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怪兽充电上市、街电与搜电合并,共享充电宝怎么支棱起来了?

扫码下载APP

当公司开始算账,共享经济就不再性感

2021年愚人节,怪兽充电以市占率第一名的身份、代号EM,登录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怪兽充电开盘价报10美元,较发行价8.5美元涨17.64%,市值达27亿美元。

 

尽管和数年前资本所期待的“平台型”公司相去甚远,但至少怪兽充电成长为在共享经济中不烧钱的公司。招股书显示,目前怪兽充电拥有超过2.19亿用户,去年的营业收入为28.1亿人民币,其中96.5%的收入来自移动设备充电业务,也就是租借充电宝的业务。

 

就在怪兽充电上市当晚,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和“搜电”正式宣布合并,实行联席CEO制度、共同组建新的集团。这次合并将会让新集团获得超过3.6亿的用户规模,成为行业规模第一的共享充电公司。

 

在点位网络即为竞争力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怪兽充电离高枕无忧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数年前,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带来了关于“网络效应”的想象图景。也就是,只要通过某种服务形式来建立用户网络,那么这个交互界面就能成为流量入口、广告展示平台,甚至叠加其它的销售业务。但以共享单车为首的商业模式的破产,打破了这样的美梦。

 

从现在看来,至少在共享充电宝行业,参与者都选择了从现有业务着手实现盈利,不再对投资人讲故事、追求惊人增长。

 

对于共享充电宝公司而言,当下的考验是,在用户增长逐渐趋缓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涨价来得到新的收入。“三电一兽”充电宝的价格,早已从1小时1-2元的白菜价,涨到半小时6元甚至更高的价格。怎么在业务高度同质化的情况下,找到新的突破路径,是共享充电宝公司的共同考验。

 

2亿用户,天花板到了吗?

 

如果将怪兽充电看做一款互联网产品,它其实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用户数量。招股书显示,截止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充电已经构建超66.4万POI(点位)、500万个移动电源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超过2.19亿。

 

但它的增长速度和动辄翻倍的互联网产品并不一样:相比2019年同期的1.49亿增加了7000万人,怪兽充电2020年的增长率为46.9%。

 

这首先是疫情的影响。怪兽充电的用户增长和网点数量息息相关,去年的新冠疫情显然遏制了线下网点的扩张速度,也就减缓了新用户的增加。

 

市场增长依然是可以被期待的。根据第三方机构艾瑞咨询的统计,随着网点的持续增加以及用户消费习惯的养成,中国的移动充电市场预期会从2020年的9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29年的1063亿元人民币。

 

目前,怪兽充电约57.6%的点位位于一、二线城市,约42.4%则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随着网点进一步下沉和扩张,怪兽充电的增长是一个比较稳定的趋势。

河南郑州街头的怪兽充电共享充电宝柜式机。
河南郑州街头的怪兽充电共享充电宝柜式机。

真正的问题在于,正如前文所提及的,怪兽充电的收入模式非常单一,主要来自面对用户的充电收费业务。

 

而怪兽充电的支出也正是来源于此,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第一是运营成本,达到了4.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93亿元增长了47.3%。第二部分是销售与市场费用,为21.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3.62亿元增长55.7%。

 

一般来说,根据不同的协商情况,怪兽充电需要向渠道和合作伙伴支付入场费和佣金,能占据在地产生收入的五成到七成。今年的销售与市场费用之所以增长了超过五成,就是因为新的KA合作伙伴提高了入场费用。

 

换言之,和众多令人着迷的互联网产品不同的是,怪兽充电的边际成本并没有越来越低。随着充电网络的不断扩大,怎么与网点协商、并且提供比竞争对手更好的佣金和服务,反而成为了加大收入、提升利润的关键。越大,却不一定会越经济,这是共享充电宝生意与生俱来的局限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巨头还是很看重共享充电宝领域。招股书披露了怪兽充电近期完成的D轮融资,阿里、CMC领投,凯雷(CGI)、高瓴、软银亚洲跟投,融资金额超过2亿美元。在之前,小米,高瓴资本运营合伙人干嘉伟个人(前美团COO)也先后成为了怪兽充电的股东。

 

目前,在机构股东里,阿里是怪兽充电的第一大股东,持股16.5%。

 

这首先是因为怪兽充电的支付入口价值和数据价值。这也和当年巨头重注摩拜、ofo的理由一致。不过,充电宝能承载的东西少得多,巨头也对共享经济有了更客观的认识。但多占据一个接触消费者的端口,显然就多布局了一个潜在战场,这是一个合理的战略投资。

 

其次,小米也是怪兽充电的重要供应商,根据21财经报道,怪兽充电早期的产品均由小米、紫米研发。

 

烧钱战争结束

 

当资本市场变得更加理智,公司就要学会自力更生,好好算账——在网络铺设速度没有那么快、资本流入速度放缓的情况下,涨价成为了不可避免的选择。

 

《封面新闻》记者在春熙路商场实地对比,发现主要的共享充电宝品牌有街电、怪兽充电、小电和美团,这些品牌每小时租借费用多为3元和4元,24小时封顶价格从20元到40元不等。

 

而且,同一品牌在不同场所的收费规则也不一样。以怪兽充电为例,在伊藤洋华堂里的价格为4元/小时,28元/24小时;在群光广场的价格为3元/小时,30元/24小时。怪兽充电的客服回应称,在不同场所的计费标准不同,是因为价格是由公司和商场共同商议决定的。

 

在多篇新闻报道里,消费者都提到,由于共享充电宝持续涨价,他们已经或准备购买自己的充电宝,随身携带。

 

不过,共享充电宝本来就是被开发出的新需求。消费者实际上很难用之前就存在的解决方案,来替代新的解决方案(比如,你就算买10个充电宝放在家里,可能还是会忘记带出门)。

 

真正存在现实威胁的是两个方面。

 

第一,美团也在布局共享充电宝。《经济观察报》报道,美团在2020年重新组建充电宝业务部门,隶属LBS平台。此前,甚至传出过商家使用美团充电与否,直接与其在美团平台排名挂钩的传闻。虽然后来被证伪,但也体现出大平台对于小业务的高维度入侵能力。

2020年10月,美团充电宝亮相上海街头
2020年10月,美团充电宝亮相上海街头

如果美团决心要加大投入,挥舞着钞票来重塑市场格局,其它没有“深口袋”、正在艰难提升利润率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很难抵抗。考虑到这一点,阿里重注怪兽充电,显然也有防御性的考虑。

 

不过,根据腾讯《棱镜》报道,美团重启充电宝,是经过审慎考虑的。在重启之前,美团曾经做过详细的调研,和业内公司沟通过并购事宜,了解产业链条,获取运营数据,并沟通价格。如果美团愿意自己来做这件事情,就证明至少他们判断目前,自建比并购更划算。那么,美团就不太可能花高价来占领市场。

 

第二,技术正在不断进步。首先是快充技术。苹果、OPPO、小米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自己的新一代快充技术、扩大手机容量,这让用户花在充电上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有可能出门一整天都不需要充电。

 

还有一个隐忧是,共享充电宝行业依然拓宽自己的商业前景,复用已经建立的商家渠道,来找到更多盈利模式。

 

根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怪兽充电在自己的融资计划书中写道,新零售才是怪兽充电面临的千亿级市场。他们认为,可以在共享充电宝网络里复用礼品机、智能零售柜、电子烟自动销售设备,甚至还有玩具柜等。但在此之前,小电科技已经尝试摆放过一款名为“iCool小爽”的自动售烟机设备,现在已经不见踪影。

 

所以在很程度上,当下的怪兽充电只能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进。它在招股书里提到,在募集到资金后,将会用其中的25%将用于布局更多、地理位置更好的机柜点;20%将用于留住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35%将用于资本支出以及投资于机柜和移动电源;以及寻找潜在并购机会,与一般企业用途。

 

而且,从行业竞争状态来看,怪兽充电还会维持一段时间的优势。

 

街电和搜电虽然合并,依然会以单品牌形式运营,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不会融合。这是因为,几个品牌之间的充电宝并不共通,以单台机器1000元的售价来估算,单机器更换和整合就需要一笔巨大的成本。

 

其次,当品牌发生更换时,就需要与商户重新重新谈判,这又会给商户新的讲价空间、增加交易摩擦,为对手带来挖角机会。如果合并会伤筋动骨,还不如先并道而行,反正一样能扼制对手的增长空间。

 

但从投资角度来看,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战争已经结束了,这里不再可能有奇迹发生。就像Wework最终会以房地产公司的价格被估值一样,所有的泡沫都会回归到自己本应由有的价值。

 

 

 

罗立璇

22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