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穿皮衣、骑摩托、送快递的“哪吒”如何诞生?| 专访《新神榜:哪吒重生》角色设计总监崔月梅

扫码下载APP

“画三太子的时候,我们参考了吴亦凡的神态。王一博的话,没有那么特意去参考,如果大家觉得像,那也挺好的,王一博很帅。”

在神话人物当中,哪吒是当之无愧的顶流。

 

1979年,红绫金圈、三头六臂的哪吒是无数孩子的童年经典。2019年,一个黑眼圈小子横扫了整个夏天。如今,哪吒又要冲击春节档,和最强种子选手们争夺观众。

 

对制作方追光动画来说,这是个大胆的决定。《新神榜:哪吒重生》只是追光制作的第二部青年向国漫,业界都在观望它是否能达到《白蛇:缘起》的水平。另一方面,没有观众见过长大后的哪吒,没有前例证明市场的接受程度,这意味着制作方要完完全全从头开始。

 

《新神榜:哪吒重生》的故事发生在哪吒自刎而死之后。此时,距离封神大战已过去了3000年。哪吒的魂魄不断投胎转世,最终在架空世界“东海市”成了普通青年李云祥。李云祥身上,哪吒的影子已经模糊,他身高1米82,着皮衣、跨机车。过去是陈塘关总兵李靖的儿子,现在成了平民区的机车小子。

李云祥爱好机车​ ​
李云祥爱好机车​ ​

​哪吒的标志性造型也发生了改变。过去的双丸子头,因为放在青年人头上“实在无法接受”改成了一个髻。婴儿肥也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瓜子脸、浓眉、大眼睛,让人不禁发问:“帅哥,你谁?”

 

自《新神榜:哪吒重生》上映的消息曝光以来,这版新哪吒,就不可避免地被观众拿来与2019年的哪吒做对比。的确有相似之处,两者都对经典神话人物和故事框架进行了重塑。《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导演赵霁还和饺子交流,说“压力是有的,但后来也想开了,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而且中国动画能有这个局面,很不容易。”

 

追光动画一部作品,通常要做3至4年。《新神榜:哪吒重生》和《白蛇:缘起》诞生于同期,但制作工艺和技术难度却翻了倍。电影中的李云祥,有普通人形态,也有元神形态,有摩托,也有铠甲。他还将和化为龙形的三太子一起,呈现一场抡着钢铁架子在现代废墟中打架的巨燃动作戏。

李云祥与背后的哪吒元神
李云祥与背后的哪吒元神

作为追光动画的角色设计总监,追光动画的大多数角色都出自崔月梅的笔下。用她的话说,做角色设计就像玩《模拟人生》。“不同的是,玩游戏只要符合自己的审美就好了。做设计是拿到一段文字,再从中变出一个人。”

 

朋克味十足的青年新哪吒究竟如何诞生?我们采访了崔月梅,让她谈谈李云祥诞生背后的故事。

追光动画角色设计总监崔月梅
追光动画角色设计总监崔月梅

重做哪吒

 

全现在: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里的哪吒,从外形上看非常特别,现在的造型是怎么确定下来的?

崔月梅:一开始说做“哪吒”的时候,我们就在想,怎么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哪吒?能不能和已知印象里的年龄不一样?甚至年代都不一样?剧本层面,把故事的背景设置为架空的民国,对于我们来说,就要考虑这个时代的穿着,是让哪吒穿马褂吗?还是穿西装?

 

后来,哪吒的职业也定下来了,确定为一位快递小哥、机车小哥。这样一来,我们的造型也要配合他的年龄、身份,同样又要让观众看出一点哪吒的感觉。

 

比如他的衣服,我们选择了一款短皮衣,整体质感偏粗糙。因为观众对机车青年的直观印象,就是穿着短皮衣的感觉。由于电影的世界观偏朋克,我们也把这些元素对应到金属皮制品上。之前也纠结过,要不要让哪吒穿长风衣,这样骑摩托的时候,风衣飘起来会很潇洒。但考虑到哪吒的年龄和性格,似乎长款衣服不太适合性格利索的他,所以最后还是做了一款比较短,看上利索、精干的皮衣。

崔月梅在《天天向上》节目中介绍《新神榜:哪吒重生》角色设计理念,图片:天天向上官微
崔月梅在《天天向上》节目中介绍《新神榜:哪吒重生》角色设计理念,图片:天天向上官微

头发这块,最初我们也很纠结。如果换掉哪吒标志性的两个丸子头,观众会不会认不出来。我们也试了一下,但成年人扎两个丸子头,实在是不能接受。我们希望能保留一点古代的感觉,又和现代人身份不违和,最后就定为扎一个髻。

 

哪吒的性格比较火爆,我们在做发型时,也给头发做了一些曲度,让发髻整体向上。这样看上去,头发会有一种像火一样,熊熊燃烧的感觉。但这样一设计,哪吒已经和大家印象中的他完全不同了。为了把他往回拉,我们又从1979版的《哪吒闹海》里找了一点他的神态。这方面是有借鉴的,希望观众能从眉眼中看到1979年小哪吒的感觉。

 

全现在:就像你刚才说的,观众对于哪吒的外形是有普遍认知的。那么,有哪些特质,是《新神榜:哪吒重生》中保留的吗?

崔月梅:其实我们就没保留什么了,基本上都是重做的。因为已经没办法再讲小哪吒的故事了,李云祥的外形全部要重做。但他的元神,是经典小哪吒的造型,扎了两个髻,三头六臂,拿着混天绫,脚踩风火轮。

 

朋克风格

 

全现在:除了哪吒的设计,整个电影中,东方和西方元素的碰撞感也很强烈。当时是怎么搭配的?

崔月梅:其实我们参考了老上海时期的感觉,出现西方元素是很正常的,因为那时西方文化的影响已经很明显了。我们挑了一些比较强烈的风格放在《新神榜:哪吒重生》里,例如Art deco,一种偏几何、精美的设计语言,这在当时的社会顶级阶层比较盛行。

 

我们把这种风格用在了三太子龙王这一脉上。在我们的世界里,三太子一家是偏富有阶层的,所以他们的风格会更优雅、正统、精致,符合Art deco的特点。观众可以看三太子戴的那条项链,它的掐丝、滚边都做得非常精致。这条项链整体形状是一条龙,但不是圆润的中国龙,用直角偏多,感觉偏硬,看起来几何感非常强。

三太子一家属于东海市的富有阶层,这张图可以看到三太子的项链
三太子一家属于东海市的富有阶层,这张图可以看到三太子的项链

到了哪吒这边,因为他住在平民区,整体风格就偏工业朋克,没有Art deco那么明显的设计感和高级感,更像是一种拼凑。比如哪吒的盔甲、小萝莉的机械腿,都是朋克感较重、偏破旧的金属感。虽然片子的整体风格是朋克,但根据不同的社会阶层,我们的表达语言也不同。

 

全现在:导演介绍说,三太子这个角色做了几十个版本,头发丝的颜色、粗细都做过调整。当时纠结的点是什么?

崔月梅:当时我们在想,怎么能让他有特点。首先要符合他的社会阶层、年龄,然后最好能让观众看见一点小白龙的感觉。我们试了很多发型,深色的头发不太适合他,看上去太普通了。后来就说给他染个发试试,选择了砂金色。但三太子本身不是这个发色,他是中国人,所以我们特意把发根留成黑色,就像真人染发的感觉。

 

全现在:我看观众都很喜欢三太子金属龙筋的设计,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这块的设计理念?

三太子的金属机械脊梁让人联想到他与哪吒的前世宿怨
三太子的金属机械脊梁让人联想到他与哪吒的前世宿怨

崔月梅:还是和他的身世有关。大家都很熟悉他和哪吒之间的纠葛,最后是以龙筋被扒作为暂时结束。这个宿命经过生生世世的投胎、转世,并没有改变。

 

筋被扒后,他的背一直属于受伤状态,没有完全愈合。要体现这条伤疤,又要紧扣东方朋克感,我们就想到了金属。这条龙是用金属脊椎勉强拼到一起的,在龙身上特别明显,在人身上也有体现,希望大家能看出他悲惨的前世宿命,又能体会到金属朋克的感觉。

 

全现在:在所有角色里,谁是设计时间最长,或者工艺最复杂的?

崔月梅:论工艺复杂度的话,哪吒的盔甲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我们需要考虑制作的需求,让它在拉伸的时候看上去不难看。为了实现这点,需要提前对盔甲进行切割。块太整了动不起来,但如果切得太碎了,整体性又不强,在这个上面我们折腾了好一阵。

李云祥的红色金属战甲
李云祥的红色金属战甲

时间上,反复最多的应该是苏医生。因为我们试图把她做出特点,但能做的空间又非常小。她就穿了一身白大褂,为了把她做出主角的感觉,我们在她的脸上反复调了很多次。还有很多戏份不太多的角色,他们的设计感也是非常强烈的,比如彩云,比如里边两个杀手,安康鱼和水母,还有夜叉、面具人,我们做了非常多。

 

全现在:只看现在释出的片花,很多观众会把注意力放在李云祥和三太子身上。但我们知道,以往追光会出现惊喜人物,例如《白蛇:缘起》的宝青坊主,这次有没有类似值得关注的角色?

崔月梅:我觉得彩云是大家可以特别关注的,她是个女杀手,造型上特别炫酷,自身的背景性格也很有特点。

石矶娘娘后人彩云姑娘
石矶娘娘后人彩云姑娘

 

明星脸

 

全现在:这个项目和《白蛇:缘起》是同期的是吗?此前导演说,比起《白蛇:缘起》,《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制作过程更复杂。角色设计这块,也是一样的吗?

崔月梅:设计是从《白蛇:缘起》中后期开始做的,剧本可能前置一些。角色设计这边是方向不太一样,《白蛇:缘起》是挑战做“软”,《新神榜:哪吒重生》是试图做“硬”。《白蛇:缘起》是古风,主角以女性为主。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要挑战的是头发、裙子怎么飘起来,怎么让它们看上去有质感。但《新神榜:哪吒重生》是一部热血青年向的电影,整体的设计重点变成了机械、燃。

 

全现在:在审美上,有网友觉得李云祥和许宣的脸有点像,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呢?

崔月梅:我觉得很正常,因为都是我设计的(笑)。其实不会,如果只看外观,的确有一点相似,包括大家看明星,也会说撞脸了。

《白蛇:缘起》中的许宣和白娘子
《白蛇:缘起》中的许宣和白娘子

我觉得这代表了当下审美趋同的现象,大家对“美”、“帅”是有定义的。如果跑出这个公认的定义,就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

 

其实我没觉得李云祥像许宣,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也会去想这件事。可能社会对于美和帅是有标准的,我们没有办法做到角色极度夸张的情况下,又很帅,这太难了。所以变化可能比大家预期的要小一些,看上去有点雷同。我们只能在帅哥的范畴之内,尽量找角色之间的差别,然后尽量把其他角色做得更丰富,更有特点。

 

全现在:问一个网友们很关心的问题,他们觉得,李云祥像王一博,三太子像吴亦凡。在确立面部特征的时候,的确有参考一些明星的特征吗?

崔月梅:《老炮儿》上映时,剧本其实已经写完了。当时觉得里面吴亦凡的角色特别像三太子,贵公子、不羁、有个性,长得又干净。所以画三太子的时候,我们参考了吴亦凡的神态。王一博的话,没有那么特意去参考,如果大家觉得像,那也挺好的,王一博很帅。

《新神榜:哪吒重生》中的三太子
《新神榜:哪吒重生》中的三太子

全现在:我听动画工作者说,人物放在大银幕,尤其是IMAX那样的巨型屏幕上,会发现很多缺憾。《哪吒重生》里有没有类似的情况?

崔月梅:追求完美这种事没有尽头,在相应的时间内,做出基本符合的产品,就是比较好的结果了。你提到的大银幕的问题,确实会有,但这个经验我们在做第一部片子的时候,就积累了很多,所以我们的角色在大屏幕上应该是比较能扛得住的。

 

比方说,为了应对大屏幕,我们在做角色时就会做得非常精细。如果仔细看皮肤毛孔,角色T区的毛孔会稍微比脸颊的毛孔粗一些。像胡子,远处看只是一片青色,但是放到大屏幕上,观众是能看清胡子根的。我们尽可能去做,但它毕竟是动画电影,也不会过分追求特别真实的质感,否则会和动画比较归纳的艺术风格有冲突。

 

全现在:《白蛇:缘起》的成绩特别好,当中有没有经验或者方法论,是运用到《新神榜:哪吒重》上的?

崔月梅:对追光动画来说,《白蛇:缘起》最大的突破是从卡通转向偏青年的风格,让角色看上去比例更真实。《新神榜:哪吒重生》这次风格更偏现代,会往这个方向上再往前尝试一点。

 

刘睿欣

106 篇文章

饭圈记者,有一只好小猫。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