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福岛核废水排放的两大关键问题

凌梓郡 / 等2人
4-14

扫码下载APP

它们是否符合排放标准?这一做法是否符合国际惯例?

4月13日,日本内阁会议正式决定,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将排入大海。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按照科学依据,早就应该这样做了,“那些水喝了也没什么事”。于是有网友喊话:“麻生桑,当着所有人喝一个。”

此时,太平洋两岸数以亿计的人们,情绪都已被这一事件点燃。

汹汹舆论掩盖了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福岛处理后的核废水究竟是不是符合排放标准?日方决定已下的操作是不是符合国际惯例? 

政府决定、抗议与支持

2011年的地震中,福岛核电站的反应堆受损。为了将核燃料棒安全拆除,负责核电站拆除的东京电力公司一直在向炉底注入大量冷却水。同时,地下水也会与这些处理废水汇合,并受到一定程度的污染。

核废水储存在由东京电力公司修建的1061个钢罐中,其中的1020个钢罐目前已经存储满。这些水经过处理系统能够去除62种以上的放射性物质——除了放射性氚。氚是氢的同位素,组成了水分子的一部分,很难从水中分离。

按照日本政府的计划,从2022年开始,现有的核废水需经过再次处理,并加入500-600倍海水稀释,再排放入海洋,整个过程将历时30年。

各国核电站都实施过将含有氚的水排入海洋。根据日经中文网的报道,福岛核电站的基本方针是,核废水在排放之前用海水稀释,使氚的浓度降到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饮用水水质标准的七分之一左右,同时使1年内的氚排放量低于事故前福岛第一核电站设定的标准。

九州大学的核工程教授前川出光(Kazuya Idemitsu)说,对水进行处理之后剩下的放射性物质只有低水平的氚,那么将水释放到海洋中将是“在成本和安全方面的最佳解决方案”。

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处理核电站的废水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因为如果按照目前的废水存储速度,现有的钢罐将在2022年存储满,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时候。

存储废水需要占用土地面积,为了建造钢罐存储废水,日本政府已经在鸟类保护区附近砍伐了500平方米树木。东京电力公司计划让核电站在2041年至2051年间彻底拆除。

早期的政府商议提出了5种方案,分别是排入海里、变成水蒸气排入大气、沿着地下管道排入地底深处、电解处理、以及将其固态化埋入地底。日本方面得出结论,海洋排放是最现实可靠的,且成本最低。

菅义伟表示,政府将“采取一切措施,绝对保证处理水的安全,并解决误导性信息”。目前,罐中存储的水有70%尚未达到排放标准。

图片:CFP
图片:CFP

核废水入海是国际惯例

但是环保组织和福岛居民们不信任政府的计划。日本渔业合作社全国联合会持续表示完全反对海洋排放。4月12日,绿色和平组织收集了来自日本和韩国的183754份请愿书,反对这一计划。

该组织的气候/能源活动家铃木一枝(Kazue Suzuki)表示:“日本政府对辐射风险不屑一顾,并无视核电站及周边地区有足够的储存能力的明确证据。日本政府没有利用现有的最佳技术,即通过长期储存和处理水来最大限度地减少辐射危害,而是选择了最廉价的办法,将水倾倒入太平洋。”

与之相反,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则发表声明,支持日本政府的这一计划,并表示“随时准备提供技术支持,监测和审查该计划安全而透明地执行。”该机构评价日本政府的决定是“一个里程碑,将为福岛第一核电厂的退役铺平道路”,机构总干事格罗西(Grossi)说,“日本选择的水处理方法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也符合国际惯例。”

原中国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辐射防护与药物研究室主任王晨光告诉全现在,只要是核电站总会有核废水的产生,而福岛核电站事故产生的核废水与正常运营中产生的核废水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2011年4月,中国环境保护部就大亚湾核电站测出放射性氚答记者问时曾指出,在核电站运行过程中,向环境排放许可限值以内的一定数量放射性核素氚属于正常情况,为国际通行实践。

《中国环境报》则引述一位长期从事核电设计的工程师看法称,核污水能否排放,关键取决于污水中的放射性元素浓度是否符合排放限值要求。核污水处理是一项世界性难题,水体排放也是大部分核电站的选择。

日本经济产业省汇总的资料则指出,全球多国都将含有氚的核废水排放海洋或大气。资料中提到,2015年,法国的阿格(La Hague)核废料再处理场排放大海的辐射量达1.37万亿贝克(贝克即Bq,是放射性物质的国际衡量单位)、排入大气780亿贝克。邻近国家中,韩国最主要的月城核电厂2016年排放液体辐射量约170亿贝克、气体约1190亿贝克,合计1360亿贝克。

每个国家均设定了本国的核电站排放基准。曾任日本核能政策担当大臣的细野豪志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法国阿格每年排放的氚相当于福岛氚总量的14倍左右,如果反对福岛排放氚,那么就会是对福岛的歧视。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表示,在美国,“授权释放”的氚水“例行且安全地”进行,并且完全公开。

美国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海洋放射化学家根·布赛勒(Ken Buesseler)表示,氚很轻,跟随大洋环流,两年内可以到达美国西海岸那么远的地方。但是,氚对海洋生物相对无害,因为它释放出的低能量粒子对活细胞几乎没有伤害。

图片:CFP
图片:CFP

福岛经济遭受重创

新妻辰雄(Tatsuo Niitsuma) 是一位居住在福岛的79岁老渔民,每周三次乘坐重达两吨的船出海。如今,等待他回家的只有妻子洋子。十年前的福岛核泄漏将他的女儿和生计一起夺走。

十年间,捕鱼量缓慢恢复到了之前的两成。福岛核泄漏带来的最严重的污染物是铯同位素,到2015年以后,附近的鱼所含的污染不再超过日本规定的100贝克每公斤,这已经比2011年4月时的峰值低了几十万倍。

他现在担忧,目前两成的鱼也卖不出去了。这个担忧从2019年3月日本政府宣布,考虑将核废水将排入太平洋开始。这个处理计划一公布就遭到了包括渔民在内的当地居民抵制。

在新妻辰雄看来,这项计划将会“扼杀这个行业,剥夺渔船的生计”,当地的民宿老板铃木幸长也担忧“处理水一旦开始排放,我们这些与海水共处的人将永远面对这个问题”。

经过两年的悬而未决之后,日本政府决定推进原计划。在日本政府看来,将经过处理的核废水排入大海,几乎是唯一可执行的方案。在2019年的新闻发布会上,日本大臣原田佳明(Yoshiaki Harada)就公开表示“唯一的选择就是将其排入大海并稀释”。那时,为缓和争议和反对,他的意见被称为“个人观点”。

从对人体健康角度看,福岛核电站排放入海的氚无需担忧。BBC引述帝国理工学院分子病理学主任教授杰拉尔丁·托马斯(Prof Geraldine Thomas)看法称,氚与碳-14两种放射物质均不会构成健康威胁,消费者更应担心的是海鲜中汞之类的化学污染物。

针对福岛核事故健康影响的评估也有了初步结论。今年3月,事故发生10周年之际,联合国原子辐射影响问题科学委员会(辐射科委会)发布报告说,预计未来出现与福岛核事故辐射直接相关的癌症发病率上升的可能性极低。

报告评估了可能与福岛核事故辐射水平有关的甲状腺癌发病率。结论认为,在包括胎儿和儿童在内的任何年龄组人群中,出现与该辐射相关的甲状腺癌发病增多的可能性均极低。此外,也没有证据表明相关民众中存在与福岛核事故辐射有关的先天异常、死产、早产或出生体重过低等健康问题。

此外,自辐射科委会2013年的报告发布以来,“没有记录显示福岛居民受到了直接由核辐射造成的不利健康影响”。

2020年8月,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布赛勒在《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打开福岛核电站的闸门》。文章分析,依据东京电力公司2018年公布的数据,像钌-106、钴-60和锶-90等更危险的同位素才更应该被重视。虽然这些同位素的浓度低于氚,但是却更容易融入海洋生物和海底沉积物之中。

布赛勒说:“这是个难题,但是可以解决。第一步是清理储罐中剩余的放射性污染物,然后根据剩余物制定计划。任何涉及海洋释放的选择都需要独立的团体来跟踪海水、海底和海洋生物中所有潜在的污染物。”他建议,除了持续公开数据,海洋以及海产品的检测也应当让公众参与,以建立人们的信心。

然而当地产品的出口仍然在持续受到影响。直到今天,作为日本最大出口方,中国香港地区仍然禁止进口来自福岛的所有蔬菜及水果、奶类饮品及奶粉。其考量是,烟羽中的放射性物质一旦沉积在植物、土壤或水中,便会进入食物链——放射性物质会在空气中或随雨水沉降,令水果和蔬菜等食物的表面或动物饲料带上放射性;当奶牛进食了受早前飘出的放射性微尘污染的牧草,放射性核素很快会在牛奶中出现。因此牛奶、叶菜及水果会在核事故发生后较容易受污染。

福岛县政府和渔业合作社的一位部门负责人认为,消费者会说“因为我不完全明白,所以不会买福岛鱼”。这种复杂的心情很可能会影响人们的行为。

67岁的长山惠子(Keiko Nagayama)是一位生活在福岛核电站12英里之外的居民,比较之下,她会选择来自北海道的比目鱼。

生活在福岛城镇重建区域的中村由佳里(Yukari Nakamura)是一位35岁的艺术家。她表示,贴在鱼身上的“福岛”标签依旧会让她犹豫,这种犹豫甚至会让她痛苦:“我不想伤害捕捞它的渔民,但事情太复杂了。”

国际组蕴酱子对此文亦有贡献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为何鸭”(duck_why),凡事多问一个why。

凌梓郡

8 篇文章

“痛苦美学”足够多了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