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请停止你的苹果行为!热门APP设计者正用“极繁风”对抗无聊

2-23

扫码下载APP

我保证我再也不玩无聊的应用了。

在全现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讨论过企业和机构为了营造视觉上的现代感,是如何在设计中追求苹果公司一样的极简风格。这其中不仅包括麦当劳、汉堡王这样的快餐巨鳄,甚至白宫都不能免俗。

一时间,“极简”成了设计圈的政治正确,苹果所推崇的“扁平化”也被认为是数字产品实现年轻感的万能配方。

不可否认,苹果最初推行化繁的审美风格时极具先锋性,但任何有个性的事情一旦变得普遍,就开始无聊。于是,一位设计师发布了一系列“极繁”风应用程序,以表达对于设计圈跟风现象的不满。

这位设计师名叫Andrew Allen,曾经设计了一款iPad上超级流行的APP——Paper。Paper是一款可以手动画图的涂鸦程序,既可以做艺术创作、也可以用来做手账。

Paper是一款以创意手绘为目的的APP,现在它的首席设计师推出了用于对抗无聊的新应用
Paper是一款以创意手绘为目的的APP,现在它的首席设计师推出了用于对抗无聊的新应用

Paper曾被APP store评为“iPad年度最佳应用”,在2018年母公司被出售给WeTransfer之前,它的下载次数超过了3000万次。尽管相比热门社交软件来说,这个下载量并不算高,但就是因为Paper的出现,使iPad的身份从鸡肋的大手机,转变为一款准专业创作工具。

作为Paper的首席设计师,Andrew Allen继续将创意和优质的视觉效果贯彻到底,在2020年初离开WeTransfer之后,他与一位技术大师Mark Dawson共同成立了一个叫做“Andy”的公司,并发布了三款新应用:(Not Boring) Weather、(Not a Boring) Calculator、And (Not a Boring) Timer (中译:不无聊天气,不无聊计算器,不无聊计时器)。

顾名思义,这些APP的功能和它名字中所描述的一样简单,在使用体验上却相较复杂。尽管身为天气预报、日历、计时器,但每一款产品都更富游戏性,这也正是其不无聊的秘诀之所在。

比如“不无聊天气”这款APP,主页面上方有一个3D版的数字和图标,分别代表了当下的天气与温度,下方的时间轴上允许使用者查看近期和未来时间的天气变化。其有趣的地方不仅在于3D动画可以实时反映天气状况,还在于无论触碰画面中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得到随机的音乐、动画效果互动。

游戏性,让简单的日历功能由“敲击”、“查看”,变成了体验与观看
游戏性,让简单的日历功能由“敲击”、“查看”,变成了体验与观看

当把手指放在3D动画上,用户可以像转动物体一样转动它。每次敲击云层,它们每次都会以此时天空中云层的准确比例重新排列。被触碰时,程序还会发出类似编钟的悦耳音效。

天气程序的数据来自OpenWeather的实时发布,使用者可以在APP中看到下雨、刮风等效果,而且风向、雨量都会精准呈现。

“不无聊天气”会根据实时天气数据进行显示
“不无聊天气”会根据实时天气数据进行显示

定时器和计算器应用程序也是如此,虽然使用方法和同类产品几乎无异,但数字的呈现,程序工作时动画、音效的互动,都让这些简单的功能因“极繁“而表现得更有创意。

为了增强游戏性,设计者还在应用中隐藏了新皮肤的彩蛋,获得它们就可以改变界面的颜色和纹理,还计划委托艺术家们开发更多的产品皮肤,这一切,只是为了让APP更好玩。

“不无聊计算器”中,也有丰富的显示和音乐效果
“不无聊计算器”中,也有丰富的显示和音乐效果

不过,极繁的乐趣是有代价的,尽管可以试用一周,但这三款程序是付费应用。基础款每年共需人民币108元的订阅费,为了满足高阶用户的需求,创作者还推出带有个性化皮肤的VVIP订阅服务,年订阅费盛惠人民币508元。

Andrew Allen很清楚这个系列不会是大众市场产品。作为一个主打利基市场的产品,类似的APP更适用于服务那些有一定消费能力,但好奇心和趣味没有被很好满足的精众人群。

为了实现更好的视觉效果, Andrew Allen进行了精细的3D建模
为了实现更好的视觉效果, Andrew Allen进行了精细的3D建模

“我们今天的手机与15年前iPhone 1问世时几乎完全不同,23倍的分辨率,313倍的CPU,700倍的图形处理能力,”Andrew Allen在接受“快公司“的采访时解释道:“但回看iPhone 1,今天的天气、计算器、日历等应用几乎与当时无异。”

即便有大部分人秉承“简单事情简单办”的原则,但一想到手机发达了700倍,自己却还用着和15年前视觉效果近似的产品,多少令有些人感到遗憾。

“不无聊计算器”首次开屏就让用户保证再也不玩无聊的应用了
“不无聊计算器”首次开屏就让用户保证再也不玩无聊的应用了

化简为繁并非坏事,就像爱酒人眼中的精酿啤酒,或者游戏达人梦寐以求的电竞椅,它们几乎都因被过度设计而成为特别的存在。

事实上,无论有多少人订阅使用这些“极繁”应用程序,它都富有积极意义,因为它的存在让人们看到现代的设计在“苹果行为”之外仍有不少可能性。

图片:快公司、Andy官网、网络

参考:

Fast Factory:《The designer behind one of the iPad’s biggest apps is calling for an end to minimalism》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富小助

36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