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我们和成为“阿富汗第一个职业女导游”的女孩聊了聊

3-13

扫码下载APP

当她第一次和父母说要做导游时,得到的回复是,“你在给自己挖一座通向地狱的坟。”

编辑:李晓萌

 

23岁的法蒂玛是阿富汗第一位女导游。

 

成为导游的过程充满了惊喜和谩骂。不受父权社会约束的法蒂玛,没有像姐姐们早在13岁就结婚生子,而是找到了国际红十字会的资助学习英语,并出于好奇,法蒂玛注册了Facebook账号,偶然认识了生命中的“贵人”,获得了一家国际旅行社的青睐,受邀成为阿富汗当地的导游。

 

但当她第一次和父母说要做导游时,得到的回复是,“你在给自己挖一座通向地狱的坟。”

 

不顾家庭反对的法蒂玛带着游客在当地游览时,更是遭来了当地人的唾弃。法蒂玛没有受挫,她用当导游赚来的收入支付自己的大学费用,她的专业是新闻,立志要成为一名记者,推动阿富汗的女性平权。

阿富汗赫拉特 图片:AFP
阿富汗赫拉特 图片:AFP

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与世界上的很多女孩子一样,法蒂玛喜欢拍照,也喜欢自拍。但是在她的Facebook页面上,自拍的照片并不多,更多的是关于阿富汗的历史介绍以及她做的教育活动等。她也玩TikTok。

 

就读赫拉特大学新闻专业的法蒂玛,今年是一名大二的在校生。除了专业课程之外,她的生活非常忙碌。“我真的很忙,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必须合理安排时间。”法蒂玛告诉全现在,“我在Untamed Borders探险旅游公司工作。他们把游客送来,可能一个月三次,有的时候四次,一般停留两天左右。我要陪着他们游览城市的景点。游客越多,我就越忙。”

 

很多时候,为了带游客,法蒂玛落下很多功课。“老师和同学们很支持我,他们都会帮我补习功课。”法蒂玛骄傲地说。

 

此外,她还帮助自己的侄子侄女们辅导功课,让原本没有办法接受教育的孩子们成功进入公立学校学习,并支付他们一些学费和生活用品的费用。

 

“教育不仅仅是为我准备的,每个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法蒂玛告诉全现在。

 

但是法蒂玛接受教育的路程十分坎坷。

 

2009年,由于塔利班的袭击,法蒂玛一家搬到了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家里非常保守,姐姐们都在13岁左右嫁人了,法蒂玛似乎也只有这一个出路。

 

但是她并不想。

 

“人被创造出来,背后的秘密是什么?”法蒂玛对全现在说,“我们被创造出来是为了出生、吃饭、结婚和死亡吗,还是为了做其他的事情?”

 

她看到同龄的孩子们穿着漂亮的校服从家门口经过去上学,会十分难过。“那时候我大概10岁,那些孩子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当我走出家门,走在街上看着他们的时候,我哭了。我想如果他们能做到,为什么我不能?”

 

在赫拉特,女孩得到教育的机会非常少。国际红十字会的到来,给女孩们带来了希望。每个家庭只要把女孩们送进红十字会合作的学校学习,就可以换来食物援助。法蒂玛把这些告诉了家人,央求他们的同意。

 

后来,在一个帮助难民免费学习英语的组织中,法蒂玛找到了另一个属于她的世界。经过3年的努力和坚持,她成为了一名英语助教,每月可以获得50美元的收入。当助教的收入,使得法蒂玛能够养家糊口,还攒出了学费。

 

“我的父亲还有一台收音机,我能收到来自BBC广播和其他电台的信号,可以听到记者们谈论事情。”

 

法蒂玛开始对新闻产生兴趣,但是她拿不出学习新闻的学费。一个偶然的机会,再次改变了她的人生。

法蒂玛 图片:Untamed Borders
法蒂玛 图片:Untamed Borders

脸书上的意外收获

 

法蒂玛偶然间注册了一个Facebook(脸书)账号。

 

由于对历史非常感兴趣,她开始加入一些和历史有关的群组,并找到了许多同伴。在她看来,有些人认识的阿富汗是一个充满战争和冲突的地方,这种认识充满偏见。于是,她开始定期写一些帖子,给外国人讲解大家并不真正了解的阿富汗。

 

在法蒂玛居住的赫拉特,西边与伊朗交界,北边与土库曼斯坦交界,是中亚与西南亚、南亚交流的重要枢纽。赫拉特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自公元前5世纪以来,就有人居住在赫拉特。公元11世纪到12世纪期间,赫拉特发展成为中西亚的金属品制造业的中心,尤以镶金银的铜器闻名,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

 

因此,赫拉特吸引了全世界各地历史爱好者的注意力。

 

法蒂玛开始在脸书上发帖子。

 

网友给了她许多评论和回复。2020年,名叫“维克多”和“康斯坦丁”的网友说他们要去阿富汗旅行,问法蒂玛是否有兴趣带他在赫拉特逛逛。

 

法蒂玛答应了。他们去了赫拉特城堡(Herat Citadel)、阿富汗的国家博物馆和一家传统的茶馆。

 

此后,康斯坦丁和维克多把法蒂玛推荐给了别人,通过这样的口碑和关系,她带了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最终,她引起了一家名为“Untamed Borders“(未驯服的边界)的旅行社的注意,因为维克多是这家旅行社的一个熟人。顾名思义,这个旅行社专门帮助游客前往不常见的目的地。

 

2020年末,法蒂玛拿到了旅行社的邀约,她正式成为阿富汗首位女性职业导游。他们通过WhatsApp、电话和电子邮件,进行日常的交流。

 

法蒂玛很喜欢导游这份工作。"我遇到过来自牙买加、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德国的人,但没遇到过中国游客。我希望将来能有中国游客。"法蒂玛说,“我的眼睛有点像中国人。这也是我喜欢中国的原因。”

 

法蒂玛的朋友哈米德(Hamed)来自阿富汗南部的加兹尼,三周前和法蒂玛一起到赫拉特参观。他对全现在说,之所以阿富汗此前没有女导游,是“因为阿富汗是一个贫穷和不安全的国家,教育水平不是很好,少数人识字。”在他眼中,法蒂玛“十分努力”。

 

康斯坦丁则对全现在说,“我很高兴,我们以良好的方式影响了法蒂玛的职业方向,我们在这个方向上成为了她的教父。她十分独立。”

法蒂玛 图片:Untamed Borders
法蒂玛 图片:Untamed Borders

成为记者、反抗父权

 

法蒂玛从事导游工作这件事,在她的传统家庭中引起了一些摩擦。父亲比较保守,强烈反对她做这份工作。

 

但她强调,自己是独立的。她对父亲说:“如果我的兄弟姐妹们不满意他们的生活,那都是因为你。但如果我现在过得不好,我会怪我自己,跟你无关。”

 

法蒂玛说,她生活中的许多人,包括自己的一些家庭成员,都告诉她,女性出来工作太危险了,特别是如果这意味着要与男性进行一对一的交流。

 

在她第一天带领游客穿过当地市场时,“孩子们看到我,一个女人,和男人走在一起,还不是阿富汗当地的男人,就向我扔石头。”法蒂玛告诉全现在,还有人大声辱骂她。

 

“阿富汗是一个非常保守的社会,传统上,和陌生人说话的工作,都不适合女性。这里有一些男导游,比如城市里的文化导游和山里的徒步导游。”Untamed Borders的创始人詹姆斯·威尔科克斯(James Willcox)对全现在表示,“成为一名导游需要语言技能,而很多阿富汗女性,由于没有受过教育而不具备这些技能。”

 

根据联合国妇女署的信息,“大约64%的阿富汗人认为,女人应该被允许外出工作。但是,这些女性仍然面临着许多障碍,包括限制、骚扰、歧视和暴力。还包括一些实际的障碍,比如缺乏工作经验、就业技能和教育经历。”

 

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法蒂玛上班时衣着朴素,从不和一群人在深夜外出。

 

在全球,阿富汗是对女性最不友好的国家之一。家庭暴力和殴打女性在这个国家普遍存在。联合国和世界组织常年发表呼吁提升阿富汗女性地位的报告。2015年,一名女性因为传言焚烧了古兰经在首都喀布尔街头被千人之众围杀焚尸。女记者、女法官也曾横尸街头。

 

法蒂玛生活的赫拉特,也是阿富汗女性遭受暴力最高的地区之一。

 

因此,她想成为一名记者,报道阿富汗的妇女现状,推动女性平权运动。

 

她的这个梦想,也离不开一位童年伙伴的影响。“我的童年伙伴萨拉,一直想要成为一名记者,但她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家庭主妇、两个孩子的妈妈。”法蒂玛说,“我觉得非常遗憾。教育基础设施的缺乏、父权思想、贫困、文盲率高等问题,给阿富汗的女孩和女性带来了很多挑战。”

 

法蒂玛说,当她决定做记者的时候,一位亲戚对她说:"千万不要想着做记者,因为这会给我们家带来耻辱"。法蒂玛认为,虽然那个亲戚也是女人,但她还是内化了(internalized)重男轻女的思想。“要改变重男轻女的思想,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写文章、写报道、写故事来提高认识。”

 

法蒂玛想要通过自己的报道去推动改变,“虽然‘旧的’会抵制改变,但‘新事物’终将占上风。”

 

她希望能获得奖学金,到美国的大学,或者欧洲的大学学习,然后当一名更专业的记者。

 

对法蒂玛而言,雇主和旅客的支持是她工作的动力。法蒂玛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她说,“我只是答应自己要自力更生,到时候如果我遇到了对的人,我会结婚。”

 

“有时候,我也梦想着过一段不同角色的生活,让别人来给我当导游。”法蒂玛告诉全现在。她十分热爱历史和文化,首选的旅游目的地是中国西藏。

 

她还想开办一所培训导游的学校。她说,这个学校对男孩和女孩都开放,但是“女士优先”,因为毕竟提供给女性的工作机会还是比较少的。

 

“我是在阿富汗给人们当导游的第一位女性,而我不想成为最后一个。”法蒂玛说。

 

 

头图:Untamed Borders

—————

请微信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李玮琳

75 篇文章

寻宝,是世界永恒的主题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