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面对难民,拜登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特朗普

4-26

扫码下载APP

拜登接受的难民可能比特朗普接收的还要少。

4月16日,拜登政府终于宣布了美国新一届政府的难民政策:将准入上限保持在1.5万人,保持了特朗普的设定,也刷新了历史最低纪录。

 

这一动作迅速引来民主党人和人权活动家的激烈批评。难民安置组织路德(LIRS)的负责人Krish Vignarajah说,拜登政府选择保留其前任可耻的历史低纪录,真是令人失望。

拜登的难民安置计划引发关键盟友的谴责/AP
拜登的难民安置计划引发关键盟友的谴责/AP

数小时后,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撤回了这一声明,称其是“一些混乱的话题”。同时,普萨基表示,一旦人数达到1.5万人,拜登会在5月15日前给出最终上限。

 

自从上任以来,拜登一直在难民问题上反反复复。可接收难民人数从先前承诺的12.5万,变为6.5万,再到现在的1.5万。

 

与此同时,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难民数量急剧增加。3月2日,一群移民聚集在美墨边境的圣伊西德罗入境口岸。他们许多人跪在地上祈祷,身上的T恤印有标语:“拜登,请让我们进去!”

 

这只是边境线的一小段。据统计,目前有超过17万人困在美墨边境。

一群移民跪在美墨边境祈祷/Getty
一群移民跪在美墨边境祈祷/Getty

 

“因为特朗普走了”

 

导致难民激增的一个原因是,很多难民认为拜登的上台是“绿灯”。

 

17岁的危地马拉男孩Omliver其实并不知道乔·拜登是谁,对总统的难民政策更是一无所知。但是他从朋友那里听说,现在越过美国边境越容易:“他们说那是因为特朗普总统走了。”很多难民表示,他们以为看到了希望,但现实却是已经困在边境长达两个月。

 

像Omliver这样的人很多。33岁的英格丽·波萨斯(Ingrid Posas)在Facebook上看到一些朋友成功进入美国的帖子,于是在2月中旬带着女儿离开了洪都拉斯。

 

“我们听说他们要让家庭进入。这就是我来的原因。”她和她4岁的女儿坐在墨西哥边境一家收容中心的长椅上,头顶的晾衣绳上挂满了衣服。

 

移民支持者亚历杭德罗·索拉林德牧师说:“难民就像股票市场一样,任何信息都会对他们造成波动……自从拜登成为候选人以来,他给移民(包括难民)带来了希望,尽管他从未说过美国会向所有人敞开大门。”

 

事实上,拜登没有改变特朗普时代的政策。去年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政府采取了“第42条”的防疫措施,将几乎所有美墨边境的移民拒之门外。如今,拜登似乎是在依靠特朗普的政策,将这些来自中美洲的难民送回墨西哥,从而阻止大批难民涌入美国。

 

困在墨西哥

 

这对墨西哥来说也是巨大的负担。

 

当又一批难民被驱逐到墨西哥华雷斯的时候,他们发现官方隔离中心突然爆满,他们不得不被送往民间收容所。

 

牧师菲耶罗被这个情况吓了一跳。他表示:"没有地方可以照顾这些人。”于是,他在好撒玛利亚人收容所(Good Samaritan shelter)的员工将双层床拖进一个空房间,用破旧的木凳将其围住。几天之内,这个简陋的 ”隔离中心 ”容纳了23名妇女和儿童。

3月19日,墨西哥华雷斯市,来自中美洲的移民们被隔离在当地一个庇护所/CFP
3月19日,墨西哥华雷斯市,来自中美洲的移民们被隔离在当地一个庇护所/CFP

据当地官员和活动人士称,超过1700名移民和寻求庇护者挤满了华雷斯的20个庇护所,他们睡在宿舍式房间的双层床上或地板上的床垫上。更加糟糕的是,现在仍有新冠疫情的威胁。而经营大多数庇护所的宗教和民间组织几乎没有机会进行新冠病毒测试。

 

"当他们问我,神父,你能照顾这80或120人吗——谁能保证他们没有感染?"经营当地最大收容所之一的哈维尔·卡尔维略牧师问道。去年秋天,这家收容所已经经历了一次新冠疫情的大爆发。他有15名员工和30多名移民被感染了。他现在也开始拒绝接收了。

 

独自前往边境的孩子

 

政策中另一个矛盾点是对“无人陪伴未成年人”的收容。

 

出于人道主义,拜登政府驱逐某些难民家庭时,却允许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入境。但因此,一些父母会选择将独自一人的子女送往边境。

 

3月底,一个巡逻员拍摄的视频令人痛心。视频记录了一个成年人坐在边境墙上,把一个孩子从墙那边接过来,扔到地上;然后如此对第二个孩子。当两个孩子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时,镜头还能看到边境另一侧逃跑的两个成年人。

 

视频记录了两个孩子被运过边境墙的过程/视频截图
视频记录了两个孩子被运过边境墙的过程/视频截图

 

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官员很快在新墨西哥州边境地带找到了这两名厄瓜多尔幼童,是一对年龄分别为3岁和5岁的姐妹。她们很快被送往医院,接受检查和治疗。

 

在美国南部边境,每天都有数百名儿童和青少年涉险,他们往往都没有父母的陪伴。

 

3月初,一名来自墨西哥的9岁儿童在穿越得克萨斯州附近的里奥格兰德河时,不幸溺水身亡。另有一个6个月大的婴儿在得州边境落水后被救出。

 

即使活着越过边境,这些孩子也很难得到拜登的庇佑。由于美国政府运营的收容所中没有足够的床铺,成千上万的儿童被关押在帐篷中,导致了疫情期间严重的人满为患。

 

在得克萨斯州的一个收留点,截至3月底已经有超过3400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滞留在这里。内部空间极度拥挤。原本可以承担32人的帐篷隔间,如今容纳了516人,其他隔间也分别容纳了676人、567人。

 

另一家应急庇护所唐娜基地(Donna)中,有2,000多名未成年人被关押了超过72个小时,其中包括39名未成年人在帐篷中待了至少15天。负责人说,有一名未成年人已经等待了20天。按照法律,他们本应该在72小时内转移到HHS办公室(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但目前平均而言,这些未成年人一般会在帐篷中花费了133个小时,大约是法定上限的两倍。

 

上月初,HHS表示内部的新冠病毒感染率为4.5%,似乎表明,拥挤的帐篷中可能有更多的未成年人感染。

 

3月30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唐纳市的临时帐篷挤满了未成年人/CFP
3月30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唐纳市的临时帐篷挤满了未成年人/CFP

 

保持特朗普的设定——至少目前

 

白宫并非没有注意到边境。

 

据《纽约时报》报道,3月3日的会议上,国务卿布林肯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向拜登发出请求。希望拜登结束特朗普时代对难民的限制,并允许成千上万绝望的难民家庭逃离战争、贫困和自然灾害,进入美国。

 

但是由于在墨西哥边境的儿童激增,拜登已经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他不为所动。之后据一位与会人士称,会议期间总统的态度基本上是:你为什么要用这个来烦我?

 

美国华盛顿特区,拜登政府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会议/CFP
美国华盛顿特区,拜登政府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会议/CFP

 

拜登的确陷入了困局。3月16日,国土安全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发表声明, 目前美国西南边境的人数是20年来的最高水平。

 

剧增的未成年人数量迫使拜登政府将资源用于在整个美国寻找庇护所。拜登政府计划在3月接纳17,000多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 远远超过了2019年5月的11,861名的记录。当这些孩子在找到美国的资助人或亲戚之前,美国政府都需要为他们提供支持。

 

从去年竞选期间开始,还是总统候选人的拜登就对难民表示明确的支持。他在世界难民日发表了一篇声明,承诺道:“我将增加进入这个国家的难民人数,将全球难民的年度目标定为12.5万。”

 

在他上台后的2月4日,拜登宣布了自己的计划。“重新建立已经遭到破坏的事情是需要时间的,但这也恰恰是我们要去做的。”对于从今年10月1日开始的财年,他承诺安置难民数字将达到12.5万,而非特朗普任期内的1.5万人:“我会尽快和国务院、国会商讨如何履行承诺。”

 

2月12日,拜登又对国会表示,将此财年的计划提高到6.25万,并承诺明年财年难民准入最高数字为12.5万。

 

但是,这些详尽的计划好像一夜之间蒸发了。直到4月13日,他还没有签署最后的总统行政令。而没有这一步,特朗普的1.5万人难民安置计划仍在发挥效力。

 

一般来说,在政策计划公布之后,签署总统行政令几乎是一个自动的、可以立即完成的事情。但这一步已经拖延了数周。如果没有改变,拜登会成为有史以来接受难民数量最少的总统,甚至比特朗普任期内接收的难民数还要少。

 

如今这个财年已经过半,拜登政府只接纳了2千余名难民。如果继续按照此节奏,拜登此财年只会接纳4510名难民进入美国。这甚至达不到特朗普任期内最后一年的数字的一半。

 

4月17日,拜登政府发布一项紧急决定:特朗普设定的接收难民数量上限将保持不变,使本年度的难民人数保持在1.5万人。这与他先前承诺的数字大相径庭。

 

纽约民主党代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对此发出了严厉批评。

 

她在推特上写道:“拜登承诺了欢迎移民,因此人们才给他投票。支持特朗普政府的仇外和种族主义政策,包括历史上最低的+暴跌的难民上限,是完全错误的。请遵守你的承诺。”

 

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坚持认为,拜登极有可能在5月15日之前再次增加允许的难民人数,但一位白宫高级官员对此表示怀疑:“我认为我们不会很快达到1.5万人或类似的水平。我认为没有人能确切预知速度。”

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Jen Psaki)回答记者关于难民计划的提问/AP
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Jen Psaki)回答记者关于难民计划的提问/AP

 

在公布的2022财年可支配预算中,拜登计划提供43亿美元、3.45亿美元给难民安置相关部门,用来提高接受难民数量的上限。另外,增加100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帮助弱势群体。

 

然而,那些处于困境的人往往等不起几个星期,更不用说几个月,或者下一个财年。

 

 

 

 

参考文章:

 

https://www.wsj.com/articles/migrants-mass-at-u-s-mexico-border-pinning-hopes-on-biden-1161597880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1/04/11/mexico-migrant-crisis-border-shelter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biden-refugees-trump-policies-intact/2021/04/11/d3cd4c36-9aef-11eb-9d05-ae06f4529ece_story.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biden-border-surge/2021/03/20/21824e94-8818-11eb-8a8b-5cf82c3dffe4_story.html?itid=lk_inline_manual_10&itid=lk_inline_manual_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media-donna-border-tent/2021/03/30/4c8ea342-9189-11eb-9af7-fd0822ae4398_story.html?tid=ptv_rellink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the_americas/migrant-surge-border-biden-unaccompanied-minors/2021/03/18/c2a48ab0-87ed-11eb-82bc-e58213caa38e_story.html?itid=lk_readmore_manual_7

 

https://www.nytimes.com/2021/04/20/us/politics/biden-refugees.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the_americas/migrant-surge-border-biden-unaccompanied-minors/2021/03/18/c2a48ab0-87ed-11eb-82bc-e58213caa38e_story.html?itid=lk_readmore_manual_7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immigration/toddlers-border-barrier-video/2021/04/01/a74eaace-9315-11eb-a74e-1f4cf89fd948_story.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1/04/23/biden-administration-changed-its-story-refugee-admissions-six-times-three-weeks/

李小懒

2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