作品应该是导演、演员和特效化妆相辅相成的。以前做“老爷”徐克的戏,虽然波折,但很有成就感。现在做一些电影,节奏都很快,很少有导演专门和化妆师讨论各种细节。所以,仔细想想,近期影片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还真不多。有些导演干脆直接和你说,你多出几个想法,我来挑。

 

事实上,越是知名导演、知名演员,在合作过程中,越没有那么多化妆以外的事儿。我们给章子怡做老年妆,她一坐8个小时。我和师父给张涵予做孙中山的妆,晚上12点张涵予进的化妆间,早上出去时,太阳已经出来了。反倒是一些不知名的演员,有时候喜欢作,会反复确定妆效伤不伤皮肤,是不是太丑了。

 

张涵予饰演孙中山。图片:网络
张涵予饰演孙中山。图片:网络

所以你看,成本、工期、导演和演员,各个环节都会影响特效化妆的成败,电脑技术对这个行业的冲击反而没那么大。到现在为止,电脑特效也还是辅助,可以让导演的想法更飞一些。但落实到真人角色上,还是要用特效化妆,尤其是背景群演,全部用CG技术,那贵死了。

 

当然不排除某一天,所有特效妆面都在电脑中完成,但那时,电影的魅力也就失去了。它不是电影,而是动画片。

 

新题材是最好的机会

 

早些年,我做了无数光头和伤效妆,能做个“断肢”了不得了。那时,电影题材少,项目也少。

 

也确实养活不了自己。我经常去做演员副导演,干嘛的?就是选角,有点像群头。因为圈里常有一些要老外的戏,我英文还行,就上街跟老外搭讪,要一些资料。有时候还会周末摆摆地摊,卖袜子什么的都干过。先吃饱自己。

 

那为什么还要坚持?因为喜欢啊,做雕塑不用花钱,我经常在自己的脸的模具上雕塑练习。而且我相信,国内市场不会一直是这个状态,大概是2010年开始,国内开始有一些魔幻片,《画皮》《捉妖记》《狄仁杰》《大闹天宫》《四大名捕》等等,全是这种类型,用到的特效化妆多了,我开始有机会做一些创意特效。而在这之前,除了王希钟老师做的86版《西游记》,国内创意特效这块儿的人才基本上是断层的。

 

在创意特效中,我们要和导演深入的讨论角色特点、了解导演需求。了解到的细节越多,越有利于角色塑造。

 

图片:官方剧照
图片:官方剧照

徐克导演是我很佩服的一位导演,他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他合作的“光面猪”造型,改过四版。因为他的脸要做成戏剧油彩的、整个发亮的效果,我们一开始用的是乳胶皮,结果发现他笑的时候脸上会起皱,假皮跟动得厉害。那不行——徐导不希望他脸上有表情,不想让他像一个真的人,“他是妖精变的,像一只猪罩在面具里,肉挤在脸上,很油滑”。

 

这时候你就明白,魔幻、科幻这类题材不需要造型完全写实。我们试了很多面膜,面膜的问题是留不住妆,隔一会儿就得补。找来找去,最后用的是新开发的食品级硅胶,这种材料硬度偏高,演员做出笑的表情时,脸上会很僵。制好假皮,还得给他脸上上油,如果是真油,一蹭整个妆面不就花了?所以我们得找那种亮光剂,可以保持妆面的持久性,又不脱色。

 

尽管创意特效不怎么在意造型的写实性,但创意肯定还是源于生活。巴特尔演的沙僧原身是一只老虎鱼,所以随着光线不同,他的脸上会有从蓝到紫的变化;老虎鱼吃人,嘴巴很大,我们在设计时就给他做了小丑的开嘴;头部是硅胶做的鱼鳍,有种半透明的质感;又因为沙僧是和尚,我们给他脸上做了一些疔的效果。

 

图片:受访者提供
图片:受访者提供

迄今为止,我们做的创意特效多来自于IP改编作品,仅一部西游,就设计过很多版。

 

彭于晏版的《悟空传》,导演想让他偏“狼人”、“很邪魅”,所以给他的脸上设计了红色的部分。黄子韬版的《大话西游》,只是稍微改了他的鼻子和额头,因为导演想保留他的帅气。刘天佐饰演的猪八戒就偏喜感一些,眉毛短短的、向上挑。蜘蛛精是女性角色,我们想留住她的美感,就采用了一些时尚妆面的做法,眼部勾出来是那种欧式眼的设计,指甲变黑以后也不会恶心。

 

彭于晏版孙悟空。图片:视频截图
彭于晏版孙悟空。图片:视频截图
黄子韬版孙悟空。图片:官方剧照
黄子韬版孙悟空。图片:官方剧照
刘天佐版猪八戒。图片:微博
刘天佐版猪八戒。图片:微博

但除了《西游记》《盗墓笔记》这类IP改编作品,国内创意特效的施展空间还是很小,我一直想创造一些东方神话里的怪兽,但很少碰到合适的题材。我们给《四大名捕》做的狼人,多少还是带有西方色彩,那能不能创造一些东方的怪兽或神仙?不那么外化,更飘逸、更唯美一些?前段时间,我们有做一个《大泼猴》的电视剧,剧里有40多个妖精,在这块有做一些尝试,希望可以让大家眼前一亮吧。

 

封面图片:受访者提供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王秦怡

104 篇文章

爱八卦爱吐槽,最不爱写稿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