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身体不是性消费品,东京奥运会禁偷拍能保护运动员隐私吗

扫码下载APP

衣服不是罪魁祸首,只要被拍的运动员感到不舒服,那就是性骚扰。

长焦镜头拍摄、特写重点部位、网上传播。在日本,这是以性为目的偷拍运动员的常见操作。由于日本刑法里没有偷窥罪,这种行为已经猖獗了20多年。

 

现在,困扰日本运动员多年的偷拍问题,会在东京奥运会上进一步整治。

 

2020年8月,日本田径联合会(JAAF)接到几名田径女运动员的匿名投诉,理由是不少女运动员的胸部和臀部特写照片正在网络上流传,许多照片上还附有淫秽词语。一名投诉的运动员表示,一些观众只是被运动员的外表所吸引,以性为目的看待运动员是错误的。

 

三个月后,东京奥组委(JOC)联合7个体育组织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明确反对针对运动员的偷拍行为,并首次采取了措施:设立了运动员商谈窗口和举报网站,一旦发现便通报警方。

 

截至今年2月初,举报网站已收到了786起案件报告。由于市民积极配合,JOC在3月正式将“禁止以性为目的拍摄运动员”列入场内禁止行为,违反者将被清退出场并承担法律责任。

 

在运动员越来越被身体消费的现实面前,东京奥运会或许能为他们提供更多保护。

东京奥组委为制止偷拍制作的海报 偷拍:JOC官网
东京奥组委为制止偷拍制作的海报 偷拍:JOC官网

运动服越来越短

 

多年来,女排运动员大山加奈一直很难理解,为什么她们的运动服会越来越短。

 

早在1997年,日本女子排球队穿着常见的半截短裤参加国际联赛,却被国际排球联合会(FIVB)领导抱怨“为何不穿短灯笼裤”。第二年,FIVB以“显示身体线条”为由,规定运动员上衣必须是合身衬衫,下身是短灯笼裤或者下裆不超5cm的短裤。但这一规定很快因涉嫌性骚扰而被全球抗议,后来被迫取消。

 

然而,运动服变短的趋势并没有停止。

 

2005年,日本女排国家队的制服改版,上衣和短裤都有所缩短。大山的每次起跳扣杀,都会露出肚脐和皮肤,由于讨厌这种感觉,很多队员都尽力将上衣塞进短裤中,但这几乎不起作用。也是从那时起,杂志和报纸开始频繁登出她们在比赛时露出肚脐的照片。后来,由于运动员在接球时容易擦伤腹部,这种队服在一年后停用。

 

但大山仍对这种服装调整感到困惑:“我们并没有要求衣服变短,组织告诉我们,FIVB希望让运动员的身体线条看起来很美。“大山还说,在国际排联官方网站上,行政委员会合影中的34人,只有3名女性。“用变短衣服的方法来提高女排的欢迎程度,这很可能是从男性角度出发制定的,这种决定很可能是错误的,它们根本没有反映出女性的意见。”

日本女排 图片:CFP
日本女排 图片:CFP

除了排球,高尔夫、田径等项目也存在同样问题。

 

在日本,高尔夫运动员的上衣下摆同样较短,挥杆时便能露出肚脐。在田径赛场,只有女田径运动员的运动服露出肚脐,酷似比基尼。

 

对此,JAAF的事务局长风间明表示,女运动员类似比基尼的制服在设计上虽然有一定时尚成分,但主要目标是让运动员更好发挥,而不是暴露(身体)。东京理科大学工程学教授山本诚也表示,目前这种形状是最适合女性的,女性的胸部在奔跑时会有更大的空气阻力,因此最好要露出更多皮肤,衣服主要是起到稳定肌肉的作用。

 

20多年的猖獗偷拍

 

即使有了一定科学解释,运动员暴露的衣服还是引来了大量以性为目的的偷拍。

 

大山加奈至今还记得,20年前在V联赛场馆厕所里发现摄像头的恐慌。

 

“有人在监视我们,还把这段视频发到了网上。虽然没有我的镜头,可我很害怕,还很恶心……”当时,才20岁的大山对此事感到无比震惊。此后的每一场比赛,大山的团队都会提前用摄像探测器检查场地与厕所。可即便如此,用红外线相机拍摄的她们的内衣照片依旧流传到了网上。

 

“那个时候我不甘心,但无能为力。”大山说,体育赛事中以性为目的偷拍十分常见,连运动员自己都只顾拼命比赛,很少有隐私意识。

 

事实上,偷拍女运动员的行为在日本已经有超过20年的历史,并因2003年沙滩排球的大热、数码相机的普及而显著增加。

沙滩排球 图片:CFP
沙滩排球 图片:CFP

在田径接力、马拉松等比赛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看台上用长焦镜头对准女运动员。2005年,含有女运动员身体放大图像的DVD被出售,受害者是一群高中女生,对此,日本学生体育联盟宣布将在各大体育场馆张贴海报和表示,呼吁禁止偷拍。

 

但偷拍的风气未能止住,反而随着网络的普及,更直接地波及到受害者。日本女子100米障碍赛纪录保持者寺田明日香,就曾被人从身后偷拍,照片被张贴到了网络和杂志上。另外,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短跑运动员也表示,她曾收到过陌生人的私信,里面是她隐私部位被放大的比赛照片,还配有文字“我正在用你的照片打飞机”。

 

寺田明日香曾在接受《日本产经新闻》采访时表示,偷拍运动员在日本非常常见,现在依旧有很多年轻运动员找她商量这些事:“年轻人收到了很大的打击,这会在她们心里留下伤疤。”

 

东京奥组委出手

 

面对层出不穷的偷拍事件,各大体育组织并没有坐以待毙,但一直收效甚微。

 

2004年,日本体操协会禁止观众在比赛中公开拍照;日本游泳协会也一直限制观众在场馆内拍照,同时部署工作人员监督。不久后,JAAF也规定:100米短跑和100米障碍赛起点后面的观众席位为拍摄禁区,带相机进入场地的观众必须登记。此外,为了保护女运动员不被红外线摄像机拍摄,JAAF还曾经委托某体育用品制造商开发特殊材质的内衣。

 

即便如此,JAAF的事务局长风间明也表示,他们能采取的措施相当有限:“工作人员在场馆里巡视,与拍摄可疑照片的人交谈,要求他们删除照片。可是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处理,就很可能反过来被观众起诉。”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日本《刑法》没有对偷窥作出统一规定,只有各县的防止滋扰条例。且条例中的 "偷窥 "是指拍摄内衣或衣服内的身体的行为, "偷窥 "穿运动服的运动员几乎不构成犯罪。

 

日本田径女运动员 图片:Numberweb
日本田径女运动员 图片:Numberweb

由于无法起诉、在网上传播的图片也难清除,几名田径女运动员向JAAF投诉了此事。时值东京奥运会准备阶段,她们的抗议得到了政府的关注。

 

去年11月,前速滑运动员、时任东京奥组委国务大臣桥本圣子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少运动员正因为被偷拍而饱受伤害,JOC将采取必要措施来保护她们。11月13日,JOC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示“(JOC)必须明确立场,保障运动员能安全舒适地参与比赛的环境,”并开设了运动员商谈窗口和举报网站。这也是JOC首次采取措施来应对偷拍。

 

在收到700多件偷拍举报后,JOC继续行动。2月,桥本圣子接替森喜朗成为新一届东京奥组委主席,并从3月起开始实施“性别平等”改革,新增12名女性理事。随后,JOC强化了防偷拍政策,明确规定“禁止以性为目的拍摄运动员,工作人员有权检查照片,不遵循者会被勒令退场,并诉诸法律”。

 

奥运会艺术游泳铜牌得主、JOC委会性别平等促进小组的体育总监小谷实可子说:“当我还是一名运动员时,好几次我都带着对骚扰的焦虑参加比赛。现在明令禁止偷拍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对于JOC出台的新规定,律师后藤亚由梦表示,虽然还无法彻底解决偷拍问题,但会给运动员们提供法律帮助。目前,日本针对此类偷拍的具体法律,但如果拍摄者将照片放到网上传播,并附有诋毁运动员的淫秽评论,受害者可以以诽谤罪和侵犯肖像权提起民事诉讼。

 

一直钻研性暴力问题的律师上谷Sakura(上谷さくら)则表示,日本急需制定一部集中处理互联网诽谤的法律,同时,体育组织也需要建立一个咨询服务,并为运动员建立支持系统。

 

目前,是否设立偷窥罪是法务省审查性犯罪刑法的研究小组的讨论主题之一,这个问题也是目前司法讨论的重点。风间明对此很是期待:“如果偷拍运动员能被定义成犯罪行为,那人们就能控制自己。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希望在体育界能多加推动。”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也是前日本运动员 图片:CFP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也是前日本运动员 图片:CFP

错在拍摄者

 

事实上,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在国际上已经有运动员为了避免偷拍而行动。

 

2021年4月21日,欧洲艺术体操锦标赛上,德国选手萨拉·沃斯(Sarah Voss)身穿着到脚踝的体操服参赛。一般来说,除去宗教原因,女性不会穿着覆盖腿的体操服。但在这次比赛中,主办方没有对沃斯的穿着提出异议。

 

赛后,沃斯在Instagram上表示,她为穿着这样的服装表演而感到自豪,“作为德国国家队的一员,我们也是许多年轻女运动员的榜样,希望向她们展示如何以不同形式的服装展现自己的美感,而不会感到不舒服。”她的言论收获了大量积极评价,德国体操协会(DTB)也对其赞美有加。

德国选手萨拉·沃斯(Sarah Voss)在赛后将图片发到了Instagram 图片:INS
德国选手萨拉·沃斯(Sarah Voss)在赛后将图片发到了Instagram 图片:INS

然而,与欧洲的“包容”风气截然相反,日本舆论反而将运动员本身视为原罪。当日本体育界在努力抵制偷拍的时候,网络上却疯传着“运动员的衣服是罪魁祸首”。

 

沙滩排球女运动员坂口佳穗就曾因此受到二次伤害,她坦言,在被偷拍后她反而遭受到了舆论攻击,有不少人指责“她们穿着暴露泳装打球就有问题”、“要不是她们把身材作为专长,摄影师又怎么会拍摄这样的照片”。

 

面对此种荒谬言论,体育记者酒井政人站了出来维护运动员:“运动员穿分体式服装的唯一原因是方便移动,减少空气阻力。这些衣服被世界顶级运动员所接受,也传播到了日本。现在甚至初中和高中学生也在穿。更何况,有些比赛根本不允许运动员穿长款。”全日本跆拳道协会前理事、熟悉女运动员性骚扰问题的高桥美穗也向《雅虎新闻》表示,一切和衣服无关,只要被拍的运动员感到不舒服,那就是性骚扰。

 

大山加奈也坚持认为,错在拍摄者。但偷拍现象短时间无法根绝,运动员们,特别是未成年很有必要加强防范意识。

 

“昭和时代遗留下的‘体育之根’,教育着我们应该对运动全身心投入,这使得我们一度抛下了女性特质,只为提高运动成绩,因此,女运动员的隐私保护意识非常淡。中小学的时候,那些图像在我们周围流传,可我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只是和朋友们笑着说‘竟然有这种东西’。现在想想,这不是一件好事。”

女排运动员大山加奈 图片:赫芬顿邮报
女排运动员大山加奈 图片:赫芬顿邮报

面对JOC的新政策,大山在接受《赫芬顿邮报》采访时表示,有所行动就是好的,但法律外的另一个盲点在于,运动员没有自我保护意识:“这种事对于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是特别大的伤害,很有必要展开相关的教育和活动。”

 

随着奥运会进入倒计时,大山正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积极发声,希望一种“尊重运动员”的氛围能在日本早日形成。

 

参考资料:

https://news.goo.ne.jp/article/spaia/sports/spaia-column_13049.html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gymnastics-germany/gymnastics-germanys-voss-sports-full-body-suit-in-stand-against-sexualisation-of-gymnasts-idUSL8N2MF3P1

 

https://www.joc.or.jp/about/savesport/

 

https://www.huffingtonpost.jp/entry/story_jp_60120d08c5b61cb95350db30?ncid=tweetlnkjphpmg00000001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e984c0e840f015b6af40ac47a04b8cee045a3e57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蕴酱子

51 篇文章

海好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