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全现在App

解锁更多精彩

专访张海宇:再等等,菜没上齐呢

扫码下载APP

尽管在今年参加《百变大咖秀》之后,已经有一些观众会因为“朱元璋”认出他,但更多人依然将他与他最早的角色划上等号。

有人知道他们的角色,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这是一些演员的真实写照。

“青岛大姨”相对幸运,他8年前走红,后来持续活跃在电视机前、网络间,又出现在了大银幕。

但当“青岛大姨”真的出现在真实生活里,他在《阳光劫匪》片方临时腾出来的办公室里坐下,试图将那套参加通告用的时装摆弄整齐一点。几秒钟之后,他说了第一句话。

“噢,不是视频采访……”

他在沉默之间注意到了,房间里没有镜头。

所有的角色、戏服、道具,这些沾着咒语的符号立刻消失,一个名叫张海宇的演员才真正出现了。

 
 

 

1

安全感

 

在以五一档电影《阳光劫匪》主演身份现身大银幕之前,张海宇已经扮演过很多角色,只不过,其中大多数都留在了综艺舞台。

在舞台上,他的角色引人注目。

张海宇说自己享受那些极致的演出——5分钟之内,一定要“响”,一定要走心、要有梗。

从2016年参加了喜剧综艺秀《今夜百乐门》到2021年常驻《百变大咖秀》,他已经在舞台上呈现了多个不同的人物。

但不论是早期的原创形象青岛大姨、薛不惠,还是在大咖秀模仿过的黄渤、小夫、唐朝宫女、朱元璋、梵高……他们都和《阳光劫匪》里的汪远一样,全都有显眼的外表特征、夸张的肢体设计,与镜头之外的张海宇斯文、平衡、笑容少等表现,相去甚远。

在《阳光劫匪》里,张海宇扮演的发明家更像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民科”,他每天换一顶帽子戴,从不摘下。

劫匪“汪远”的帽子造型各异,手中还拿着新发明的多功能刷牙手套
劫匪“汪远”的帽子造型各异,手中还拿着新发明的多功能刷牙手套

“那是‘我’的安全感。”

据张海宇回忆,拍《阳光劫匪》是三年多以前的事了,但他还是清楚地记得,最早并没有设计这个角色要戴这么多顶帽子。后来他去了美术那儿一看,立刻被千奇百怪的帽子所吸引。

从前那些在镜头前特征得以自由想象和夸大的角色,就是张海宇的安全感。

“要在短时间内,做出那样的舞台效果,要欢乐。”

他说自己感到幸运,因为可以用那么多与自己有巨大差别的身份出现在观众面前,并且,都是欢乐的。

拍完《阳光劫匪》的时候,张海宇没有带走最喜欢的那顶道具帽子。在他的表演经历里,这样的“道具”其实已经塞满了他创作力极佳的5年时间,也成为如今他接触到其他角色的通行证。

四名“阳光劫匪”发现了反派刘神奇家里的密室宝藏
四名“阳光劫匪”发现了反派刘神奇家里的密室宝藏

在豆瓣电影里,张海宇的简介头像还是那位顶着一头卷发、披着艳丽丝巾的“青岛大姨”。尽管在今年参加《百变大咖秀》之后,已经有一些观众会因为“朱元璋”认出他,但更多人依然将他与他最早的角色划上等号。

 

 

2

奇怪的人

 

对于走进影院看《阳光劫匪》的观众而言,这是一个有些脸熟又说不清楚是谁的“新人”。对于导演李玉来说,这小伙子,能演伊坂幸太郎写的故事。

选他的原因,和后来一些邀请张海宇出演古装剧、悬疑剧的导演一样——他们都是看到了《今夜百乐门》,看到他留在综艺舞台上的反串角色。

李玉找上他的时候,电影《阳光劫匪》的剧本已经与原著大相径庭,也已经推翻了最开始的设计。新的故事,被描绘成一个温馨的、梦幻的都市童话,其中还包含喜剧元素。

画风、人物关系与李玉导演从前的作品大相径庭
画风、人物关系与李玉导演从前的作品大相径庭

这与导演李玉从前作品的质感、腔调完全不同,但在见组那天,张海宇对此还一无所知。

几年前的那天,他与如今一样,也是在片方的某间办公室里。张海宇回忆道,他接到信儿就赶紧查资料,发现李玉导演过往作品都是文艺片,包含着社会批判、人性表达等等,而且是现实主义题材。因此,他在见面时,还专门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这时候导演李玉就说,要演的是个喜剧,从日本一畅销小说改编的。

一听是喜剧,他又松了下来。

喜剧难,但毕竟是电影创作,准备时间总比上台表演要充裕吧。他这么想。

想着想着,他打量四周——片方公司办公室位于北京东五环边上,那年刚开始装修,四下里还是毛坯,只有导演这一间办公室装修完了。

有种“来日方长”的领悟,张海宇一口把这件事答应了下来。于是,他成为《阳光劫匪》第一位定下来的主演。

张海宇要演的这个角色,和从前在舞台上呈现的角色类似,都有“强设定”,外在特征显著,性格特点容易被标签化。

 
 

角色名叫“汪远”,对应的也许是原著里的动物爱好者、“盗圣”久远。但因为导演李玉在长时间的剧本改编过程中,将故事进行了大量修改,影片最终呈现的“汪远”几乎不能与原著里任何角色对上号。

这个人物是崭新的,呈现出来的观感也是兼得了伊坂幸太郎与韦斯·安德森。“汪远”带着自身那份“既熟悉又陌生”的气质,通过大银幕呈现在观众面前,观感很是奇妙。

他台词不多,角色性格难以把握,但是通过角色的行动、选择,“汪远”与前面提到的那两位极擅长原创一座“怪咖世界”的作者产生了某种关系。

所以,张海宇成为《阳光劫匪》与那个架空世界的连接点。

在原著小说里,作者写到的那句话,“奇怪的动物会被保护起来,奇怪的人却遭受排挤”,同样出现在影片开头。在我看来,说的不是别人,甚至都不是为了找回老虎而疯魔的“晓雪”,而是发明了电动火锅、自动防盗车、自动逃生装置的“汪远”。

“阳光”三人拦住了一名假扮城管的快递小哥
“阳光”三人拦住了一名假扮城管的快递小哥

日本畅销小说作家伊坂幸太郎笔下常有一些“脱线社畜”式的人物。在他的笔下,“阳光劫匪”系列的四位主要成员,都是十分有“伊坂风格”的社会怪人。在十五年前,伊坂的这个系列故事就被改编成了电影《天才抢匪转地球》在日本公映,内容与原著相近。扮演动物保护者、“盗圣”久远的,是那些年女孩们追过的松田翔太。

张海宇没有读过那本小说,他也不需要读,因为现在银幕中的“汪远”基本上是李玉单独创作出来的人物。

“我写了好多这个人物的前史,比如说跟‘阳光’是同学啊,在学校的时候暗恋她啊,但是又害羞没有表白啊,等等。但导演好像一个都没同意。”

电影《阳光劫匪》里,三个“劫匪”组成的团伙开着趴体,因为晓雪的加入醉成一团,“汪远”在喝断片儿的时候嘟囔着,不经意又把这些设定抖落出来。

那场戏里,马丽、宋佳、张海宇围坐着,即兴现挂了几句。那一瞬间,他们都已不在各自角色中,醉意朦胧、惬意交谈,甚至比主线故事更有魅力。

“晓雪”加入之后,这个“家”有了四口人
“晓雪”加入之后,这个“家”有了四口人

本来就是表演制作专业出身,加之从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就经常自己编写一些小品、舞台剧,张海宇的演员梦里那束光,是面向观众的。

与许多曾经默默无闻的演员一样,张海宇渴望等来一个好故事。加之那一束因为始终在创作而更加清楚照亮观众的梦之光,他也许过于慎重。

在另一段故事里,张海宇似乎透露了一个重要的心路起点。

 

张海宇一口地道的英语,在《百变大咖秀》里惊艳了一把。当他说起英文时,让人熟悉并且捧腹大笑的那个劲儿突然烟消云散。标准、流利、字正腔圆,当场就有了“跳戏”的感觉。

他说,多亏了对外国电影的好奇。从小开始直到现在,大量看片和模仿,让张海宇对表演和语言有了一份兴趣和敏锐。

正是这样的一项爱好,一直支撑他走到如今。

 
 

他可以代入诸如在《演员请就位》里的群演“路人甲”,也可以整颗心投入如《遇见你真好》那样调皮的体育生的角色。张海宇一边说着自己的表演需要有代入感,才可以进行下去,但另一方面,由于孩提时代的孤独,感知力、想象力已经带他去过了许多不曾实际抵达的远方。

电影《阳光劫匪》这个故事,放在如他这样“奇怪的人”身上才不违和。那个宛如动画《银魂》里,天马行空却一事无成,自然卷、懒散丧却又无比侠义的世界,集合了那份诞生于孤独里的全部想象力。

 

 

3

再上上菜

 

在“强设定”的劫匪身份、民间科学家的那一顶顶帽子之下,张海宇得到了休息。

这时不需要他继续思考,怎样在最短时间内呈现最引人发笑的那几个点,也不用他刻意用力,将自己装进一副不属于自己的人设。

虽然比“手工耿”更不靠谱,但那个自得其乐的角色,何尝不是他本人?

这份自得其乐,让他持续获益。早在短视频崛起之前,完全因自娱自乐而诞生的“青岛大姨”,让张海宇上了电视、做了综艺,再又因为电视、综艺,张海宇与同样是青岛演员的黄晓明结缘,成为黄晓明工作室的签约艺人,之后还遇到了因为综艺而邀请他的电影《遇见你真好》《阳光劫匪》和两部剧集《宸汐缘》《女心理师》。如今他在舞台和影视作品方面,都有了更多的角色,张海宇逐渐地不再受喜剧类型的局限。

采访当天,新剧《女心理师》正好开启宣传,张海宇的角色莫宇也正式官宣。这部剧改编自著名作家毕淑敏的同名小说,题材贴合当下,又是众星云集,备受观众期待。

我还没有问,张海宇在回答对喜剧的看法时,已点出这里面的表演经历作为参考,足以见得,他对喜剧表演的准备过程有着极深的印象。除此之外,张海宇接下来还有一部新片《被害人》,他没有说到具体角色,但身材偏瘦的他,也曾为这个角色在一周内减重13斤。

在喜剧之后,大量尝试不同类型作品,这是否是张海宇决定要挣脱“安全感”、走出舒适圈?

他说,不对。

现在的表演,减去了他对包袱响不响的焦虑,但仍然与自己本身天差地别,在另一个人的人生中,安全并且自由。

他喜欢喜剧,也喜欢其他各种不同类型的作品。他喜欢金·凯瑞的《变相怪杰》,也喜欢达斯汀·霍夫曼的《窈窕淑女》。

他说:“等等吧,刚俩,再上点儿。”青岛大师傅张海宇,正在上菜。

“我最喜欢还是金·凯瑞,他有很丰富的银幕经验,但最好的还是他的喜剧片。成为变相怪杰的时候,我觉得他特别强大。他又能深入到自己的心灵,将内心中的忧郁和温暖都献给作品。”

 
 

采访过程中,张海宇两次哈哈大笑,一次因为提到为什么英语说得那么好,一次因为当初辛苦写好的人物设定被导演pass。他非常放松,纵容自己笑翻在沙发上,丝毫没有刚进门时的拘束感。但讲到究竟喜欢什么作品时,张海宇轻松但认真的神情,忽然让人觉得,眼前这人的表演梦,已经飘到了远方。越来越多深入人心的角色,在这张普通但并不自信的脸上一秒不停变幻着。

这一时刻里的张海宇,是否在想象着变相怪杰?

他同样在等待着,那个一旦进入角色、就变得强大的自己。

 

 

徐于凡

5 篇文章

给你写个来劲的

个人主页