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秀粉向《创造营》维权:氪金无用,梦想永不敌资本

4-27

扫码下载APP

“希望腾讯明白,粉丝经济的核心永远在于粉丝,粉丝苦资本久已。”

《创造营2021》已经落幕,但决赛夜引发的风暴还未停止。

 

4月25日晚,庆怜后援会发出微博,向《创造营2021》及背后平台腾讯视频维权,要求对方正视选手“各项数据排名前5,出道夜却‘恰巧’排名12,强行被挤出11个出道位以外的欺诈事件”,彻查排名总榜数据异常的原因,由专业审计机构出具基于底层数据的、具有公信力的调查报告,作出公开、合理、明确的解释。

 

后援会还形象地举例,称决赛夜就像:跑步比赛中A已取得领先,并在比赛全程始终保持加速度大于B、C,此类情况中B、C赶超A为不可能事件。

庆怜后援会维权公告
庆怜后援会维权公告

无独有偶,除了庆怜后援会,井汲大翔、甘望星的粉丝也对《创造营2021》的决赛排名提出质疑。他们称现在出道的某些成员,是“偷走别人人生的小偷”。井汲大翔的粉丝说:“900万买不到一个出道位,就是离谱”,而庆怜是“史上第一个千万级陪跑选手”。

 

似乎每场偶像选秀的决赛夜后,都会出现类似的维权事件。而在4月24日当晚,《创造营2021》的决赛投票后台也多次出现“故障”。直播时,主持人何炅在台上道歉,称由于19点开始的拼手速活动过于火爆,导致创造营撑腰数据丢失。后有粉丝发现,有部分选手的撑腰活动存在大量异常卡顿,甚至有部分投票通道被提前关闭。

有粉丝发现,后16名选手的撑腰通道被提前关闭,图片:豆瓣创造营2021官组
有粉丝发现,后16名选手的撑腰通道被提前关闭,图片:豆瓣创造营2021官组

粉丝显然不为所谓的“数据库bug”买单。他们认为,这是平台在公然践踏选秀规则。以《创造营2021》为例的“101系”选秀,打的是全民选秀的招牌,但当粉丝花大价钱将自己的偶像送上出道位,无论是商业价值还是粉丝数量都“倍杀”他人时,却因为不可知的原因被轻易地“做”出了出道位。

 

一位粉丝感慨道:“观众永远不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创始人。”从选手登上舞台的那一刻起,就带着视频平台和原生公司的标签。“他/她不是素人,而是背后公司的人形产品。他的成功或者失败,都是原生公司、运营公司和视频平台的共谋。”

 

“其实很明显,从最后成团的票数来看,就是有资本下场。卡位一千万多票,奶票什么价格大家也清楚(编者注:决赛夜奶票价格一度飙升至2元一张)。一千万票是多少钱呢?哪家有那么多钱啊,不是粉丝能左右得了的。”一位粉丝表示。

 

其实,从“101系”诞生开始,“交换人生”的事件就不断出现。韩国《PRODUCE》系列制作人安俊英,在调查中曾亲口承认造假。当中的受害者无数,最令人心疼的要属参加《PRODUCE 48》的李佳恩。她在节目中通过两次评级考核留在A班,蝉联三周冠军,从未跌出前8名。却在最后的决赛中以14名作结,无缘进入12人女团IZ*ONE。

《PRODUCE 48》李佳恩
《PRODUCE 48》李佳恩

最后根据警方调查,李佳恩的真实排名是第5名。当时,李佳恩已经24岁,出道6年,在韩国已经属大龄练习生。《PRODUCE 48》本是她冲击偶像梦的最后一个机会,最后却遗憾落败。节目结束,IZ*ONE晋升一线女团,李佳恩离开了所属经纪公司,开始做YouTube主播,还被曝光出演19禁电影。该节目的播出方Mnet曾表示:“这次PRODUCE系列的时间,责任完全在Mnet,Mnet将对受害练习生负责到底”。但最终赔偿的具体金额,也没有对外公布。

 

选秀综艺造假破坏了粉圈的权力结构——粉丝认为,自己有权决定偶像的未来,如果自己不行,至少花钱可以。粉丝维权,心疼的不是白花花扔出去几百万、上千万,而是心疼花了大钱,却仍然不能为自己的偶像买到“Ta应有的人生”。甘望星的粉丝@哇塞!!! 在豆瓣发的长文,引起了不少秀粉的共情:

 

“你用资本的力量代替了数据在出道位8-9名的我。我在台下跟着你们跳成团舞,那是提前练好的舞蹈,但我知道我没有跳它的资格了。我看着你们迎接你们的光荣前途,而我只能等待,回到吃人的网红公司,领200块工资的命运。”

甘望星在节目中的发言,图片:豆瓣秀组
甘望星在节目中的发言,图片:豆瓣秀组

维权还在继续,不少粉丝深知选秀节目取证质证非常困难,面对“南山必胜客”腾讯,更是几乎没有打赢官司的胜算。豆瓣网友@张小丽(已黑化 发帖说:“对我们韭菜来说,能站起来起诉资本就已经胜利了......希望腾讯明白,粉丝经济的核心永远在于粉丝,粉丝苦资本久已,即使官司打不赢,但我们愿以自己的血泪经验警告所有秀粉:放弃氪金,梦想永远不敌资本。”

 

 

————

 

关注公众号“躺腔”,走进有腔调的娱乐世界。

刘睿欣

129 篇文章

非常喜欢散步,有一只好小猫。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