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吸毒、酗酒、和嫂子约会,他一步步成为美国总统的“坏儿子”

扫码下载APP

很难想象在未来,亨特会不会去竞选公职,只希望这本看似坦诚的书,不会让事情越描越黑。

去年美国大选中,拜登儿子亨特成为特朗普攻击拜登的一个重要突破口,特朗普指责亨特与乌克兰公司勾结,借着拜登当副总统时做下的保护伞,损害美国的利益。

 

4月6日,亨特·拜登发布新书《美好的事物》(Beautiful Things),针对丑闻做出了回应。除了解释了通乌门,他还回应了自己的吸毒史,和与哥哥遗孀海莉·拜登(Hallie Biden)受到批评的约会经历。

 

为了宣传新书和对外发声,亨特几天内接受了若干个采访、登上播客。紧锣密鼓的活动果然收到奇效,他的书随即登上亚马逊的畅销书榜。一些书评作者给予了好评,认为亨特表现了生命脆弱和深沉的一面。

 

然而对于这本书的用意,有人还觉得,新书可能只是为了竞选公职做一个狡猾的铺垫。

 

亨特·拜登的新书《美好的事物》 图片:AFP
亨特·拜登的新书《美好的事物》 图片:AFP

“通乌门”?

 

现年51岁的亨特曾经从事投资咨询、美国商务部政策分析、政治说客等多项工作,也曾加入美国海军预备役。

 

“的确,我的姓氏是一个令人垂涎的凭证……事情一直都是如此,你觉得特朗普的子女如果走出父亲的商业圈子,获得一个职位,人们会不盘算盘算吗?我的回应是,一直努力,这样我的成就就可以使人信服。”亨特在新书《美好的事物》中写道。

 

2014年至2019年,亨特担任乌克兰最大天然气供应商布利斯玛公司(Burisma)的董事,而这家公司的老板被一些人认为是腐败的寡头。

 

由于亨特的父亲、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负责制定美国对乌克兰的政策,拜登的反对者和奥巴马政府中都有人担心,美国的决策会因此“跑偏”。

 

后来,时任总统特朗普和他的“队友”说,乔和亨特的行为都是违反伦理道德的,也都是不合法的。

 

为此,特朗普和律师朱利安尼向乌克兰政府施压,给他们打连环电话,要求调查乔·拜登和亨特·拜登两人。

 

令人没想到的是,特朗普自己翻了车。2019年,特朗普因为在向乌克兰政府施压这件事上滥用了职权,而遭到首次弹劾。人们如果还有印象的话,特朗普第二次遭到弹劾是由于今年的国会骚乱。

 

去年,亨特这个通乌门的事情曾经被特朗普在2020大选中大作文章,用来攻击他爹拜登。

 

如今,亨特在书中继续说道,“我什么违背道德的事也没做,也从来没有因为不当行为遭受到指控……在我们的现在的政治环境中,我认为坐不坐上那个位置没什么不同。我都会遭受到攻击。”

 

不过,对于这一事件的遗留问题,美国司法部围绕亨特进行的税务调查,亨特并没有提及。

拜登一家的照片。最左为博·拜登,左二为亨特。图片:AFP
拜登一家的照片。最左为博·拜登,左二为亨特。图片:AFP

与哥哥博·拜登的往事

 

《美好的事物》这个名字看似平淡,实际上这标题和哥哥博·拜登有关。博曾经说,等自己好一些了,将会欣赏和培养世界上无尽的美丽事物。这本书中的前一部分也都在描述博·拜登的脑癌病情。拜登一家希望抓住最后的可能性,让博活下来。

 

无论亨特有着怎样的过去,他在书中坦言,如果事情再来一次,他不会同意为哥哥进行放射性治疗,这让他后来说话和穿鞋都很困难。在博最后的日子里,亨特帮助博上厕所、洗澡,还为他装上了一款手机app,记录博的呼吸状况。

 

外界普遍认为,博在政治上的表现要远远胜于弟弟亨特。所以人们也很难想象,在回忆这部分时,亨特是怀着怎样矛盾的心情。

 

亨特说,在那段时间里,兄弟二人很少谈论一些实际的顾虑,而是谈到康复后,博竞选特拉华州州长的愿望。

 

博曾经是一位律师,于2003年加入特拉华州陆军国民警卫队,还于2008年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作为随军律师服役。2007年至2015年,博任特拉华州总检察长。

 

“政治流淌在拜登家族的血液中,”亨特在书中骄傲地写道。

 

2013年,博被诊断出患有脑癌。在这次的二人谈话之后,博一个多月后就去世了,享年46岁。

 

亨特回忆说,博最后对他说的话是,从窗户望出去的风景很美。

 

除了回忆博最后的时光,亨特还写道3岁时自己与哥哥、妹妹、母亲经历的车祸。母亲内莉亚带他们驾车出门采购圣诞节物品。在从十字路口驶出时,内莉亚的旅行车被一辆带有拖车的卡车撞上。车祸夺走了妹妹和母亲的生命。

 

亨特说,他还记得,车祸后,自己在病床上醒来时,当时的博在隔壁的病床上,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爱你”。

 

与哥哥遗孀约会

 

亨特·拜登身上有很难为外人理解的一段经历,就是在哥哥去世后,他和自己的嫂子开始了一段浪漫的交往。这段过程只在书中占有大概6页的篇幅。

 

亨特说,这段交往主要是由于自己和哥哥的遗孀有共同的悲伤感受。谈到这段经历的时候,亨特还是闪烁其词。他说,他们是一对“悲情恋人”,这份感情建立在“需求和希望上,脆弱也注定走向毁灭”。

 

他说,他的动机主要是想照顾博的孩子,觉得和孩子的母亲在一起,也许能让自己感到,博还活着。

 

亨特写道,他们的关系在公众知道之后“破裂”,他被描述为“一个和兄弟妻子睡觉的精神病”。

 

亨特还说,这件事让他失去了一堆客户,使他丢掉了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饭碗。

2013年1月21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拜登长子博·拜登参加第57届总统就职仪式。图片:AFP
2013年1月21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拜登长子博·拜登参加第57届总统就职仪式。图片:AFP

8岁开始喝酒 

 

亨特身上同时有“吸毒者”和“酒鬼”的标签。1978年,拜登再次当选参议员,8岁的亨特在庆祝酒会上偷拿了一杯香槟。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而言,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想到,他会当上总统不争气的儿子。

 

14岁时,他和一个朋友开始喝酒。不巧的是,这位朋友后来成为一位酒驾的杀人犯。

 

谈到自己的毒瘾,他再次朦胧地写道,酒精“似乎解决了所有没有答案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会有我所感觉到的感觉。”

 

18岁时,亨特因携带可卡因被捕,他说这把他吓坏了。可能只是暂时吓了一下。当时,他刚从特拉华州的阿基米尔中学毕业。这是一所名校,父亲乔·拜登也从此毕业。

 

成年后,他曾经让一个瘾君子在他的公寓里一起居住了5个月。后来,因未能通过药物测试,亨特曾经被美国海军预备役部队开除。

 

亨特·拜登还写道,他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种超能力,“无论地形多么陌生,在任何时间、任何城镇都能找到强效可卡因。”最厉害的时候,他每15分钟吸食一次强效可卡因,两周在毒品上花费数千美元。

 

与此同时,亨特与第一任妻子凯瑟琳(Kathleen)的婚姻在恶化,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之前曾经希望,亨特能够战胜酗酒问题。据他说,凯萨琳在博去世的那天就决定结束他们的婚姻。

 

在亨特戒毒的过程中,拜登和第二任妻子吉尔曾参与其中。

 

2018年末和2019年初,当时亨特正处于毒瘾反复中。有一次,继母吉尔·拜登希望帮助他寻找新的戒毒中心,于是骗他,说是邀请他到特拉华州的家中共进晚餐。亨特同意了,但戒毒中心的顾问也跟着来了,他“知道出事了”。亨特逃跑,乔·拜登紧追不舍,他的父亲抱住了他。亨特后来同意尝试一家新的戒毒中心。

 

新书有深意?

 

亨特的回忆录很可能是竞选公职的一种提前的铺垫。

 

亨特把自己定位为是政治圈内人,他说“从我3岁起就和参议院有关了”。同时,他又是一个局外人,他说,“博和我都不是在华盛顿长大的……我们并没有和其他参议员的孩子一起玩。”

 

现在,很难想象在未来,亨特会不会去竞选公职,只希望这本看似坦诚的书,不会让事情越描越黑。 

 

与此同事,心理健康专家还表示,亨特的经历可以为其他吸毒者带来警醒。他如何克服毒瘾,又如何产生谦卑,都会与不幸中的人们产生深刻的联系。从这个角度看,这似乎是一种自我疗愈的教人获取成功的书。

 

“我们在成瘾问题上都是孤独的。你有多少钱,你的朋友是谁,你来自什么样的家庭都无关紧要……最终,我们都得自己去处理这些问题。一天又一天。”亨特在书中写道。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cut.com/2021/04/8-revelations-from-hunter-bidens-new-memoir.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hunter-biden-book/2021/03/31/362b9748-9271-11eb-a74e-1f4cf89fd948_story.html

头图:CFP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李玮琳

75 篇文章

寻宝,是世界永恒的主题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