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美团一家单季亏了30亿美元,买菜业务的水有多深?

3-28

扫码下载APP

无边界战争继续,美团与盈利渐行渐远。

2019年,依靠提高抽成,大幅砍减亏损业务,美团首次实现扭亏为盈。到了2020年,美团却回归亏损状态,其中关键是押注社区团购。

 

3月26日,美团发布2020年Q4及全年财报,全年营收首破千亿,超出市场预期,达到1148亿元。但利润同比下滑,经调整净利润同比负向增长,分别减少至47亿元及31亿元。

美团财报收入分析 图源/官网
美团财报收入分析 图源/官网

究其原因,虽然外卖业务发展稳定,酒旅到店等业务也逐渐恢复,但由于从第三季度之后重仓社区团购业务,带来了亏损,并在未来几个季度可能继续录得运营亏损。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美团创始人王兴表示,虽然2020年四季度公司新业务营业亏损为60亿美元,其中一半来自美团优选。但王兴对业务拓展速度表示满意。

 

显然,在盈利与扩张之间,王兴选择了后者。

 

从O2O到本地生活,再到出行、酒旅、社区团购,还有后续的零售市场,美团的无边界战争还在继续。当下,社区团购也是拼多多、阿里、京东等竞争的焦点,随着本地生活和零售的界限逐渐模糊,各个巨头似乎没有其他选择。

美团创始人、董事长王兴 图源/视觉中国
美团创始人、董事长王兴 图源/视觉中国

过去一年,美团市值曾一度突破2万亿港元,稳居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但今年春节后,美团估价一度下跌33%,市值缩水9000亿港元。巨头环饲,扭亏日期延后,资本对于美团的信心是否还能继续?

 

烧钱的美团优选

 

在财报会议上,王兴重点阐释了几项新业务的发展情况。

 

美团的新业务主要包括共享单车、快驴、社区团购等。根据财报,新业务收入大增33.6%及273亿元。但同时其亏损持续扩大,当年度亏损破千亿元,达到109亿元。同时,新业务的经营亏损率高达64.9%,远超过了2019年同期的负值21.7%。

 

财报显示,美团销售成本为285亿元,同比增加54.3%,占收入百分比同比增加9.6%至75.1%。美团称,销售成本增加,是因为发展新业务导致的已售货品成本开支增加,和对毛利率较低的新业务的投资加大。

 

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

美团优选 图源/视觉中国
美团优选 图源/视觉中国

30亿美元的亏损不是小数目。

 

美团CFO陈少晖认为,亏损主要由于对基建的投入太大,这包括仓储、配送、人员、供应商等等。

 

其他电商巨头,如京东、淘宝等亦在基建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美团的优势在于地推的效率、本地化服务、配送的积累。但是从基建方面,美团需要补足的短板更多——尤其是采购、仓库、物流技术等方面,与电商和零售起家的公司相比,美团仍需要重新构建。

 

在大规模开城基本告一段落后,美团的战略重点开始放在供应链改造上,如在云南、吉林、广西等地和政府合作,启动“农鲜直采”计划,降低中间成本,提升供应链效率。

 

美团烧钱做买菜业务的决心很明显。

 

“社区团购可以向用户提供更广泛的消费选择、更方便的购物体验,以及更低的价格。”王兴直接表示,美团优选业务是五年或十年才有一次的优质机会,还将进一步加大投资,未来还将进军零售市场。

 

根据美团财报,低线城市仍是美团2020年用户增长的主要动力,其中大多数新用户来自于三线及以下城市。

 

在美团进一步下沉的过程中,社区团购业务或许会带来新的发展机会,但也带来更大风险。

 

社区团购作为去年最热点的投资领域,经过半年的快速发展,已经暴露出很多问题。比如各平台竞价竞争,导致供应商苦不堪言,甚至联手抵制团购项目。

 

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美团等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会议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

 

今年3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优选等公司实施行政处罚,并指出美团优选等企业以低于成本销售商品,补贴范围广、补贴频次多、补贴金额大,业务量呈现爆发式增长,对农贸市场、集贸场所和小商贩的正常经营活动冲击较大。

 

社区团购依赖于地方团队、团长的属性,也是滋生贪腐、黑产的高发地。

 

近日,美团优选的团长学院通报了一起诈骗案。1月初,广州警方发现某团出现退款异常,以”缺货”“买错”等理由,申请平台退款,退款达到1400余单,涉及金额达到13万。后续查出,犯罪分子是专业黑产团伙,通过团长渠道在美团平台完成了诈骗。

 

这虽然不算是一起大的贪腐案件,但涉及到的社区团购存在的薅羊毛漏洞,可能会引发大量的资源浪费,需要平台持续加强风控能力。

 

外卖基本盘扩大

 

2020年第四季度,外卖、酒旅到店、新业务这三项的营收贡献分别为57%,19%,以及24%。相比2019年只有小范围的浮动。

 

外卖和到店业务依然是核心支柱。外卖虽然稳居行业第一位。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外卖的交易额为4889亿元,交易笔数为101亿笔,同比增加16.3%。

 

增长来之不易,与饿了么的争夺更加艰难。值得注意的是,餐饮外卖业务变现率由2019年同期的14.0%降至13.8%。对此,美团表示是由于用户补贴比例上升所抵消的。虽然美团也强调了利用精细化运营来获取用户,但补贴还要持续。

 

同时,新业务却从2019年的总量占比的21%上升到24%。营收同比上升355%。

 

这一部分也得益于社区团购业务的快速发展。

 

对比拼多多,2020年第四季度,拼多多营收265.48亿元,同比增长145.97%。有分析师提出,主要源于本季度多出来的占比营收20.18%的“商品销售”收入,55.378亿元。这是多多买菜助推拼多多业绩增长。

 

对于现阶段的美团来说,各项业务联动,产生更高效率和收益,或许更为重要。现在新业务困难重重,基本盘也面临着较大危机。

 

单车、到店遭遇新挑战

 

共享出行也是导致美团亏损的主要业务。

 

虽然第四季度牵扯到淡季和折旧,但亏损依旧较为明显。

 

王兴专门提到,电动单车比普通单车还具有更高的规模经济,很多用户在更高的价格的基础上,甚至愿意支付额外的费用。从长远来看,王兴认为电动车业务的营收将超过成本,实现盈利。同时,美团在2021年会着重布局电动单车,并在投放方面,着重提高运营效率。

 

一轮竞争过后,行业里仅剩青桔、哈啰、美团三家头部公司,但美团在其中所占电单车的份额并不高。根据易观分析,2020年10月,青桔以订单交易指数42.5位居中国共享电单车行业榜首,哈啰和美团分别以37.6和18.6位列二三位。美团很难说占据优势。

 

同时,作为美团最早的业务之一,以美团点评为代表的到店业务一直保持着正常的发展。但在过去一个季度,利润率有所下降。

 

王兴解释,利润率下降主要源于对旅游业领域的投资,酒店领域为堂食业务带来很大的贡献,进而带来业务结构的变化。

 

本地生活和短视频、新媒体结合,是大趋势。抖音、B站、小红书都有很多生活方式类的博主,利用探店、测评等视频、图文形式,切入社区团购。抖音、小红书都曾经捧红过部分旅游景点,比如重庆一度被称为“抖音之城”。

 

近期,抖音正式上线团购项目。在“同城”栏目中,可以直接看到就近的商家和团购业务。相比大众点评平台,抖音上还可以直接看到探店视频,对店内情况有直观体验,这也是促进转化率的方式。

 

对此,王兴表示,美团早就预料到来自短视频平台的竞争。他认为,这是符合大潮流的,本土的商户都在以开放的态度欣然接受线上平台。这对整个行业来说会带来正面的影响,这有助于帮助商户进一步了解线上平台以及所能带来的价值。

 

无论如何,从外卖、社区团购,到到店业务,新一个周期,“无边界”的美团还会迎来“无边界”的挑战。

马程

135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