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胞波情与偷渡客:缅甸人在瑞丽

郑卜丁 / 等3人
4-1

扫码下载APP

微微不愿意人们单纯将此次疫情归咎到边防人员以及缅甸人身上,“最初中国爆发疫情之时,是很多缅甸人将口罩从国门栅栏丢过来,帮助我们。”

时隔半年,与缅甸接壤的云南瑞丽,再度因疫情封城。

 

由于当前缅甸局势动荡,疫情出现再度让这座边境城市的管控成为焦点。官方称,此次发现的第一例阳性病例为一名缅甸籍人员,2010年1月起就居住生活于瑞丽。

 

3月31日0时至24时,云南省新增确诊病例6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3例,均在瑞丽市,其中,缅甸外籍人士感染数近半。

 

这座中缅边陲城市,再度引发关注与争议。

 

缅籍人员最多时达10万人

 

瑞丽位于云南省西部的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总面积约为1020平方公里,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边界线长达169.8公里。

 

根据官方数据,边境线附近共有4条跨境公路,界碑和附碑共65座,大小渡口和通道36个。

 

红线部分为瑞丽与缅甸直接接壤的区域。图片:地图
红线部分为瑞丽与缅甸直接接壤的区域。图片:地图

 

生长在德宏州盈江县的微微告诉全现在,“德宏州包括芒市、瑞丽市、盈江县还有陇川县等,这些地方与缅甸边界线上的民间便道无数。“

 

云南瑞丽自1992年实施国家沿边开放政策,彼时,贯通缅甸重镇木姐的姐告大桥同期落成通车,陆路交通顺畅,开启了部分缅甸籍人员入境的序幕。加上近年来瑞丽边贸经济产业转型发展,吸引更多缅甸籍人员持续涌入。

 

其中一部分选择在瑞丽社区街道、城区工厂、城乡结合部等聚落而居。其生计方式基本以从事珠宝玉石毛料出售、红木加工、工厂工人、建筑工地、餐饮服务、流动商贩等商贸和劳务服务行业,基本语言为缅语( 缅甸籍华人兼通缅语与汉语)。

 

整个瑞丽,勐卯镇、姐告经济开发区、瑞丽农场等地,缅甸人居住较多。另据掌上德宏报道,常年在瑞丽经商、务工的缅籍人员最多时达10万人。

 

总体来说,瑞丽缅甸籍人主要来自两个部分:一部分来自跨境民族间的通婚;另一部分来自缅甸沿边城市的缅族、缅籍华人、缅籍印巴人、若开族等。

 

赵红仙就是其中之一,她来自缅甸曼德勒省抹谷,她早逝的父亲是一位华人穆斯林,母亲是缅甸籍傣族人。父亲在世时,是一名珠宝商。

 

赵红仙在国门书社整理书籍。图片:CFP
赵红仙在国门书社整理书籍。图片:CFP

 

2014年,赵红仙在本科毕业后来到瑞丽。在这里,她白天在姐告口岸的国门图书社做讲解员和接待员,晚上7点至9点在图书社开设的免费语言学习班。

 

如今,38岁的她已经成为中缅边境的“网红”老师。

 

更多来到瑞丽的缅甸人和赵红仙不同,他们的受教育程度往往没有那么高,其中很多人来到瑞丽是因为希望将缅甸玉石售往中国。缅甸蕴藏着矿石资源极其丰富的谷地——抹谷,从这里开采出的“鸽子血”是红宝石中的极品。

 

德宏州的居民微微也对全现在表示,在中缅边境地区,玉石交易非常盛行。同时,也有非常多的缅甸人在这边开玉石店铺。

 

位于瑞丽江畔、姐告大桥西南方向的桥基一侧,是一个叫金坎村的边陲村镇。因为靠近瑞丽口岸联检大楼和边民互市交易市场。需要大量劳动力,许多缅甸籍工人也聚居在这里。

 

金坎村原是傣族村寨,划规为经济开发区土地征收后,村民在更靠近城区的方向相对集中地建起了小洋楼群。江畔附近的土地,则建起简易出租房,专门出租给入境缅甸籍劳务人员。

 

沿姐告大桥西南桥洞方向的一道小铁门走下去,向右是铺着水泥路的小洋楼群,向左即是江畔堤岸的各式出租房。耳朵听到的是缅甸音乐,眼睛看到的是各式缅文招牌,大大小小的饭馆、快餐店、桌球店、纹身店、音像店、出租房等等一应俱全。

 

日暮时分,瑞丽江景观大道上,有缅甸人在休闲散步,沙滩上,也有缅甸人在踢光脚足球。

 

东方珠宝玉石城

 

除姐告经济开发区外,最集中的外籍人员聚居区,主要以缅甸籍印巴裔穆斯林为主,自1993年3月起,瑞丽城区建成“瑞丽市珠宝玉石交易市场(街)”,这些穆斯林多为玉石商人。

 

瑞丽城市文化形象就来自于这些珠宝商城——东方珠宝玉石城。

 

在这里,来自缅甸、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商人被允许以外国籍自然人,纳入国内工商户管理。入境开店从事玉石成品、半成品、毛料的售卖。

 

经二十多年发展,目前瑞丽新建路、瑞京路与南卯街之间的珠宝步行街、古龙珠宝步行街、白井东巷、白井西巷,聚居了大量缅甸籍珠宝商人及其店铺。

 

云南瑞丽原石直播基地,许多缅甸人通过原石交易获得不菲的收入,是缅甸当地人均收入的数十倍。图片:CFP
云南瑞丽原石直播基地,许多缅甸人通过原石交易获得不菲的收入,是缅甸当地人均收入的数十倍。图片:CFP

 

其中长约300米纵深的白井东巷,引人注目。两侧商铺全部由戴白帽、披头纱的缅甸籍穆斯林人经营。主要有饭馆、小吃铺、杂货小卖部、蔬菜水果店、冷冻海鲜水产品店、理发店、音像品店、国际长途电话代办点等等。

 

放眼望去,不长的巷道,槟榔摊就约有十几个,每个似乎都生意兴隆。

 

早在2015年,在古龙珠宝街的缅籍商会会长彭觉曾告诉前来访问的学者,据其估算,在瑞丽从事珠宝生意的主要是缅甸籍的穆斯林。店铺约2000多户,人数约为3.5 万人左右。珠宝街坐贾穆斯林就有约2万人左右。

 

除了穆斯林,信仰佛教的缅甸人也在这里找到了归属。位于瑞丽产业园区西北处的金滇路,自发形成了主要以缅甸缅族、若开族为主的聚居区。

 

聚居区内,有缅式小卖部,专售缅甸饮料、酒类、小零食等。客人主要来自产业园区的缅甸工人。据说这里的商店,无论店面大小,主墙一侧上部,总有缅式的佛龛空间,鲜花和鲜果供奉。

 

在瑞丽包容的社会环境中,一部分缅甸女性移工选择与中国人结婚,建立新的家庭。2019年,赵红仙也与昆明一所高校的中国老师贺林结婚。

 

新冠期间推出“胞波卡”

 

瑞丽口岸也是中缅陆路口岸中人员、车辆、货物流量最大的口岸。根据官方数据,由于2020年新冠影响,瑞丽一度封锁。但2019年数据显示,该口岸出入境人员突破近1700万人。

 

为了便于管理,2020年5月29日, 就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德宏片区,推出了针对缅籍人员的中国“身份证”。

 

据瑞丽当地媒体报道,对于到瑞丽务工不满1年的缅甸人貌明昂而言,“胞波卡”更像是一张万能卡。

 

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德宏片区,推出了中国的“身份证”——胞波卡。图片:CFP
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德宏片区,推出了中国的“身份证”——胞波卡。图片:CFP

 

“9月份瑞丽出现境外输入新冠病例时,带上‘胞波卡’就可以免费做核酸检测;带上这张卡可以到附近景区玩玩逛逛;在瑞丽租房子,这张卡就可以搞定……”  貌明昂说。

 

“胞波卡”的智能芯片卡上,汇集了缅甸国民身份证、缅甸与中国边界通行证、健康证、务工证、云南省边境地区境外边民临时居留证、培训合格证信息,几乎是六证一体。 

 

拿了“胞波卡”,可以办理中国的电话卡、银行账户,既方便了缅籍务工人员在瑞丽的衣食住行,也方便了对其信息、申报、办证的“一网化”管理。

 

“我们现在都喜欢称它为中国的‘身份证’,它实实在在解决了我们缅籍人员在中国的各种问题,是一张胞波连心卡。”貌明昂补充道。

 

不过,对于没有“胞波卡”的缅甸人来说,在瑞丽生活也变得很难。微微表示,自己的妈妈所在公司物业已经提出要求,不可以租给没有“胞波卡”的缅甸人。

 

截至2020年11月17日,瑞丽市共为缅籍人员办理了26117张“胞波卡”。

 

偷渡易:一村两国

 

对于缅甸人的态度,微微表示,“我爸爸以前开修理厂的,找过缅甸人,有些人很朴实很好,有些人偷奸耍滑。”

 

她续称,“只要不是偷渡,而是正经过来的缅甸人,大多数非常好,我和很多缅甸华人是朋友,我们把缅甸人称作‘胞波兄弟’,但对于那些偷渡、走私、贩毒的缅甸人,我们当然怨恨他们破坏了我们原本和乐的生活。”

 

2020年05月15日,云南德宏,瑞丽市姐告,国门前很多在瑞丽务工的缅甸人士正排队等待返回缅甸。图片:CFP
2020年05月15日,云南德宏,瑞丽市姐告,国门前很多在瑞丽务工的缅甸人士正排队等待返回缅甸。图片:CFP

 

去年9月13日,云南省瑞丽通报了2例境外输入病例。两人分别为32岁的杨佐某和16岁的依某,依某为杨佐某的保姆,两人均为缅甸籍。由于情况紧急,瑞丽后来实施“封城”,并立即进入“防疫战时状态”。

 

当时,瑞丽市政府副市长杨谋对外界表示,“瑞丽市对于此次出现境外无症状感染输入病例,网格管理单位反应不及时的问题,我们需要检讨,这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警醒。”

 

后来,运送两人入境的犯罪嫌疑人宁某因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被刑事拘留,孙某因涉嫌“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被刑事拘留。

 

这次明确的偷渡者输入的疫情,让瑞丽的边境管控成为外界的焦点。

 

“(瑞丽)有的地段以河为界,有的以田埂为界,有的地段直接为‘一村两国’,”在去年疫情爆发后,瑞丽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寸代鹏对媒体介绍。

 

另外,缅北特区地方政府控制的80%的边界线是属于由中国单边管控,而缅甸政府实际管控的边界只占 20%左右。单边管控直接影响着中方对入境的缅籍边民的管理。近年来,缅北冲突常发生在靠近中缅边界线附近,也直接影响着中方边界管控成效。

 

除了陆上封堵,据当地媒体的报道,从2020年3月28日开始,瑞丽市公安局还从边境管理大队、锐锋突击队抽调警力,组建水上巡逻队,对瑞丽江界河沿线开展巡逻执法,严防人员非法船舶进行水上偷渡。

 

为打击偷渡,一些新的“高科技”在云南投入应用。 疫情防控期间,德宏、普洱边境管理支队根据当地疫情防控需求,通过无人机和喊话器,对辖区边民开展普通话和少数民族语言“双语”宣传,鼓励群众举报非法入境人员。

 

“三非人员”是防控重点

 

国家移民管理局微信公号2020年10月发布的一篇报道称,仅瑞丽一个边防检查站,“近三个月内,查获非法出入境案件88起110余人,查获走私案件110起,案值790万余元。”

 

为了防控境外疫情输入,瑞丽市强化边境巡逻,严查非法出入境、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等行为。图片:CFP
为了防控境外疫情输入,瑞丽市强化边境巡逻,严查非法出入境、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等行为。图片:CFP

 

通常来说,中缅边境上的偷渡可以通过几种方式进行。首先是零星偷渡。

 

瑞丽所在的德宏州,地形呈犄角状,三面被缅甸包围,是云南省朝着缅甸的突出部分。绵长的边境线上,存在各种陆路便道和小道,零星偷渡就是从这些地形直接入境。

 

除了零星偷渡,还有“蛇头”组织偷渡,“蛇头”指为专门组织偷越国边境的组织或集团。他们长期往返中缅边境,对道路、边境管理部门的管理方法都非常熟悉,形成了产业链。无论偷渡者是什么来历,只需有利可图,都会成为他们的“服务”对象。

 

可以说,以上两种是主要的偷渡方式。自2020年开展打击整治行动以来,截止2020年9月25日,瑞丽市人民法院共受理跨境违法犯罪案件177件454人,审结156件362人。

 

此外,还存在企业组织雇佣者的偷渡。在瑞丽,有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近年来发展迅速。但雇佣者非法雇佣“三非”人员的情况比较突出。“三非”外国人中的“三非”指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

 

因为有利可图,外籍劳工相较国内人力成本大幅降低,许多雇佣者希望雇佣大量外籍劳工。外籍“三非”劳工希望能够在中国境内获得较为稳定的从业机会。

 

正是这些无法纳入疫情监控的“三非人员”是中缅边境疫情防控的重点群体。

 

从国门栅栏扔来的口罩

 

4月1日,本次疫情发生后,据云南发布官微消息,瑞丽市将继续加强边境管控,目前,共设置边境封控点506个,投入各方面力量3900余人24小时轮流值守在边境一线。

 

微微表示,自己的表哥就是守边者之一。“守边的人大多过年都没有回家,尤其在缅甸局势紧张后,更多缅甸人想寻找安全的庇护地,他们一些人甚至有枪。”

2020年9月20日,在云南省瑞丽市弄岛镇等噶村色棚卡点,民兵队员正在执勤。该卡点自4月20日设立,民兵队员24小时进行值守,吃住都在卡点上,严防偷渡。图片来源:CFP
2020年9月20日,在云南省瑞丽市弄岛镇等噶村色棚卡点,民兵队员正在执勤。该卡点自4月20日设立,民兵队员24小时进行值守,吃住都在卡点上,严防偷渡。图片来源:CFP

 

“但是边境线纵长且山水相连,山间树林小路遍布,全都靠人力在阴雨和蚊虫的环境中驻守,非常艰难。” 微微说。

 

徐小是一名瑞丽的公务人员,他说由于工作安排,自己并没有前往边境线,但他有很多同事和朋友从去年一直驻守在前方,也知道他们的工作非常辛苦。“无论男女,24小时的轮班值守已经持续半年,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目前,徐小正在瑞丽疫情之中被要求居家隔离。

 

瑞丽新一波疫情之下,在西北地区上学的微微已经接到通知不可以在清明甚至五一返乡。此外,包括云南医科大学和云南师大等学校也已经通知学生不要前往云南25个边境市县。

 

不过微微也表示,不愿意人们单纯将此次疫情归咎到边防人员以及缅甸人身上,“最初中国爆发疫情之时,是很多缅甸人将口罩从国门栅栏丢过来,帮助我们。”

 

赵红仙也曾在采访中提到过自己的座右铭,南传佛教里有一句话,缅语发音为“taoomyinttartaoosaytanar”, 意为“如果你有一颗充满爱的心,真心待人,也会同样得到他人的坦诚相待”。(文中微微、徐小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http://www.chinanews.com/gn/2020/09-17/9293203.shtml

中缅边境城镇缅甸籍人员 生计方式与生活空间 ———基于云南瑞丽的调查 田素庆

中缅边境云南段外籍流动人口服务管理探析———以德宏边境地区为例  张爱华

边境管理刑事法律问题研究  吴华彬

当前的缅北冲突与中缅边界管控研究 田雪雪

缅甸的女儿:跨境女性移工在 瑞丽的汇款实践与情感连接 陈雪

 

 

郑卜丁

48 篇文章

СССР никогда не скучно 哇啊啊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