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清华尬舞:女性的身体没责任寄托这么多微言大义

4-27

扫码下载APP

对女性的审判是所有审判门槛中最低的;清华到底“墮落”与否,是一群清华女生能決定的吗?

撰文:上官乱

编辑:赵小鲁

 

4月25日清华大学110年校庆当天,校内有很多学生自发准备的校庆节目,为此校方还进行了15小时不间断的直播。这个中国顶级象牙塔自娱自乐的项目没有引起什么关注,直到一个“山寨女团”火了。

 

十几个女生,披着长发,穿着金黄色流苏吊带裙,和极不搭调的黑色皮鞋,日常的妆容,在嘈杂且跑调的管乐队伴奏下,卖力地跳着一段女团舞。从舞蹈动作来看,可能杂糅了近年来比较流行的韩国女团舞蹈动作,包括顶胯、抖胸等韩舞标志性动作。但是可能编舞水平太业余,队形变幻很笨拙、过时、不流畅,欠缺设计感,有几处让人看着有些别扭。但是总体来说,她们的舞并不能算丑,也有自信的表情管理,跟大多数业余的学生社团舞蹈水平不相上下,真实而不造作,其舞蹈水平甚至接近最近出道的那个“华为公主”了。

 

“奇耻大辱”?

 

但是,这段舞蹈首先受到微博博主“乔木DC”的发文批评:“清华大学校庆的女生舞蹈,看不出艺术的美感、青春的性感、运动的力感。编排之拙劣,表现之粗糙,配乐之尴尬,不看校名和背景的大礼堂,还以为是坟头蹦迪、赶集卖艺、洗浴中心开业……失望。”

 

随后,还有不少公众号纷纷发言,不外乎几个观点:“丑”、“丢人”,“清华堕落了”。甚至还有一个清华女校友发文,说自己看了之后失声痛哭,因为老脸都被丢尽了,认为这是清华校友的奇耻大辱,和其他校友义愤填膺,还欲联名呼吁处理责任人。

 

可能那十几个女孩怎么也想不到,这段纯属自娱自乐的舞蹈,也能如此上纲上线地“走红”。作为业余舞蹈爱好者,她们可能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舞蹈”和“清华”的标签如此备受关注和嘲弄。

 

她们可能会觉得委屈。首先,她们不是专业舞蹈演员,甚至不是舞蹈专业学生,因为清华没有舞蹈系,她们只是在校庆活动中参与一把,展示自己一下而已。如果要她们跳得更专业,需要花多少时间来排练?

 

 
 

其次,作为学生,她们预算有限,无法邀请专业的编舞,也没钱订制高质量服装和妆发。这说明校方没有什么支持,但也没什么干涉;学生社团有多少钱办多少事,难道不是一个最健康的运行方式吗?如果她们个个是富二代,或者为了一场活动出去拉赞助(我相信企业很乐意赞助清华学生),岂不是在论者口中更加“不清华”了?

 

再说,这视频是在露天拍摄的,沒有舞台灯光,没有环绕音效,更没有专业运镜,拍出来这个效果已经算及格了。当然,只要后期再努把力,加一些的抖音滤镜,多做剪辑,最终的效果也不是没有美感。可是这并不是校园原生态巡演,“众乐乐”的目的啊。

 

抓住沒满足男性凝视的女性来泄愤?

 

可惜,如今网友们的审美早已被那些滤镜开到顶的短视频网红宠坏,被接二连三的女团选秀培养得更挑剔了,认为女孩子跳舞就是要赏心悦目、要取悅看客,女孩跳舞就是要对镜头前观众的投喂。可是人家只是参与校庆而已,既不需要打赏,也不需要点赞。

 

骂她们的女性也不少,这些女性或许觉得站在男性视野一边去指责、贬低她们,才能把自己和她们区别开来,获得男性世界的区别对待。也或许她们觉得,所有女性都应该自觉“守规矩”,向男性审美上靠,才能受到尊重。

 

当然,也有力挺她们的人,编剧六六说:“支持清华女生舞蹈!清华姑娘跳舞关你们P事!人姑娘除了会跳舞还有脑子,脑子又不能扒出来给你们瞧。过几十年,这群人里搞不好还出几个院士,而你们P话啰嗦的人,过几十年也就跳个广场舞……”“三表龙门阵”说,“清华大学很自信,表演的女学生投入度很高,他们也有勇气直面外界的评论。另外,这段舞蹈并没有掺杂什么意识形态的元素,没有刻意的价值输出,完全是女生自己个体魅力的展现。陈寅恪先生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想来其中也包括个性的解放、身体的自我表达,包括每个人摇曳生姿的自由。我支持这几个清华女生明年继续舞动。”

 

这两位其实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就是女孩们到底有没有如那些借题发挥的评论者所言那样“丢清华的脸”。顺着他们的话锋,清华到底“墮落”与否,是一群清华女生能決定的吗?一个学校是否堕落,跟其学术氛围、教学质量、管理水平、文化传承才有密切关联。可是,要从这些点上开骂,要么人身风险太大,要么智力门槛太高。而只有女性的身体,是最容易用来评头论足的。再没有比抓住沒满足男性凝视的女性来泄愤更“自然的”事情了。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骂清华的把柄:女人丑/女人不正经,这比骂国足的风险低了一万倍。

 

再说,假设她们跳得好了,难道就能避免被骂吗?不会的。“原来清华女生跳舞是这种水平”和“清华女生竟然这么不务正业”都是跳舞的一体两面,都逃不脱被审视,只因为她们是“清华”+“女生”,因为大众对女性的审判是所有审判门槛中最低的。

 

纵然女神又如何

 

当然,清华大学本来就是个工科学校,重点不在舞蹈艺术里。但清华并不缺乏“女神”这样的人物,比如林徽因。在大众印象中,林徽因是个被凝视的典型,被称为才女和女神,一生笼罩在情感八卦中。可其实,她是清华大学建筑系的奠基人之一,1930年代,她和梁思成一起完成了中国最早的古建筑野外考察。她穿着旗袍,在古建筑上上下攀爬,做测绘,做记录,出考察报告,其行动力和思考力毫不输给男人,经常比梁思成和莫宗江还率先登上建筑的房梁甚至屋顶。至今流传的很多照片都能得到验证:她身穿旗袍站在天坛宝顶,或是蹲在佛光寺房梁……

林徽因和梁思成站在天坛宝顶,林徽因是第一个登上天坛宝顶的女性
林徽因和梁思成站在天坛宝顶,林徽因是第一个登上天坛宝顶的女性

但是没几个人关心她此番考察成果带来的举世瞩目的意义,人们只关心一个大家闺秀穿旗袍上屋顶,太不成体统。照片一出来,一样被知识分子骂,说她不雅观、不体面、作秀,一个老知识分子指着照片说:哼,上房揭瓦。这句话两层意思:女人既不能太好看,也不能不好看,否则都是欠管教。但她待在家做大家闺秀的时候,文化圈仍然不放过她,暗戳戳地流传《太太的客厅》这样含沙射影的讥讽。不管她怎么做,都逃不脱被凝视、被苛求,被道德审判,为男性论者心目中的一切乱局负责。

 

百来年了,清华可能不再是那个清华,但骂清华女性的声音还是如出一辙。对这种以女性身体浇自己心中块垒的惯性,鲁迅在《肥皂》里早就通过四铭太太做过点评:"你们男人不是骂十八九岁的女学生,就是称赞十八九岁的女讨饭:都不是什么好心思。咯支咯支,简直是不要脸!"

 

 

 

措雪

19 篇文章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