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日本抗议无效,设在德国的韩国慰安妇雕像,也提醒着纳粹犯下的性暴力罪行

4-21

扫码下载APP

在欧洲战场,同样有一群慰安妇。她们承受了巨大的创伤和蔑视,但最终却只能成为欧洲历史中的一个禁忌章节。

2021年4月16日,一场以“战争和暴力经历”为主题的特别展览在德国东部萨克森州的德累斯顿民族学博物馆(Museum of Ethnology Dresden)展开。然而,最引得人们关注的,并非那些展示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与前南斯拉夫民族的冲突的作品,而是反映亚洲战场的展品——两座象征着慰安妇的年轻女性雕像。

 

这两座雕像是由名为“韩国协议会(コリア協議会)”的德国本地市民团体提供,雕像的基座上都用德文和英文写着“二战期间,日本军方强行抓走女孩和妇女,让她们成为性奴隶。”博物馆代表曾在开展前一天表示:“人们还不够了解慰安妇的历史,(博物馆)作为公共设施,有必要向社会传达这些声音。”

位于德累斯顿民族学博物馆的慰安妇雕像 图片:德累斯顿民族学博物馆
位于德累斯顿民族学博物馆的慰安妇雕像 图片:德累斯顿民族学博物馆

然而这种做法立马遭到了日本政府的反对。

 

在展出当天,日本驻柏林大使馆要求博物馆拆除雕像。同日,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也表示,“展出慰安妇像令人极为遗憾,这与日本政府的立场和迄今为止的努力不相符,目前正在和各方联系,希望尽快拆除。”目前,博物馆方面并没有进一步回应。

 

事实上,这已不是德国第一次设置慰安妇雕像,也不是日本第一次提出拆除要求了。

 

拆还是保留

 

早在2016年,德国南部的弗莱堡市就曾考虑应其姐妹城市韩国水原市的提议,安装一座慰安妇的雕像,但却遭到了同为姐妹城市的日本松山市的强烈反对,提议最终未能实现。

 

2020年9月28日,柏林市米特区在勃兰登堡门附近竖立起了一座由韩国协议会捐赠的慰安妇少女雕像,预计摆放一年。

 

位于柏林市米特区的慰安妇雕像 图片:CFP
位于柏林市米特区的慰安妇雕像 图片:CFP

在雕像举行揭幕仪式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就表示日本将继续开展雕像拆除工作的协商。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也就此事和德国外长马斯进行了电视讨论,并表示“这样的雕像放在曾经诞生过东西方分裂、各种人群来往共存的柏林市是不合适的”。

 

此后,米特区的日本友好城市东京新宿区也多次抱怨,称他们“收到了一系列居住在德国的日本人和新宿居民的来信,担心日本人受歧视”,希望米特区政府要作出“有利于两市友好的结论”。

 

面对日方的施压,米特区政府部分官员曾一度想过拆除雕像,因为“德国不适合处理日韩之间政治和历史上的复杂冲突。”然而,经过三个多月的反复讨论,区政府在12月1日的区议会上以24票对5票的结果通过了继续展示雕像的决议。一名议员表示,在当地艺术家的帮助下,雕像表达的是反对战时性暴力,而非激化日韩之间的紧张关系。

 

波恩大学的日本史学家莱茵哈德·佐尔纳(Reinhard Zöllner)也很赞同区议会的决定,他向《雅虎新闻》表示,本来,对于日韩之间的争议,“国际输出”没有太大意义,因为一个“韩国年轻女性”的雕像并不能吸引日本和韩国以外的人。然而,目前日本国内并没有创造一个能自由讨论慰安妇问题的环境,因此支持在海外安放雕像的这类公民运动很重要。相对应的,日本人民应该忍耐。

 

此外,佐尔纳还提出了另一个保留雕像的原因,是为了提醒德国人在二战时期,那些同样发生欧洲战场的性暴力事件。

 

“在二战期间,德军也在欧洲建立了很多妓院,并强迫妇女卖淫。在过去的10到15年里,德国学者一直在研究这些事实,然而普通的德国人对此一无所知。当然,这些受害者大多已经去世,国家也从未给过她们赔偿。”

 

二战后,德国因承认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错误并多次陈恳道歉,一直被国际视为正视负面历史的典范。可对于发生在欧洲战场强征女性做慰安妇的性暴力事件,德国政府至今没有作出任何明确道歉或补偿。

 

在欧洲,同样有一群慰安妇,她们的遭遇一直被历史掩埋。

奥斯维辛集中营现状 图片:CFP
奥斯维辛集中营现状 图片:CFP

被忽略的欧洲慰安妇

 

根据德国历史学家罗伯特·索莫(Robert Sommer)介绍,从1942年到1945年,德国在欧洲设立了近500家军事妓院,还在以奥斯维辛为首的10个集中营里设立了集中营妓院。其中,军事妓院常设在旅店内,为士兵提供服务;集中营妓院则用于“奖励”在集中营里努力工作的囚犯。据统计,在二战期间,至少有3万4千名妇女被迫成为慰安妇,她们主要来自波兰、苏联和德国。

 

在东欧,女性们常常直接被德军绑架。

 

波兰流亡政府外交部于1941年5月3日发布的文件,描述了德军在在波兰城市进行大规模绑架袭击,目的是抓捕年轻妇女到德国军事妓院做性奴隶。国际军事法庭的一份报告也写道:"在(俄罗斯)斯摩棱斯克市,德军在一家旅馆里开设军事妓院,数百名妇女被赶进这里,她们被无情地拽着胳膊和头发从街上拖走。"

 

即使是军事妓院,德军也对每项活动进行严格记录和规划。医生们会每周定期为妇女进行性病检查,每个士兵在进去前后都会进行消毒,时间也被限定为15分钟。这样看似严谨的规章制度,往往让德国士兵忽略了他们强奸了无辜妇女这一事实。

1940年,法国布雷斯特,德国士兵进入一家军事妓院 图片:维基百科
1940年,法国布雷斯特,德国士兵进入一家军事妓院 图片:维基百科

而被关押在集中营的卖淫设施的女性处境则更加艰难。2009年,罗伯特·索莫的新书《Das KZ Bordell》(The Concentration Camp Brothel,集中营妓院) 问世,它细致地讲述了集中营卖淫设施的妇女们的悲惨遭遇。一开始,党卫队向女囚们承诺只要在妓院服务半年就会被释放,但这些承诺从未兑现,相反,即使不再强迫女性卖淫,党卫队也会以反社会为由将她们无限期拘留。

 

"设立集中营妓院,是通过为强迫劳动者提供额外的激励来提高生产力,然而它根本没有发挥作用。只有少数囚犯会因为生理需求去找她们,去的大多还是德国士兵。"索莫在书中写到。

 

为了方便管理,党卫队在她们的胸前纹上Feldhure(德语:妓女)的字样和数字,企图永久污名化。为了防止妇女怀孕,纳粹医生经常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绝育手术。一旦染上任何疾病,或是士兵抱怨“服务”质量,党卫队便会将其送往医院“治疗”(实为枪毙)。据索莫统计,每个妇女每天会遭受到24次到40次不等的强奸,即使不反抗,绝大多数人也死于疾病或自杀。

《集中营妓院》,罗伯特·索莫 著
《集中营妓院》,罗伯特·索莫 著

沉默的大多数

 

虽然有大量妇女在二战时遭遇了来自德军的性暴力,但这些罪行至今未能得到过多关注。

 

发表新书后,索莫曾在柏林州议会上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集体记忆和书面历史中,集中营妓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禁忌。战争犯们不想谈论它,因为这是一个很难处理的话题。它并没能和战后集中营问题融合,从而构筑一个妇女苦难形象的纪念碑。”

 

根据波兰Wprost杂志的揭露,1941年,一群被关押在挪威的军事妓院的波兰、苏联妇女逃了出来,有时候德军也会释放怀孕的妇女,但她们多因为感到羞耻而不愿回到家人身旁。而那些在妓院中死去的妇女也没得到任何赔偿或道歉。

被关押在集中营妓院的妇女们 图片:Daily Mail
被关押在集中营妓院的妇女们 图片:Daily Mail

 

索莫表示,虽然德国已经承认了纳粹时代屠杀犹太人的错误,但在性暴力问题上,从没有组织代表妇女,也就从没人要求德国对这些性暴力负责。

 

“妇女怀孕到三个月时,德军就会把她们带走谋杀,有时候,幸运的人会被送回家。然而,即使回到家乡,她们会因为和德国人发生性关系而受到巨大的社会污名。每个人都忘记了她们被迫卖淫的事实。”

 

虽然军事妓院里几乎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活了下来,但几乎没有证据证明她们曾被提前释放。战后,大多数德国妇女出于羞耻或心理创伤而隐瞒了自己的经历,而其他国家的受害者则因害怕被指责为纳粹的合作者而选择了沉默。

 

2009年,拉文斯布吕克中心在曾经的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附近举办了一场有关集中营妓院的展览。该展览的负责主任英萨·埃舍巴赫(Insa Eschebach)表示,在二战期间,至少有200名德国妇女被关押在集中营妓院中,虽然人数远少于亚洲战场的慰安妇,但她们仍然承受了巨大的创伤和蔑视,可是,她们最终只是欧洲历史中的一个禁忌章节。“战后,没有人被德国政府承认为性奴役的受害者,也没有人因其获得赔偿。如果有的话,现在还活着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拉文斯布吕克中心举办的有关慰安妇的展览 图片:the Local de
拉文斯布吕克中心举办的有关慰安妇的展览 图片:the Local de

 

埃舍巴赫还指出,自2002年起,性奴役才被国际法认定为战争罪。近年来,发生在波斯尼亚和卢旺达发生的大规模强奸事件,以及亚洲慰安妇对正义的控诉,或许能促使德国进行更多研究。

 

为所有遭受战时性暴力的人

 

随着德国学者与各大机构对纳粹强征慰安妇问题的逐步探索与揭露,德国社会对战时性暴力的关注度也开始上升,德国民间组织韩国协议会便是积极参与的一员。

 

由于多次遭到日本官方反对,韩国协议会主席娜塔莉·韩近期表示,她愿意修改博物馆里两座雕像的碑文,会尽快将意思调整为“不仅包括前日本军方,还面向一般的战时性暴力”。

 

早在去年12月,娜塔莉-韩就曾向《雅虎新闻》的驻地记者透露,韩国协议会还参与了越战时韩国军队对越南妇女的性暴力事件、纳粹集中营妓院等问题的处理。

 

“我们对慰安妇问题的态度不是反日。 我们想让日本人民知道,人们需要从妇女角度出发,有勇气谈论禁忌话题,这样来解决问题。”她在电话里说。

1943年,波兰华沙,犹太人被纳粹抓捕。图片:CFP
1943年,波兰华沙,犹太人被纳粹抓捕。图片:CFP

韩的想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米特区政府的支持。米特区的雕像虽然将于今年9月结束展示,但早在去年12月的决策上,就有区议员提出过应该永久放置该雕像的提案,因为这会更广范围地传播“普遍反对战时性暴力”的意识。

 

莱比锡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多萝西娅·姆拉德诺娃(Dorothea Mladenova)也向《雅虎新闻》表示,柏林人对慰安妇雕像其实是感兴趣的。

 

“柏林人认为安装女孩雕像是一种 ‘记忆文化 ’,在这种文化中,过去的东西会传给下一代。 日本政府对这种记忆文化的压迫是柏林人反对拆除雕像的一个原因。”事实上,除了妇女团体,柏林的艺术家和普通市民也对该装置表示谴责,称拆除雕像是侵犯言论自由和艺术自由,一些大学教授甚至还联名发表了反对公开信。

柏林市民们在反对拆除雕像 图片:CFP
柏林市民们在反对拆除雕像 图片:CFP

和佐尔纳的观点相似,姆拉德诺娃也认为,这尊雕像所象征的受害者,不仅仅是 "韩国女孩",更是二战期间在许多国家受害的一般女性,这与战时性暴力的受害者有关。

 

“德国从未讨论过战时性暴力,因此,雕像的安装会对德国产生重大影响,它使战时性暴力问题更广为人知,人们对解决战时性暴力问题的兴趣也会越来越大。这让德国人开始明白,这些受害者不仅存在于过去,也存在于现在。”她说。

 

参考文献: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20/12/02/national/comfort-women-statue-berlin/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9b242a1078c9d4500b31d6ddf677aa31ba24d44c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10416/k10012978331000.html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germany-nazis-brothels-idUSTRE57G45X20090817

 

https://historyofyesterday.com/the-disgusting-nazi-military-brothels-of-world-war-ii-fd3ef19117e1

 

蕴酱子

72 篇文章

海好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