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上市前夕被起诉背后:B站和爱奇艺早已宣战

3-19

扫码下载APP

原本两家看似截然不同的公司,正在逐渐成为同一战场上的敌人。

作者|李当心

编辑|罗立璇

 

刚刚通过港股上市聆讯、被超购24倍的B站,又被爱奇艺起诉了。

 

天眼查显示,此次案件的原告是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被告是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B站的视听运营主体,案由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开庭日期为2021年3月23日。

 

天眼查上爱奇艺和B站的内容纠纷截图。图片来源于天眼查。
天眼查上爱奇艺和B站的内容纠纷截图。图片来源于天眼查。

这也不是第一次爱奇艺和B站因内容纠纷而对簿公堂了。

 

事实上,这只是B站和爱奇艺之间的冲突的一个注脚。近两年来,B站的市值已经超越爱奇艺接近一倍,业务范围的交叉领域也越来越多:B站开始做自制内容,而爱奇艺则试水一系列社区类型的产品。

 

可以说,在长视频领域,B站吸收了市场一部分对于爱奇艺的期待,而爱奇艺却暂时无法进行有力的回击。在互联网的无限战争里,原本两家看似截然不同的公司,正在逐渐成为同一战场上的敌人。

 

 

诉讼背后的暗涌

 

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具体究竟是哪些内容可能侵权。不过,从过去几年爱奇艺和B站的纠纷来看,或许依然和B站平台上的二次创作(二创)相关。

 

据多家媒体的统计,2014年,爱奇艺、斗鱼、华视等九家网站就曾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B站。两年后B站又因未经授权,播放被爱奇艺买断网络信息传播权的《快乐大本营》,被法院判赔5.7万元。2018年5月,爱奇艺因自制内容《中国有嘻哈》被B站擅自播出起诉B站。2020年,爱奇艺因B站提供了独家内容《功夫瑜伽》的在线点播服务,再次将B站告上法庭,并索赔20万元。

 

但其实在更多时候,内容制作方倾向于和B站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对于二创内容采取宽容态度。因为,粉丝和用户对于影视作品的再剪辑创作,一直是流量非常高的内容品类,同时也能起到很好的正面宣传作用,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中国市场影视综艺热度的一个风向标。

 

因此近年来,不少外部平台都曾经和B站有过影视综上的内容授权合作。拿起诉B站的爱奇艺来说,近半年来播出的《棋魂》和《青春有你3》都和B站有过内容再创作的授权合作。

 

不过,二次创作涉及的版权广泛,总体而言始终属于灰色地带,也为B站带来了法律风险。据AI财经社报道,B站也曾因类似的原因被优酷、喜马拉雅FM、字节跳动、华策等多家公司告上法庭。

 

但近几年来,对爱奇艺和B站而言,两家公司之间的火药味已经蔓延到了侵权诉讼以外。这或许是因为,无论是在业务的拓展上,还是在资本市场上,爱奇艺和B站之间的竞争关系都已经越发明晰。

 

时间拨回到2018年,B站和爱奇艺前后脚在美上市。彼时的B站尚未开始扩圈,市场对它的认知仍是一家二次元视频垂直网站,但却已在上市时,将Z世代的标签,牢牢地绑在身上。而爱奇艺的名字,则和优酷、腾讯视频、芒果TV等绑定在一起。

 

当时,B站的月活为7180万,而爱奇艺的月活为4.241亿,可以说根本不在一个量级。如果将B站作为视频网站看待,也只能算是第二梯队。

 

但从去年开始,关于爱奇艺和B站的比较,却被越来越频繁地提及。最明显的就是市值上的比较。上市时B站当天市值为32亿美元,而爱奇艺的市值为134亿美元。到2020年5月,B站的市值首次超过了爱奇艺。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随后,B站的市值不断走高,11月中旬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市值再度超过爱奇艺,截止到发稿前,爱奇艺的市值为205亿美元,B站的市值却已经高达391亿美元,几乎是爱奇艺的两倍。

 

这引发了大众的热议,爱奇艺的月活几乎是B站的两倍,两家公司同处于亏损阶段,盈利遥遥无期。B站却能凭借用户增长和创收的想象力空间,得到资本市场更高的期待。

 

据极光大数据《2020年Q4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爱奇艺的月活为4.49亿,增长几乎已经停滞。而据2020年年报,B站的月活是2.02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5%,相比上市时已经接近翻了两倍。显然B站近一年的扩圈运动卓有成效。

 

自制是B站扩圈的重型武器

 

B站董事长陈睿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曾表示,如果按照B站这个模型设计社区,那它在中国可以装下5亿人。在当时,陈睿把互联网内容平台的生死线定在了100亿美金的体量,年收入至少要100亿元人民币。

 

要实现这样的体量,显然需要更多的用户持续进入B站。在最近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的电话会上,陈睿更提出最新目标:B站未来三年的用户增长目标是达到月活4亿。

 

到达这个用户量级以后,圈层就会变得非常复杂,保持高速增长需要有力的流量抓手,而综艺和电视剧就是能够满足最大众需求的产品。同时,考虑到B站独特的社区调性需求,自制内容是B站必然的前进方向。

 

B站近两年来,在PUGV内容之外,开始发力OGV内容,并大量购入影视和番剧的版权,投资出品《人生一串》《守护解放西》《但是还有书籍》等纪录片。

 

而从去年开始,B站终于把自制内容的范畴延伸到了影视综。去年入股欢喜传媒,年底又和坏猴子影业达成深度合作,意图进入影视制作的上游。

 

显然,如今的B站,在内容业务上,和传统视频网站的重合度已经越来越高。而在做自制内容的思路上,B站和爱奇艺的思路亦有相似之处。比如爱奇艺近年来打造的《中国有说唱》、《乐队的夏天》、《青春有你》等热门内容,都聚焦于青年潮流亚文化。

 

B站自制的《说唱新世代》、《我是特优声》等内容同样也是类似的思路。时任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的杨亮曾经提到,B站做项目的逻辑是,去做各个垂直内容生态的增量开发,希望去创造潮流。B站还为头部UP主们打造综艺,如《欢天喜地好哥们》,意图捧出自家平台上的“流量”。

 

《欢天喜地好哥们》海报。图片来源于豆瓣。
《欢天喜地好哥们》海报。图片来源于豆瓣。

不管是B站还是爱奇艺,其本质仍然是以观看为主要用户行为的产品。在视频网站用户增长速度进入存量竞争、精耕细作的阶段,B站的增长就意味着继续分蛋糕。

 

随着扩圈运动的推进,双方用户群体的重合度也会越来越高。据艾瑞mUserTracker的数据,爱奇艺35岁以下的用户占比为86.47%,而B站到2020年末,35岁以下的用户占比也已经超过86%。B站和爱奇艺之间的竞争关系日渐激烈,是必然的事情。

 

消失的苹果园

 

当然,两家公司之间的较量,自然也不只是因为资本的态度和用户的争夺,更重要的是业务上的互相试探和模仿。毕竟,任何白热化的竞争,都免不了互相学习,在过去几年内,B站和爱奇艺在业务层面,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交叉。

 

虽然都是视频内容平台,但B站作为一个高粘性的视频社区,对于现有的内容流量具有多种不同的变现可能性,这正是爱奇艺所缺失的东西。

 

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表示,面对广告和流量增长放缓的现状,爱奇艺未来的想象力重要集中在一鱼多吃的商业模型。

 

2018年—2020年,爱奇艺先后推出了多款APP,包括粉丝社区爱奇艺泡泡,二次元互动娱乐平台叭嗒,知识学习平台爱奇艺知识,短视频App姜饼和好多视频,爱奇艺漫画以及Vlog平台随刻。

 

爱奇艺的产品矩阵。图片来自于小米应用商店。
爱奇艺的产品矩阵。图片来自于小米应用商店。

如果仔细去分析这些产品,就会发现这些产品的功能和内容,比如知识付费、动漫、中视频......都和B站平台上细分出来的功能具有很强的相似度。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爱奇艺随刻。去年推出时,爱奇艺就曾明确表示希望随刻可以做中国版的Youtube,它主打播放时长平均在7-10分钟左右的PUGC内容。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葛宏将其定义为,“在整体的内容生态里提供了原创IP二次创作和消费的社区”,而除了对爱奇艺自制及版权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外,随刻也包含创作者分享的短视频内容,覆盖娱乐、明星、开箱、游戏、搞笑、知识等垂直门类。

 

在去年11月的随刻精彩大会上,葛宏专门强调,随刻下一阶段的方向是兴趣社区。

 

这一定位和B站有非常强的相似性。爱奇艺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青春有你、史莱姆、潮玩盲盒、迷你世界、萌宠、汉服等是随刻互动量TOP10的圈子。在B站学习爱奇艺的同时,爱奇艺也早已不动声色地在业务拓展上对B站形成了包围之势。双方虽然在明面上很少提及对方,但在战略上早已有了将对方作为对手的觉悟。

 

在2018年上市时,爱奇艺对美国投资人解释自己最终的愿景是“线上迪士尼”。一年后,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世界大会上正式宣布爱奇艺的新商业模式,即从从以视频为业务延展核心的“苹果树系统”,演化为影视、综艺、漫画、游戏、文学等多个业务并立的“苹果园式生态系统”。

 

无独有偶,陈睿在同年接受晚点采访时,也表示,B站的终局是“not only online,最终会是一个文化品牌公司”。他举例,“就像迪士尼就像迪斯尼最早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但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

 

实际上,全世界几乎所有在内容制作有战略野心的平台公司,最终的战略导向都不可避免地指向同一个目标。这也是B站和爱奇艺在今天相遇的深层原因。

 

不过,现在的冲突最多算小型遭遇战。回顾双方的“学习成果”,B站在内容层面上的“学习成果”明显要更成功一些。《风犬少年的天空》和《说唱新世代》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2和9.3,评分人数分别为12万5千人和7万7千人。而反观爱奇艺布下的产品矩阵,几乎没能激起什么水花。

 

双方的竞争还会持续下去,但对于B站来说,去年的收入结构持续调整,已经让它摘下了游戏公司的帽子,在营收上能够多条腿共同前进,用户和付费会员依然还有比较大的空间,即使遭遇了前段时间的“无职转生”事件,股价也是不降反涨。

 

但爱奇艺就不同了。据2020年的年报,爱奇艺297亿的总营收中,付费会员收入为165亿元,占比过半,但其2020第四季度的会员数已经从1.069亿下降到了1.017亿,其付费会员数量已经被腾讯视频反超。

 

B站已呈来势汹汹之势,而对于爱奇艺而言,营收结构单一,用户规模停滞,成本居高不下,B站加入战局后,后面的仗只会更加难打。

 

关注“20社”(quancaijing_20she)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一起聊聊年轻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李当心

41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