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陪你上街:这些亚裔美国人正在用脚步给彼此安全感

4-13

扫码下载APP

“和人们一起散步,听他们的故事,帮助他们在一天的生活中感到安全,这很有意义。”

 

2月,在美国湾区发生多起反亚裔袭击事件后,杰丝·欧阳(Jess Owyoung)的悲伤很快变成了愤怒。

 

“我觉得这可能发生在我的祖父母身上。”现年37岁、住在湾区的第四代华裔美国人欧阳说。

 

欧阳是一名大学心理健康顾问。反亚裔仇恨犯罪上升的新闻报道让她感到创伤,而知道类似的暴力行为就发生在离她家几英里远的地方,则让她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感到有一种紧迫感,想做点什么。”欧阳说,“但是应该做什么呢?”

 

“脚踏实地”

 

几天后,欧阳在网上看到加州奥克兰市的雅各布·阿泽维多(Jacob Azevedo)在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找到了答案。26岁的阿泽维多在Instagram上提出,要带着自己的狗,和奥克兰唐人街附近的人一起散步,让他们感受安全。

 

欧阳立即伸出了援手,主动帮助阿泽维多协调一个志愿者团队,陪伴奥克兰地区的亚裔美国人上下班、看医生和去杂货店。

 

湾区还有几个人也主动提出帮忙。在网上相识后,欧阳和其他三人提出了 “关怀奥克兰”(Compassion in Oakland)的点子,以保护唐人街及其他地区的人们免受反亚裔暴力侵害。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2000多人申请成为志愿者,该组织已经收到了数百个来自不同年龄段的亚裔美国人的陪护请求。

 

“很多人现在感到害怕,他们担心被攻击。”欧阳说,“我们想让他们知道,有一些人关心他们,并在做些有益的事。而且我们还想改变世界的样貌,并开启一些对话,一些关于作为亚裔美国人意味着什么的对话。”

 

自疫情爆发以来,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上升了150%。“关怀奥克兰”只是为应对反亚裔暴力事件而兴起的众多草根组织之一。志愿者们以两到三个人的小组为单位,填写网上提交的步行陪护请求。而在周末,小组成员会在奥克兰的唐人街聚会,宣传他们的免费服务,并为业主和街头小贩提供鼓励。

 

“我们称之为‘脚踏实地’(Feet on the Streets),”26岁的凯特里娜·拉莫斯(Katrina Ramos)说。她是“关怀奥克兰”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我的爸爸来自菲律宾,我的妈妈是来自越南的华人,”拉莫斯说。“我从小就被教育,要永远尊重长辈,这是我家里的一大价值观。现在,看到人们在外出购物或去银行时受到攻击,真的令人无法接受,也让人很难过。”

 

凯特里娜·拉莫斯(Katrina Ramos,左)和志愿者
凯特里娜·拉莫斯(Katrina Ramos,左)和志愿者

 

拉莫斯目前在科技行业接活儿做,她每天都要为“关怀奥克兰”投入10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除了协调志愿者和做社区拓展工作外,她还经常作为陪护人员,走上街头。

 

“和人们一起散步,听他们的故事,帮助他们在一天的生活中感到安全,这很有意义。”她说。“很多人独自生活,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没怎么出门。这可能是他们整个星期唯一的社交机会。”


更多的出行服务

 

虽然“关怀奥克兰”表示,他们可以处理市内大部分的陪护需求,但对于需要到更远的地方冒险或无法行走的亚裔美国人来说,也多了一个选择。

 

来自加州圣克拉拉市的小企业运营顾问凯·佩洛特(Kye Perrot)最近在Instagram上推出了Cali Kye Cab,为那些觉得乘坐公共交通不安全、却又打不起车的人提供服务。

 

现年39岁的佩洛特是韩裔美国人。她说自己发起筹款打车的灵感来自于纽约市的麦迪·帕克(Maddy Park),她的工作受到全国关注——帕克最初拿出2000美元,开始帮那些感到不安全的亚裔美国人支付出租车费,两天之内,她在Instagram上筹集了10万美元,用于支付老年人和妇女的乘车费用。

 

佩洛特说,在湾区需要搭车的亚裔美国人,可以通过Cali Kye Cab填写打车申请,然后通过Venmo报销(Venmo是PayPal旗下的一个移动支付服务)。

 

凯特里娜·拉莫斯(Katrina Ramos,中)和志愿者
凯特里娜·拉莫斯(Katrina Ramos,中)和志愿者

 

她用1000美元的积蓄来启动这个项目,现在正在接受捐款。

 

到目前为止,佩洛特已经支付了100多辆出租车的车费,并收到了很多人的电子邮件,他们很乐意为她的事业捐款。

 

“我的目标是让人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有人关心他们。”她说,“我不想用更多的仇恨来对抗仇恨。对我来说,这是关于团结和凝聚力的事。我们会一起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

 

随着反亚裔攻击事件继续在美国全国范围发酵,佩洛特和“关怀奥克兰”的志愿者们知道他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拉莫斯说,当她和其他志愿者在社交媒体上读到湾区亚裔美国人心怀感激的评论时,感到很惭愧。

 

“今天下午我从唐人街买菜回家,有人陪着我,”一位女士写道。“我非常感谢陪我走回家的名叫麦克(Michael)和艾德里(Adley)的志愿者,以及关于工作和生活方式的聊天。他们甚至主动帮我提了一袋杂物。”

 

欧阳则说:“我遇到的很多亚裔老人都是幸存者,在生活中经历了许多艰难的事情——种族主义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与他们的对话,是诚实和有益的,而帮助他们,则是振奋人心的。”

 

本文编译自the Lily,原作者为Cathy Free 

https://www.thelily.com/these-asian-american-women-are-chaperoning-others-who-feel-unsafe-its-uplifting-to-help/

王大牙

114 篇文章

水瓶纪元栏目作者。女权主义者,科幻小说爱好者。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