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那些移民加拿大的人,继续过着自己的中式生活和中国年

2-11

扫码下载APP

春节在加拿大并不是法定假日,不放假的话时间久了,连华人都会把它忘掉。

作者 | 周辰 王天舒

发自 | 加拿大温哥华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在地广人稀的加拿大,这里的华人们无法亲身体会国内春节的热闹,但仍在小圈子里尽力把春节过出一些仪式感。

 

作为一个崇尚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加拿大的华人比例已经达到5%以上,很多移民和留学生都自发形成了属于华人自己的小圈子。在几个主要的大城市,政府服务都包含中文提示,也有品类丰富的华人超市和中餐馆,在这里生活的华人甚至忘了自己在异国他乡,是否需要融入的问题。

 

新冠疫情的到来似乎搅乱了他们的平静生活,一时间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数量飙升,亚裔走在街上就会突然被陌生人谩骂、吐口水,一些文化建筑上被画上代表憎恨的涂鸦,此类新闻频现报端,不由得让人担心,今年在加拿大的华人还能过个好年吗?

 

老移民逐渐淡忘春节

 

近日,温哥华一处社区因为家家户户贴福字、挂灯笼、贴春联,上了新闻。带动整个社区一起过年的是居住在那里的华裔女教师苏依泠,她给邻居写了150多封倡议信,建议大家一起过年,得到了大多数人的热情回应。

 

社区邻居的积极回应让苏依泠的父母感到惊讶,他们认为邀请别的族裔的人一起过华裔传统节日是一件“不受欢迎的事情”。尤其现在正是新冠疫情期间,反亚裔种族主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

 

苏依泠表示,社区的支持给她带来了鼓舞。“你所在的社区满足了你的愿望,一起大张旗鼓自豪地庆祝你的文化,这不是一个小小的胜利,这是一个漂亮的壮举。”

 

苏出生于中国上海,很小的时候就搬到了加拿大。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家人是如何庆祝春节的:他们回到中国与祖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团聚;他们会提前几天或几周准备好传统食物,享用丰盛的晚餐;他们听着爆竹声,看着整个城市被烟花照亮。

 

图片:作者提供
图片:作者提供

“我认为,庆祝活动是散居海外的移民和移民的子女与他们的文化联系在一起的一种方式,让他们开始重拾传统。” 苏依泠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加拿大也能体会到更多的年味。

 

“每年圣诞节的时候,这个社区都是灯火通明,有很多装饰,苏希望孩子们看到,这个社区对庆祝春节也是支持的,这是一个参与度很高的社区。”一位邻居Chris Hanford说。

 

这并不是唯一一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同庆祝华人传统节日的案例。在温哥华另一社区居住的Chloe介绍说,在过年这件事上,她两个孩子的伊朗裔幼儿园老师比一些华人家长更积极。

 

为了迎接春节,两个孩子所在的幼儿园,自发组织了一个“农历新年周”,鼓励孩子们穿上传统服饰,Chloe也给女儿们专门准备了汉服。孩子们的老师是伊朗裔,也特地穿上了红色的旗袍。幼儿园教室墙上挂上了春联和年画,老师教小朋友们用纸扎灯笼,听中国儿歌,孩子的课间点心也换成了幸运饼干和炒饭。

 

华裔家庭门上贴的福字 图片:作者提供
华裔家庭门上贴的福字 图片:作者提供

“我们住的社区亚裔移民大概占30%,是一个文化很多元的社区,除了华裔,还有韩裔、越南裔、新加坡裔也过农历新年。” Chloe说,在其他族裔的传统节日期间,这位老师也会布置一些相应的元素,对孩子们寓教于乐。

 

多文化融合的氛围让人们变得更加包容,但另一种后果,是一些老移民逐渐淡忘了过年的意义。他们与主流社会越融入,对过年的概念就越模糊。

 

“春节在加拿大并不是法定假日,不放假的话时间久了,连华人都会把它忘掉。”温哥华的华人移民 Chloe说。她来加拿大七年多了,渐渐对过年已经没有了感觉,甚至提不起兴致准备一桌中餐年夜饭。

 

“亚洲各地的农历新年传统正在淡去,就连我自己的家庭也面临这种情况。在搬到加拿大后,我更加失去了与中国文化的接触。”最先报道苏依泠故事的The Globe And Mail记者Xiao Xu说,苏女士的故事让她的童年回忆从脑海里浮现出来。“我想起了那些庆祝活动是多么的有趣,花时间去回顾那些珍贵的时刻是多么的值得。也许是时候我要像她一样,重新过春节了。”

 

新移民的春节聚会被疫情打断

 

三年前移民加拿大,现居多伦多的Yinan还是与身边的华人朋友更谈得来。每年她的过春节方式,都是与朋友聚餐。

 

今年因为受到多伦多最严居家令的限制无法串门,她和丈夫只能在家吃火锅。

 

由于加拿大的新冠疫情依旧得不到控制,政府对人们的社交限制也越来越严格。目前多个省份的卫生官已经发布指令,所有聚集和活动都要暂停,无论人数多少,都不能与同住家人以外的人进行社交聚集。

 

与华人个个对防疫措施门清,并且严格遵守相比,Yinan对身边一些西人同事的随意态度非常不理解,一些人至今没有戴口罩的习惯,还对隔离政策非常不了解。“每次看到那位戴个破口罩,还忍不住摸鼻子揉眼睛的同事,我就想躲得远远的。”

 

2021年2月6日,加拿大温哥华,唐人街路边的商店外售卖新年用品。图片:视觉中国
2021年2月6日,加拿大温哥华,唐人街路边的商店外售卖新年用品。图片:视觉中国

下班后能与同样来自中国的朋友们一起搓麻将,是Yinan的最爱,但是最近也不得不因为疫情而暂停。

 

对正在工作的加拿大移民来说,时间少是他们过年遇到的另一个问题。中国的春节在加拿大并不是法定假日,所以仅有少数华人公司会放一天假,有些华人公司甚至不放假,最多下班早一个小时。

 

今年,Yinan决定在有限的时间里,给年夜饭增添一点年味,她专门仔细研究自制了家乡口味的四川香肠。

 

这是一道她从小过年必吃的家乡菜。在加拿大能买到的香肠都是广式的,味道太甜,她怀念老家辣味的香肠,于是自己购买原材料自己做。“原料很简单,花椒、辣椒、肉在这边超市都能买到,主要是肠衣我不确定买哪种,查了好多在北美地区做香肠的人po出来的帖子,在亚马逊买了他们推荐的。”

 

Yinan觉得,过年的仪式感就是摆一桌子菜,其他的事情因为时差的缘故都赶不上趟,“我们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已经初一了,年已经过完了,春晚都只能看重播,也就远程给家里人拜个年,微信上抢个红包。”

 

“去年我在朋友家,大家可以一起做菜,看春晚,集体吐槽,喝喝酒,打打牌,吃个饺子,基本到晚上一点差不多该散了。” Yinan说,第二天大家回归工作岗位,春节也就结束了。

 

留学生过节也免不了乡愁

 

在加拿大,春节对广大留学生来说是一个学期中最忙碌的时刻,不是准备考试就是有要写的作业。

 

正在滑铁卢大学学生Tina非常憧憬春节的到来,可以让自己暂时脱离焦头烂额的状态。

 

她14岁就来到加拿大求学。“来了以后她才发现加拿大有些地方真的很村。”一个人在一个偏远的地方上学,除了住家奶奶的一家人,Tina并没有认识一个新朋友。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Tina在国内的时候习惯了身边围绕的亲朋好友,到国外发现自己倍感孤独,才更体会到有家人陪伴的珍贵。

 

她回忆自己在异国他乡过的第一个年,她特意算好时差,在除夕夜给国内的家人打了视频电话,跟远道而来的七大姑八大姨拜年问好。

 

看着那边晚上的家里灯光开的亮堂堂的,外面传来放鞭炮的声音,那种由衷的高兴让她开心地合不拢嘴。仿佛又回到了国内。

 

 “直到我爷爷拿过手机,皱着眉头努力看清大洋那头我的样子。他没有像其他亲戚似的问我‘适不适应环境,国外好不好’,就说了一句‘吃的好不好,怎么看你瘦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了。我努力不让他发现,别过头去看外面。却余光里看到爷爷同时也悄悄地用手摸了泪。”

 

在那之后每一年的过年Tina都没办法回国,也在每一年过年跟爷爷视频电话的时候会哭。

 

现在她上大学了,已经五年没回家过年了,甚至未来好几年也没有办法回家。每年春节就自己在国外和朋友包包饺子,来几个硬菜,吃顿好的。给家里打个电话。给爷爷奶奶“炫耀”一下她的美食,问问他们年夜饭吃什么。

 

“让老人们,父母都知道自己很好。这就是我的年啦。” Tina说。

 

“在国外,不仅是过年,一切都得靠自己找乐子的水平。” Tina的同学 Skylar对自己背井离乡的处境更加乐观。

 

她从小就喜欢传统文化,古筝,书法,下棋,画画都涉猎一二。而出国的时候也不顾超重的风险,带了各种旗袍和书法用具。

 

显然,这并没有打击到她过年的积极。为了弘扬传统文化,高中时她还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每年买来红纸毛笔,写春联和福字送给身边的朋友和住家。那时候,在国外的他们为了那一口年味,甚至一边放着商场过年歌单,一边假扮主持人给各个地方的人拜年。看着重播的春晚,倒数着倒数过的十秒。

 

图片:作者提供
图片:作者提供

虽然现在当时一起写书法的人为了学业前程各自天涯一方,但她依然会提前准备好纸笔,过年的时候写写春联,写写福字。“毕竟仪式感还是非常重要的!”

 

“不过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没有办法把写好的作品送给太远的朋友。很多没有办法面对面见到的老朋友,新朋友都没有办法去问好聚会,只能通过手机把自己的祝福送去。当然还要做一大锅酸菜鱼馋馋他们!” 她说。

 

————

欢迎微信搜索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周辰

1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