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图集|在坎大哈第一家女性健身俱乐部,她们悄悄发起一场健身革命

1-31

扫码下载APP

摘要:为挑战诋毁妇女运动的阿富汗保守传统,阿富汗坎大哈第一家妇女健康俱乐部开业,许多女性悄悄来这里锻炼身体。
坎大哈。图源:视觉中国
坎大哈。图源:视觉中国

来源:纽约时报

 

阿富汗女性很少锻炼身体,尽管在首都喀布尔开设了几个妇女健身俱乐部,甚至还有两个妇女游泳池。但在坎大哈这样的保守据点,许多男性不赞成女性试图掌握自己的身体权。

 

不久前,在坎大哈,第一家女性健身俱乐部开业了。它藏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外面的院落一直被封锁,以防外人窥视。健身俱乐部里还包括一个广播电台、妇女英语和识字班、一所伊斯兰学校和一个妇女裁缝中心。

 

坎大哈第一家女性健身俱乐部室内场景。图源:视觉中国
坎大哈第一家女性健身俱乐部室内场景。图源:视觉中国

它的开办者是36岁的玛丽亚姆·杜拉尼(Maryam Durani)。她是一位不屈不挠的妇女权利倡导者,经历了两次自杀式爆炸、一次暗杀未遂和无数次死亡威胁,开设这个健身俱乐部也受到了恶意的网暴。

 

玛丽亚姆-杜拉尼。图源:视觉中国
玛丽亚姆-杜拉尼。图源:视觉中国

据杜拉尼透露,为了来这里健身,俱乐部成员必须向家人隐瞒行踪,加上受疫情影响,会员人数目前只有30人。

 

这家健身房一直处于危险之中。开业不久,它就被社交媒体上的嘲笑和中伤淹没。人们称它是妓院,“在这里锻炼的都是妓女,为了让自己对男人产生更多吸引力”。杜拉尼女士被威胁,并要求关闭俱乐部,将妇女送回家给她们的丈夫。

 

24岁的英语教师萨迪亚-安瓦里,在俱乐部教授英语课。图源:视觉中国
24岁的英语教师萨迪亚-安瓦里,在俱乐部教授英语课。图源:视觉中国

“坎大哈对当地的女性来说,是一个非常压抑的环境。”杜拉尼女士说,“俱乐部要关注女性身心健康,因为几乎每个来这里的女性都有抑郁症。”

 

杜拉尼的父亲,82岁的哈吉·穆罕默德·埃萨说:“他们称我的女儿为妓女——他们说任何有尊严的男人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感到很震惊。”

 

俱乐部成员说,她们都受到了俱乐部外男性的骚扰和挑逗。杜拉尼说,有几个会员被骑摩托车的男子投掷的石块击中,这些男子威胁说,如果他们继续来俱乐部,就杀了她们。一些会员在锻炼时还要恪守传统,总是用头巾遮住头发。

 

玛丽亚姆·杜拉尼(左)在坎大哈的妇女健身俱乐部指导一名会员锻炼。妇女只允许在穿着完全隐蔽的衣服时拍照,而不是平时的运动服。图源:视觉中国
玛丽亚姆·杜拉尼(左)在坎大哈的妇女健身俱乐部指导一名会员锻炼。妇女只允许在穿着完全隐蔽的衣服时拍照,而不是平时的运动服。图源:视觉中国

居民霍马·尤萨夫扎伊身材过于肥胖,患上糖尿病和高血压,27岁的她总是昏昏欲睡,情绪低落。听说坎大哈的第一家妇女保健俱乐部刚刚开业,她认为这是她一直在等待的奇迹。可当她最初提出要去俱乐部健身时,丈夫拒绝了她的请求。坎大哈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城市,曾是塔利班的总部,在那里,男人仍然对女性生活中最平淡的细节指手画脚。

 

在她的几番坚持下,丈夫才作出让步。霍马·尤萨夫扎现在每周锻炼六天,通过举重和跑步减脂,成功减掉了近50磅的体重,降低了血压,并使糖尿病得到控制。"我感觉很健康,有了更多的能量,非常开心。"她说。

 

健身房里锻炼的坎大哈妇女。图源:视觉中国
健身房里锻炼的坎大哈妇女。图源:视觉中国

“我的父亲和兄弟们说,如果我去健身俱乐部,他们会杀了我。”一位要求化名为“塔玛娜”的健身会员说。

 

33岁的塔玛娜每天习惯穿着宗教学校的白色长袍离家到俱乐部,每周有六天都坚持锻炼,每次两小时。到了健身房,她就换上健身服,跑步、踩自行车和举重。“我没有做错什么,也不可耻,”塔玛娜说,“事实上,这是让我变得更快乐、更健康的事情。”

 

妇女在俱乐部缝纫工作室制作衣服。图源:视觉中国
妇女在俱乐部缝纫工作室制作衣服。图源:视觉中国

“如果人们看到我们在没有遮挡的情况下锻炼,会给我们造成不好的形象,”会员尤萨夫扎伊说。俱乐部聘请了一名教练,指导大家锻炼,并教授营养和节食知识。她拒绝再食用肉类和糖类,改吃蔬菜和水果。对于尤萨夫扎伊来说,俱乐部提供了一个避难所,“在这里,我可以获得短暂地放松,忘记外面的一切。”

 

坎大哈女性在俱乐部播音室学习。图源:视觉中国
坎大哈女性在俱乐部播音室学习。图源:视觉中国

32岁的姆塔兹·法伊兹说,她的丈夫鼓励她加入健身房。两个月以来,她已经减掉了11磅,并决心再减掉30磅。她觉得在健身房里能感到短暂的放松和自由,但即便如此,她依然会感到潜在的心理压力,“在这个社会,男权造成了这所有的问题。这就是我们的文化。男人仍然控制着一切。”

 

广播电台经营商埃塞也发表了看法,他的女儿通过健身房锻炼减轻了肥胖困扰,看到女性们锻炼身体、改善健康状况,而且每月只需3.5美元,这让他非常高兴。他认为,女性健身房是照进阿富汗的一道微弱曙光,“就像回到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初,那是阿富汗曾经的光辉岁月,当时的阿富汗政府还能看到一点进步,尊重女性自由。但现在的阿富汗是一个极端主义国家,”他说,“如果阿富汗能回到那个时代,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

 

朱玲玉

57 篇文章

由少而多,天地消磨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