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哈啰上市,超级APP梦才算迈出有效一步

4-25

扫码下载APP

“共享出行第一股”不好当。

4月24日,哈啰出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

 

招股书显示,哈啰出行2020年营收为60.4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增长25.3%。

哈啰出行 图源/视觉中国
哈啰出行 图源/视觉中国

哈啰目前仍处在亏损状态。但近两年亏损在逐步收窄,2020年同比2019年缩减24.7%,为11.3亿元人民币。公司经调整EBITDA为15.6亿元。

 

连续亏损背后,哈啰出行一直在融资,蚂蚁金服从2017年融资E轮开始,已经连续多轮跟投。

 

哈啰CEO杨磊在多个场合强调,哈啰是一家非常独立的公司,“支付宝是我们的大股东,但并不是我们的控股股东,我们公司仍然是由哈啰的管理层拥有最多投票权的公司。”

 

根据招股书,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 Antfin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为哈啰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36.3%的股份,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磊占比10%。

 

哈啰出行董事会的15名成员中,有半数以上为哈啰自己的高管。还有2名来自蚂蚁金服,还有几大股东分别是GGV、成为、复星、春华以及大湾区基金等知名财务投资人。

 

招股书中,哈啰设置了AB股架构,每股A类普通股将有1票表决权,每股B类普通股将有20票表决权。根据哈啰招股书,杨磊拥有156,255,725股普通A股(10.4%)以及10,517,177股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将可以一对一自动转换为166,772,842 股B类普通股。因此,杨磊作为唯一不同投票受益人,拥有绝对的表决权。

哈啰股东名单,AB股未标明。图源/招股书
哈啰股东名单,AB股未标明。图源/招股书

上市前,哈啰处在缺钱状态,年初一度抵押单车。但哈啰仍在不断扩展“超级App”的概念——从小哈换电、酒旅预定、本地生活团购到近期公布的电单车销售业务。这也是阿里系在本地生活的布局不谋而合。

 

虽然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共享两轮服务平台,从招股书中可以发现,哈啰面临的诸多问题——营收依赖两轮车,占比高达91%,毛利虽已经转正但仍然较低;顺风车业务发展迅速,但面临监管等问题。

 

此前,滴滴曾被传已经秘密递交照顾书,另一家共享出行平台嘀嗒出行已经在近期更新港股上市招股书,但没有下一步的消息。哈啰出行也许会成为第一家IPO的共享出行企业。

 

但是,在全行业顶着烧钱、无序扩张的历史印象下,“共享出行第一股“的头衔很难吸引投资人的目光。上市前后,哈啰还需要讲出新故事。

 

顺风车头部玩家,前景仍未明朗

 

除去二轮车业务,顺风车业务在哈啰整体业务中表现亮眼。

 

2020年哈啰出行来自所有业务的交易总额(GTV)突破130亿元,其中约58亿元来自共享两轮业务,约70亿元来自于顺风车业务。据招股书,哈啰顺风车市占率为38%。按照2020年的总交易额计算,哈啰顺风车是中国第二大顺风车交易平台。

 

2020年末,哈啰顺风车累积了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

 

主营顺风车业务的嘀嗒出行也在近期更新在港股IPO的招股书,称其是第一大顺风车平台,市占率为65%。2020年的交易总额为90亿元。

 

2017-2019年,嘀嗒出行的营收分别为0.49亿元、1.18亿元与5.81亿元,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44%。

 

从此数据来看,哈啰的顺风车业务的总交易额GTV正在快速赶超嘀嗒。2020年哈啰出行总交易额69.7亿元,相比2019年的29.3亿元增长137.9%。

哈啰营收情况 图源/招股书
哈啰营收情况 图源/招股书

但抛开交易额,顺风车业务为两家带来营收不算多。

 

嘀嗒的2020年的营收为5.81亿元,大部分来自顺风车。相比之下,哈啰在2020年60.4亿元的总营收中,两轮业务占到91%以上。顺风车收入为4.6亿,在总收入中仅占7.7%。

 

对于哈啰来说,顺风车的毛利3.8亿元,占公司整个毛利润超过一半。相比共享单车,顺风车的模式依然较轻,毛利高。

 

2018年前,滴滴顺风车一度占据整体市场的80%。下线整改后,嘀嗒、哈啰才有了快速发展的契机。这也说明,在顺风车领域,并没有太强的护城河

嘀嗒与哈啰相关数据对比 图源/微博
嘀嗒与哈啰相关数据对比 图源/微博

但顺风车业务的规模大小,政策的影响很重要。2018年后,顺风车模式受到严格的限制。

 

2019年,交通运输部要求相关平台立行立改,修正顺风车产品,不得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切实消除安全风险隐患;举一反三,坚守顺风车本质,采取有力措施确保顺风车规范运行,更好地满足群众出行需求。

 

为了保证“真顺风车”而非网约车,嘀嗒和哈啰对用户一天的订单量做出严格限制。嘀嗒在2-3单,哈啰也限制在5单以内,不同城市会有不同的调整。哈罗顺风车平台抽成大概为10%,按照距离计算,相对高于嘀嗒。

 

4.6亿元,并不是一个大数字。虽然两家在招股书中,都拿出包括沙利文在内的多家分析机构数据,展示顺风车市场的潜在规模在2025年将高达2000亿元,而2020年这一市场仅有不到200亿。但从现在来看,规范化的顺风车,并不是一个很赚钱的生意。

 

两轮车毛利亟待提升

 

招股书中另一个备受关注的数字,是两轮车毛利率转正。

 

亏损收窄的同时,哈啰2020年的毛利为7.2亿元人民币,同比2019年增长70.8%,毛利率为11.8%,相比2019年8.7%的毛利率,提高3.1个百分点。

共享单车与顺风车毛利对比 图源/招股书
共享单车与顺风车毛利对比 图源/招股书

其中,在2019年和2020年,哈啰的共享两轮业务毛利分别是2.9亿元和3.7亿元,毛利率从6.4%提升到6.7%。相比之下,顺风车的毛利3.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67%

 

也就是说,相比顺风车等其他新业务,共享两轮车毛利仍然较低。归根结底,是因为业务模式很重。

 

比达分析师李锦清对全现在表示,哈啰从行业老三翻身,受益于资本的加持和资源倾斜,也因为哈啰在运营上下了功夫。现阶段两轮车业务都在比拼精细化运营,哈啰要提升毛利率,还需要从运营上继续寻找减低成本,提升效率的可能性。

 

提高毛利率,一方面是提高客单价。近期,哈啰在多个城市提升共享单车客单价,部分城市已经上升至半小时3-5元。

 

另一方面,电动助力车也是关键。此前,美团创始人王兴在财报电话会中表示,电单车盈利前景可观。

 

招股书中,哈啰也多次提到共享电单车(助力车)的盈利潜力——高订单价,高骑行频次和较为低廉的运营成本。同时,哈啰也从2019年开始,就与投资人之一——宁德时代合作换电业务,这是降低换电成本的重要契机。

 

但是在“投资风险”栏目中,哈啰也详细解释出电单车的运营风险。主要来自各地政府对于电单车的态度。随着各地监管加强,包括广州、长沙、九江等一线到三四线城市,都在加强对电单车的管理。很多城市为电单车挂牌,并采取配额制度,根据运维情况给多个品牌打分,分数会决定下一阶段当地车辆配额的增加或者减少。

 

虽然哈啰入驻300多个城市,在全国来说拥有最多的电单车,但这不意味着优势会一直保持。

 

上市前夕,哈啰开始丰富“两轮车”的故事。4月,哈啰推出3款自有品牌的两轮电动车,面向C端售卖,同时推出搭载在两轮电动车上的操作系统VVSMART。 哈啰由此进入电单车销售领域,与小牛、雅迪等头部玩家竞争。

 

但招股书中并未提到电单车的具体销售数据,这一模式仍需要时间检验。

 

靠什么成为超级App?

 

在排队上市的共享出行企业中,哈啰与滴滴、嘀嗒都在不断扩张业务的边界。

 

目前整个O2O领域,最大的玩家是美团。美团借助外卖、到店等业务积累,在近两年不断扩张,在酒旅业务、单车业务、社区团购等领域深耕。美团App已成为超级入口。

 

哈啰的战略也类似。很长一段时间,哈啰得益于支付宝提供的“扫一扫”免押金入口,却也受限于此,哈啰独立App本身只是一个开锁的骑行类软件,用户粘性较低。

 

哈啰官方曾多次明确鼓励大家用哈啰App,“功能会更丰富”。这背后,是哈啰对标美团、滴滴的超级App战略,也是对阿里本地生活的补充。

 

近两年,哈啰的业务不断增加,从两轮到四轮,再到更多和本地生活相关的业务,比如与宁德时代合作的小哈换电,在部分城市试水的团购、酒店预订等。哈啰甚至开始开辟线下酒店业务。去年12月,哈啰总公司申请注册了“哈啰酒店”、“哈啰公寓”等相关商标。随后,有媒体报道称,已经在成都、合肥等城市推出自有品牌住宿业务“哈啰小旅馆”和“哈啰酒店”。

 

哈啰的部分业务已经出现协同效应。

 

根据招股书显示,有34%的用户使用过两种或以上的哈啰服务。其中,60.5%的哈啰助力车新用户、40.2%的哈啰顺风车新交易用户、39.9%的哈啰顺风车新接单司机、63.2%的哈啰电动车新用户来自哈啰单车服务。

 

但其中的逻辑并不完全成立。共享单车领域的“三大牌”中, 美团和滴滴都没有完全依靠单车业务来盈利和引流。

 

“相比打车、外卖,单车本身粘度和使用频次、时长都太小了,要用单车来撬动本地生活消费,逻辑很通顺,难度并不小。”李锦清认为。

 

这对没有先发优势的哈啰来说,是一个新的机遇。但是新业务大多还在试水中,从盈收结构来看,占比不到2%。

 

要成长为超级App,可以预见的是,会持续烧钱。其中阿里系将依旧是哈啰的依靠。

哈啰单车上也有支付宝的标志 图源/哈啰官网
哈啰单车上也有支付宝的标志 图源/哈啰官网

阿里系在哈啰的10轮融资中,蚂蚁金服自从2017年进入后,就连续跟投。2017年的D轮和2018年的G轮,蚂蚁金服分别投资了3.5亿美元和40亿美元。此后2019年,蚂蚁金服多次增资。

 

哈啰在扩张过程中,一直有较高的债务,在融资的同时,也在利用资产抵押来获得资金。

 

今年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一份文件显示,12月4日,哈啰出行的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将所有单车资产抵押给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期限为三年(2019年12月4日-2022年12月3日)。抵押财产包括哈啰出行目前和将来所拥有的全部用于开展共享单车业务相关的单车,共计717万辆。

 

对此,哈啰出行回应称,和蚂蚁的动产抵押是一直就存在,12.4号是正常展期,公司财务状况良好。

 

确实,为了发展单车主营业务,上海钧正曾于2017年7月、2017年9月和2018年6月向上海云鑫28亿元,三笔分别为5亿、5亿、18亿,第一项5亿借款已经全部还清,双方再次签署的浮动抵押协议借款金额不超过23亿(5+18),其中主合同金额为5亿。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22亿元(约2.94亿美元),上年同期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3.57亿元。

 

可以看出,到上市前,哈啰已经很难仅靠融资来支撑扩张的故事。哈啰发展本地生活,离不开阿里帮扶。

 

虽然说无论是哈啰还是阿里,都想在本地生活领域“干翻美团”。但要在上市后讲出两轮车之外的新故事,哈啰出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程

137 篇文章

Amuse Ourselves to death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