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当缩写已不再流行,我们从饭圈造词术赏析《创造营2021》

3-27

扫码下载APP

读懂这些“俚语”,其实也就读懂了今年的选秀市场。那些令人无奈的、愤怒的、激动的瞬间,都藏在这些新晋的流行词里,就像年度词汇一样,对复杂的社会进行准确的总结。

还在yygq(阴阳怪气)、wdcc(弯道超车)、srds(虽然但是)吗?

 

掌握常用的缩写,只是读懂饭圈黑话的第一步。好比学一门外语,生词、缩写固然重要,但要伪装成native speaker,还要熟练运用俚语。

 

在这个时代,粉丝或许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造词大师”。一方面,他们驻扎在排外的狂欢王国,熟练地创造独属自己的语言,隔离外界的窥探。另一方面,他们又是精巧的比喻家,懂得以普通的词语为行为“赋值”。很多时候,你会不禁为他们的“发明”拍手称快,感叹竟能找到如此准确、有趣又俏皮的形容。

 

读懂这些“俚语”,其实也就读懂了今年的选秀市场。那些令人无奈的、愤怒的、激动的瞬间,都藏在这些新晋的流行词里,就像年度词汇一样,对复杂的社会进行准确的总结。或者说,也是粉丝对这个荒谬的行业最无奈的注解。

 

 
 

每一年的选秀都有“花名”,《创造营2021》的花名是“侴”。

 

生僻字,本义是一种姓氏,音同“丑”。播出前,《创造营2021》曾在微博上放出选手大头贴,引起非常广泛的批评,有网友评价,这届选手“丑得各有千秋,让我笑得药石无医”。因此,赐名《创造营2021》“侴”,意为长得像“创”,实际为“丑”。

 

从《创造101》到《创造营2021》,今年的选手无疑是颜值争议最大的一届。一方面要怪鹅的滤镜,有观众发现,好好的浓颜帅哥,被《创造营》开到顶的磨皮磨平了鼻子,连绿衣服都能被滤镜成黄的。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国内的好苗子都被各大平台收割得差不多了。3年来,国内的选秀始终没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但帅哥储备已经在消耗战中见底。

豆瓣对《创造营2021》滤镜的吐槽
豆瓣对《创造营2021》滤镜的吐槽

花名年年有,《创造101》叫“炒”,是“火箭少女”火少两字的结合,也用来形容女孩子们很“吵”;《创造营2019》叫“营”或者“壶”,出道的成员也被称为“壶人”;《创造营2020》叫“堡”,因为比起2019年的大通铺,女孩子们就像住在城堡里。

 

爱奇艺系的也有花名,《偶像练习生》叫“偶”,简简单单;《青春有你》的花名是“摇”,用于讽刺决赛夜像摇号一样的排名;《青春有你2》则是“婧”,意为女版《青你》;今年的《青春有你3》叫“清”,三加青可不就是“清”吗?

 

 

 
 

 

参差,和“侴”有相似之处。“侴”只是评价人的外貌气质,“参差”则是全方位的比较。

 

最初的参差二字,出自导师邓超之口,原句为“赛制制定的很好,让你们看到世界的参差”。后来,“参差”延伸到多个领域:外国学员和中国学员的实力“参差”,反映出“内娱要完”;学员之间的年龄、身高“参差”,被粉丝嘲笑是“带娃”、“站在坑里”;“参差”甚至还走出屏幕,用于形容粉丝“能打”程度的差异。

 

最著名的一次,要属“乱世巨星”利路修的富婆粉丝,一口气包下商场大屏,为利路修应援。这位粉丝在微博说:“免费的,没花钱,大家别担心我破费”。这时,粉丝们才发现,该商业广场正是这位粉丝家里的产业,而且全国不止一家,已安排所有广场大屏为利路修联动宣传。

该粉丝的微博截图
该粉丝的微博截图

“粉丝的参差”,感受到了。利老师,“修”想下岛。

 

 

 
 

富婆粉丝叫“富贵竹”,利路修的粉丝则叫“笋丝”。

 

“笋”,音同“损”。明明不想出道,只想回家刷ins、做代购的利路修,偏偏遇到了有逆反心理的粉丝,多(夺)损(笋)啊!

 

在选秀系统里,利路修是个异类。别人想上镜头出名,利路修想下班;别人拼命争A,利路修进F班追求Freedom(自由)。其他选手是竞争关系,只有利路修的粉丝有无限的快乐。

 

粉丝@vavavoom 说:“利路修的出现就是一个意外,我投利路修,是对于选秀节目为了收视率践踏别人梦想、乱搞别人人设的逆反。”

 

现在看来,粉丝的逆反心理很强大,都快把利路修投到出道位了。不说了,我现在就去给利老师撑腰。

 

 

 
 

太子陪读,字面意识,就是和“太子”一起学习,但学习成果并不重要的人。

 

在选秀节目里,也有“太子陪读”。他们和公司力推的艺人一同参加节目,但无论是镜头数,还是舆论导向,都远远落后于“同事”。原因很简单,同个公司,很难让多个选手同时出道,只能尽力保住“太子”。因此,他们看似一同表演,却天生站在不同的起跑线。

 

在《创造营2021》,这个陪读可以是利路修。他作为两个学员的中文老师上岛,只是为了“帮朋友照顾艺人”。也可以是力丸,有数据统计,在总共13个视频的破冰花絮里,力丸只出现了10秒,远远少于同公司的赞多。

赞多(后)和力丸(前)
赞多(后)和力丸(前)

太子陪读也可以逆天改命。在《青春有你2》里,赵小棠一开始被视为孔雪儿的“陪读”,但最终以第7名的成绩出道。目前,力丸的各项成绩也追赶了上来,在撑腰榜仅次于赞多,排名第三。

 

但能改命的,毕竟是少数。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场近百人的选秀里,大部分都是太子的陪读。不公平的镜头分配、有优劣之分的“剧本”,甚至只是前后出场次序,都能决定命运。他们不仅是太子的陪读,也是资本的陪读、偶像工业的陪读。

 

 

 
 

而在这场陪读大战里,“糖果齁咸”小组贡献了近乎悲壮的剧本。

 

他们本来叫“糖果超甜”,作为《创造营2021》初选的第一个舞台,观众的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韩佩泉(网名:韩美娟)靠吐槽他们“糖果齁咸”出了圈,节目靠“糖果超甜”和外国选手的对比打响了“内娱要完”的话题,其他选手似乎也悄然减少了竞争——毕竟如此糟糕的初印象,几乎已经让他们提前出局。

糖果超甜小组
糖果超甜小组

受害者,只有台上的5个人。说实话,他们的表现的确不佳,但远远不至于受到之后的伤害。一公结束后,恶评开始充斥5个选手的微博评论区,并从单纯的舞台批评,上升至人身攻击。“娘炮”、“恶心”等词不断出现,在选手封闭式管理,无法回应的情况下,这几乎可被称作一次单方面的霸凌。

 

在刚刚播出的顺位公布这一期,被淘汰的刘唐辉,召唤“糖果超甜”的成员,复现了初舞台。很多观众评论“破防了”、“很感动”。但我们应该哭什么呢?是哭不被待见的可爱风男团,还是哭不正义的选秀舞台?或者说,是为我们被操控的情绪而哭?

 

 

 
 

“割腕放血”和“输血扶贫”是一对反义词,常用在组CP的情景里:人气高的和人气相对低的组CP,叫“割腕放血”,反之则叫“输血扶贫”。

 

血对于人体有多么重要,CP在饭圈就有多么重要。一组成功的CP,不仅被称为“美帝”,一夜可吸引上万死忠粉,还有拉朋友一把的效果。只要两人相处得好,往往就能双双出道。(编者注:“美帝”这种称呼引申于“美帝国主义霸权”,指的是在该圈内,人气占据绝对“霸权”的CP)

 

但综艺节目走到现在,组CP似乎已经成为一种财富密码。它从暗戳戳的发糖,变成不可或缺的、人人追逐的模式。有时候,甚至不用粉丝找糖,主角就会自动投喂一波又一波的“工业情感快餐”,从正常的情感交流,变成了病态的“放血”、“输血”。

 

 

 
 

奶票需要钱、应援需要钱、买热搜也需要钱。为了送学员出道,后援会常常会组织团建、battle,目的是“集资”。在粉圈的话术中,常常以橘子、链接的图标出现。

 

参与人数多,但人均低的,叫“路人盘大”。参与人数少,但人均高的,叫“满门忠烈”。我曾有幸围观了一次battle,很难不被秀芬们的激情所感动——他们忠诚、团结、互相鼓励,在5小时之内就集齐了100万——但在上节目之前,他们爱的选手,也许好几年的通告加起来都挣不了那么多钱。

 

 

 
 

今年的《创造营2021》,还有一大趋势是“抗洪”。粉丝们把不正常的投票数据,笑称为“某家发大水啦”!而那些拼命抵抗的粉丝,是活跃在前线的“抗洪英雄”。

 

“洪水”总是突如其来,尤其在近期的三公争C阶段。有粉丝发现,某学员的成绩正以非常人的速度快速攀升,昼伏夜出,仿佛“阴兵过境”。为了人力守住第一的位置,打投女工们不得不一天换几十个号,拉动身边的人帮忙投票,但还是“无法战胜洪流的速度”

 

由此延伸出的词还有很多:数据组、赛博奴隶,或者背“水”一站。在选秀节目里,灌水的选手是所有粉丝的公敌。它意味着打破秩序,还挟持其他粉丝被迫加入抗洪大战。

 

但在娱乐圈,数据注水是最普遍不过的事。艾漫数据显示,明星网络热度“总无效声量占比64%”。为了虚无的数据,粉丝付出的时间、精力往往远超金钱成本。可是每当榜单一来,粉丝们还是会毫无保留地冲上去。一位粉丝抱怨道:“海水漫的不止是打工女工的体力,更是精神上的无力,卷啊卷,什么时候是个头?”

 

  • 总结

 

8个词语里,其实我最喜欢的是“满门忠烈”。它贴切又感性地形容了粉丝这群人:很狂热,很忠诚,勇敢无私,即使不满也带着爱意。

 

在选秀浪潮持续的第4年,当我们试图去理解市场发生的变化,就得先理解他们。为什么集资,为什么抗洪,爱哪种CP,又恨哪种偶像?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他们和选秀共同成长,彼此较劲,相互影响,并在过程中出其不意地挖掘选秀的崭新魅力。读懂这些词,仿佛就进一步走进了他们的精神乌托邦。

 

刘睿欣

126 篇文章

饭圈记者,有一只好小猫。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