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论文工厂深藏陷阱

2-23

扫码下载APP

“女性前列腺癌”和“男性宫颈癌”论文,只不过是论文工厂的冰山一角。

2月21日,一位常年致力于揭露学术造假的大V(网名“扮虎”)爆料,“山东某医院泌尿外科两个副主任医师,在英文论文里报告的前列腺癌病人中,超过一半都是女性”。

仅仅一天之后,另一篇英文论文更是被爆出,其表格数据中包含“111名男性宫颈癌”。做出这一惊天发现的作者来自山东省另一家医院。 

有网友评论说,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女性前列腺癌”和“男性宫颈癌”的论文,这是要把中国科学家的脸面丢出亚洲丢向世界。

依据既有的信息分析,这两篇论文几乎可以肯定出自论文工厂。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国内医生的相当一部分论文是假的。假也有很多种,比如数据造假、实验造假。最极端的则是从来就没有试验和数据,论文是从某些人或机构那里买来的。我就时常会收到论文工厂发来的邮件,里面是一个列表,列出的是一些隐去几个字词的文章题目。这种邮件我都拖到了黑名单里,推测其流程,是你选中论文后付款,买来成为自己的文章,发表后就可以作为科研业绩用以评职称。

图片:CFP
图片:CFP

尽管国家相关部门明令禁止这样的行为,但屡禁不绝,原因有很多。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是,不少同行认识不到买假论文的严重性。这里所说的严重性,未必一定要被判刑、丢掉工作,而是对个人、集体、乃至国家名誉的损害。

每一篇假论文的买卖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公开的,只是公开范围大小的问题。你可以瞒过审稿人、职称评审专家和政府部门,却瞒不过自己的同事、老师、学生和家人。你整个地区都没有一台PCR仪器,也没见过你往外送标本,从没见你自己或者托人养小鼠、养细胞,怎么可能写出又是基因又是测序的文章?你所在整个地区某种血液病一年的新发病数都不过十几个人,你们医院是怎么在一年内收集到一百多个新发病人的?你除了上班,所有时间都是在吃饭睡觉应酬,什么时候做的实验、写的论文?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你的论文是假的。

同事因为面子或体制内共同体保护的原因视而不见,但对你靠这些论文获得的奖励和荣誉可不能视而不见。他们的反应无非是沮丧、沉沦、嫉妒、效仿,加上偶尔的举报,总之不会有什么正面的东西。这样的负能量横向传播的速度堪比流感,也许一个地区一个学科的风气就这样被一个人完全破坏。这里面受影响最大的是年轻后辈。我们时常将当代的问题寄希望于后代来解决,但如果科研和教育腐化了青年,意味着未来一代还将重复我们的老路。

买假论文者都有侥幸心理,认为自己买的论文并不是为了评诺奖,只不过是为了一个职称而已。这种侥幸心理要不得。且不要怪某些好事者专门以发现造假论文为乐,即便没有他们,假论文也越来越容易被发现。今天互联网如此发达,每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都能够被全文获取;加上科研人员和科研经费日渐增多,每一种疾病、每一个细胞、分子、通路都可能成为别人的研究目标,以至于每一篇论文都可能被人检索并评价。论文工厂的工作人员不可能具备科研所必需的严谨态度,并且真正原创的科研成果不可能卖给别人,所以能够买到的东西几乎都是垃圾,而且很可能是一货多销的垃圾,比如同一张图一会是胃癌的,一会是乳腺癌的。这样的笑话,学术打假网站pubpeer上已经挂出太多了。

谈到论文,大多数医生都是一肚子的苦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深受职称评价体系之害。但我依然要诚心奉劝同行,从今天开始,打消从论文工厂购买论文的想法。寄希望于国家改变职称评价体系未必现实,但从利害关系来说,买假论文长远来看弊大于利。

在很多医生眼里,论文已经变成了中国的远古年兽,杀不死就要设法贿赂和供奉,糊弄过去就开开心心又一年。当然,对于那些视造假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职称和利益可以碾压脸面的同行,可以当我什么都没说。(本文作者为医学博士、科普作家)

李长青

8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