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Z世代的独身主义:为了自己,选择禁欲

4-25

扫码下载APP

“我认为性有点像酒-——曾经有一种过度的魅力,但当我们重新崇尚起简朴、节俭的生活方式时,Z 世代对性的态度也被归入这种心态。”

年轻人体内的荷尔蒙正在消退。

 

提到禁欲,大多数人会联想到恪守宗教教义的老古董,但近来,独身主义却逐渐在欧美年轻人中流行开,成为新的时尚。在 TikTok 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分享自己独身和禁欲的经验(注:此处的禁欲并非指断绝一切性行为,仅单指不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将独身主义和禁欲视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2021 年 4 月 23 日,Vice 刊载了一篇题为“为什么 Z 世代选择独身主义?”的文章。文内采访了多位正在践行独身主义的年轻人,揭示了“性冷淡”现象背后的成因。

 

为自己,不做爱

 

卡罗尔来自伦敦,今年 24 岁,她告诉 Vice,最初她选择“禁欲”并非出于自愿,而是因为自卑。她解释道:“曾经我没有足够的信心把自己放在人前,或与他人建立联系。”后来,这种情绪转变成了对性的慎重。卡罗尔表示,她已经从过去的不安全感中成长起来,在那些不成熟的情绪消散后,她意识到她只想和一个能赢得她信任的男性在一起,一个认同她走过的路,尊重她,以她为骄傲的男性。

 

很多时候,这样的男性并不好找。因此与卡罗尔相似的,有许多年轻人在未能寻得理想伴侣的情况下选择了自行解决性需求。大西洋月刊一篇报道提到,从 1990 年代至 2014 年间,美国人自慰的频率大幅提升,其中男性自慰的频率翻了一倍,女性则上升了两倍多。与之对应的,性玩具的销量也大幅上涨。

 

“不将就”的观念也反映在另一个统计数字上。一份发布于 2021 年 1 月的统计数据显示,如今在18 至 23 岁的美国年轻人群体中,非长期伙伴关系间发生的“随意性行为”数量,比十年前的同年龄组少了 14%。

在TikTok分享独身主义生活态度的年轻人
在TikTok分享独身主义生活态度的年轻人

此外,为避免过多的“欲念”也是最常见的禁欲原因之一。一位来自曼彻斯特的 21 岁男生告诉 Vice,他是一名插画设计师,最近正为了精进自己的工作能力而苦恼,为了不让追女孩和失恋等糟心事影响自己的判断力,他决定禁欲一年。

 

20 岁的露西也向 Vice 表示了相同的看法,她直言“性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有功夫想着做爱不如多考虑怎么让自己变得更好。

 

当然,也有一部分年轻人是因为糟糕的性经历而对性失去的兴趣。一位 22 岁的女生告诉 Vice,她在两年前遭遇了性侵,自那以后就开始禁欲。如今她已经从阴影中走出来,而禁欲却成了她的生活方式,她的朋友们也支持她这么做。

 

比起以往人们因为宗教信仰或屈从于外部原因的无奈选择,Z 世代的年轻人拒绝性爱的原因更直接:为了自己。

 

独身不再是羞耻

 

实际上,Z 世代对性的排斥和消极态度已经不算特别新奇的新闻。而此前,关注这一现象的学者和评论员经常将目光聚焦于社会环境变化下对个体的改造乃至压迫,并将年轻人缺少性生活视为一个需要被解决的问题。

 

2018 年《大西洋月刊》刊出过一篇深入探究美国年轻人性衰退现象的报道。当时,文章的作者凯特·朱利安(Kate Julian)将性衰退视为危机,并总结出了一大串原因:沉重的经济压力、焦虑和抑郁等心理问题、流媒体娱乐和电子游戏对时间的侵占、约会应用和数字软色情提高了对性的阈值、大量性玩具取代了真人、糟糕的生活作息、环境污染导致人体激素分泌失衡等等。

一系列控诉指向外部环境,但 Vice 在采访中发现,造成“性冷淡”现象的除了外因还有 Z 世代自我认知的革新。

 

这篇文章写道:在 2000 年代,性似乎成了所有人心中最重要的事,如果你到了一定年龄还没有“失身”,就会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在那之后,一个人有多少次性行为,和谁做爱,实际质量并不重要——性,成了一种数字游戏。

 

在这种氛围下,欧美社会衍生出了“处子羞耻”的文化。年轻人群体中的大龄处子会因为不具备性吸引力而被揶揄、嘲笑甚至遭受霸凌。但现在,Z 世代的年轻人显然不再认同这一文化,他们更主张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主。

在年轻人群体中,独身不再羞耻,反而意味着舒适和自在/图片来源:Unsplash @Priscilla Du Preez
在年轻人群体中,独身不再羞耻,反而意味着舒适和自在/图片来源:Unsplash @Priscilla Du Preez

露西表示:“随着对知情同意权等性议题的认知逐渐深刻之后,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在评估自己是否真正想要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后,得到的答案往往都是否定。”另一位受访者查理也赞同露西的看法,他认为随着“无性恋”观念在大众意识中觉醒后,当代年轻人对性别、性向的差异接受度越来越高,并进一步了解到独身主义的合理性,因为性本身并非必要和必然。

 

《Z世代:他们的声音,他们的生活》一书的作者克洛伊·康比(Chloe Combi)进一步解释了这种态度的演变。她认为性不再被年轻人视为值得夸耀的事后,独身主义的流行也就自然而然:“我认为性有点像酒-——曾经有一种过度的魅力,但当我们重新崇尚起简朴、节俭的生活方式时,Z 世代对性的态度也被归入这种心态。”

 

“对年轻人来说,性是绝对没有标签的。他们把自己放在许多光谱上,他们的性能力如何,他们与谁发生性关系,性别认同等等问题,对他们而言都不需要太过纠结。”

 

头图来自 Unsplash @Priscilla Du Preez

郭亨宇

98 篇文章

脾气不好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