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谁想赶走冲绳300多年的孔庙?

2-27

扫码下载APP

他们坚持认为,这是中国宗教,不是冲绳文化。

2月24日,历时7年的冲绳县孔庙违宪案最终宣判。2天后的2月26日,胜诉的第一原告的律师德永信一在自己的推特上对支持者表示感谢,并声称自己“下次会为了拆除孔庙而战”。在一条留言下,德永信一回复:“谢谢你的支持。让我们一起把中国在冲绳的侵略据点扫荡干净吧。”

 

这是一场关于日本“政教分离”之争的诉讼,争论的焦点是冲绳这座孔子庙是否属于宗教场所,因而判断其能否获得政府免租。但一些右翼民众,却想要借机把孔庙彻底赶出冲绳。

 

2013年,时任那霸市长翁长雄志认定始建于17世纪的孔庙——久米至圣庙,是公益的学习观光场所,于是根据法律免除了其每年570万日元的土地租金。

至圣庙主殿大成殿 图片:维基百科
至圣庙主殿大成殿 图片:维基百科

但是这引起了当地部分居民的强烈反对。

 

2014年,80多岁的市民金城照子找到律师代理德永信一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至圣庙是宗教设施,市政府的免租做法违反了日本宪法中的政教分离原则。

 

诉讼曝光后,吸引了日本右翼媒体Channel Sakura的注意力,开始对金城进行铺天盖地的报道。

 

但是诉讼过程很漫长,历经7年。终于在2021年2月24日,金城胜诉。

 

二战结束以来,日本也发生过两起判决神道教违反政教分离的案子,但针对孔庙的违宪判决,还是头一次。

 

右翼居民提起诉讼:是中国宗教不是本土文化

 

原址建于1671年至1675年之间的久米至圣庙,是康熙送给琉球尚贞王的礼物,孔庙内竖立着孔子、颜回、子思、曾子、孟子的塑像,曾经是琉球国传授儒家思想的最重要场所。

 

1945年的冲绳岛战役中,至圣庙被美军飞机炸毁,后于1975年重建。2013年,至圣庙搬到了离旧址不远的松山公园,占地1335平方米。

 

搬迁后,时任冲绳市长翁长雄志认为公益的学习观光场所,便根据法律免除了其每年570万日元的土地租金。

位于久米至圣庙原址的孔子像,由台湾捐赠 图片:维基百科
位于久米至圣庙原址的孔子像,由台湾捐赠 图片:维基百科

明治时期,中央政府会将公有土地免费提供给神社等宗教组织使用。二战时期,日本本土的神道教成为日本天皇的精神支柱,也是日本发动战争的原因之一。为避免重蹈覆辙,国家与神道教的分离成为了战后日本宪法的重点。

 

日本宪法第20条规定:宗教团体不得接受国家赋予的特权、国家不得进行宗教活动。第89条也禁止国家给予宗教组织特权,禁止用公款为宗教组织提供方便。因此在政教分离的战后,政府多选择转让土地给宗教组织,或是收取土地租金。

 

法律同时也规定,如果宗教在历史、文化、旅游和国际友好方面具有意义和价值,土地租金可以免除。但这个意义和价值的判断,一般不止取决于专家,还要考虑普通人的感受。在2010年的北海道砂川市空知太神社诉讼案中,法院就以“当地的普通日本人并不觉得该神社是文化生活的一部分”而判断市政府为空知太神社免费提供土地属于违宪。

 

翁长雄志的做法,引起了当地右翼居民的反对,他们认为,久米至圣庙搞的就是宗教活动。

 

现今93岁的冲绳居民金城照子就是其中一员,她是至圣庙违宪案的第一原告。作为冲绳妇女和平恳谈会代表,金城多年来一直在基层活动,她极力支持天皇、自卫队和驻日美军,极右翼媒体Channel Sakura称其多年来一直在和冲绳左翼作斗争,并一直给予她极大支持。

 

身为冲绳居民,金城不认为儒学是冲绳本土文化。

 

“身穿黑色祭祀袍的祭司打开至诚门,在孔子像面前上香、点烛、上供,用灯笼送走孔子之灵后,再关闭至诚门,最后熄灭花灯。久米崇圣会进行的这些是中国特色仪式,不是冲绳的习俗,因为我们冲绳普通民众完全不熟悉这些流程。”金城说。

 

去年12月25日的第三次法庭审判中,金城强调,至圣庙每年九月举行的孔子祭绝对是一种宗教文化。

至圣庙的祭孔仪式 截图自YouTube
至圣庙的祭孔仪式 截图自YouTube

她观察过前去至圣庙参拜的人们的神情:“我经常看到人们坐在坐垫上,全心全意地祈祷,他们应该来自中国大陆或台湾。从他们的热烈崇拜来看,这些人绝对是和至圣庙有关的儒学信徒。”此外,她还提到至圣庙以前贩卖的“学业成就”御守似乎是用感恩的“灰”做成的,这足以证明“信徒们”对至圣庙的虔诚。

 

于是,她决定把那霸市政府告上法庭。

 

2018年4月,金城诉那霸政府一审开庭。那霸地方法院一审判定那霸政府违宪,违背政教分离原则,并判处那霸政府181万日元罚金。

 

诉讼吸引日本极右翼保守媒体Channel Sakura的注意,金城开始频繁出现在媒体上,试图证明自己代表了冲绳的民意。然而,只有同样关注Channel Sakura的一些右翼网民在评论区为她加油,这些人还并不都是冲绳本地人。在推特上,金城诉讼的支持者也并不多见。

Channel Sakura的YouTube首页都是该案件的相关视频 图片截图自YouTube
Channel Sakura的YouTube首页都是该案件的相关视频 图片截图自YouTube

但那霸政府坚持认为至圣庙只是传播冲绳历史文化的景点,不属于宗教,于是向福冈高等法院那霸支部提起了二审。

 

2019年4月,福冈高等法院那霸支部维持了一审判决但并未提及罚金。为此,市民团体就罚金问题于2020年7月向最高法院再次提起诉讼。2021年2月24日,日本最高法院避开了儒学是否属于宗教的判断,但以“至圣庙每年举行的孔子祭具有浓厚宗教色彩,属于宗教设施,不适用于免除土地租金”为由,判定那霸市政府违宪。市民团体胜诉,但还未公布处罚金额。

 

今年2月26日,胜诉的金城在一档节目上再次感谢了帮助她多年的Channel Sakura,并称其为“十分乐于助人的存在”。

 

金城胜诉,还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她的律师代理德永信一。

 

德永信一与日本右翼政治家濑户弘幸来往密切,在2014年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违宪一案中,他曾出任支持靖国神社一方的律师,甚至出演过宣传靖国神社的相关电影。

 

对儒家文化持有同样排外态度的德永信一向法官表示,孔庙是明朝时期来到琉球的中国人的子孙继承的东西,并不是所有的冲绳人民都了解,并强调这是一种宗教而非学问。他还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详细记载了三次庭审的口述。

 

德永信一指出,孔子祭可以在清朝的祭祀里找到宗教意义,中国人把祭祖、祭孔视为风俗,但这本质上是一种宗教崇拜。目前日本一共有6座知名的孔庙,只有冲绳这一座不是国家指定的历史文化遗迹,其他5座均属于公营组织。久米崇圣会一直强调,至圣庙的祭孔仪式和日本其他孔庙的仪式并无差别,但德永信一指出,碍于不是公营组织,至圣庙的世俗性与其他孔庙的公众性有明显区别,属于宗教。

徳永信一推特截图 他在一条回复里写到“让我们一起把中国在冲绳的侵略据点扫荡干净吧。”
徳永信一推特截图 他在一条回复里写到“让我们一起把中国在冲绳的侵略据点扫荡干净吧。”

此外,德永信一还提及了孔子祭的祭司身份,“孔子祭的祭司仅从久米崇圣会的理事中选出,该组织成员一直是当初来到冲绳的‘久米三十六姓’的后人,儒家是以男性为中心的‘孝道’宗教,孔子祭也是由有血缘关系的男性群体进行的,这具有明显的宗教色彩。”

 

日本孔庙功能大同小异

 

在日本,儒学传入的时间比佛教更早,孔庙大多都是跟着儒家学校合建的。

 

公元513年,一名携带《五经》的学者从朝鲜半岛的百济来到日本,从此开始了儒学在日本的传播。一开始,统治者对儒学颇为推崇,建筑风格也极力模仿。飞鸟时期的齐明天皇(女性)按照儒学思想,将其亡夫钦明天皇的陵墓建为八角形。

 

然而直到江户时代(1603年-1868年),儒学才作为独立学科逐渐兴起,德川幕府将朱熹的儒学作为官方统治思想,用于确保武士阶级的忠诚,各个藩地的学校开始大兴孔庙。如今日本最有名的孔庙——位于东京的汤岛圣堂,正是在江户时期建立起来的儒学学校。但不同于佛教和本土的神道教,儒教始终没有广泛普及到平民阶层。

 

除了汤岛圣堂,日本还有5座著名的孔庙:长崎县的孔子庙(中国历代博物馆)、栃木县的足利学校、冈山县的闲谷学校圣庙、佐贺县的多久圣庙,以及冲绳县的至圣庙。这些孔庙都立有孔子像,建有大成殿。功能也大同小异,都是儒学的观光、学习场所,承接各类祈愿,每年定期举行孔子祭,开展儒学讲座和当地的一些季节性活动。除了冲绳的至圣庙,其余孔庙都被列为了日本国家重要文化财产,隶属于地区或国家,仅由公益财团代为管理。

长崎孔庙 图片:维基百科
长崎孔庙 图片:维基百科

从历史脉络看,冲绳地区的儒学与孔庙历史和日本其他地区有所不同。久米至圣庙的出现,是古代中国与古代琉球王国往来的结果。目前,至圣庙的管理属于私人团体久米崇圣会。久米崇圣会的存在已经有百年历史。它的背后是可以追溯到14世纪的明朝移民——久米三十六姓。这一华人群体的祖先从明代中国来到琉球王国,在久米村落脚生根,形成当时的琉球四大士族之一——久米士族,对当时的琉球王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力。他们的命运与600余年来的中日往来休戚相关。

 

实际上,除了至圣庙外,久米崇圣会还管理着天妃宫、明伦堂等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机构。

 

右翼的狂欢:把孔庙赶出冲绳

 

作为日本第三例政教分离的诉讼,最高法院的违宪判定结果在日本再度引发了有关各地宗教设施与公共机构之间关系的讨论。

 

《朝日新闻》的社评指出,国家与宗教之间的关系存在多种形式,从“保障宗教自由”的初衷出发,并不容易划分国家和宗教的界限。很多例子已经表明,许多宗教设施和活动已经融入了当地社会,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政府也参与了这些活动。但这次的事件让人们再次清楚了政教分离的意义,那就是如果将多数人的价值强加于他人,就会造成严重的误解。

 

参与本次判决的十五名法官里,林景一是唯一一个认为那霸市政府合乎宪法的人。他指出,久米崇圣会的主要目标是推广包括《论语》在内的东方文化,并不是要传播儒家信仰。他在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时警告说,如果过分扩大政教分离的范围,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阻碍公众对历史研究和文化活动的支持。

 

《东京新闻》也赞成了林景一法官的看法,其社论指出,《论语》是常年受到日本人爱戴的作品。判决书也没有证明至圣庙正在扩大宗教活动,这明显扩大了政教分离原则的范围。就社会公众而言,本次判决未必合理。然而,违宪的判决结果一定会让日本其他地方的孔庙经营受到影响,要是进一步导致根植于日本历史的文化活动逐渐萎缩,那就太令人遗憾了。

昔日日本汤岛圣堂讲经的情景 图片:CFP
昔日日本汤岛圣堂讲经的情景 图片:CFP

然而这些警告并没有影响右翼分子们的狂欢。

 

2月26日,Channel Sakura在油管发布了本案胜诉的消息。网友们纷纷在评论区表示祝贺,称“冲绳本来就不需要孔庙”、“希望赶快扩散到日本全国”、“我们为金城照子七年的努力感到骄傲”。

 

德永信一也在推特上分享着他的喜悦,他信心满满地写到:孔庙是冲绳的政治经济与中国相勾连的重要象征,这次的判决是对它们的一次重击。下一步,我们要让孔庙撤出冲绳。

 

参考资料: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10224/k00/00m/040/256000c?cx_fm=mailasa&cx_ml=article&cx_mdate=20210225

 

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DA3S14813176.html?ref=mor_mail_editorial

 

https://www.qingdao.cn.emb-japan.go.jp/jp/publicrelations/index_150917.html

 

https://note.com/tokushin_note/n/nd3f557a68c4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_eamTK7ShhLfu1SZMqsIg

蕴酱子

75 篇文章

海好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