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一个豆瓣网友的征婚,是怎么变成大型歧视现场的?

扫码下载APP

只要有歧视的观念,就会有人歧视女性,同样也会有人歧视胖子、歧视小镇做题家、歧视病人。

近日,一名山西网友在豆瓣社区的“豆瓣征友大会”话题标签下发布动态,并附上了自己的个人照片。在这条征婚信息中,他简短地交代了自己的工作和月收入状况,对女方的要求是“愿意在山西太原晋中一带发展”。

 

这条帖子引发了激烈讨论,并引来一些针对征婚者外貌的攻击和羞辱——有不少人评价他肥胖的体型,也有人在转发和评论里引用杨笠的“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火药味十足。

 

4月2日,当事人在豆瓣发布题为《关于内卷,身材焦虑,性别意识以及近来热度的回应》(下称《回应》)的日志,表达了自己的一些看法。目前,这篇日志已获六千多个“赞”。

 

但一篇征婚帖引发的战火并未随着当事人的回应而平息。

 

引发争议的征婚帖 图:豆瓣截图
引发争议的征婚帖 图:豆瓣截图

 

 

攻击者和维护者的相似逻辑

 

杨笠的“普却信”梗是在一个脱口秀的表演中抛出,然而在人们使用它的时候,早已脱离它原来的语境。很显然,杨笠在谈论“普却信”的时候,只是在吐槽一种现象,并不针对具体的男性个体,但在这次的征婚争议中,它成为一条反复被引用的、用于讽刺个体的句型,将当事人列为“普却信”的典型。

 

对其“普通”方面的评价,最主要还是来自他的外貌和衣着。他在征婚帖中使用了一张自己的全身照:穿着格子衬衫,双手叉腰站在一辆摩托车旁——“格子衬衫”正是长年被吐槽的“直男”衣着元素之一,而肥胖的体型在流行的逻辑里也暗示着“不自律”的生活方式。

 

但很快就有网友指出,这群人攻击的“普男”并不普通,更多的标签和关键词被爆出:他是清华姚班(清华学堂计算机科学实验班)的毕业生,曾经就职于摩根大通和谷歌,后放弃高薪工作回到老家在一所二本学校教书。

 

在这一部分人眼中,他拥有的是堪称一个“大佬”的履历,跟“普通”甚至毫不沾边。

 

但持有这两种观点的人,评价一个人是否“普通”的逻辑,都有将对人的评判价值单一化和绝对化的倾向:一边是,一个人如果不能维持一个健康的体态,那他不仅在外貌上是受鄙视的,连人格上都可能是“有问题”的;另一边是,如果一个人拥有顶尖的学业和工作履历,那么他应该是“婚恋市场”上的“优质”男性,女性们“看不上”这样的人是因为她们还没有意识到他有多“厉害”。

 

征婚者在这件事情中经历了一种非常普遍的污名现象——体重污名。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在《污名:受损身份管理札记》把体重污名归类为“因身体缺陷或特征而受到的污名”。还有学者指出,体重污名将随意的道德判断和身体体型联系起来,是一种针对超重和肥胖个体的刻板印象和歧视——比如在这个事件中,人们仅凭他的外表便断言其“油腻”“相由心生”等等。

 

根据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段文杰等人总结的以往研究,在职场中,体重污名会表现为不平等的就业、晋升机会和薪资水平,而肥胖女性在工作中受到的歧视更为严重,她们的职业成就和收入低于同等条件的正常体重女性。

肥胖女性在工作中受到的歧视更为严重 图:CFP
肥胖女性在工作中受到的歧视更为严重 图:CFP

 

随着事件发酵,微博大V也开始参与到事件评论中。其中储殷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维护征婚者的声音,用的语言同样是充满攻击性的。在一段短视频里,储殷认为这个男孩“相当优秀”,而“那些嘲笑他的女孩子,没有几个配得上那个男孩的”。

 

这仿佛一场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和成功学信仰者内部的混战,最激烈的焦点都在于这个人是否真的“普通”——征婚本是个人权利,和是否“普通”没有关系,但争论中两边都认可了一种逻辑,即仿佛一个人只有足够“优秀”,才能免于在公开环境中被评价和羞辱。

 

“谁也不欠你一个老婆”

 

在《回应》中,最引起争议的是这样一段话:“在目前的性别社会,男性面临的选择压力是前所未有的。少数的成功者,挤占了适龄男性的择偶空间,使得大部分普通的男生,找不到方法来吸引异性。都说女性是性别问题的受害者,但是实际上,性别问题的受害者也包括男生中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存在是被忽视的,他们的诉求是被压抑的。”

 

这段话可能反映了相当一部分男性心里真实的想法。他们认为自己在“婚恋市场”上处于“弱势”,以及“找不到方法来吸引异性”,是竞争失败的结果。

 

但婚恋可以被简化为一个市场或竞争行为吗?且不说寻找合适的伴侣这件事本身依赖所谓的“缘分”,也就是包含相当大的偶然性,浪漫爱依旧是大多数当代人结婚的重要前提之一,而浪漫爱中双方被彼此吸引原因,恐怕很难仅仅用“竞争胜出”来概括。

 

另一个微博大V周玄毅也针对此事发了一条评论微博,并被大量转发。他将《回应》中最具争议的段落截图,并列了十条自己的看法,其中被网友引用最广的一句是:“谁也不欠你一个老婆。”

 

图:CFP
图:CFP

《回应》让许多人,尤其是让许多女性感到不适的地方在于,它的行文之中似乎默认一个男性本来“应该”有一个伴侣,他找不到伴侣是因为其他男性“抢”了本该属于他的那部分,然而女性不是待分配的资源。不可否认,择偶行为中,长相谈吐、经济能力、社会地位、学历背景等等有许多统计学上的参考意义,但在具体到个体上,一个人是否吸引异性的变量和因素是复杂且多变的。

 

“我们从社交媒体上只能看到,丈母娘对财礼的要求如何如何,或者我们会看到,从小培养‘男子汉’意识有多重要:但是男性除了辛苦赚钱,当工具人,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回应》质问了现在婚恋现象中的“工具化”倾向,可是,当一个人在谈论自己的择偶难的原因时过于依赖这些标准化的标准,那么首先工具化他的,可能不是丈母娘,而是他自己。

 

征婚行为中,隐瞒疾病也成了“罪证”

 

当事人更多的个人信息也被挖掘出来。他几年前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言论也被曝光,并被指“猥琐”和“恶臭”。在那条微博中,当事人表示“身体上的接触是拉近与女性距离的最佳方式,而如何不着痕迹的(地)触碰女性,需要极佳技巧”。

 

单从这条微博来看,它的内容透露出来的性别观对女性相当不尊重,而这样一条微博又与体重污名中对“胖子”的刻板印象不谋而合——“胖”在一些人的眼中已经等同于“猥琐”。于是有人便进一步称他为“性骚扰分子”。

 

针对这番批评和攻击,当事人本人也做出了回应:“对于一个走投无路的无人问津的男生来说,只是想想,还没有付诸实施,就是有罪的,三年之后都要被批斗的。”

 

对征婚当事人的“讨伐”并没有随着回应结束。又有网友爆料称,这名男子去年在某论坛发的征婚帖中表明自己有银屑病史,正在治疗,但在新的征婚帖中他却将这一信息隐去。

 

这被很多人批评为“隐瞒病史”,并附上了银屑病的相关信息和图片。疾病史属于一个人的隐私,一个人选择公开或不公开,都是他的个人权利。除了真正的利益相关方,比如可能受影响的伴侣,其他人本没有资格指责。

 

而在跟帖中,不乏对银屑病的污名言论,“恶心”“可怕”等攻击性词汇开始出现。

银屑病会引起尴尬、缺乏自尊、焦虑和抑郁症 图:CFP
银屑病会引起尴尬、缺乏自尊、焦虑和抑郁症 图:CFP

根据一份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银屑病不仅是一种疼痛的、伴有明显躯体症状的致虚弱疾病,它还会带来多方面的精神创伤。相关的心理问题会影响日常的社会活动以及工作,会引起尴尬、缺乏自尊、焦虑和抑郁症。银屑病患者经历着愤怒和无助,与其它疾病患者相比他们有更强烈的自杀倾向。

 

至此,这个征婚者在道德和身体两个层面都被拿在放大镜下被审视了一遍——不愿意公开自己的疾病史,就是“刻意隐瞒”;有“猥琐”的想法,就等同于有“性骚扰”的行为;而他患的银屑病,是一种人们口中“恶心”的疾病。

 

而这种对疾病和身体的羞辱,与将女性看作资源、工具化女性的价值系统,似乎在此合谋了。只要有歧视的观念,就会有人歧视女性,同样也会有人歧视胖子、歧视小镇做题家、歧视病人。

 

参考资料:

http://journal.psych.ac.cn/xlkxjz/article/2018/1671-3710/1671-3710-26-6-1074.shtml

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204417/9789241565189-chi.pdf?sequence=5&isAllowed=y

 

 

王大牙

114 篇文章

水瓶纪元栏目作者。女权主义者,科幻小说爱好者。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