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B站港股二次上市破发,更大的池子意味着更多的竞争

3-29

扫码下载APP

站在中概股潮头的B站,还有很多期待需要满足。

在上周中概股暴跌的大背景下,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今天在港股的二次上市也毫无悬念地破发了。3年前,B站在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时,也同样破发,“有种 yesterday once more 的感觉”,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感慨。

 

但毫无疑问,B站已经站在了中概股的潮头。时至今日,B站的市值从32亿美元涨到了360亿美元,整整11倍。港股市场对B站的期望显然不低:发行2500万股,定价808元,是香港记者都会问“定价是否过于激进”的地步,但依然超购174倍。

 
 

本次,B站募集资金约198.7亿港元。根据此前的上市文件,B站将会把募集到的50%的资金投入到内容,比如收购和投资内容,制作优质付费内容;以及持续提供对内容创作着的激励,和视频剪辑教学与工具等。

 

对未来,已经突破2亿平均月活用户数量(MAU)的B站的目标是,依然专注社区生态的建设和发展,到2023年MAU达到4亿。这对于今年2月还在处理《无职转生》动画事件所激化的用户矛盾的B站而言,每拓展一步自己的边界,都需要面临相应的风险。

 

均衡发展的B站

 

和3年前美国上市时不同的是,除了游戏业务以外,B站已经实现了均衡发展,进入到提升自我运行效率的阶段。

 

2020年全年,B站总营收达120亿元,同比增长77%。到营收为38.4亿元的2020年第四季度,B站的手游收入占比仅为29.4%,而上一年同期占比为43.4%,首次不再成为B站的第一大收入来源。

 

这是因为B站的其它业务正在快速增长。在第四季度,包括大会员计划和直播服务在内的“增值服务收入”已经达到12.4亿元,同比增长118%,占总收入的32.3%,成为B站的第一大收入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被认为还在初期状态的电商收入也正在快速增长。在第四季度,B站的电子商务及其他业务的收入为7.4亿元,同比增长168%,甚至高过了广告业务7.2亿元的收入,成为了B站的第三大收入来源。

 

比如,最近B站会员购独家首发的 dodowo 蔬菜精灵系列盲盒,就完成了近1400万元人民币的众筹(相当于预购)。

最上方的玩偶被用户昵称为“菜狗”,也是该系列人气最高的产品
最上方的玩偶被用户昵称为“菜狗”,也是该系列人气最高的产品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今天提到,今年B站的建设重点是提高自己的商业中台能力,其核心在于提高算法和数据能力。一方面服务于内部业务,比如游戏、会员购、大会员、直播等,提升内部变现效率。另一方面则服务于广告,提升单个广告的消费变现效率。

 

但从社区治理而言,随着破圈而不断扩大的用户群体,几乎很难避免社区文化的冲突。作为一家对社区文化限制最严格、以社区文化生态作为商业壁垒的公司,B站或许已经来到了重订公约的阶段。

 

B站的增长离不开快速增长的内容生产者和用户。平均每月有190万的UP主活跃在B站,月均视频投稿量达590万。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B站91%的视频播放量来源于PUGV(专业用户创作视频)。同时,B站的主要用户群体也在继续扩大范围,目前超过86%的月活用户都在35岁及以下。

 

这同时也是直接的商业需求。比如当YouTube要进一步发展广告业务时,考虑到广告商并不希望自己的品牌与有争议的内容同时出现,就开始给内容打上是否“Family Friendly”的标签,给内容分级、分配流量。尽管这在内容创作者一方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但这也是一种内容的指导与新公约。

 

在增量市场中搏杀

 

陈睿认为,视频在未来几年还会面对巨大的增量市场。

 

当前的视频用户是7亿人,到未来变成10多亿人,用户消费的视频数量、时长,还会有很大的提升。“其实从过去几年(的趋势)大家也可以看出,在同行的短视频增长非常快的时候,B站的增长也是非常快的”。

 

而根据快手2020年财报,快手应用的平均日活跃用户及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2.646亿及4.811亿,分别同比增长50.7%及45.6%。在今天,腾讯一线消息称,抖音主站在今年除夕的日活峰值达到了5.8亿。从去年到现在,抖音、快手、火山小视频,甚至连腾讯视频,都在探索发展中视频的可能性,而这被视为是B站的传统优势领域。

 

“中国互联网是一个竞争极其激烈的地方,甚至是一个竞争没有底线的地方”,陈睿感慨,“去验证一家坚持做正确事情的公司最终能够做得很大、做得很好,这也算是我负担的挑战。”

 

正确的事情指的是生产优质的内容。在陈睿看来,B站的“破圈”实际上就是内容品类和深度的不断叠加,用户就会随之不断增多,然后再围绕这些新用户,不断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只要内容足够优质,用户就会增长和留存,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过程。

 

从这个层面来看,中国市场确实没有和B站增长逻辑类似的公司。

 

从内容生产的层面来看,B站面对的竞争是,怎么让B站的优质内容生产者能获得比其它平台上更多的收入和更快的增速。

 

一方面是还未完全成熟的自制长视频业务。B站在去年的两大尝试,综艺《说唱新世代》和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尽管在站内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依然很难与其它长视频平台的头部IP匹敌。如果不能生产真正的强势内容,那么B站离正面拼刺刀的能力还有一段距离。

 

另一方面则是PUGV生态。很多B站UP主停留在B站的原因是,他们能够找到足够精准和垂直的用户,让自己的小众爱好很快寻觅到同好,成为具备影响力的小型KOL。

 

然而,随着用户群体的扩大、B站上蓬勃发展的爱好不断渗透到广大人群,已经成长起来的大UP主很可能会被更优渥的条件吸引;还未成长起来的小UP主则可能在已经开始布局二次元内容的抖音和快手平台上,找到更快涨粉和商业化的途径。

 

还有则是广告投放效率的问题。目前广告是B站的第四大收入来源,如果与字节跳动和快手对比,广告显然应该占据更加主要的收入位置。这是因为,广告业务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应该是边际效应(规模越大,成本越低)最强的业务之一。而随着B站用户的增加,我们并没有看到广告业务的快速增长。

 

B站目前有花火平台,从平台层面来协调品牌投放与UP主对接。李旎强调,B站希望在AD load在5%的前提下,实现广告业务的良性增长。但问题是,这样的撮合速度,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而言,是健康的吗?

 

所以,对于B站而言,进入更大的池子,也就意味着更多的竞争。

 

以下为陈睿致用户公开信全文:

 

今天上午9时30分,bilibili将在香港交易所(HKEx)二次上市,股票代码9626。

 

 

这是B站第二次敲响上市的钟声,距离我们第一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过去了三年零一天。

 

三年间,B站的月均活跃用户从7180万增长到了2.02亿,这意味着每两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是B站的用户。B站的月均活跃UP主也从20万增长到190万,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小破站”的一员。

 

 

更让我们高兴和骄傲的是,自创立那天起,十二年来,B站一直是中国最有活力、最有创造力的内容社区。用户因为能在B站上看到自己喜欢的内容而快乐,创作者们因为“B站UP主”这个身份而自豪。

 

今天,我们回香港上市,回到了属于中国的资本市场。就像三年前在纳斯达克上市时我写的公开信中所说的:无论上市与否,B站的使命不变,理想不变。我们会为用户创建一个美好的社区,我们会为创作者搭建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我们会努力让中国原创的动画和游戏受到世界范围的欢迎。

 

今天,在这个新的起点上,展望未来,我相信“视频化”是必然的趋势。随着设备和技术的升级,视频将成为互联网内容的主流。视频创作将无所不在,铺满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在这个趋势下,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将会有上千万名有才华的UP主,他们能创作出最精品的视频内容。中国的文化作品,将乘着“视频化”这个大潮,传遍全球。

 

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晚。让我们怀着对未来的期待,再次出发。

 

哔哩哔哩 - ( ゜- ゜)つロ 干杯~

罗立璇

22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