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B站引以为傲的上千个文化圈层,正在反噬这个年轻的平台

赵思强 / 等3人
2-10

扫码下载APP

往往只发生在两个圈层之间的问题,这一次却变成了多个圈层之间的大混战。

Lex直播事件发酵10天之后,事情朝着越来越吊诡的方向发展了。

 

2月10日,距离B站拜年纪仅剩一天,活动合作品牌苏菲却在中午12点宣布取消此次合作。

 

不止苏菲,视客眼镜网和美妆品牌UKISS悠珂思等多个品牌都宣布终止与B站广告业务的合作,再往前推十个小时,护肤品牌943颜究所和快消品牌元气森林都发声明,称会重新衡量在B站平台上的广告投放,理由是B站昨日被指平台内含有大量侮辱女性的内容。

 

就像多次与性别议题有关的事件一样,不出意料的话,以下这张名单里的品牌近两日都得挨个站出来表明他们的态度。

图片节选自微博用户整理的B站合作品牌
图片节选自微博用户整理的B站合作品牌

不过,想达成事件各方都服气,或者至少忍气吞声的共识似乎不太可能。苏菲官博那充斥着责骂的评论区,以及立马被员工曝出内部存在性骚扰行为的视客眼镜网都表明,这次,品牌低下头也很难全身而退。

苏菲官博的评论区
苏菲官博的评论区

留给B站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近日有消息称,B站已经以保密形式入表,向港交所正式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眼前的危机比回港上市还要复杂,品牌逃离,已对平台失望的二次元用户有预谋地进行回踩,又被女权主义者盖上了厌女的戳,多方混战中,处在风暴中心的B站任何行动都显得苍白无力。

 

这场由一次直播引发的闹剧,正在逐渐失控,变成了中文互联网在鼠年的最后一场“无限战争”。

 

冲动的惩罚

 

危机由UP主LexBurner(以下简称为“Lex”)的三次直播而起,这位“动画区一哥”蝉联了三次B站百大UP主,以犀利有趣的动漫评论著称,也因稍显狂妄的“口嗨”损失了一批动画区用户的好感。

 

2月1日,Lex直播过程中有弹幕让他对一月新番《无职转生》进行点评,这部动画片改编自于2012年11月开始连载的日本轻小说《无职转生~到了异世界就拿出真本事~》,被人称为异世界转生题材作品的先驱之一,但其中含有男主劝母亲原谅出轨的父亲等“三观不正”的情节,在日本属于面向成人的深夜动画。

《无职转生》
《无职转生》

Lex 粉丝蜜蜂(化名)告诉全现在,当时Lex进行了一轮负面评价后,也同意录播组@LexOfficial 在第二日放出直播录屏,但在2月2日,有人将录播视频链接发在了无职转生动画评论区,引起了动画区用户的关注和讨论。

 

2月2日的直播中,Lex点开了B站《无职转生》动画下的用户长评,一字一句地评判了起来,并用非常不得当的语言,将自己摆在了二次元群体的对立面,“给你们看看二次元都喜欢什么”。

 

此时,Lex的反对者已经组建好QQ群,开始策划冲突起因,组建了名为“全国蕾粉底层人士”QQ群的群主加号告诉全现在,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要让Lex注销B站账号。

 
 

群友大部分都使用着动漫头像,他们觉得LexBurner业务能力不行,总是“口嗨”,还有一群饭圈化的女粉丝,“蕾蝗,女拳,幕刃,饭圈,四个恶心玩意。”除此之外,抛弃了二次元的B站和其CEO陈睿也是他们攻击的对象。

 

这些人因为共同的仇恨聚集到了一个个QQ群中,随时可以调整到“战时状态”,群主加号似乎很有经验,“只要我们抓住黑料,弄封他并不难。”

 
 

“2月3日,Lex直播一开始就做了前两日关于‘底层人’和‘大卡车’争议的澄清。”Lex粉丝杏仁当时观看了直播全程,但之后不断有人骂录播组和舰长,Lex的态度就激动了起来,“Lex当时生气的点,其中有一个就是这里,因为录屏组小姑娘也有,按他自己的话就是‘我都不忍心对几个小姑娘说这种话’。”

 

到了直播后期,不断有人付费买B站直播间的SC(醒目留言)攻击Lex和粉丝,Lex在刺激下说出了那些被传出直播间的言论:“我给了其他UP主六年的时间,我14年就出道了,六年的时间,他们有没有一个超过我的?”

Lex当晚直播的SC,粉丝供图
Lex当晚直播的SC,粉丝供图

蜜蜂(化名)记得,在直播中说出这些话的时候,Lex的手机一直在响。下播后,她对朋友表达了对冲突后续的担心,但她当时认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节奏,况且Lex也经历过类似的争议,问题不大,“当时就哈哈哈哈得过去了,没想到如今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

 

当日凌晨,Lex在微博进行了道歉,但随着《无职转生》的下架,他还是迎来了B站的封禁处罚。此时,Lex反对者的QQ群里却是庆祝的气氛,他们刷着相同的文字,“这是好多五六级号的同志们被封了换来的成果,我们应该缅怀他们,目前还只是阶段性胜利,不要掉以轻心!”

 

一位B站动画区的UP主对全现在说:“B站的处理方式算是做到了及时止损,可进可退。保证最近B站拜年纪活动不会收到太大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稳住了宅圈用户。”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B站对Lex的封禁,反而变成了另一场斗争的导火索。

 

事态急转弯

 

2月4日,Lex粉丝与Lex反对者逐渐将舆论场扩大到微博等平台,豆瓣小组“小象八卦”出现一条帖子,将站队《无职转生》的UP主整理到了一起,方便组员“把这些蝻up主和精神吊子发出来避雷。”以女性成员居多的豆瓣小组,难以接受《无职转生》中的男性凝视。

 

当这件事经过发酵已经被上升至性别议题的时候,2月8日,B站对Lex的一纸封杀公告把火引到了自己身上。豆瓣和微博中的女权主义账号纷纷下场,她们认为,Lex是在为女性发声,上线了这部“辱女番”的B站封杀时机和原因都不妥当,“B站一边发展时尚区赚女生的钱,一边抹杀女性发声。”

 

此时,“豆瓣鹅组”小组成员发帖认为B站的处理代表了男权社会对女性发声的限制,“这件事最让我觉得恐怖的是,完全传达了一种男权社会的‘规则就是我定的,我想怎么执行就怎么执行,你没有反抗的余地’。”这个帖子引发了更多女性的共鸣。

 
 

抱着抵制B站的想法,“B站厌女”、“卖肉舞蹈区”、“B站是软色情温床”这类说法和截图开始被他们散发到网络中,#bilibili不需要女性用户#的微博话题下,豆瓣拉踩小组等用户列出了“B站七宗罪”,呼吁大家联系B站的合作品牌终止合作,并要求B站严格清除软色情内容,肃清平台氛围。

 
 

影响也开始波及到其他UP主,2月9日,豆瓣有帖子将UP主瓶子君152之前辱骂女拳的言论翻了出来。

 

还有人开始把Lex视作“男权社会”下的牺牲品,认为Lex“只是说了一句大部分男性不爱听的话,居然就以‘违反规定’为理由把他封禁了,还号称要‘起诉’。”原本是宅圈“背叛者”的Lex,在这边又摇身一变成了“平权斗士”。

 

这样的称号让Lex粉丝避之不及,蜜蜂说:“其实‘女权斗士’真的没必要......他真的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我们粉丝其实很清楚他以前说过的话,但自从他结婚后,他的老婆对他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我的意思是说,他的高度没有那么高,但也是绝对有底线的。希望不要有人拿这个断章取义造谣他不尊重女性吧。”

 

部分女权主义者的下场,反而让Lex反对者改变了态度,“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不冲B站了。”群友们在群里一边同步着女权主义者的行动,一边嘲笑她们。一位群主更新了群公告:Lex已经倒了,现在再冲会导致舆论变性,还是等他那边再有什么动静了再说。

 

圈层大混战

 

无论攻击者是谁,B站现在确实面对着巨大的危机。事已至此,可能B站自己都搞不懂到底是哪一步出了差错,当然,也有可能是每一步都存在问题。

 

B站在中文互联网中的特殊性,让它成为了某些方面的先驱者。没人知道它将会面临怎样的危机。没有任何先例告诉那些原本只是普通人的UP主,当自己拥有近千万的粉丝后应该怎么办;没有任何先例告诉二次元爱好者们,一旦自己赖以生存的社区变了样应该怎么办。更没有任何一个平台的先例告诉B站,亚文化平台走向主流后应该怎么办。

 

这时,B站引以为傲的“7000余个文化圈层”,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反噬这个年轻的平台。

 

B站的扩展与出圈本质是商业行为无疑,但同时也对外表现出了一丝理想主义,一份希望把各圈层的年轻人“团结”起来的美好愿望。但B站似乎高估了不同圈层对彼此的宽容度。“后浪”的每一朵浪花,都不是同一朵浪花。

 

圈层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解决,B站在给自己的几千个圈层用户画像的同时,这些圈层也在给B站画像。最可怕的是,他们都把目光放向了自己不满的地方,不约而同地把B站画成了恶魔。“万物皆可B站”,万物也皆可反对B站。

 

一位UP主对全现在说:“《无职转生》这类亚文化内容本就不适合大规模的推广,B站之后选番应该要更加谨慎,做好各个分区,各类用户的割裂运营,B站想要同时兼顾宅圈和饭圈其实挺难的,最后导致两边都有意见。”

 
 

过去B站还勉强可以在各种力量间做出平衡,但随着影响力的扩大,这次冲突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往往只发生在两个圈层之间的问题,这一次却变成了多个圈层之间的大混战。更荒诞的是,这几方势力中,似乎没有一方是真正值得被支持的。

 

现在的问题在于,每个圈层都在提取和放大作品或者某个人、事中他们关心的那部分,并进行无限的聚焦和放大,而没有去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他们想要攻击或者支持的对象。

 

这次事件就是一个缩影:《无职转生》的观众本来就是看个番,但这个行为莫名其妙被标签化为“底层人士才看这种番”;Lex本来就是评价一个作品内容上的问题,莫名其妙就被扯到侮辱其他UP主和用户;B站原本只是在处理一个存在过激言论的UP主,和内容存在问题的番剧,莫名其妙就被牵扯至媚宅和侮辱女性的风波中。

 

梁文道的《互联网时代的自我》中说:“我们就变成了进入一个明明资讯如海量一般庞大的互联网时代,我们进入了一个各种声音都存在的百花齐放的这么的一个空间里面,但是不晓得为什么我们好像走进了一座镜厅,这座厅堂里面到处都是镜子,我无论往哪看都只能看到自己的脸,它是一个密室,我无论跟谁说话我都只听到自己的回声。”

 

意见的表达和被认可的需要都不能促进交流,就如同现在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就能促进事件解决吗?未必。真正能促进交流的,不是表达,也不是冲突。而是有序的聆听与陈述的交替、是冲突各方将冲突转化为博弈,对寻求一个共同的解决方案而非一种一劳永逸的胜利。

 

过去B站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拥有旺盛创作欲的创作者,正是靠着其宽容的创作环境、多样的内容制作和平等和谐的交流环境,但当B站的触角伸向主流、伸向更大的人群,原本乌托邦式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

图片来源:CFP
图片来源:CFP

B站用了十年时间,在一代代UP主的支撑下完成了从秘密基地到行业奇葩的成长,这不是靠某一个顶流UP主,不是靠一部有争议的番剧,也不是靠争吵和举报,而是创作者们对内容本身的热爱和所有用户的共同维护。

 

在这场圈层混战下,受害最深的,是那些占大部分的,仍在B站尽心尽力创造好内容的创作者们,以及那些并不明白事情为什么演变成这样,眼看着自己的生活中的一部分倾然倒塌的普通用户。

 

下午16点,B站发布了公告,表示将开展春节网络环境专项整治行动,结尾处,B站写道,“我们不希望看到大家陷入无休止的愤怒情绪和争吵中,我们会努力。”

 

微博评论区内,最高赞的评论是呼吁抵制B站的图片,点开这条评论的回复一看,维护B站的用户和女权主义者又吵起来了。

 
 

题图来源:CFP

 

———————

关注公众号“次元土豆”,你想看的ACG都在这里。

赵思强

71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