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每个“二次元”或许都需要一次舷梯时刻——《无职转生》下架事件未必是坏事

2-8

扫码下载APP

退回游船或者登上陆地都没有错。

《海上钢琴师》中,才华横溢的1900从出生就在船上。同伴们告诉他,只要他肯下船,外面的宽阔天地都等着聆听他的钢琴演奏。虽不是被这番愿景打动,但终于有一次,1900动了下船的念头。

 

整理好行装,走到甲板通向陆地的舷梯中央,他停住了。大海与陆地之间,他知道自己迎来了一个抉择时刻。

 

《海上钢琴师》截图
《海上钢琴师》截图

 

2月7号晚22时左右,哔哩哔哩(下简称B站)番剧运营团队发布微博,表示“因突发技术故障”下架此前一月人气新番《无职转生》。

因突发技术故障原因下架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因突发技术故障原因下架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目前对于“突发技术故障”的解读主要指向作品内容。《无职转生》是一部标准的宅男向作品,其中充斥着不少打擦边球的性内容。借着转生、穿越和异世界,在现实生活中有违伦常和不符合道德标准的行为被展示,其中一些还得到认同。

 

从公共层面讨论这一事件,最有用的不是“真诚”的个人感受,而是有立场的表态。而置于私人层面,则正好相反。比起在两个层面能够自洽的群众,更让人关心的是那些因此陷入矛盾与沉默的人。

 

他们不在少数。一位微博网友说:“虽然我对《无职转生》恶心透了,但是感觉这样直接下架也不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就很烦”。

 

当然也有私人爱好与《无职转生》相投,但确实自觉没有立场在公共层面维护它的不敢发声者。

 

这两类人在此次事件中都站在了自我矛盾的象限上。当然,这也不是“二次元”第一次遇到类似困境。阴阳怪气或自我解嘲都是可供选择的应对。

 

然而,莫名的,我还挺希望多一些上面那位感觉“就很烦”的网友,我们一起与这种矛盾多共处一会。

 

矛盾,或许是难得的自我审视时刻 图片来源:CFP
矛盾,或许是难得的自我审视时刻 图片来源:CFP

 

随着原本处在主流文化治外的二次元融入主流,我们可能都到了需要在退回游船与登上陆地之间做一次舷梯抉择的时刻。

 

互联网时代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小众。此次风波从技术层面看,可以归因为B站在没有严格分级措施的情况下,对一部明显不适合全年龄段观看的作品进行了全面推广。然而,仅这么看,会忽略掉了很多更大层面上的问题。

 

从大环境看,类似《龙王的工作》以及《哆啦A梦》静香入浴这样的作品和情节,近年来都在因为涉及恋童和不尊重女性而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抨击。日本艺术家虽然以创作自由之名,始终将漫画剔除在禁止持有儿童色情影像制品的法案适用范围外,同时在动画等其他作品中发明了各种各样打擦边球方法。然而,从整体社会舆论上,对此类作品的反对声音已经越来越大。想圈地自萌,越来越难。

 

《龙王的工作》,具体内容不详述,几乎全员幼女,而且经常有擦边球内容出现。
《龙王的工作》,具体内容不详述,几乎全员幼女,而且经常有擦边球内容出现。

 

时代在变化。每个时代都会解禁一些东西,同时也使另一些成为禁忌。这个进程中,总有一些事物会更加边缘化。无论是试图从人性中剔除掉这部分恶,还是将它驱逐得更远,都是无可厚非的。由此带来一些人的一些不适,也是个体和变动的世界不断摸索着形成同步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当然不同步也是可以的,但是需要足够的幸运,或者是能够支付不同步所需的高额成本。

 

互联网迫使人们接受更加多元化的信息,同时个人自己也会受到更加多元化的评判。不确定性让我们又爱又恨,其中一部分凝结为我们对于确定的价值标准的渴求。

 

外国现实世界中的各种冲突激化自不必说。在玩家圈层内,2020年《美国末日2》剧情风波后不久,知名游戏网站polygon上,一篇名为《游戏需要退回到黑白分明的道德标准》的文章在首页推荐位驻留了长达三天。文章作者,一位资深玩家,呼吁不要再如此多的刻画反英雄主角,不要再模糊正邪标准。这篇文章在网站上引发了激烈的讨论,玩家内部也在分化。

 

而且,《无职转生》下架事件的另一个侧面是,我们都知道,其实只要想,我们还是有各种途径能看到它。所以,这场争论并不完全的是一场“观看权”的争夺。某种意义上,也包含着一种仅被部分人认同的私人语境,试图进入公共语境的努力。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我想说,其实有争论反而是一种进步的表现——不要害怕争论。

 

倒退个20年,二次元的声音完全在主流之外,“二次元”们也不寻求和主流语境进行沟通。即便不说二十年前,想想上次有lex参与的“lex国家队事件”(2018年,B站动漫区知名UP主lex发布一些过激评论之后,一部被粉丝称为“国家队”的作品下架),当时lex的话语体系,已经和这次事件中lex评价《无职转生》所用的话语有了一些明显差别。

 

一种如何让非二次元看待二次元的,从他者视角的自我审视,在融入这位已经破圈,演唱过院线电影主题曲的人气主播的思考范围。

 

《Darling in the FranXX》2018年引进国内,当年广受欢迎,与《紫罗兰永恒花园》形成最激烈的1月霸权之争,结果,因不可抗力,这部作品于同年2月下架。
《Darling in the FranXX》2018年引进国内,当年广受欢迎,与《紫罗兰永恒花园》形成最激烈的1月霸权之争,结果,因不可抗力,这部作品于同年2月下架。

 

当然,这样的归因以及“这是进步”的标签并不能缓解任何可能的焦虑情绪。因为融入和规训往往是同步的。换了一个语境,矛盾依然不可避免的落在真实的“二次元”个体身上。

 

所以这种矛盾感真的需要去逃避吗?

 

矛盾意味着某种复杂性。一直以来,二次元文化存在的部分意义就在于,我们付出一定代价后,能够免于面对复杂性。在这个无法掌控的可怖世界之外,获得一处能够短暂停靠的港湾。在令人窒息的无限中寻得一丝令自己心安的有限。从这个角度来看,撇开那些道德评判,我始终对这种自我封闭有着一种认同。

 

然而,随着二次元的不断主流化,不可避免还会有更多的“《无职转生》下架事件”。如同1900,我想每个“二次元”在他们的一生中接受至少一次陆地的召唤未尝不是有益的。在直面另一种语境时,去感到困惑、去陷入矛盾、去面对抉择。

 

结果不重要,而是通过这样的时刻,存在,得到了再一次的自我确定——一次新生。

 

退回游船或者登上陆地都没有错。

 

《海上钢琴师》截图  陆地是一艘对于我们太大的船?
《海上钢琴师》截图  陆地是一艘对于我们太大的船?

————

关注公众号“次元土豆”你想看的ACG都在这里

海德

65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