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2020年代,还需要仙侠、武侠吗?

4-14

扫码下载APP

复古与时尚,本是循环相生的兄弟。

时尚总是在变,潮流是个圈。这句话似乎放在哪哪都合适。

 

如今,不时有人会说,现在已经不是传统仙侠、武侠的时代了,然而社交媒体上的动态却在持续否认这一观点。2021 年,仍有人在讨论《诛仙》中斩龙剑与天琊剑的优劣,也依然有人在谈论《神雕侠侣》中杨过若没有断臂,会否跻身超越中原五绝的层级。

 

复古与时尚,本是循环相生的兄弟,在此之前,先让我们看看仙侠、武侠文化的粗略脉络。

很多事情,都是无解的循环。图片:网络
很多事情,都是无解的循环。图片:网络

中文环境中,武侠、仙侠文化边界模糊,历史悠长。谈及其文学源头,大致有二,其一是《史记》中的游侠、刺客列传,其二是魏晋时期盛行的杂记体神异、志怪小说。而后唐传奇、宋元话本、明清白话,都有不少描写豪侠之士的篇章。

 

直到民国时期,各种思想流派涌入中国,文学艺术得到大力发展。再加上出版业空前繁荣,武侠小说随之异军突起。

 

《蜀山剑侠传》这个名字,许多读者大概都不陌生。作为中国近代影响力最大的仙侠小说,若不是专门提及,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它的连载开始于 1932 年,正值抗日战争时期。

 

该小说由还珠楼主创作,最初在天津《天风报》连载,后由天津励力印书局分集出版。全书出版至 35 集后,因战争被迫中断。1946 年,即抗战胜利次年,《蜀山剑侠传》后续部分改由上海正气书局出版。此后因作者个人原因,同时受限于时代环境,作品创作一再中断。全书的两条重要故事线峨眉斗剑、神仙大劫,最终均未呈现全貌,小说也未能留下完本。

 

不过只读现有的“残卷”,洋洋洒洒亦超过 500 万字,还珠楼主在《蜀山剑侠传》中展现出超越时代的想象力,将旧通俗式的武侠小说带入剑仙幽幻的境界。由于作品本身是茶余饭后的娱乐消遣,写作驱动力也是连载后的稿酬,因此《蜀山剑侠传》行文略显随意,布局亦有些松散凌乱。然而就作品呈现的世界观、故事性、风土人情、神怪志异而言,也是那个时代难得的宏大、奇妙构架,有着承前启后的意味。

《蜀山剑侠传》小说封面。图片:网络
《蜀山剑侠传》小说封面。图片:网络

承前,是继承并改良了旧通俗小说中,说书人视角下的叙事趣味;启后,则是拓宽了传统豪侠题材的固有模式,进而影响到下一代“武侠人”。

 

从上世纪 50 年代开始,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新派”武侠作品纷纷开始连载。算上后来的黄易、温瑞安,“金古梁温黄”活跃的时期,堪称近代武侠小说的巅峰。现如今,除温瑞安外,其余四位都已故去,而“金古梁”生前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类似意思,即某种意义上,《蜀山剑仙传》是他们的创作启蒙。

 

后续的风潮读者都比较熟悉。以经典武侠小说为蓝本,TVB 古装剧在华语地区掀起一股武侠热,从 上世纪七十年代到 2000 年前后,整整风靡三十余年。这一时期,武侠、仙侠小说的原生小说创作其实已逐步陷入低谷,撑起新时尚的是衍生作品,比如电影、电视剧,乃至武侠、仙侠世界观题材的电子游戏。

 

千禧年过后,网络文学开始兴起,武侠小说掀起了短暂的文艺复兴。大陆地区,一度有“金古粱温黄,椴步凤苍时”的说法;台湾地区,也有孙晓的作品扛起大旗,被称为“金庸古龙封闭逝,江湖唯有《英雄志》”。

 

大概也正是从此时开始,武侠小说的创作遭遇瓶颈。人物角色武力再高,也无法突破生而为人的局限,前前后后几代武侠作家,似乎已经将这种设定下的套路挖掘殆尽,读者也很难再生出自始至终的好奇,如从前那样沉浸进去。

95版《神雕侠侣》电视剧,被许多观众视为经典。图片:网络
95版《神雕侠侣》电视剧,被许多观众视为经典。图片:网络

于是,边界更为宽泛的玄幻题材开始受到网络写手及读者的青睐。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由萧鼎创作的、后仙侠时代代表作《诛仙》一炮而红。那个“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世界;那个出身平凡,从张小凡蜕变为鬼厉的少年;那个沉睡的绿衣姑娘,那个御剑的白衣仙子……如果说金庸、古龙是 60后、70后、80后的青春回忆,那么《诛仙》可能掺杂着许多 80 后、90 后的少年时光。

 

《诛仙》连载期间,完美世界看中作品潜力,率先拿下其游戏改编授权。2007 年,《诛仙》小说即将完结之际,完美世界同步推出《诛仙》端游。凭借《诛仙》IP 的号召力和彼时风靡的 MMOPPG 玩法,《诛仙》端游大放异彩,完美世界也成功跻身一线厂商行列。

新《诛仙世界》端游。图片:官方
新《诛仙世界》端游。图片:官方

此后十余年,完美世界持续扩充《诛仙》IP,共推出包括《诛仙3》《新诛仙》在内的近 10 款端游、手游产品。武侠内容侧亦收获颇丰,早早取得金庸先生“射雕三部曲”和《笑傲江湖》授权。完美世界目前仍在运营的武侠类产品,有《神雕侠侣》《笑傲江湖》《武林外传》三款端游,及《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神雕侠侣2》《倚天屠龙记》《新笑傲江湖》《武林外传》等六款手游。

 

4 月 13 日,完美世界时隔 3 年再次举办游戏品牌战略发布会,一次性公布 24 款新游戏。旗舰 IP 《诛仙》再次释出 3 款新作,分别是“回归端游初心”的新《诛仙世界》、“延续诛仙新纪年、定位为 5G 原生云游戏的”RPG手游《诛仙2》、聚焦主角少年时代的回合制 RPG 手游《梦幻新诛仙》。

《梦幻新诛仙》手游。图片:网络
《梦幻新诛仙》手游。图片:网络

与此同时,武侠 IP 阵容也有新势力加入,除阅龙智娱研发、完美世界代理发行的《天龙八部2手游》外,温瑞安作品系列业已授权完毕,即将纳入完美世界武侠 IP 版图。

 

除此之外,公司同名旗舰 IP《完美世界》,也推出了两款向高品质迭代的新品:开放世界手游《完美新世界》和主打主机平台的次世代动作游戏《Perfect new world》。再加上以《代号:火山》《战神遗迹》为代表的魔幻 IP 系列,上述内容共同构成发布会的第一篇章“不玩不相识”。

主打主机平台的《完美新世界》。图片:网络
主打主机平台的《完美新世界》。图片:网络

然而此时,面对高龄的经典作品系列,我们可能要回到文首的问题——现如今,还是那个仙侠和武侠的时代吗?

 

通过社交网络,能够发现一些有意思的现象。例如百度金庸贴吧,在金庸先生封笔、辞世后,如今仍有超过 80 万粉丝和 4700 余万个主题帖。吧内的讨论也异常火爆,到处都是永不停歇的论战。

 

独孤九剑与葵花宝典哪个更胜一筹?张无忌和金轮法王实战为何那么弱?真武七截阵和天罡北斗阵到底是不是一个级别?虚竹代传的降龙十八掌,究竟是“去芜取精”还是删减过多?参与讨论者如考据般逐字逐句细究原文,明明是赌气斗口,却透着一些做学问式的顽固。

金庸吧那些“神奇无比”的讨论。图片:贴吧截图
金庸吧那些“神奇无比”的讨论。图片:贴吧截图

当然,讨论最多的还是郭靖与萧峰的实力对比。同为丐帮帮主、降龙十八掌传人,前者是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后者是义薄云天却遭“剧情杀”的一代豪侠。二者身上,不知道重叠着多少热血少年的自身代入,“男儿当如萧峰,做人当如郭靖”。

 

回顾近年的网络文学、游戏作品,又是另一番景象。传统武侠题材略显沉寂,“仙侠”逐渐被“修仙”替代。修仙世界中仙气日减、戾气渐增,少有清净出尘、不染庸凡的仙家,多是深藏不露、智多近妖的俗人。虚拟世界中的为人处世,似乎受到某些观念的影响,肝胆相照不再是追逐的对象,精致的利己主义悄然盛行。套路,反套路,反转再反转的套路,凡此种种。

《天龙八部2》手游。图片:官方
《天龙八部2》手游。图片:官方

到头来,颠覆传统的新势力也已陈旧,打破套路的反套路也已成为束缚。纯情、复古的仙侠、武侠题材,在当前纷繁复杂的环境中,未尝不是一种差异化的“新势力”。就像一个轮回,走过巅峰低谷,再次看到站上浪尖的可能。

 

而从另一方面说,仙侠、武侠题材中传递的“侠”的精神,似乎已逐渐成为稀有元素。大众对“侠”的需求是微妙的。“侠”含量太高,一切都会显得失真,如同吃撑时的恶心;反之“侠”含量太低,总觉得缺少依托,如同饥荒时的感受。

 

也许问题并不是仙侠、武侠的存续,而是如何把控,生活所需要的含“侠”度。

 

头图:《诛仙》,来自网络

 

奚范

3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