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就地过年,空气炸锅也不能让你干吃不胖

2-15

扫码下载APP

冲动购买的网红小家电派上用场了吗?

2020年,空气炸锅是各大直播间的吸金神器。

 

在双十一期间,山本、利仁等主营空气炸锅的品牌出现在薇娅、李佳琦、辛巴、罗永浩等头部主播的直播间中。

 

辛巴甚至站在堆成山的空气炸锅背景前,大声喊着为粉丝送福利,“来我直播间,身后这1万台空气炸锅,免费送给大家,开播就送。”

 

似乎一夜间,空气炸锅成为从一线城市到五六线乡镇,家庭必备的厨房小家电。

 

除了美的、苏泊尔等传统家电品牌,更多的空气炸锅都被贴上了不同的品牌,在宁波(慈溪)、佛山(中山)两地工厂定制完成,再通过电商、直播间,发往全国各地。

 

省油、健康、简便易操作,是空气炸锅吸引年轻受众的利器。同时,空气炸锅也适用于很多方便的“预制菜”,比如薯条、鸡块等等,没有摩飞锅那样精致,也没有小熊“单人”系列那样小巧,空气炸锅凭借健康实用,得以快速下沉。替代了烤箱等传统家电类型,成为很多人煎烤的首选。

空气炸锅 图源/视觉中国
空气炸锅 图源/视觉中国

“为什么空气炸锅这么火?”李敏曾在美国留学5年,近期才回国工作。对着室友的空气炸锅,冒出一头问号,“这些东西明明都可以直接用烤箱、蒸烤箱做啊?”

 

随着热卖,空气炸锅的很多问题也凸显出来,质量差、难清洗、味道差异明显等,作为当下年轻人的新宠,空气炸锅会成长为像微波炉这样“刚需”的家用电器,还是与诸多网红产品一起堆在角落里落灰,还很难下定论。

 

智商税还是刚需?

 

大众对空气炸锅的态度,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阵营。

 

由于疫情原因,在北京工作的王羽选择就地过年。王羽日常主要在单位食堂吃饭,很少开火。家里常备了一些小家电,用三明治机做早餐,用空气炸锅、小火锅等做一些简单的饭菜。这次,她第一次远离家乡,和朋友一起筹备年夜饭,选择了用空气炸锅来来解决。

 

“买了一些鸡翅根、五花肉、半成品薯条,刷上调料后直接放进炸锅里,”王羽表示,“大家聚会主要图热闹,饭菜不需要很精致”。至于一些炒菜、炖菜,就交给了其他擅长烹饪的朋友。

 

在王羽看来,空气炸锅对不会做饭,又喜欢煎炸口感的白领们非常友好。

 

李敏第一次使用空气炸锅,是在美国的寄宿家庭中,由于美国家家都有烤箱,煎炸类食物又便宜常见,有空气炸锅的家庭并不多。

图为不同品牌的空气炸锅 图源/视觉中国
图为不同品牌的空气炸锅 图源/视觉中国

“当时我住家的空气炸锅,完全是中产家庭为了低脂健康才购买的,利用率很低。”

 

但是李敏回国后发现,空气炸锅在大城市和家乡小县城里都很受欢迎,“可能因为在国内西餐、煎炸类食品做得少。聚会大家如果炸一些鸡米花、薯条,很快就一抢而光。”

 

知乎大V、营养学专家芝麻酱认为,空气炸锅深受白领阶层和家庭主妇的欢迎,白领喜欢是因为方便,孩子们尤其爱吃一些油炸的食品,用炸锅会更健康。

 

“一些品牌找到我,希望我能在文章里带货。” 但是他一直没有答应。主要原因,还在于空气炸锅 “无油即健康”的误区,容易产生健康隐患。

 

“真正适合空气炸锅烹饪的食品,大多是本身就含有很多油脂,比如鸡腿、肉、半成品炸货等。” 芝麻酱认为,如果用空气炸锅去直接“炸”蔬菜和鸡胸肉等,口感会非常干涩,寡淡。

图为空气炸锅烹制食物,图源/视觉中国
图为空气炸锅烹制食物,图源/视觉中国

因此,空气炸锅虽然可以减少用油,却也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口感。“日常如果我实在馋炸鸡,那我会选择去买一点吃,或者少量直接油炸,而不是费尽心机做出口感很差的食物。”

 

2019年,有媒体爆出,空气炸锅的高温加工会致使食物营养流失,食物中的淀粉和油脂在120度高温下可能会生成丙烯酰胺、杂环胺、苯并芘等致癌物,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

 

知名测评类博主“老爸测评”曾经对市场上多款空气炸锅的致癌物质含量、脂肪含量、热量、口感等做出测评,得出结论,空气炸锅只有在烹饪淀粉食材时,才会产生少量致癌物质。

 

但是,在他对于薯条、鸡翅等常见食材的测评中,空气炸锅做出的成品虽然可以降低部分脂肪含量,却没能够降低热量,比如空气炸锅薯条含热量比油炸还要高。

老爸测评的使用油锅和空气炸锅的脂肪含量数据对比图。图源/官网截图
老爸测评的使用油锅和空气炸锅的脂肪含量数据对比图。图源/官网截图

所以最后“老爸”建议用户尽量只做含油脂较高的肉类食物,不要做淀粉含量高和蔬菜类食物。

 

另一位美食博主二美多次拒绝空气炸锅推广的单子。原因在于,她认为空气炸锅不属于居家常备的电器,甚至有点多此一举。

 

“一个带热风功能的烤箱可以解决所有空气炸锅的功能,烤箱还可以做烘焙。那炸锅就非常鸡肋。”二美认为,空气炸锅有很多效果更好的替代品。

 

她还专门拍了一期对比视频,在尝试空气炸锅的过程中,她发现由于煎炸过程中无法同步观测到内部烹饪情况,导致只能按照说明书机械地操作,还会出现偏差。“按照说明书,鸡翅烤30分钟,出来还是有些焦糊了。”

 

同时,二美还发现,在制作牛排等高端食材时,空气炸锅由于过度蒸发水分,最后口感较干,而放入烤箱,会更好地锁住汁水和味道。

 

二美也质疑空气炸锅的实用性——清洗困难,炸制时间长,非常费电;声音大;向外散热严重,甚至有塑料的焦味。

 

“我研究了半天,味道最好的就是炸半成品了,炸出来能和肯德基一个味。”王羽总结,但是她也明白,这意味着空气炸锅很难真正“健康低脂”。

 

质量堪忧

 

1月底,各大直播电商紧锣密鼓地举办年货节活动。一位消费者对多家媒体爆料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的型号为S-2021TS的山本空气炸锅在正常使用没几次的情况下,便出现了机器面板显示“EO1”的机器故障,无法再正常使用。

 

网上很多购买该款产品的人也遇到了同样的故障问题。

出问题的山本空气炸锅。图源/微博
出问题的山本空气炸锅。图源/微博

在天猫山本专卖店的链接下面,可以看到很多类似的投诉——用一段时间就故障了,控制面板显示E01,其他什么都点不动,联系客服直接没反应。这些用户大多通过李佳琦直播间“种草”这款空气炸锅。媒体曝光后,山本空气炸锅官方做出回复,认为控制面板本身没有质量问题,将对直播间买到问题产品的受众无偿退换货。

 

这个回应,很难让消费者接受,但目前没有更大规模的质量问题爆出。

 

据全现在了解,山本炸锅在全国主要小家电的产区,宁波、佛山、中山等地,有多个供应商。根据1688数据,产品定价在50元-200元不等。

 

凭借低价和频繁的直播间投放,山本品牌在去年超过很多知名电器品牌,成为天猫、京东等电商渠道销售冠军。

 

最早生产空气炸锅的品牌是飞利浦电器,一件4.5L的炸锅,定价超过1500元。飞利浦最初能够领先,是由于一项产生热空气对流的专利——空气导向件。但是后期各家虽然模仿飞利浦,进行热空气对流,但大多绕开了这一说法。

 

国内的大多数厂商,把价格降低到300元左右,加上网购的优惠券,甚至可以100多元可以买到。 价格差异带动了各地用户的购买力。

 

2019年,皇家飞利浦曾经对山本(余姚山本电器有限公司)旗下多款空气炸锅产品进行专利权起诉,最后都被驳回。

 

“空气炸锅和很多小家电的技术门槛本身比较低,容易控制成本。”芝麻酱表示,“但是本身热风装置,噪声大、油脂黏着强,很多品牌都没有解决这些痛点。”

 

小家电的逆袭还是野蛮发展?

 

其实,在2019年,空气炸锅的市场一度陷入低沉。

 

由于销售情况一般,苏泊尔、美的等大品牌纷纷放弃空气炸锅的推广,转向蒸烤箱等家用厨房电器。这似乎是很多火热一时的“网红产品”的宿命。

 

但是,根据中国家电网数据,疫情期间,由于居家改善伙食的需求,煎炸、烘焙类的小家电销售上涨幅度近200%,空气炸锅成为受惠者。

 

同时,直播带货为小家电和小厂家提供了崛起的机会。相比线下门店和普通的线上渠道,电商渠道费用低,更适合中小规模企业运转。以空气炸锅、摩飞锅、智能家居为代表的小家电门槛低,新进入者选择电商平台是最佳方案。

辛巴的徒弟猫妹妹在直播间送1万台空气炸锅 图源/官网截图
辛巴的徒弟猫妹妹在直播间送1万台空气炸锅 图源/官网截图

这也导致空气炸锅市场出现大转变。根据电商在线提供数据,各大电商平台中销量最高的是山本牌,其次是利仁牌,九阳只能屈居第三;而最早推广空气炸锅的飞利浦,相关产品在销量排行榜中基本看不到影子。而美的、苏泊尔等品牌,在2020年下旬,才开始重新下注空气炸锅,开始加大直播间投放和渠道营销。

 

这样的逆袭却不一定长久。也许很快,空气炸锅的地位,会被新的网红替代。

 

芝麻酱最近在试用另一个“网红”——炒菜机,她发现虽然备菜复杂,却解决了她不擅长调味的问题。

 

“网红产品,很难说好与差,更多是与需求匹配。”芝麻酱认为,“家电品类每年都会有不少昙花一现的产品。一个品类没能真正火起来的原因很多,不只是产品自身的原因,也可能是推广存在问题,或是市场出现替代品等等。”所以行业在推出新兴品类前,一定要做大量的市场调研,还要考虑这个品类的替代品的威胁。

 

话说回来,几百元的产品,用几次就放着落灰,但消费者们还是难以拒绝“健康”或“便利”的卖点。小家电火爆,离不开消费者为鸡肋产品付出的代价。

马程

92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