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董事,“尽力不尽义”的他将走向何方?

3-18

扫码下载APP

“当门客有个好处,就是随便说,反正公子听完,出去跟皇上说,说错了皇上把他斩了,我再去别人家当门客。”

天眼查APP显示,3月16日,高晓松不再担任北京阿里巴巴音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阿里音乐”)董事,同时退出的高层人员还有阿里文娱总裁樊路远等人。但高晓松仍是该公司的三大股东——马云控股的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0%,高晓松、宋柯均持股5%。

 

 

 
 

 

其实早在2019年10月,阿里音乐相关人士曾对澎湃新闻称,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董事长属于正常的公司高管任职调整,调整后高晓松依旧是阿里音乐的董事之一。

 

2019年2月28日,网上有消息称 ,高晓松不再担任阿里音乐的法定代表人。

 

当时全身心沉浸在阿里高管年会(组织部年会)的高晓松,第二日在微博上表示,在2016他就已卸任阿里音乐董事长,专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负责阿里大文娱国际化,“只是集团到今天才更换法人代表。我没有离开阿里,未来也不会离开。”

 
 

 

 

这句话倒是应了四年前他加入阿里音乐集团时所说的“从1995年我和宋柯成立麦田音乐,整整20年过去了,阿里音乐集团将是我俩音乐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一站。”

 

当初被阿里巴巴集团委以重任、视为阿里音乐崛起关键人物的高晓松,如今的职位被一层又一层地卸了下去,成了安心摇着扇子在视频网站上谈天说地的主持人。

图片来源:《晓说》
图片来源:《晓说》

 

我们也无需为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董事一事感到意外,毕竟阿里音乐的两款产品都已进了“互联网坟场”,管理层再怎么变动也难以让阿里音乐业务重拾荣光。只是每提起此事,都有网友难抑心中的怒火,“就是高晓松搞死了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

 

阿里巴巴音乐业务的颓势与高晓松和宋柯的几个决策不无关系。2015年7月15日,阿里巴巴宣布整合虾米、天天动听等阿里所有音乐业务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出任CEO。

 

图片来源:腾讯科技
图片来源:腾讯科技

 

恰逢那年,国家推行了“剑网2015专项行动”,音乐版权首次被列为重点治理领域,饱受盗版之苦的互联网音乐行业有了正规化的迹象。不同于这两年的佛系,2014年,四处找唱片公司签合约的阿里音乐与QQ音乐开启了“音乐双APP时代”——歌曲版权不是在这家就是那家。

 

瞄准核心资源“大力出奇迹”,直至一方将另一方击倒或吞噬,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每个赛道都要经历的情节。

 

高晓松并不屑于与腾讯争夺音乐版权,他把音乐行业形容成棋盘,大家都在棋盘中腹部血拼音乐版权,行业的其余环节“没人落一个子”。在这位掌权者看来,阿里音乐更应该重视音乐人、唱片公司、音乐版权交易等“棋盘的边角地”。

 

带着这样的念头,阿里音乐将“天天动听”升级为“阿里星球”,2016年5月18日 ,高晓松“刷脸”请了“半个娱乐圈”举办了场声势浩大的产品上线发布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里星球的官方定位是音乐版的阿里巴巴——一个“可交易的粉丝娱乐交互平台”,包含“幕后英雄”、“天天视听”、“粉丝游乐”等基本功能栏,从生产、传播到消费一环不落,APP产品经理细心到把化妆师、舞美摄影等资源服务都加了上去。把 ToB、ToC 业务如此详尽地混在一起,阿里星球成了一个臃肿的“四不像”,颠覆渠道本就不易,再加上粉丝不买单、听众觉得乱,最终B端、C端用户都没留住。

 

高晓松和宋柯的想法在公司内部也引起了骚动。整个阿里大文娱集团的战略规划中,虾米音乐逐渐边缘化,2016年初,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主动转岗转到钉钉。据财经媒体“晚点LatePost”报道,随后阿里音乐的VP(高层副级人物)陆续走了好几个,天天动听的整个市场团队集体请辞,这些员工用行动直接表达了他们的抗议。

 

更大的威胁在外部。2016年7月,腾讯宣布与中国音乐集团(China Music Corporation)达成合作关系,QQ 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者将合并为一个新的音乐集团(后被命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晚点LatePost”称,当时在一场饭局中,有人问起高晓松如何看待QQ音乐等平台进行合并,高晓松笑了一下说:“让他们自己野蛮生长不如葬在自家后花园。”

 

但随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不断壮大,边购买版权获取用户,边用酷狗、酷我、全民K歌社交娱乐业务的收入维持现金流,证明了那次合并是聪明的选择。

 

TME于2018年成功上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TME于2018年成功上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里巴巴不再给予高晓松他们耐心,2016年12月,“阿里星球将在近期停止音乐服务”的通知发布出来,打开阿里星球的用户都会被引导至下载虾米音乐。

 

也是在这一年,高晓松从日常管理中淡出,出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

 

身为阿里巴巴集团高层,高晓松更为繁忙,除了帮阿里影业投资海外电影,还要写《阿里传》,为马云的电影《攻守道》写主题曲,在优酷量身打造的脱口秀节目《晓说》里出镜,代言阿里游戏的《三国志·战略版》。他并没有在具体的业务和产品中出力,更像是走了一条利用人脉和内容打造个人IP再反哺集团的路线。

 

高晓松是《三国志·战略版》的首席战略家
高晓松是《三国志·战略版》的首席战略家

 

高晓松亲身证明,“让理想主义的音乐人来做互联网产品”这个决定有着多大的风险。更何况,他的理想本是当一名门客,而非凡事都要考虑现实、亲力亲为的管理者。

 

几年前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除了“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一面,高晓松还说出了自己“尽力不尽义”的一面,

当门客有个好处,就是随便说,反正公子听完,出去跟皇上说,说错了皇上把他斩了,我再去别人家当门客。公子一说对了,皇上高兴了,公子升官了,回来赏我,美酒美姬,也挺好。岁数越大,越没有那种自己要当公子的雄心,我觉得这样挺好......尽力不尽义,我能尽点力,哪怕为这个国家也好,为这个时代也好,但是我不尽义,就是我不殉葬,我不陪你一起。尽义这个事就算了,我就是这么生活的一个人。反正什么时代来了我也是给大家当门客,小时代来了,我就聊吃喝玩乐。如果大时代来了,我也可以聊聊天下大事,挺有意思的。

 

强当了几年“公子”后,不知如今的高晓松会不会对这段对话产生更多感触。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euUvQyG2MzCrBoWLv7ankw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张晓欣

72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